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擢升管宁为蓟西尹,治范阳,秩二千石,银印青绶。兼领蓟王宫庶子。”

    范阳令管宁,闻声一凛。在同僚瞩目中,起身出列,自跪殿前。

    “臣,领命。”

    北海一龙,三人同殿。皆为千石令。今管宁一飞冲天,得享二千石俸。华歆、邴原二人亦喜同身受。

    “擢升崔琰为蓟北尹,治方城,秩二千石,银印青绶。兼领蓟王宫庶子。”

    “臣,领命。”崔琰肃容出列,跪在管宁身旁。

    崔琰三友,余下二人亦皆大欢喜。君不闻“王阳在位,贡公弹冠”乎。

    “擢升陈群为蓟南尹,治文安,秩二千石,银印青绶。兼领蓟王宫庶子。”

    “臣,领命。”陈群紧随其后,跪在崔琰身侧。

    果然二千及冠。颍川五杰,个个喜上眉梢。

    “擢升钟繇为蓟东尹,治雍阳,秩二千石,银印青绶。兼领蓟王宫庶子。”

    “臣,领命。”虽心中笃定,然得闻己名,钟繇仍难免心潮澎湃。二千石高俸,数年之前,是何等遥不可及。

    蓟王又叮嘱道:“薮中六县,百废待兴。元常当再接再砺,再创佳绩。千里圩田,功得圆满。”

    “臣,敢不从命!”钟繇肃容下拜。

    “擢升乐隐为薮东守,治鲍阳,秩二千石,银印青绶。兼领蓟王宫舍人。”

    “臣……”居于千石之首的楼桑令乐隐,脱口而出,却又哽咽难言。不觉已泪流满面。

    “乐公?”身旁郦城令郭芝,低声宽慰:“大殿之上,主公当面,切莫有失臣节。”

    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乐隐以袖拭泪,起身出列,自跪四人身后:“臣,叩谢主公!”

    刘备勉励道:“乐公随孤已久,乃蓟国老臣。牧守楼桑,十年如一日。忠心无二,劳苦功高。楼桑,乃国之初,国之始,国之根。治下刘氏宗亲,勋贵爵民何其多也。时至今日,能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公,功不可没。”

    “谢主公谬赞。”乐隐再拜。

    同为郡守,各秩二千石,官俸相当。然乐隐所受宫职,王宫舍人秩千石,低于二千石庶子。故拜在四人之后。如前所说,官秩同,则比宫职。蓟都尹娄圭领“王宫中庶子”,虽同为二千石俸,然却高于“王宫庶子”,故二千石列,娄圭居首。四尹依次就坐,乐隐居末。

    须知。蓟国青年才俊何其多也。乐隐年近四旬,已是老臣。政绩未曾名列前茅,却被蓟王破格提拔。不惜将雍奴薮一份成二,独设薮东守一职,以示褒奖。足见恩厚。

    世人皆说,蓟王乃长情之主。此事,足见一斑。

    五人落座。

    右相耿雍起身奏问:“敢问主公。诸君荣升,身后之位,又当授予何人。”

    刘备笑道:“四尹可占领郡治之政。县令人选,不急于一时。”

    “楼桑与南广阳,又当如何。”耿雍再问。

    “左国令且宣诏。”刘备已有计较。

    左国令士异,再取诏命,朗声诵读:

    “除阳乡令崔林为南广阳令。秩千石,铜印黑绶,兼领王宫行人。”

    “臣,领命。”崔林乃崔琰从弟。前年大赏,刚升任阳乡令,今又兼领宫职,可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除郦城令郭芝为楼桑令。秩千石,铜印黑绶,兼领蓟王宫门大夫。”

    “臣,领命。”郭芝亦是老臣。官秩虽未变,然宫俸却升至千石。坐稳千石之首。

    问题又随之而来。阳乡、郦城,当授予何人。

    “召新野阴修、乐安国渊,上殿。”左国令士异,道破谜底。

    须臾。便有二儒士,联袂登殿。

    “年前,新野阴修与宛县吴循,结伴北上。同入四方馆,皆登六层楼。吴循已拜大利令。今有郦城、阳乡,阴修宜二选其一。”右国相耿雍,起身言道。

    新野阴氏,何必多言。皇亲国戚,祸福相依。和帝时,阴氏再出皇后。然却遇到了稍后垂帘称制十六载的邓绥。与邓绥争宠完败,阴皇后被黜,迁居桐宫。一年后忧郁而死。阴皇后父,自杀身亡。兄弟中,有三人在狱中被拷打致死,另有二人被流放边疆。阴氏一族皆被免官,在京者悉数遣送回乡。数年后,和帝驾崩,邓绥为太后,下诏赦免阴氏一族,敕令返回原籍。然此后,新野阴氏之荣光,再难寻觅。

    今阴氏北上,出仕蓟国。个中缘由,耐人寻味。

    “封阴修为郦城令。秩一千石,铜印黑绶。另赐黄金五百两,铜钱五万,蜀锦五十匹。四季朝服及骖马安车一驾。”左国令士异,又宣诏命。

    “臣,领命。”阴修伏地认主。

    “乐安国渊,乃上庠令郑公门内高徒,为郑门十贤之首。日前,亦入四方馆,憾止于黄金阙下。当授予千石之官。”右相耿雍又言道。

    既入四方馆,当有真才实学。百官皆无异议。

    “封国渊为阳乡令。秩一千石,铜印黑绶。另赐黄金五百两,铜钱五万,蜀锦五十匹。四季朝服及骖马安车一驾。”左国令士异,再宣诏命。

    凡入四方馆,皆有赏赐。“黄金五百两,铜钱五万,蜀锦五十匹”,乃为登临六层的褒奖。“四季朝服”、“骖马安车”乃新任官员之固有赏赐。朝服与安车,皆与官秩比同。千石官为骖马安车。

    笔笔赏赐,皆有出处。非随性而为。便是蓟王,亦不可随意更改。

    国渊出仕,亦是风向标。换言之,郑学门内十贤,当步师兄后尘。接连出仕蓟国。国渊以千石出仕,亦算先声夺人。后续师弟,或以此为例。当不会太过悬殊。

    然,千里蓟国,可还有新城,急需任命。

    有。

    管宁所重建之葛城、浑埿城。蓟南尹陈群在文安大泽所造数城,还有薮中秦城、芦岭、双坨、梁城、大富牢等城邑。亦在督造之中。

    皆需良才牧守。

    蓟国的人才储备,着实令蓟王刘备,亦不由暗自咋舌。

    诸如钟繇、陈群、崔琰、管宁等佐世大才,竟初为一县之长。

    然一想到名满天下的陈太丘,亦不过补闻喜县令,复除太丘长。每每想到此处,亦稍稍心安。

    蓟王心思,自无人得知。然,百官却无人如此着想。

    我主年少成名,春秋鼎盛。昨日为侯,今日为王。

    焉知明日,不能席卷天下乎!...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