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历史军事 -> 吕布之雄图霸业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夜幕下,诸将嘶哑咧嘴的揉着自己的胳膊发出阵阵倒吸气声,刚才拦着主公,可那股巨力哪怕是诸将联合还是有股撑不住的感觉。

    幸好最后他们大王也收了力,若不然,诸将面面相觑,露出了无奈的苦笑声。

    相比于帅帐内的情况,河北大营的士卒可是异常兴奋。

    “少主真乃有大王之风啊,一身的武勇丝毫不逊色。”

    “就是就是,你看少主才多大,曹军将领一看都年过三旬了,再过上几年,整个天下恐怕除了大王外少主将天下无敌也。”

    三军将士议论的则是吕罂的武力,毕竟头顶的父亲乃是天下第一武将。

    而帅帐内,武将几乎都下去了,文臣一个个劝说着,哪怕是一开始叫着要严惩吕罂的陈宫与田丰也是改口了。

    一个个生恐他们的大王盛怒下,下手没个轻重。

    “主公,少主也是年轻,争强好胜之心。”

    “对啊,主公消消气,今日少主可是扬我三军之威啊。”

    在众人的劝说下,吕布的怒火才微微有些消散,看到主公盛怒缓缓下来后,郭嘉更是偷笑一声。

    “也不能怪少主啊,实在是主公你要以身作则。”看似轻松诙谐的话,可郭嘉眼中却透着一股凝重,吕罂是吕布未来的接班人,若日后还这么轻率的就上阵杀敌,这如何使得。

    本来刚下来的火瞬间被激起,怒视众人,诸位文臣一个个闭上了嘴巴,一副沉默的模样,虽然他们劝,但这种事却是令他们心中充满了不安。

    若是为将!他们觉的理所当然,可惜吕罂的身份不同,就算你拥有西楚霸王之勇,麾下的文武也不赞同亲自上阵杀敌。

    “恶来!将那逆子给孤绑到帐外!”

    吕布压抑着愤怒的吼声回荡在帐内,帐外站岗的典韦听后露出了一阵苦笑,却无奈的抱拳回应一个诺字。

    帐内的文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反而一个个人精低下头选择了缓缓退去。

    此时吕布心中的愤怒有,但同样也知道必须给麾下文武一个交代,他的继承人绝不能成为一个争强斗狠的莽夫。

    孤零零的大帐内,只有吕布一人孤身坐在王座上,透过火盆的亮光照耀下,清晰偷着一个跪立的身影。

    这道身影已出现了两个时辰,昏暗的火烛下,隔着帐篷吕布幽幽的望着这个熟悉的身影。

    两个时辰再大的怒吼也消散的差不多了,最后幽幽的一叹,吕布疲惫的揉揉眉头摆手叹气道:“恶来,将那逆子带进来!”

    诺!

    隔着帐篷,那个黑色的影子起身的时候明显身躯踉跄一下,差点跌倒,看的吕布差点本能的站起身来,可最后还是忍住了,绷着一张难看的脸看着典韦将吕罂带入帐内。

    这时的典韦也不敢多说一句话,恭敬的抱拳下后,沉声道:“末将在辕门外守候。”

    没有任何回应,但典韦却知趣的缓缓退下去,帐外传来了他的吼声。

    “都愣着干什么,退到辕门外等候主公传令!”

    诺!

    帅帐四周空无一人,帐内吕罂浑身弥漫着一股汗臭,双膝跪在地上,清澈的眼眸中充满了倔强。

    父子二人直勾勾的对视着,吕布愤怒的同时心底也升起了一股自豪,若是在雁门时他绝对会以自己的儿子自豪,可惜他已回不去曾经的雁门了。

    “汝可知错!”沉默了半晌后,吕布生硬的蹦出了一句话。

    下方跪立的吕罂倔强的抬着头,丝毫没有认错的模样,清冷道:“三军士气不能丢!父王的威名更不能坠!”

    看着还未意识到自己错误的儿子,吕布气的直接抄起案桌上的一捆竹简就丢了上去。

    砰~

    竹简狠狠的砸在了脸上,苍白的脸颊上更是露出了一片红色,指着自己的儿子,吕布气的手臂更是一阵颤抖。

    “逆子!汝是什么身份,沙场斗将岂是吾等身份能屈尊的!”

    怒不可及的吕布看着吕罂脸上那竹简砸出的红晕后,心中一叹,语气开始渐渐放缓,沉声道:“你我父子亲上沙场厮杀,那么要麾下文武何用,若一人之勇能扭转乾坤,楚汉时期的项羽何至于乌江自刎!”

    吕布的话他明白,可吕罂心底也有一股委屈,他也是为了自己的父亲,可却没有考虑到麾下文武的想法,还有他父亲的真正想法。

    战场扬威自有军中将士来办,身份的不同位置同样不同,若日后吕罂仗着武勇经常沙场厮杀,不说别的,天下士人绝对会小看他,甚至嘲笑。

    这是一个缺点,也是一个最大的弊端,若有心算无心下,甚至会栽倒在这上面。

    知子莫若父,看着自己儿子沉默的模样,吕布就知道他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疲惫的揉着眉头,巅峰之年的吕布感到了无奈,他从未想过会因为自己儿子太过强大而感觉到无奈。

    武力!当时教导儿女武艺,为的是能在乱世能自保,可若因为自视过高骄横,迟早会吃亏的。

    在乱世当中,吃亏代表着的不仅仅是受伤,严重点的甚至会丢掉性命。

    “今日之事,为父已飞鹰传书给你母亲。”揉着眉头,疲惫的吕布再也升不起那股愤怒,无力的叹气摆手道。

    然而正是因为这句话,吕罂听后猛然脸色一变,抬头盯着自己的父亲,急忙说道:“父亲,母亲身子本就不好,千万别!”

    还不待他说完,吕布一阵无力的摆手,深邃的眼眸幽幽的望着自己的儿子,轻声道:“今日汝之莽撞,会影响到咱们吕家的统治。”

    “忠于咱们的,不会希望看到一个争强斗狠的继承者,而有异心的则会欢喜的看到吾吕布有一个莽夫儿子。”

    “今日之事,不论其他,为父必须给麾下文武一个交代!”说这句话时吕布语气充满了坚定。

    不管他的儿子理解否,他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只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早点理解这句话,因为这是乱世,早一步成长便早一步令他心安。

    “父亲,母亲的身体!”吕罂一阵苦劝,他可是知道母亲的身体,也是自洛阳开始父亲地位变幻下,在珍贵的药材还有医师的治疗下,才缓缓恢复过来。

    但吕布却直接一甩衣袖,沉声道:“明日,汝便率领三千将士返回后方押运粮草,对外谁也不会知道。”...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