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都市言情 -> 绝色女房客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正在散发礼物的边清妃也停下了,秀眸扑闪。

    寇千帆摇头,认真的说道,“我估计警方是通过车载电话,认定我这个报案人的吧?但是坦白说,我也是受害者,而施救者,另有其人!”

    寇千帆说着就指了指徐向北。

    “是你?”边清妃看着徐向北,玉掌轻掩殷桃小口。

    “机缘巧合,侥幸而已!”徐向北耸耸肩,继续啃油条。

    烫头贵妇连忙改对徐向北道,“那总算也找到恩人了,多谢多谢!”

    “举手之劳!”徐向北摇头。

    边清妃抿着芳唇,一边喝豆浆一边偷看徐向北,还问他头发是在哪儿染白的。

    徐向北本来想和她解释自己是因为情殇,一夜银发,但是如果一说起来就没完了,干脆就承认了在村口染的,十二块,洗剪吹。

    边清妃当然不信,但是她有个优点,就是明知道男人撒谎,也不急于拆穿,只是和徐向北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说实话,边清妃走南闯北,见过不少国际级的精英男人,并且身边也不乏狂蜂浪蝶般的追求者,当中有阿拉伯石油王子,印度钢铁大王,巴西柔术冠军,英国皇室伯爵……可是她却都不来电。

    边清妃是个特立独行的女人,端庄的外表下,内心藏着一颗野丫头的心,总觉得身边的所有男人都不及自己优秀。

    直到看见徐向北,她才清楚自己在生死一刻,也会软弱无助,寻求强壮有力的庇护!

    而徐向北,虽然身材匀称,甚至气质还有几分书卷气,但是那份心理的强大坚韧,就如汪洋内的中流砥柱,让人不由自主的依靠。

    放佛世间的一切都引不起他的兴趣,又放佛天地万物都在他掌控之内。

    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从容,和洒脱。

    这种致命的吸引力,就像电流划过皮肤,引发快乐的痉挛,纵然是飞蛾扑火,她内心也甘之若饴。

    边清妃有生以来,第一次对男人动情。

    徐向北被痴痴盯着自己看边清妃盯得有点不自在,一边喝豆浆一边打嗝,越发停不下来。

    这种痴情的目光,他曾在娜塔莎、朱艳茹、曹婴等女眼中看到过。

    说实话,边清妃的姿色,确实也达到了朱艳茹这个级别,甚至比都市丽人苏菲娅和凯瑞玛姬等都要清丽一分!

    不过,曾经沧海难为水,徐向北这会儿虽然也不是封心锁爱,对女性美好的酮体毫无兴趣,但是却一直警告自己,不要再沾染情债。

    温柔乡,是英雄冢,个中深意,利尽千帆,洗尽铅华才会懂。

    所以,虽然明显看得出边清妃对自己生出情谊,徐向北也故意装作不解风情。

    “感谢过了,你们也可以走了!”徐向北开口,淡淡说道。

    “啊?”听到徐向北如此冷酷的划,边清妃和烫头贵妇有些尴尬,愣在当场,便连铁可乐三人也感觉过份了点,不由责备的看向徐向北。

    这徐师傅果然是多年没回国了吗,一点人情世故都不讲?

    边清妃放下豆浆,味同嚼蜡,黯声道,“是不是我哪个地方,得罪你了?”

    “没有!”徐向北摇头,声音很淡道,“我不喜欢交际,你们还是早点走吧!”

    边清妃没有站起来,她眼眸内有雾气潮湿,满是不解,楚楚可怜。

    “我们只是想表示感谢,如果打搅了你们,抱歉,抱歉了!”烫头贵妇慌忙道。

    “再见!”徐向北站起来,头也不回,送客道。

    边清妃深深地看了徐向北一眼,然后放下那些的礼品盒,沉默不语,随着烫头贵妇就向自己车走去。

    但便在边清妃起立转身的瞬间,徐向北意外地看见了她耳鬓下一枚闪亮的坠环。

    “等一等!”

    徐向北出人意料的出口挽留,叫住了边清妃。

    凭着灵觉感应,徐向北辨识出这耳环吊坠,是天马陨晶!

    天马陨晶,在飞洲大陆上也极为罕见,是一种每日子午时辰,自动吸纳灵气的奇异晶玉!

    比如在凛东之地中那块湛蓝色的传送冰晶,冰核就是一大块天马陨晶。

    回到现代文明社会后,自己的先天炁罡恢复得非常缓慢,而如果每天辅助以天马陨晶行功聚气,那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而且有了这块天马陨晶,相信铁可乐和寇千帆的修炼进度,也会大幅得到提升和助益!

    “还有什么事?”边清妃转过身,看着徐向北盯着自己耳珠,不由得耳垂发烫,腼腆不已。

    她此刻很想如以往那样,骄傲的飒然一笑,翩然离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徐向北,就是挪不动脚步。

    徐向北抓了抓鼻子,道,“我们做个买卖吧?”

    “买卖?什么买卖?”边清妃扬眉,疑惑道。

    “你把耳环上的吊坠送给我,而我就去治好你父亲的顽疾!”徐向北淡淡说。

    “你如何知道我父亲身有顽疾?”听到徐向北的话,边清妃愣了下,然后警惕的看着徐向北沉声道。

    “因为是遗传病,你自己四十岁后也会发作!”徐向北淡淡的说道。

    说出来简单,徐向北之所以连边清妃父亲的面都没看过,就知道边清妃的父亲身患顽疾,是因为从边清妃身上的气血流向看出来的。

    徐向北的修为已经臻至入微境界,只要凝神专注,常人的气血游向很容易就能被他探测,而刚才一番探测,发现边清妃心脏发育天生异常,四十岁后会有窦塞现象。

    而边清妃当然不信徐向北是从细微的气血游动中判定出了她的家族隐疾。

    因为她父亲边峰可是江城市名声在外的富商,虽然交游广阔,朋友遍天下,但也因此得罪过不少人。

    而徐向北,能查到他父亲的隐疾,那分明就是对他们家族进行过摸查。

    那么,飞机上的空难,还有嫂子被盗婴,所有的一切,难不成都是一个阴谋?

    可是,似乎又有些说不通!

    因为要是去布局,那中间的很多环节牵涉实在太广了,别的不说,就说空难事件,那可是上了国际新闻的,谁敢拿这种事作局?

    稍一个不慎,就是身败名裂的下场,如果有能力布局,那早也有能力扳倒自己父亲了。

    所以仔细一想,对方如果要害自己家族,何必费那么大力气,直接把矛头对准自己父亲,她边家就吃不消了。

    所以在想通了些利害关系后,打消了顾虑,边清妃本来雌豹般的眼色,又缓和下来。

    或许,应该是自己多想了!

    但假设他真是贪财觊觎自己耳环,关键是他真的能治好父亲的顽疾吗?那可是她宁愿倾家荡产为代价去做的事。

    父亲的心窦堵塞,是个顽疾,请了不少国际一流外科专家会诊,也毫无办法,这些年他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

    而这会儿,突然听说有人说可以治好父亲的心窦顽疾,这使得边清妃心中激动得乱跳。

    沉默了下,边清妃又看着徐向北,怀疑的道:“你凭什么有信心,只好我父亲的心窦顽疾?你试试说服我?”

    “凭这个!”

    徐向北一翻手掌,就掏出了一颗十乘洗髓丸,淡淡的说道。

    “这是什么东西?”边清妃睁大了眼睛!

    “就这一颗弹丸,只要你父亲吃下去,不出一个礼拜,他就可以恢复健康,一口气上八楼不喘气!”徐向北淡淡道。

    边清妃摇头,冷冰冰地笑道,“仅仅凭这么一颗黑不溜秋的小药丸,就治好煎熬我父亲三十年的顽疾?你把我当小孩子?”

    “信不信由你!”徐向北淡然说道,“总之,这是一个公平的交易,如果你不信我,我也没有损失,大不了交易告吹!”

    “不过,三年之内,你父亲就会死去!”

    边清妃秀眸瞪大,咬着下唇,陷入了沉思。

    究竟要不要信他一次?

    边清妃这时内心波澜起伏,迟疑不决。

    从理性角度来说,她感觉徐向北是在兜售毒丸,施展骗术,因为,她多年来周游世界各地,通晓最前沿的文化科学,从没听闻有哪个权威专家,攻克了先天性心窦顽疾。

    不过眼看父亲身体越来越差,与其等死,为什么不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尝试一次呢?

    无限的世界,无限的可能,自己本来不就是最不喜欢这一成不变的生活吗?

    “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徐向北眼光平和,道。

    边清妃还是不说话。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决定,但她还是有些迟疑不决,因为这可是拿他父亲的生命去冒险。

    “你究竟有几分把握,能偶治好我父亲?”边清妃这时还是忍不住再问一次,她紧紧的注视着徐向北,沉声说道。

    “十足把握。”徐向北默默说道。

    “真的那么有把握吗?”其实徐向北口气如果没那么肯定,边清妃反而会加强一些信心,但是听着徐向北这么笃定的口气,她反而心更乱。

    这种事颠覆了自己的现代医学常识,如果失败,她会沦为笑柄。

    十分钟后,经过反复的考虑,边清妃总算下定决心了,然后她看着徐向北的眼睛,沉声道:“行,这笔买卖我和你做。可是,你记住,如果你骗了我,哪怕同归于尽,我也在所不惜。”

    烫头贵妇连忙拽住边清妃,试图劝道,“妃儿,你想清楚了吗,不要冲动,这耳垂可是你父亲……”

    “嫂子。你也不用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边清妃没有看烫头贵妇,而是冷冰冰的注视着徐向北,声音坚定道。

    “唉。”烫头贵妇清楚边清妃的个性,一旦决定的事,骡子也拉不回来,所以她只得无奈道。...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