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历史军事 -> 宋疆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张达道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进了朱熹、吕祖谦跟吕祖简陪同信王刚刚进入的乐坊三楼。

    随着张达道慌慌张张的向信王赵璩说着御街之上发生的事情,信王眉头瞬间拧在了一起,立即起身走到窗前,打开窗户之后,第一眼便看到了信王妃跟宫女在御街上的身影。

    “人是谁杀的?”信王沉声问道。

    张达道在一侧看了一眼后连忙说道:“是叶青杀的,为了帮王妃解围而为之。”

    像是怕信王不明白一样,张达道连带着为何杀人的原因,也一并告诉了信王。

    朱熹跟吕祖谦互望了一眼,两人识趣的都没有在这个时候开口,毕竟事关信王妃声誉,即便是他们想要针对叶青,也不得放弃这个大好的机会。

    毕竟,若是此刻对叶青落井下石,那么就不单单的是继续得罪叶青了,而是连带着会得罪,好不容易跟他们站在同一立场上的信王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信王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跑下来去帮信王妃解围,而是脸色阴沉无比的望着御街之上,围成一团的百姓跟信王妃等人,低声说道:“祖简,下去看看到底何事儿,若是无事儿,你亲自送信王回府。”

    “是,信王。”吕祖简行礼后问道:“那叶青一事儿……。”

    “不必理会,送信王回府便是。若是金人阻拦……就把事情照例往叶青身上推就是,不论如何,也要尽快送她回府,一仆一主跑到大街之上,成何体统!”信王最后的话语,连朱熹等人都能够听得出来,信王显然是对着御街之上的信王妃所言的。

    吕祖简默默点点头,而后便往楼下走去,留下了心照不宣的朱熹跟吕祖谦,心照不宣的对着彼此笑了笑。

    吕祖简几乎是与韩侂胄同时赶到人群旁边,在韩侂胄用力分开人群后,吕祖简跟在韩侂胄身后,感激的一笑,而后往里面挤去。

    当两人挤到禁军旁边,吕祖简亮出自己的腰牌时,也恰巧听到了信王妃对叶青的辩护。

    汤硕并没有发现已经站在禁军旁边的吕祖简跟韩侂胄,看着叶青于他之后,对着信王妃行礼后,义正言辞的说道:“信王妃此言差矣,当街行凶在我大宋律法之上已是重罪,何况叶青他所殴打之人乃是上国使臣,此等恶劣之行为,怕就不是谁对谁错便能够轻而易举的分清楚了吧?所以臣以为,为了给上国金使一个公道,也为了我大宋国的威严跟公正,人与事,还需要带回大理寺审讯之后,才能知晓其真正的真相。”

    说完后,汤硕都有些佩服自己的口才,自从汤鹤溪死后,汤硕就像是开窍了一样,突然之间不论是说话还是做事儿,比起之前来,都要显得沉稳、谨慎了很多,完全没有了之前冒进、大大咧咧的行事作风。

    汤硕刚要再次让禁军拿人,便看见石烈志突然抬手制止道:“信王妃不愧是才思敏捷、伶牙俐齿,轻而易举的就把两条人命变成了失手伤人,在下与夏国使臣任大人与您打招呼一事儿,则在信王妃嘴里变成了轻薄您的宫女。石某很想知道,有信王妃这样的珠玉在前,任雷又岂会无视信王妃而去轻薄您一个宫女?此等话语怕是不合乎情理吧?”

    “事实就是事实,容不得你狡辩,在场的众人都看到了,而事实又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够抹去的。”信王妃冷冷的说道。

    旁边没有说话的叶青,却是在心里头无奈的叹了口气,这钟晴还真是一只不谙世事的笼中金丝雀啊,压根儿就没有反应过来,石烈志刚才一番话就是给她在挖坑,是打算一勺烩把她连自己一勺烩吗?

    “那好,既然信王妃信誓旦旦的认定,是任雷轻薄您的宫女在先,叶青乃是抱打不平替您解围,那么信王妃不妨也一同前往大理寺如何?若是大理寺认定您所言属实,在下跟任雷向您道歉,但若是您所言,经大理寺查询并非是事实真相的话,那么信王妃可要好好考虑下后果跟影响才行。”石烈志一副云淡风轻,成竹在胸的样子。

    一身乳白色的宽袖儒衫,若不是胸前那刺眼的几道鲜血,倒是颇有一番名士的风度翩翩。

    “去就去,难不成大理寺还会颠倒黑白、是非不分、助纣为虐!”信王妃面对围观的百姓,以及那几十名禁军等人,大概是因为紧张的缘故,所以毫不思索的便答应道。

    “叶大人,如何?”石烈志微笑着问道。

    叶青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信王妃,真想冲她那没脑子的话语竖个中指,不过他也知道钟晴乃是一番好意,是为了帮自己作证,才会突然跳出来帮他解释。

    这也打消了叶青心头原本的疑虑,深怕这是信王跟金人以及汤思退合起伙来阴自己。

    “谁都知道我跟大理寺之间有过节,所以若是我进了大理寺,汤大人要是假公济私、公报私仇的话,那么我是连个诉冤的地方都找不到的。不如这样吧,此事儿正好也跟大理寺无关,临安府、礼部、刑部又没人在场,皇城司又正好关押过任雷半个多月,不如就赶个巧,趁着任雷在皇城司有案底,不妨移步皇城司解决如何?”叶青嘴角的笑意,加上脸上的一抹鲜血,比起石烈志刚才云淡风轻的劲头还要云淡风轻道。

    随着皇城司三个字从叶青的嘴里说出来,人群之中又发出了一阵的惊呼声,显然是谁也没有想到,失手杀人、伤人的,竟然是皇城司的人。

    于是不少人的心里,一下子不由的变得轻松了起来,在他们看来,皇城司这个虎口衙门的人,近小一年来,越来越不好招惹了,而且也比之前更加的神秘跟歹毒了。

    “叶青,你放肆,大理寺难道也不被你放在眼里了吗?大理寺主管……。”汤硕一怒,指着叶青就质问道。

    而石烈志却是丝毫也不着急,从容不迫的用眼睛指了指叶青身后,全副武装的禁军,而后看着叶青淡淡道:“在下即便是想要答应,但……你身后的禁军跟汤硕汤大人怕是也不会答应,难不成叶大人以为就凭你跟旁边的小厮,就能带走我们这些人前往皇城司?”

    “是吗?”叶青反问道。

    而后叶青旁边,半边脸此时才有了些肿胀的墨小宝,把小拇指放在嘴边,对着天空吹了三声两长一短的尖亮口哨声。

    几乎是同一时间,围观的人群之外,便响起了急促的沙沙脚步声,随后看热闹的临安百姓,瞬间惊作鸟兽散,在他们身后凭空便出现了百十来人,全是一身黑色甲胄的皇城司禁卒。

    围观的人群瞬间向两旁散开,让开了一道宽敞的通道,看着手持弓弩的皇城司禁卒,一个个面色沉静、带着一丝肃杀的凝重,而后端起手里的神臂弩,对准了那五六十名,开始有些惊慌的禁军。

    “请吧石大人。”叶青做了个请的手势,微笑着对脸色开始沉下来的石烈志说道。

    “此乃是大理寺的职权范围之内,皇城司自己犯事儿,自己办案,天底下可有这个理儿?还是说我大宋律法之上,也有如此的规定?”汤硕挡在石烈志跟前,再次手指叶青道。

    叶青扭头看了看,在皇城司禁卒神臂弩的威慑之下,一个个禁军摘下自己的腰刀后,正要说话,便看见吕祖简跟韩侂胄同时走了过来。

    “我认为倒是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汤大人跟叶大人之间多有不合,若是去了大理寺受审,别说是叶大人,就是在下都信不过汤大人的人品,又怎么可能让叶大人信服呢?所以……我觉得,叶大人所言有理,这位石大人,还有位任大人等等使臣,不妨就前往皇城司了解此案便是。还是说这位石大人,难道也怕我大宋的朝廷衙门不成?”韩侂胄看着吕祖简在向信王妃行礼,而后也跟着行礼后,便迈步一边走一边说的站到了叶青的旁边。

    “你是什么人?这里岂是你能插话的地方?”石烈志眉头一皱,看着韩侂胄问道。

    “某五河军统制韩侂胄,家父乃是如今的兵部尚书韩诚,石大人对家父应该熟悉吧?不,或许说是金国之前的皇帝对家父应该颇为熟悉吧?”韩侂胄毫不给石烈志一点儿情面,直接往石烈志等金人的伤口上撒盐。

    当年完颜亮过江攻镇江、而后兵败扬州,最后被属下所杀时,韩诚便是镇守镇江的五河军的统制。

    所以严格意义上说,虞允文在扬州击败完颜亮所率领的金兵时,韩诚已经在固守的镇江,率先一步挫了金人的士气跟锐气,从而给了虞允文更大的击败金人的胜算。

    石烈志的脸色终于是再次变了变,开始有些阴晴不定的打量着叶青跟韩侂胄两人,心情也渐渐开始变得沉重了起来。

    可以这么说,站在石烈志跟前的两名年轻人,可都算是与他们金国有过交锋记录的。

    韩诚、韩侂胄自是不必多说,在金国的时候,就知道五河军已经由镇江转扬州了,而这一次过来的时候,又再一次听说,五河军在更换了统制之后,则是再次由扬州转镇江。

    这让石烈志在来的路上,甚至有些怀疑,宋廷之所以如此调动五河军,是不是为了提示他们,当年先帝完颜亮兵败扬州、继而被属下所杀的耻辱一事儿?

    而关于叶青,最起码他现在从汤思退那里已经了解到,不论是第一批他们想要送过来羞辱赵构的赵宋宗室、跟五百禁军的全军覆没,还是这一次他亲自带过来的赵宋宗室在嘉兴的离奇失踪,都跟眼前的叶青有着直接的关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