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都市言情 -> 全球高武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战之地外。

    绝巅强者虚空傲立,一群九品武者堵住了入口。

    人群前方,姬瑶和一位银甲强者站在一起,另一边,枫九城脸色铁青,有些暴躁道:“人还没出来?枫青他们到底如何了?”

    自从两天前,姬瑶这群人出来,说枫青他们和复生武者在进行最后的决战,他到现在都没等到枫青他们出来。

    按照时间,王战之地不能待太长时间,枫青他们该出来了。

    哪怕不走六品域,也该走七品域出来了。

    可到了现在,依旧没人出来。

    枫青他们怎么样了?

    那些复生武者呢?

    还有,姬瑶一会说方平,一会说蒋超……枫九城都快气吐血了。

    到底是方平还是蒋超!

    方平又是谁?

    天植王庭这边,如今都没活人出来,出来的几位,也都在后期被送进去了。

    之前说是蒋超,现在姬瑶却是说方平,这让枫九城又是意外,又是愤怒。

    这些蠢货,难道是谁杀的他们,都不知道吗?

    就在这时候,入口处的界壁涌动了一下,很快,几道人影出现了。

    姚成军一出现,姬瑶声音冷漠道:“那个人,参与了最后一战,当时我已经离去,他和方平在一起!”

    姚成军没死!

    没死,那意味着太多太多的东西。

    枫青这些人难道死了?

    当日方平他们决战的时候,她带人离开了,唯一感应到的就是方平那一刀,至于结果,她不知道。

    可现在,姚成军出来了,那意味着死的可能是枫青他们。

    这下子,姬瑶心中都有些战栗。

    战将级武者,杀了两个统领高段?

    有这个可能吗?

    在这之前,她真的不知道出来的会是枫青几人,还是方平他们。

    现在有了结果了!

    姬瑶话音一落,枫九城大怒之下,探手就要擒拿姚成军。

    “部长!”

    姚成军暴喝一声,枫九城刚探出去的手掌,直接炸裂!

    “哼!”

    远处,张涛傲立,背负双手,冷漠道:“好大的胆子!槐王,这是第一次,你们的人再敢出手,那就别怪我大开杀戒!”

    绝巅在场,哪有九品出手的资格!

    哪怕枫九城在九品当中也不算弱,甚至是绝巅强者的第一代血脉,那也不行。

    空中,槐王看了一眼枫九城,此刻的枫九城,手臂炸裂之下,居然无法恢复,只能保持断臂状态。

    槐王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九城,稍安勿躁!”

    枫王的子孙,难道都这么猖狂?

    复生之地,武王和战王在场,枫九城都敢直接出手,真以为枫王可以保住他?

    哪怕枫九城的父亲就在这,枫王本人亲自来了,也不见得就敢在武王两人眼皮子底下出手。

    这时候,姚成军马上道:“部长,他们想杀我们灭口!”

    这话一出,众人微微一愣!

    就在这时,一旁,跟着出来的铁头,一脸愤怒和怨毒,狠狠看了一眼姬瑶,又看了看枫九城,厉声道:“我们没死!活着出来了!”

    “你们没想到吧!”

    “部长,快去救蒋超和方平他们……”

    几人的一番话,让众人都是一脸惊讶,什么意思?

    姬瑶心中有些不安,闻言冷冷道:“你们想说什么?”

    这几个家伙没死,的确出乎她的预料。

    当然,出乎预料的原因是他们没死在枫青他们手上,倒也没别的原因。

    至于他们为何如此愤怒地瞪着自己……姬瑶觉得这些家伙都是神经病!

    枫青追杀你们,与我何干!

    姚成军不理姬瑶,带着几人,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张涛身旁,一脸凄凉,迅速道:“部长,蒋超和方平他们,还在被人追杀,枫灭生带着人在追杀他们。

    现在不知道出没出事,部长,您去救救他们吧……”

    这话一出,张涛身边,一道人影瞬间出现。

    壮硕的战王开口喝道:“你说他们还在追杀我家那小子?”

    姚成军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马上道:“枫灭生一路追杀我们,蒋超他们为了不拖累我们,只好和我们分开行动……”

    战王眼神一冷,扫向四周,冷哼一声没再询问。

    张涛也是微微凝眉,缓缓道:“你之前说杀人灭口……”

    “部长,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这事只有蒋超和方平知道,他们俩之前一起行动,不过这次进王战之地,从一开始,我们就一直被追杀……”

    姚成军说的不清不楚的,让不少人皱眉。

    就在这时候,通道再次涌动!

    下一刻,两道人影浮现出来。

    这一出来,一个身材肥硕的男子,趴在地上就嚎啕大哭道:“老子活着出来了!老子没死!哈哈哈,老子没死,姬瑶,枫灭生,你们死定了!”

    “老祖,老祖,您在哪,快来救我!”

    “噗……”

    嚎啕大哭间,这胖子吐血不止,伤势极重,奄奄一息。

    战王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变。

    探手一招,胖子到了他身边,战王手按在他身上,片刻后,胖子身上泛现金芒,伤势恢复了大半。

    而胖子看到了战王,陡然抱住了战王的大腿,嚎啕大哭,凄惨无比,声嘶力竭道:“老祖,您来了!您来救我了!

    这些混蛋,杀光他们!

    老祖,他们要杀我,要杀我啊!

    呜呜呜……”

    战王又是郁闷,又是觉得丢人!

    玛德,你在王战之地不是凶名赫赫吗?

    怎么哭成这鸟样了!

    丢人不丢人?

    你家老祖我不要面子的吗?

    战王都有心一巴掌拍死这胖子算了,忍了半晌,见这家伙还在哭,战王眼神不善,轻喝道:“闭嘴!到底怎么回事?”

    这几天,他也被绕晕了。

    之前说自家小胖子在里面杀人如麻,大杀四方,他虽然觉得麻烦,不过还是觉得挺爽的。

    后来妖命王庭的人出来,又说杀他们的是方平。

    弄的他都有些不清楚状况了,如今看到“凶名赫赫”的自家后代,哭的跟傻子似的……战王头大!

    不会真弄错了吧?

    就这胖子,能杀的妖植一脉丢盔弃甲?

    这时候,不远处,槐王微微蹙眉,开口道:“战王……这是……”

    战王哼了一声,懒得搭理他。

    张涛则是淡淡道:“这是战王后裔,蒋超。”

    “蒋超……”

    全场安静了下来!

    空中,其他几位绝巅也都彻底陷入了沉寂。

    下一刻,众人纷纷看向枫九城!

    玛德,你在逗我们?

    就这玩意,杀的王庭丢盔弃甲,连统领都杀了一大把?

    你是在欺负我们进不去,什么都不知道,随便说说?

    此刻,空中,有绝巅冷喝道:“这人是蒋超?”

    这时候,那些提前出来的皇朝子弟,几乎都没走,有人扫了一眼胖子,半晌才小声道:“那个……我们也不是太清楚……”

    “混账!”

    有绝巅大怒,你们也不清楚,这话是什么意思?

    又有绝巅喝道:“之前尔等不是说被蒋超袭杀,为何不知?”

    “这个……”

    “之前袭杀我们的人,带着头盔,面部……面部有损……”

    “混账东西!尔等身为战将,岂能不辩真假,再看!”

    众人纷纷看向胖子,胖子一脸恼火,眼泪还没擦干,继续抱着战王的大腿,骂道:“看你大爷看,老子都不认识你,谁他么袭杀你了!少他们跟老子扯淡,欺负老子没靠山吗?

    老祖,这些混蛋……”

    他这边还在骂着,同样跟着出来的方平,开口道:“蒋超,他们恐怕也是被人蒙蔽了,别给我们招惹敌人……”

    蒋超这才住嘴,依旧嘟哝道:“我这不是火大么!”

    说着,再次呜咽起来,恼火道:“老祖,这次您一定要给我做主,特别是这妖女,您一定要杀了她……”

    “闭嘴!”

    战王有些看不下去了,呵斥了一声。

    一旁,张涛眼神微动,看向方平,轻声道:“方平,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有人说蒋超……后来又说是你,在王战之地,无故屠戮众人……”

    “就是他!他就是蒋超,也是方平……”

    姬瑶这边正说着,胖子就插话骂道:“去你大爷的,老子才是蒋超,你难道不认识老子?故意装这副模样,还想骗人!

    贱人,这次你完蛋了……”

    姬瑶气的脸都白了!

    这时候,方平急忙道:“部长,这次的事,很复杂!我和蒋超因为无意中知晓了一件绝密之事,从进入王战之地之后,就一直被追杀!

    至于您说的屠戮……”

    方平苦涩道:“我们能逃出来,已经是侥天之幸,还是他们自己厮杀不断,才给了我们逃生的机会。”

    这话一出,空中再次有几位绝巅落下。

    有人看了看方平,又看了看蒋超,忽然道:“摩多那,你出来!”

    这时候,人群中走出一位青年。

    老者看了看青年,开口道:“当日袭杀我摩多皇朝之人,是他们吗?”

    摩多那看了看方平,又看了看胖子,半晌再次看向方平,微微蹙眉,开口道:“身形有点相似……”

    老者喝道:“武者锻骨,身形看得出什么,是气血之力吗?”

    这话一出,一旁,姬瑶忽然想到了什么,马上道:“他们可以改变气息……”

    方平一脸茫然地看着她,接着一脸冷笑,冷哼道:“妖女,这样的谎言你都敢编造,你真以为大家是傻子,这次,我一定要戳穿你的真面貌!”

    说罢,方平急忙道:“部长,您一定要小心,她可能会杀人灭口!妖命王庭如果有绝巅对我们出手,我们……”

    张涛冷冷道:“那就看看,能否在我面前杀人!”

    一旁,战王也是怒道:“真以为我们不敢开战吗?惹急了老子,那就试试!”

    两位绝巅都是一脸愤怒,盯着空中一人,那是妖命王庭的绝巅强者。

    另一边,枫九城没能恢复断臂,此刻也是满脸愤怒,冷冷道:“他们的确可以改变气息!”

    众人纷纷看向方平,方平一脸愤怒,咬牙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何况,你也别想跑!”

    说着,方平看向那个摩多皇朝的青年,陡然气血冲天,问道:“我们真的见过?”

    摩多那看了看他,有些头大,半晌摇头道:“好像没见过。”

    身形有点熟悉,可这股气息真的不熟悉。

    至于他们说的改变气息……好吧,没亲眼见过,谁信啊。

    真正见过的,也就姬瑶这群人和枫灭生那群人。

    如今,枫灭生那群人都死完了。

    当然,枫灭生还没死,可这家伙还没出来。

    摩多那话音一落,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这时候,方平怕夜长梦多,见姬瑶还想开口,马上道:“部长,给学生一个说话的机会!”

    说罢,方平又急忙看向其他绝巅,急切道:“我人类和妖植王庭虽然敌对,可今日不止关系到你们,还关系到我复生之地的存亡,诸位强者听我一言!”

    “说!”

    “部长,当日我们进入王战之地之后,我和蒋超利用战王前辈赠予的绝巅妖兽粪便,躲在了一处妖兽群中。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得知了一件绝密之事!

    当日,我们还在潜藏中,有人靠近此地,密议大事。

    不是别人,正是姬瑶和枫灭生!

    两人商议的不是别的,而是要灭杀妖植王庭这一代的所有天骄武者,姬瑶说妖命王庭会扶持枫灭生成为王庭之主,两人联姻,执掌两大王庭……

    不止如此,姬瑶还说,要灭杀枫青众人,枫青这一代枫王家族最有潜力的青年强者,有望成为王庭之主……”

    “混账,你敢诬陷本宫!”

    姬瑶大怒,陡然暴喝。

    此刻,张涛却是挥手,直接禁锢了她,淡淡道:“是非黑白,自有公论!先让方平说完,诸位听听便是,如何判断,自有分寸。”

    此刻,空中那位妖命王庭的绝巅也落入了地面。

    想开口,最终却是没说话。

    方平见状迅速道:“他们俩商量要演一出大戏,姬瑶说她接下来会追杀枫灭生他们,故意装作敌对。甚至暗中派人,击杀一批人,引诱枫青他们进入六品域。

    我们当时就听到了这……胖子一不小心暴露了气息,被两人发现了!

    然后他们就开始一路追杀我们!

    之后的事,我们也听说了一些,他们冒充我们去杀人……

    不过他们之前大概不是太清楚我们的身份,可能弄错了什么,等到追杀了一段时间,我们身份暴露,才有了姬瑶说的那些。

    部长,这女人野心很大!

    她不止要杀枫青他们,也不止要杀30岁以下的天骄,她还有别的计划,杀了妖植王庭所有王位继承人!

    到最后,枫灭生活着,那就是唯一的继承人!

    她还想栽赃给我们,诱发我们和妖植王庭决战,一旦绝巅大量陨落,她就可以带人入侵掌控妖植王庭,从而一统禁区,甚至是攻入我人类世界!

    部长,我们知晓此事之后,一直被追杀,也看到了很多东西。

    枫青已经被杀了!

    妖命王庭从七品域来了很多人,杀了枫青他们之后,枫灭生带着妖命王庭其他人到处追杀我们……

    可惜,他们错估了我们的实力,也小看了我们逃生的本事。

    我和胖子藏入了一处遗迹,我实力有所突破,总算是甩脱了他们……”

    方平那是一口气说完,连气都不带喘的。

    一旁,被固定的姬瑶眼珠子都快瞪爆了!

    胡说八道!

    全部都是胡扯!

    怎么可能?

    自己和枫灭生联手?

    自己一个六品武者,会想着统一禁区,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会相信你的话?

    方平!

    无耻小人!

    姬瑶都快气炸了,这时候,妖命王庭的绝巅强者,挥手解开了姬瑶的限制,冷冷道:“武王,你们的人厮杀,与我天命王庭无关!

    姬瑶,你把事情复述一遍……”

    姬瑶早就憋的厉害,闻言马上从头到尾再次说了一遍。

    彻头彻尾的两个版本!

    妖命王庭活着的不止一人,其他人也纷纷义愤填膺地瞪着方平。

    而方平……则是更加愤慨,怒斥道:“无稽之谈!你们想让我们和妖植一脉决战,痴心妄想!哪怕我们死了,也没什么!

    部长,哪怕无法证明这妖女说谎,这一次哪怕击杀了我们,也不要让他们阴谋得逞!

    你们说,是我们杀了那些人,在场还有很多人活着……

    真要是我们,我们连枫青都有能力击杀,还会故意留下活口,让他们指认我们?

    我们人类一直都在采取守势,哪怕真的要杀,我也不会故意杀那些皇朝、宗派之人!

    来之前,部长就一再叮嘱,妖植一脉可杀,其他人遇到了尽量避开,不要发生冲突。

    我们本就是实力不如你们,如何会做这种犯下众怒的事?

    你说,是我们杀了他们……”

    方平环顾一圈,喝道:“你们真的确定是我们杀的人?至于所谓的改变气息……”

    方平一脸讥讽,冷笑道:“这种谎言都能编造出来!姬瑶,你也太小看了大家!”

    知道他能改变气息的,真没多少人。

    妖植妖命两大王庭,不少人都知道。

    至于其他人,还真没有亲眼看到过。

    妖植一脉如今人都死完了,妖命一脉……都是姬瑶一伙的。

    眼看着人群后方,又一头凤凰般的妖兽好像有动作,方平马上道:“对了,这次的事,守护王庭好像也参与了!

    具体的我不清楚,可后期我发现,守护王庭的妖族和妖命王庭好像……好像是一起的!

    杀妖植一脉的人,守护王庭也参与了!”

    “放肆!”

    就在这时,虚空中,一株巨大的妖植呈现出来,树干上,浮现出一张人脸,冷冷看向方平。

    方平也不吭声,却是满脸悲愤,一副我所说的都是事实的表情!

    直到这时,枫九城忽然问道:“枫青死了?”

    “死了。”

    “灭生呢?”

    方平摇头道:“不知道,应该还在里面追杀我们,入口处原本有人守着……不过之前和枫青他们交手,应该是实力不够,入口处的人走了,我们才侥幸逃脱。”

    “灭生还没死?”

    方平摇头道:“我真的不知道,那时候我们一直在逃,不过没看到枫灭生死亡,再说……我觉得他也死不了,死了,这妖女的阴谋如何得逞?”

    姬瑶脸色铁青,冷冷道:“方平,你以为凭这些,就能洗脱罪名……”

    方平哼道:“我有何罪?我杀过一些妖植一脉和妖命一脉的人,这点不是有罪,而是功劳!你们追杀我,被我反杀一些人,我有何罪?

    至于妖植一脉,本就征战多年,哪怕在这,我也敢说,杀了他们一些人,我只有功劳而无罪!

    姬瑶,你以为我会不敢承认?

    可笑!

    我是杀了人,我也不否认这些,是我杀的,我会承认,如果你们不是妄图攻陷我人类世界,我甚至不会拆穿你,默认了这一切!

    可你错就错在,居然想挑动我们和妖植一脉决战,那我哪怕死,也要带回这些消息!

    拆穿你的真面目!

    你是没有这个能力做到这一切,可你是妖命一脉王庭之主的女儿……”

    姬瑶怒不可遏,爆发道:“胡说八道!你说的一切都是假的,本宫和枫灭生并无任何关联,这些时日,你做的一切,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方平讥嘲道:“那都是你的人,你怎么说怎么是了。妖植一脉的人……现在还有几个活口?真正的知情者都死了……”

    一旁,蒋超插话道:“方平,这妖女不会承认的!还跟她说理干嘛,老祖,宰了她!这女人不是好东西,她意图让我们和妖植一脉开启绝巅之战,心太狠了!”

    战王看了看自家的胖子,忽然轻笑道:“有点意思,命王也想在这时候插一手吗?”

    这话一出,姬瑶身旁的绝巅强者,冷淡道:“命王早已闭关不出,我天命王庭也无此意!”

    说着,这位绝巅忽然道:“是非真假,自有判断之法!各大皇朝子弟,都说神兵丢失,天植王庭也是……按天植一脉之前的说法,方平或是蒋超,有储物装备,收走了这些。

    若是真是他们做的,查查便知!”

    这话一出,有强者冷冷道:“那就查查!那么多神兵丢失,总不会被丢弃吧?”

    神兵是好东西,对各方而言都是。

    丢了那么多神兵,不会就这么没了。

    当然,藏在王战之地有可能,可王战之地地形一直在变,除非不想要了,要不然不会藏在那的。

    而且真有储物装备,这些人也不会随意放在王战之地,那可是珍宝。

    平时不查也就算了,真查一查,大家隐藏的储物装备,也瞒不过这些绝巅的探查。

    这话说出口,张涛眼神微动,有点麻烦了。

    方平这小子……见到好东西怎么可能不带走!

    正想着,方平忽然一咬牙,开口道:“好,我给你们查,我不怕被查,有些人,未必敢!”

    说着,方平忽然从口中吐出一块玉佩,面露警惕之色,开口道:“这次过后,我的储物玉佩会还给部长,你们别看着我,我下次不会带这个出门!”

    怀璧其罪,方平知道储物装备很珍贵,得提前打好招呼才行。

    他话音刚落,张涛淡淡道:“这次只是借你一用,并非送你,原本就让你小心珍藏,没让你随意示人,胆子倒是不小!”

    方平心中咯噔一跳,我就找个借口而已,你这老阴货啥意思?

    张涛也不管他,探手一抓,玉佩到了手中,探查了一下,接着直接将玉佩抛入空中,开口道:“诸位看看便是!”

    绝巅强者们也不客气,纷纷探入精神力。

    玉佩当中,有一些能源石,少量的生命精华,以及一柄七品神兵刀,就这些,已经将玉佩塞的满满的。

    众人眉头微蹙,妖命王庭的绝巅再次道:“听闻方平不灭神具现,可以开启三焦之门……”

    方平点头道:“是具现了,不过早就被人击溃了,我精神力受伤极重,神兵进入三焦之门,也不是无限隐藏神兵的,不是自己炼化的,根本不行。

    这一点我都明白,强者们比我更清楚。

    我已经炼化了两柄神兵,一把长刀和脚下的战靴,根本不可能再炼化神兵……”

    众人探测了一番,方平的确炼化了两把神兵。

    再想炼化,撑死了炼化一柄,可丢失的神兵不止这么多。

    很快有人又道:“还有别的储物装备吗?”

    方平摇头道:“没了,这个玉佩还是部长送我的,你们可以查,这东西无外乎隐藏在血肉中,而且储物玉佩无法炼化,也不是神兵,藏在三焦之门中都不行……”

    这也是方平发现的新情况,储物玉佩根本没办法藏进三焦之门。

    所以,他现在怀疑,老姚他们到底有没有储物戒藏在生命之门里。

    当然,可能级别不一样,结果也不同。

    他获得的这枚玉佩,也许等级太低了。

    这话一出,这些绝巅毫不客气,直接探查他的肉身。

    方平心中微微有些担忧,他金身铸就,不知道会不会被发现。

    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方平在出来之前,下了狠心……直接撕裂了自己的金身,用了一丢丢不灭物质恢复了血肉,而不是恢复到金身状态。

    他不知道,这样能不能瞒过这些绝巅。

    可锻造了金身,现在也是很麻烦的,有了金身,方平实力就极强,就代表他有灭杀那些人的实力。

    现在这副刚诞生的血肉,也不知道能不能瞒过这些绝巅。

    金身破灭,无法恢复的情况,不是没有,

    当初镇星城的李默他们,金身破灭,后期就很难恢复。

    吴奎山这些人,不灭物质耗尽,肉身破灭,也很难恢复。

    金身和不灭物质,是有很大关联的。

    众多绝巅探查了一下,有人面露异色,淡淡道:“不灭骨……虽然还不纯粹,不过也极强了。”

    “具备准统领级实力,难怪可以逃生。”

    也只是准统领级的实力,单纯一副不完善的金骨,还没强到不可敌的地步。

    至于血肉,这些人探测了一番,带有些许不灭物质的痕迹,有人看向张涛道:“是那批人之一?”

    张涛淡淡道:“不错。”

    问话那人也不再问,人类的复生武者,这个他们也见过的,倒也不足为奇。

    再次探查了一番,他们也感受到了方平的精神力受损严重。

    至于血肉之中,并未隐藏其他的储物装备。

    这时候,姬瑶脸色铁青道:“我没有储物装备!也不接受这样的查验!”

    这简直就是让她赤裸裸地给诸位绝巅观察,从里看到外,连血肉都看透了!

    这对她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一旁,蒋超开口道:“我没意见,我也是绝巅的后代,我都没意见,你还有意见?你比我牛?你算老几,既然敢做,那就敢给人查,你们随便查我,我也没意见。

    我家老祖没给我这玩意,你们随便看,脱光了给你们看都行!

    不过我们查了,也要查这女人……说不定不在她身上,我觉得妖命王庭的人都要查!

    还有,不少人从七品域来的,也要查!

    从头到尾就是他们的阴谋,还想抵赖!”

    姬瑶脸色难看的吓人!

    咬牙道:“查验这些有用吗?诸位真王,神兵不代表什么,真要有准备,藏在王战之地……”

    “你先查了再说!”

    方平不客气道:“我被查了,你凭什么不行?难道你以为绝巅强者还会在乎你这副躯壳,可笑,不止是你,我觉得所有人都要查!

    姬瑶,别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你追杀我们的时候,多嚣张,多猖狂!

    你还想当地窟的女王,也不看看你这副德行!

    那么多神兵,难道还真能丢了?

    我们下次能不能来这都难说,倒是你们,一直在这,藏起来了,那也是你们藏差不多!”

    张涛冷冷道:“方平既然愿意被查验,我人类武者也不低人一等!速度,否则不和妖植一脉开战,你妖命一脉想阴谋算计我等,那就先灭了你们!”

    战王笑眯眯道:“最他么讨厌你们这些人!想捡便宜,那也要看我们答不答应!槐王,老子和武王宰了他们,你们现在不会插手吧?

    宰了他们,也许你们妖植一脉还能捡个大便宜,老子宁愿给你们这群世敌捡便宜!

    好歹,咱们也是真正干过的,流血无数,岂能便宜了这群狗东西!”

    槐王一言不发,却是退后了一步。

    你们想杀人,妖植一脉没意见,一点意见都没。

    姬瑶身边的那位绝巅强者,脸色变了!

    玛德,怎么好端端的就变成了自己这边和复生之地开战了?

    天命王庭可没这意思!

    哪怕和天植王庭合作,他们的意思也是天植王庭当先锋,他们适当出力,而不是将自己变成主力。

    这次真要闹到这地步……哪怕他是真王,回到王庭也有大麻烦。

    关键是,这两家伙虎视眈眈地看着他,其他人都是一副看戏的样子。

    想到这,这位绝巅忽然道:“姬瑶,让他们查!”

    “虎王爷爷!”

    姬瑶满脸的委屈和不甘!

    不是我!

    我没有!

    现在居然让我敞开了一切,让众人查验,这简直太屈辱了!

    ……

    一旁,方平愤怒地瞪着她,心里却是鄙夷。

    一副躯壳罢了,居然还这么在乎。

    看看我,从头被查到尾,我在乎了吗?

    绝巅当中……也有女的啊,老妖怪级别的,我在意了吗?

    不过这样也好,你最好坚持到底,死活不给人家查验,做贼才心虚,我就一点不心虚!...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