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顾诚玉仔细观察着领头人的反应,许是觉得他们没威胁,这人打量他们时,神情先是戒备,后又变得自然。

    等看到汉子和老者时,他的面上就带了些凝重之色。

    顾诚玉看到这四人有意聚拢在一起,而后坐了离他们最近的一张桌子。

    他回头看了那汉子一眼,发现他对这四人明显不感兴趣。在最初的防备之后,就没再管了。

    他心下一沉,看来对方十有**真是冲自己来的。

    四人坐下,顾诚玉扫视了对方几眼,将目光放在了几人的坐姿上。

    这几人正襟危坐,腰板挺直,浑身的肌肉紧绷,坐下之后并无交谈。

    “来!客官,您们要的酱兔肉、红烧蹄髈,其他的菜还得稍等一会儿,几位先用着。”

    小二扬着声调,将菜端到了顾诚玉他们桌上。

    茗砚首先从怀中取出一个布包,摊开抽出一根银针,周围两桌人的视线瞬间便聚集过来。

    顾诚玉认为出门在外,还是小心为上。这银针试毒很正常,他就不信这两桌人不试毒。

    那四人先是相视一眼,眼中都含着些许警惕。

    领头人双眼紧紧盯着顾诚玉他们,将他们重新又打量了一遍。这浑身的气度该是大家公子,就是不知出门做什么去的。

    且这样细皮嫩肉的公子哥儿出门应该备有马车才是,毕竟这炎炎烈日,将他们这些糙汉子都晒得心里发慌。

    而这主仆三人却只骑了三匹马,就连行囊都十分简单。一人一个包袱,看得出包袱中根本没什么东西,约莫只有两件换洗衣裳。

    要真是大家公子出行,怎么可能如此简便?

    领头人觉得自己一开始被对方的外貌所震慑,而后没将对方放在眼中这实在是不明智之举,眼前主仆三人绝对不是世家子弟这么简单。

    想起主子交代的任务,他收回自己的视线,还是别节外生枝了。

    不管对方是何人,只要对他们没有威胁,就无需再去招惹。

    这茶寮之内的气氛顿时便轻松了许多,那四人也开始有了交谈。

    顾诚玉仔细分辨,这些人的官话中还带着些口音,竟是与他家乡靖原府那边有些相像,只有少许的区别。

    难道这四人是从靖原府来的?他听了一会儿几人说话的内容,都是关于布匹的,想来应该是布商。

    只是不知为何这四人竟然也是骑马而来,那些货物难道是已经脱手了?那也得有运送货物的马车吧?

    就在顾诚玉沉思之时,另一张桌子上的汉子使劲敲了敲桌面。

    小二连忙凑上前,“客官!可是有什么吩咐?”

    那汉子自怀中掏出一个二两的银角子,指着桌上的一盘酱兔肉,随后将银角子拍在了桌上。

    小二看出对方应该是要结账了,又见对方指着酱兔肉,便试探地问道:“客官可是想多打包些兔肉?”

    那人点头,没再看小二一眼。

    小二顿时有些为难,这打包也得说个数儿啊!这二人自进了茶寮,就没说过话,着实让他为难。

    不可能两人都是哑巴吧?那得多凑巧?

    “那这剩下的银子都给您打包了?”他又硬着头皮问道。

    “嗯!”汉子从鼻腔内发出一声简单的音节后,就端起了桌上的茶水饮了一口。

    小二松了口气,同时还在心里埋怨。这明明也不是哑巴,怎地就不说话呢?

    顾诚玉皱眉,这二人好似习惯沉默寡言。刚才那一声回应,却让顾诚玉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之感。

    这二人刚才还对他们抱有敌意,好似要动手。可现下竟然要结账离开,难道这是打算放弃了?

    还是觉得茶寮内人太多,不方便动手,打算在路上拦截?这些都极有可能。

    之前他还隐隐猜测对方是不是劫匪,看他衣着不凡就想干一票。

    但现在还是被他否定了,随便一出手就是二两银子,应该不差钱。还有那柄宝刀,这可不是什么便宜货。

    再说这茶寮的掌柜想必每天所赚也不少,他们怎么不对那掌柜的动手?难不成还是同伙儿?

    顾诚玉一瞬间心中起了无数条猜测,结果那两人是头也不回地出了茶寮,跨上马儿,向着南边奔去了。

    不得不说,他们走了之后,茶寮内的气氛顿时一松。

    顾诚玉感觉得出,那四人也比之前放松了些,连坐姿都有些松懈了。

    可这一松懈,倒是让顾诚玉看出了些许端倪,他发现这四人穿的竟然是官靴。

    大衍朝不似前朝,对庶民的服侍管控得那般严格。不管是什么身份皆可穿靴,但这靴子必然也会分个三六九等,否则就没了地位上的差别。

    庶民的靴子是直缝的,前后两块布匹缝制而成,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美观。

    而官靴却是六缝靴,做工十分精巧,而在材质上两者也有很大的区别。

    而这四人的靴子虽然不是官员平时穿的“粉底皂靴”,但这款式极其相像。顾诚玉目光微闪,这几人难道是官府之人?

    否则不会穿六缝靴,毕竟若是被人举报,那可是轻则打上几十大板,重则抄家流放的。

    这条官道是通往江南的必经之路,可朝廷在派他前往江南之后,应该不可能再派人了。

    他出发之前,皇上原本还说让陆琛与他同行。毕竟上一次河间府的藏宝图案,就是陆琛与他合作的。

    但顾诚玉坚定地拒绝了,上次的事儿陆琛现在肯定回过味儿来了。这次再叫上人家,对方防备更深不说,还得在背后拖后腿。

    现在可是非常时期,陆琛跟着绝对让会顾诚玉束手束脚。

    再说,这事儿如果顾诚玉办妥当了,那功劳基本就是他的。倘若再加一个陆琛,那岂不是又要将功劳分润?

    所以带上陆琛,只有弊没有利。皇上又给了顾诚玉两个人选,顾诚玉无奈,只好摊开了说。

    长天府会发生大面积坍塌,肯定和堤坝的质量有关系。倘若再塞个不知哪派的官员进来,那成事儿就难了。

    最后皇上在知道他有两位武功高强的随从后,这才同意了。

    w。4m....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