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都市言情 -> 伴读守则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新章  楚翰林这么一解释, 所给予的就不只是一张简单的字帖了,也是迈进科举门槛的一点点捷径,这种传承绝不是外面的私塾先生能教授的, 比如钱童生, 他即便知道有沈学士这个人,又到哪里去寻他的字帖呢?

    展见星站起来,慎重用双手接了过来,许异原没反应过来,见了忙跟着站起,学展见星一般接了字帖。

    楚翰林走回前排, 朱成钶此时提出了抗议:“先生,为何我和九弟没有?”

    楚翰林和蔼道:“你与九郎天生贵胄, 不需自挣前程, 便也不必受书帖的限制。我瞧你的字,当习的是颜体, 就照原先的路子学下去便可。若又喜欢上别的书体,那不妨再多试一试。”

    这个回答对了朱成钶高贵的胃口, 他眉目间现出自得之色,总算不再多话了。

    至于朱成钧, 他还没到用字帖的时候, 面前宣纸摊着,正在练着最基本的横平竖直。

    他握笔如抓枪, 楚翰林大半时间都站在他身侧, 手把手将他从头教起, 纠正指点着他的一笔一划。

    朱成钧闷不吭声,看似态度不错,但他笔下暴露了他耐心渐渐殆尽的实情——无尽头的横竖撇捺太枯燥,他写着写着就飘了,出来的成果不像“写”,倒像画。

    楚翰林发现了就要纠正他,次数多了,他张嘴打了个哈欠。

    他这哈欠可能憋了有段时间,动静不算轻,屋里人都听见了。

    楚翰林:“……”

    朱成钶面露鄙夷,道:“九弟,你当着先生的面怎么这样无礼。”

    朱成钧木着的一张脸仰起来,眼角一滴打哈欠打出来的泪,嘴边一块乌黑墨迹,紧挨着嘴唇,差一点点,就进嘴巴里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蹭上去的。

    费心总不叫人尊重,楚翰林原也有一点不悦,但这一看,却又不由忍笑,干咳了一声道:“九郎大约是头一次上学,不太习惯,去洗一洗罢。”

    这算是一个小插曲,朱成钧若只闹这一个笑话也没什么,但在接下来的几日里,类似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楚翰林无奈地发现:他这个学生可能是真的对读书没有兴趣。

    朱成钧看着老实,实则根本坐不住,在屋里呆超过半个时辰就开始神游。唯一的好处是他记性还不错,提问他昨日教的内容,总还能答得上来,但是一到习字课就现形,一笔字好似狗爬,可见根本不曾用心练习。

    质上不来,楚翰林只好加量了,规定朱成钧每日回去以后,还要将当日教的内容抄写十遍——朱成钶和两伴读就只要写五遍。

    连着抄了五六日,朱成钧交上来的功课还是没有好到哪里去,他惰学愚笨的名声是已经传遍了满府,展见星从不随便往外乱走的人都听闻了。

    许异有点发愁,背地里跟她合计道:“见星,我看九爷也确实没用心,他老这么糊弄下去,他是不怕,我害怕啊,万一先生不叫我来了怎么办?”

    他和展见星并不是真的来读书,只是蹭了这个导王孙向学的际遇,朱成钧总没长进,他本人无所谓,可许异这个伴读算是不称职了。

    展见星安慰他:“这才几日,慢慢来,我瞧先生并不着急,不会撵我们的。”

    “是撵我,七爷早开了蒙,你不愁这事。不过,七爷那样,你也不容易,唉。”许异叹气道。

    两个因缘际会进入王府的小伴读日子都不算好过,朱成钧不说了,朱成钶报复心极强,展见星作为庶民有幸选为他的伴读,却居然敢不听他的使唤,跟随他打压朱成钧,朱成钶因此对她展开了持续不断的找茬。

    展见星替他磨墨,他嫌墨汁不匀称,展见星替他洗笔,他斥责她把笔毫洗劈了两根,一个砚台,展见星洗过三遍,他还嫌不洁净——

    展见星就去洗第四遍。她一字不曾抗议,也一字不曾服软。

    受再多为难做再多琐事都不算什么,但她的背脊不会真的弯下去,她不会向朱成钶屈服,听他的使唤去指哪打哪。

    她是伴读,不是代王府的奴才。

    许异给她出主意:“见星,要么你悄悄跟先生说一说?”

    朱成钶这些事大半是背着楚翰林干的,楚翰林大约心里有点数,但朱成钶当面既然若无其事,他便也不好轻易出言调停。

    展见星摇摇头:“我不能给先生添麻烦,先生在这里也不容易。”

    “这也是。”许异抓了抓头,“二郡王和大爷总是变着法地往先生面前凑,先生应付他们就够为难的。”

    两个伴读在王府里呆了有半月,虽然都秉持本心,不敢乱走乱打听,怎奈朱逊烁与朱成锠这对叔侄的争斗就是围绕着纪善所这片来的,便再埋头苦读,也总有话音往耳朵眼里钻。

    譬如他们头一天来碰见那被撵丫头的事,很快就有风声起来,夸赞朱成锠守孝志诚,坚拒女色,但话传了没两日,风声一变,变成了朱成锠沽名钓誉,不惜污蔑无辜丫头。

    对了,后面这话是跟朱成钶的内侍说的,也不知有意无意,音量根本没收敛,就在屋外和人这么闲聊,展见星和许异想听不见都难。

    再隔一天,跟朱成钶来上学的就换了个人——据说原来那个好端端走路,忽然平地跌跤,把腿摔折了。

    楚翰林对此不置一词,展见星与许异也不敢深想,只能听着又过几天,满府里换了新词,开始传起朱成钧的愚笨惫懒来。

    这倒不假,朱成钧确实不受教,朱成锠那边大概一时还未想出破解反击之法,这话目前便还是传着,从大面上看,总是王府长房那边颜面不怎么好看。

    “我觉得九爷不笨,先生教的书他都记得,就是不用心,不想练字。”许异又转回了自己的烦恼上,“想个什么法子能让九爷的字好起来呢?”

    他没想出来,朱成钧自己“想”到了。

    **

    这一日,在连着上了半个月学后,学生们终于迎来了第一次休沐。

    这得托朱成钶的福,楚翰林性格温和,从来不严厉训斥学生,但他下手教学不手软,压根没想过要给学生放假——主要是因为朱成钧,学成这个样,加练都来不及,还想放假?

    但这天早上朱成钶没来,朱逊烁亲自来替儿子告了假,说朱成钶用功过度,弱疾犯了,得在家卧床休养一日。

    是不是用功过度不知道,不过朱成钶确实有个弱疾,据说是心肺方面的毛病,平时无事,犯了就胸痛咳嗽,严重时气都倒不上来,没得根治,只能静养。

    楚翰林自然允了,回过头来想想,似乎也该给学生松一松弦了,于是才宣布这一天大家都休息。

    许异欢天喜地,展见星也很高兴,再想读书的学生,听到放假的消息也总是快乐的,两人收拾了东西,一溜烟出府回家了。

    徐氏正在门前摆摊卖馒头,展见星放下书袋跟她说了缘故,就捋起袖子站到旁边帮起忙来。

    展见星去代王府后一直早出晚归,回家还有课业,与母亲相处的时候少了不少,见她回来,徐氏很是开心,推她进屋去休息,因展见星执意不肯,也就罢了,母女俩一个给客人装馒头,一个收钱,间或絮叨说几句话,气氛其乐融融。

    馒头一个个减少,日头升得越来越高,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展见星向徐氏道:“娘,你去忙别的,就剩这两笼了,我坐门口看着就行。”

    徐氏想了一下,笑着同意了:“好,难得你今天午饭在家吃,娘去多买两样好菜。”

    从罐子里数了三十余个铜钱,约莫估着够了,串好了放到袖里,徐氏便进屋去寻水洗一洗手。

    她前脚刚进去,后脚门前就来了不速之客。

    是一对穿着粗布衣裳的中年夫妻,年纪总在四十上下,男人皮肤黧黑粗糙,手脚粗大,周身是劳作的痕迹,妇人则身形粗壮,相貌普通,独一双眼睛灵活,滴溜溜地转着,擦肩而过的行人们有穿戴好些的,她那眼神就要往人身上多溜两圈。

    展见星无意一瞥,从熙攘人群中看见他们,立即微变了脸色。

    这时候,这对夫妻已经目标明确地走到了摊位前。

    中年男人板着脸,冲展见星道:“你跟着你娘过,越过越不懂礼了,见着长辈还大模大样地坐着,都不晓得招呼一声?”

    妇人没说话,因为她的目光已经从行人身上移到了笼屉上,快速地伸手一掀,抓出个白胖馒头来,狠狠一口,把自己的嘴堵住了。

    展见星来不及阻止,也无法阻止,她慢慢站了起来,冷道:“大伯,大伯母。”

    转头吩咐身后的狱卒:“把锁打开吧。”

    狱卒答应一声,上前施为,叮叮咣咣的铁链被一层层解开,吱呀一声,牢门开了。

    展见星又愣了——狱卒太难说话,可罗知府也太好说话了罢?

    这就把牢门都打开了,难道打算放她们走?

    她呆愣的表情落到罗知府眼里,罗知府不由笑了,多问了她一句:“本官那日在堂上听你言辞,有些法度,可是有在读书?”...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