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365bet备用网址军宠:蜜爱狂妻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江天羽?

    傅羽蒙怎么会和他有联系?

    秦念收回期待的眼神,微微抿唇。

    她只在宴会上遥遥见过江天羽几次,都没有打招呼聊天,却早就听过他许多事情。

    他的爸爸江晓峰和苏宇轩的妈妈江晓琴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但听说在江晓峰的妈妈去世之前,江晓琴的妈妈已经同江老爷子眉来眼去了,以至于江晓峰和弟弟江晓雄、妹妹江晓岚都认为妈妈的早逝和得知爸爸与江晓琴的事情有关。

    毕竟医生曾经说过,他们的妈妈至少还可以活三年,保养得好,也许能活五年,可她却在得知自己身患重病,丈夫在外挑选下一届妻子之后,仅仅过了半年,就香消玉损。

    她去世的时候,江晓峰不过5岁,江晓雄3岁,江晓岚1岁,关于妈妈的记忆并不太深刻,对于大人的恩怨,也早已记不清了。

    他们之所以这么恨这个继母,是因为外婆屡次偷偷告诉他们,就是继母气死了他们的妈妈,让他们时刻记着杀母之仇,等待时机报复。

    偏江老太爷很疼第二任太太龚一曼,也就是江晓琴的母亲,因为她年轻漂亮,并不像其他女人一样十分顺从,她有自己的脾气,倒让他觉得格外有风情,也很珍惜她。

    龚一曼嫁入江家半年,就生下了江晓琴,这更加证明,他们在原配尚未去世之前,已经有了苟且之事。

    三个孩子在外婆的挑唆下,恨这个继母恨得牙痒痒,一心想着如何报复,好为妈妈报仇。

    很快,一年半之后,龚一曼再次怀孕,而且看她爱吃酸和肚子微尖的样子,应该怀了男胎。

    三个孩子的外婆愁坏了,生怕她生下男孩,自己的两个外孙一个外孙女彻底在江家没了地位。

    这一年多来,她冷眼看着,曾经的女婿疼这个最小的女儿,倒比其他三个失去母亲的孩子还多。

    她想出一个招,不停教唆三个孩子,暗示他们想办法解决掉继母肚子里的孩子,一来给妈妈报仇,二来解决自己的困境。

    弟弟妹妹还太小,根本不懂人事,7岁多的江晓峰打定主意,这件事只能他来做。

    那日,他见龚一曼从二楼缓缓朝下走去,便抱着篮球,从三楼蹬蹬蹬的往下跑,距离龚一曼还有几节台阶的时候,他故意滑到,整个人朝着龚一曼滚了过去。

    借着惯力,将龚一曼撞下台阶,当时,龚一曼已经怀孕六个月了,从楼梯上滚下来,孩子没有保住,子宫也摘除了,从此她再也不能生育了。

    江老太爷还是疼她的,并没有因为此事而出去找野花野草,只是他也并没有责罚江晓峰,因为他也伤的很重,再说,他认为这只是一个意外,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正是毛躁的时候,跌落楼梯也是有的。

    龚一曼恨得牙痒痒,她认定江晓峰一定是故意的,自此,她和三兄妹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差,本来江老太爷极为疼龚一曼母女,可现在,龚一曼再也无法怀孕,他知道,自己此生也只能有江晓峰和江晓雄两个儿子了,渐渐的更加偏心兄妹三人。

    所以江晓琴和哥哥姐姐的关系一直很差,平时根本没有联系,就更不用说苏宇轩和江天羽了,两人虽是表兄弟,却比陌生人也强不了多少。

    秦念只是听苏家人说过,说江天羽和他爸爸一样心机深重,聪明又有能力,一早把jiang shi的大权握在手里,连恋爱都不谈,一心扑在事业上。

    可见,江家其他三位兄妹也并非传闻中的那样和气,大家心中都打着算盘,想着未来争夺财产的事。

    江天羽妈妈本事豪门千金,只可惜这些年来,娘家逐渐没落,帮不上忙,江晓雄的太太是云菲菲三个姑姑中的一位,有云家的支持,争夺起家产来,明显省力许多。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江天羽从小极为勤奋好学,算得上是一位商业奇才了。

    多年来,他不近女色,将近三十岁,依旧没有任何绯闻传出,所以傅羽蒙去找江天羽这件事,让秦念颇为诧异。

    到底是江天羽转了性,还是傅羽蒙脸皮太厚?

    “江天羽应该不会帮她吧?”秦念蹙了蹙眉,身为七大家族的江家,实力也不可小觑。

    至少帮傅羽蒙争取一些资源,还是没问题的。

    “这个,尚且不知,我只知道傅羽蒙去找过他,至于他会不会帮她,还要等等看。”璟睿的目光很沉。

    他认为傅羽蒙不会无缘无故去找江天羽,既然找了,就说明两人有些渊源。

    这个女人,屡次恶心自己,秦念真的不希望她再有爬起来的机会。

    就在这时,王总给秦念打了电话,在电话里一同赞美感谢,说他看到秦念发给她的样片了,说西原纱也真的是太漂亮了,照片拍出来效果太棒了。

    感谢秦念当初帮他争取到和纱也合作的机会,否则,若是真的和傅羽蒙合作,现在就损失惨重了。

    秦念随便客套了几句,有些心猿意马,她心中在想,若是傅羽蒙真能在江天羽的支持下重新翻红,不知道这个王总会做何感想。

    这顿饭,吃的五味杂陈,璟睿倒不觉得有什么,管他江家再厉害,江天羽再厉害,硬碰硬的话,他有十足的把握。

    只是,若傅羽蒙收敛一些,不再找秦念麻烦,他也不想赶尽杀绝,只希望她经过这次跌倒谷底的教训,会学乖一些,不要再骚扰任何人,只安静的过自己的生活就好。

    两人回酒店之后,璟睿迫不及待的要了秦念一次,也只有一次。

    虽然一次不足以解决他压制五天的yu wang,可他心疼秦念工作辛苦,不想她太累。

    第二天一早,璟睿早早起床,他还要赶回t市,这两天有几个很重要的合作案,需要他亲自去解决。

    起身的时候,看到秦念睡得安稳,不由得扬起唇角,心情大好。

    他轻手轻脚的穿好衣服,又轻手轻脚的洗漱,离开房间的时候,不过清晨6点。

    谁知一出房间,就看到璟耀站在走廊里,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很明显是在等他。

    璟耀的房间就在旁边一间,他昨晚问过阿斌,得知哥哥一早就要赶去飞机场,所以早早的去便利店买了早餐,让哥哥带着路上吃。

    “哥,给你早餐。”他把塑料袋递了过去,袋子里有三明治和牛奶。

    “谢了,你这个懒觉星人特意早起帮我买早餐,我真是感动。”璟睿淡笑着看着弟弟。

    这家伙从小就爱睡懒觉,长大也是一样,这么早起来,不知道废了他多少意志力。

    璟耀没有说话,只是浅浅的笑了,早起吗?他根本没有睡,酒店的隔音一般,旁边的动静虽然很克制,但他还是听见了。

    心口就这样生生疼了一晚上,像被针扎一样。

    他知道,他不该这样,哥哥和小念是合法夫妻,他们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可他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他真的很疼,很疼,那种疼深入血液,顺着血液循环流遍全身,他根本无法控制。

    “好了,我走了,你再去睡会吧。”

    璟睿拍了拍他的肩膀,擦过他,朝着走廊另一侧走去,璟耀回头,看着他高大健硕而又稳重儒雅的身影,心底泛起酸意。

    只有这样的哥哥,才配得上她,只有这样的哥哥,才能给她最好的保护。

    而自己,除了摄影,什么都不会。

    这一天,璟耀的情绪有些低落,晚上摄影时状态也不好,频频出错。

    他一直是个很随性的人,情绪很容易影响到心情,虽然他极力压制着,力求让别人看不出来,只是表现得有些累罢了。

    事实上,他真的累了,一天一夜没睡过,脑子跟浆糊一样。

    纱也看出他状态不好,心疼他强忍着不肯开口结束今天的工作,只得一边捂着肚子,一边蹙眉道,“抱歉,我肚子疼,今天可以提前结束吗?”

    秦念立刻道好,她正要偷偷过去跟璟耀说提前收工的事,没想到被纱也解了围。

    工作人员开始收拾现场,纱也在经纪人的搀扶下,走到璟耀面前,嘱咐着,“看你眼下乌青,昨晚一定没有睡好,今天早点休息吧,期待明天你能有一个好状态。“

    说完,她深深的看了秦念一眼,聪明如她,早已猜到了璟耀今日的反常是为了什么。

    两人虽然只合作了两次,可璟耀的状态一直非常好,只要他一拿起相机,就像充满电一般,全神贯注的投入工作。

    他的反常,只可能是因为昨天纪大少的突然造访,令他受到了刺激。

    纱也有些嫉妒秦念,她已经结婚了,还是璟耀的嫂子,依旧被他深深的喜欢。

    而自己身为日本女神,却依旧无法得到他的爱。

    虽然嫉妒,但纱也有自己的骄傲,她会把这份情绪放在心底,更加不会对秦念做任何不好的事情。

    她相信,就算璟耀不爱她,在未来某一天,她也会遇到一个真心爱自己,而自己也真心喜欢的男人,因为她值得被爱。

    璟耀抱歉的点了点头,“不好意思,今天我状态不好,耽误了你的时间。”

    “没事,我也肚子疼,我们状态都不好,明天再拍摄,相信效果会好很多。”纱也莞尔一笑,和经纪人离去了。

    秦念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走吧,咱们先走。”

    她听璟睿说了,璟耀一早守在走廊,只为了给他准备早餐,便想应该因为这个缘故,璟耀没有睡好,所以状态不好。

    璟耀点了点头,跟在秦念身后,目光落在她瘦小的背影上,眼底的光复杂而失落。

    路上,他几次三番想开口,想说自己有个喜欢的女生,可两个人根本不可能,所以很烦恼,他想听听秦念会给他怎样的建议。

    会让他就此放弃,还是勇敢的追求。

    但也只是听听而已,就算她鼓励他勇敢追求,他也绝不会背叛哥哥。

    可是话到了嘴边,他还是什么都没说,生怕会被聪慧的她听出来自己的真正心思,更怕两人之后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相处自如。

    回到酒店,道过晚安,璟耀回了自己的房间,他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白茫茫一片,说不出的心酸。

    还记得年少时,他曾对自己说过,如果有一天遇到心爱的女生,他会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哪怕遍体鳞伤,哪怕最后还是没办法在一起,他也要拼尽全力,让她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爱她。

    可是现在,最爱的人就在眼前,他却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做,连想都变成了罪恶。

    “你真是个懦夫。”他指着玻璃上自己的倒影,唇角的弧度自嘲而苦涩。

    勇敢一生,却唯独无法为爱勇敢一次,或许,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和悲哀。

    ------题外话------

    感谢陕西人的媳妇送的花花,笔芯!...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