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怎么不说话?胸闷还是……”

    许佳木手指还撑在他的眼睛上,微凉的指腹从他眼皮滑过,落在他额头上。

    冰冰凉凉。

    这体温比发烧高热还厉害几分。

    他瞳孔有些涣散,眼皮耷拉着,浓稠的夜色落在他瞳孔里。

    呼出的气息浑浊,带着酒气,皮肤不知是怎么的,或许是酒精作祟,烧得通红。

    “段林白?”

    许佳木看他这般模样,略显担忧,此时手指已经碰到他的放在兜里的手机。

    只是她还是比较避嫌的,生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小心翼翼,但是段林白开的是跑车,车厢不大,这也导致她束手束脚,手指一滑,没攥住手机,手机滚到他的脚边。

    她无奈得叹了口气,“你别乱动,我找一下手机。”

    她想问一下段林白的助理,他是否对什么过敏,或者白天吃了什么,可能不宜喝酒。

    如果相克相冲,重则能要人性命。

    她一手撑着车子,弯腰去找手机。

    此时车子还停在路边……

    偶尔会有行人经过,不过车内光想昏暗,看不真切脸,但是这种她趴在腿上的举动,实在……

    有碍观瞻!

    段林白目光落在她侧脸上,原本别在耳后的头发,轻轻滑落,露出一点莹白的耳垂,有点好看。

    喉咙滑动着,忽然伸手,几欲伸过去……

    “你的手机呢!”许佳木有些懊恼,这下面天黑,看不清,她只能胡乱摸着。

    也就在这时候,一只手从她侧脸轻轻滑过。

    那人指尖带着热意。

    她就像是惊弓之鸟,几乎是下意识直起身子,头一下子撞到车顶,疼得她狠吸一口冷气。

    脑袋被撞得昏呼呼的,眼前有一瞬花白。

    可是下一秒……

    原本斜靠在椅背上男人,忽然伸手按住她的胳膊,一手捧住她的脸,在她瞳孔微颤的时候……

    猛地亲过来!

    时间片刻禁止后,就宛若山崩海啸般。

    许佳木是本硕博直读的那种,身边但凡有学医的人都清楚,医学生是真的忙,忙到没空恋爱,她还真的没交过男朋友,所以此时她是真的怔了下,不知该怎么办了。

    不过段林白也是没敢继续放肆,已经撤了回去……

    四目相对!

    许佳木有些懵逼了。

    受惊吓的分明是她,怎么他还一脸惊慌失措,哪儿有人占人便宜后,还一副难以置信模样的。

    他呼吸急促着,这脸红得更加厉害。

    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许佳木能清晰听到某人的心跳声,一下快过一下。

    已经到了破表的边缘。

    段林白是真的紧张了,他确实喝了点酒,有些上头,身体有些不受控,这么想了,也就这么做了……

    然后就……

    尴尬了!

    我去,现在这情况该怎么办,装死?

    还是装晕?

    还是一不做二不休……

    再亲一下好了!

    就在两人都不知怎么办的时候,许佳木忽然开口了。

    “段林白?”

    “嗯。”他眼睛被酒精熏得,有些醉了,所以眼神有些飘忽游离,看着有那么点天真无辜。

    “你喝多了吗?”

    “嗯。”某人认真点头。

    “你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吗?”

    段林白脸都憋红了,此时若是光线好一些,定然能看到某人浑身都是赤红一片。

    整个人就像是被架在火上,浑身都蒸腾着热气,热得让人窒息。

    段林白算是脸皮比较厚的那类人,上学抄作业被老师发现罚站,都没这么窘迫过,或者以前学古典乐的时候,上台表演闹乌龙,都没这么尴尬。

    现在是真的:亲人一时爽,被抓火葬场了!

    不过后来段林白又得出另一条结论:

    亲人一时爽,一直亲一直爽。

    许佳木看不透他,看他眼神迷离,而且他生得好看,一副人畜无害的小奶狗模样,带着小动物特有的天真无措。

    她是学医的,越是见过了生老病死,对这种软萌的生物越是没什么抵抗力。

    加上她没什么初吻情结,无奈的叹了口气,手指已经摸到了手机,直起身子离开车内,斜靠在这边,给他助理打电话。

    也就是这时候,她看到了段林白给她的备注。

    杀千刀的女人。

    许佳木嘴角一抽,越发觉得,方才那个吻肯定是个意外。

    不过对于这个备注称呼,她谈不上生气,只觉得段林白过分幼稚,兀自一笑,给他助理拨了电话。

    小江一听段林白喝多了,立刻就飞扑过来。

    他太了解自己小老板,喝完酒太容易放飞自我了,会出事的。

    小江骑着折叠车到这里的时候,许佳木正倚靠在车边玩手机,段林白则坐在车里,似乎是在打坐冥想,整个人都处于抽离放空的状态。

    小江显然已经习惯了来接他,就连车子都用的折叠的,看到许佳木,不好意思的冲她笑着。

    “许医生,久等了,我们小老板没做什么吧?”

    “没有。”

    “那你稍等。”小江熟稔的打开后备箱,将车子放进去。

    段林白此时却从车里走下来,紧挨着许佳木站着。

    两人极少挨得这么近,许佳木余光微微仰着,才能看到他的脸。

    有些意外……

    段林白居然这么高。

    “刚才的事……”段林白听她说什么都没发生,这心底有些不爽了。

    老子主动献吻,你居然没感觉?

    “我知道你喝多了,可能把我当成别人了。”毕竟某人花边新闻太多了。

    段林白懵逼了!

    这女人什么脑回路。

    “我知道自己刚才亲你了。”

    段林白吊着口气,一颗心又要蹦出来了。

    许佳木略显诧异得看着他,悻悻一笑,“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嘛?”

    “我……”

    段林白被一噎,我去,自己迟早会被这女人气死的。

    小江听到段林白说话的声音,微微偏头,想问他现在是不是不舒服,却看到……

    他家小老板,居然把许医生按在了车上,那姿势……

    还是贼标准的壁咚。

    然后就……

    亲了人家!

    这力道有点重,许佳木的脸被压得有些变了形,然后某人就认真地看着她。

    “现在还说没事?”

    许佳木怔怔的,呆呆的点了下头,又猛地摇头,都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了。

    人家叫她木子,不代表她真的是木头,这被人亲了,就算是生理上也会有反应的,她脸开始逐渐泛红。

    小江手指发抖,低头继续摩挲着他的车子。

    卧槽,他现在到底该不该出去啊。

    好特么尴尬。

    他家小老板终于出手了。

    刚才那姿势,那动作,绝壁是霸总没错了。

    “许佳木……”

    “嗯?”许佳木是真的没想到他会忽然来这一出,现在有点懵。

    “上车吧,我送你回学校。”

    许佳木此时脑子也是一团乱麻,按理说此时这情形,已经不适合待在一起了,她应该拒绝才对,可是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她都记不清了,只是浑浑噩噩得上了车。

    车子开到学校里,在距离宿舍楼还有百米远的距离停下。

    “那我先下车了。”许佳木脑袋嗡嗡的,只是脑海中回旋复刻着刚才的画面,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许佳木!”段林白偏头看她,神色认真。

    “嗯?”

    “我没把你当成其他女人,我……”段林白憋着几个字眼,脸都红透了。

    “什么?”许佳木蹙眉,一直在观察周围,这种跑车出现在学校里,要是被人看到,指不定要传出什么流言蜚语。

    “我没谈过恋爱。”

    “……”

    “那是我的初吻!”

    许佳木呆愣得点着头,一抹红晕从衣领窜上来,快速爬满整个脸。

    俏丽生姿。

    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僵硬得说了句,“那我先回去了。”

    “我看你进去再走。”

    许佳木手脚僵硬得往后走,在宿舍楼前,摸卡刷门的时候,余光瞥见不远处的车子,手指一抖,卡还掉了。

    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

    段林白偏头看着她,这心底就像是喝了汽水……

    咕噜咕噜冒着泡。

    还带着甜味儿。

    看她把卡掉了,还痴痴一笑,“小江,你看到了没?”

    “什么?”

    小江今晚已经受了很多刺激,说话都闷闷的。

    “她刚才是不是脸红了?”

    “嗯。”

    “好看吗?”

    “好看啊。”小江是承认的,许佳木长得是绝对耐看的,“其实许医生性格也不错。”

    “好看?”他再次追问。

    “确实好看啊!”

    小江话音刚落,段林白忽然抬手,朝他后脑砸了两下。

    “我特么让你看了嘛,不许看!”

    小江被他打傻了。

    怎么特么就不许看了,人长在那里,不就是让人看的吗?

    许佳木住的宿舍,可以看到段林白停车的地方,她已经上楼许久,还不见他离开,忍不住给他发了个信息。

    你怎么还不走?

    段林白是真的有些醉意,打字都有些错乱,就给她发了条语音。

    有点醉了,你要不要下来陪我坐会儿!

    这人都亲了,段林白胆子自然大了起来。

    许佳木又是情商很低的那种人,其实段林白已经做得很明显了,这心底难免有些躁动,只是强忍着,给他回了一条:

    很晚了,你该回去休息了。

    某人发了个委屈兮兮的表情,然后回了句:那我走了,晚安。

    许佳木是盯着段林白车子离开的,她忽然伸手摸了摸嘴又碰了碰脸。

    总觉得被他碰过的地方,火辣辣的,有种莫名的灼烧感。

    酥酥麻麻的。

    许佳木叹了口气,又兀自一笑。

    小奶狗?

    这段林白刚才分明是只小狼狗啊。

    她此时也没什么事,室友出去见男友了,今晚不回来,她洗漱好,靠在床边翻起了段林白的微博和朋友圈。

    总是忍不住会笑出声,真的是个宝藏男孩。

    此时的段林白哼着歌儿斜靠在车边。

    小江蹙眉,余光瞥见他系着安全带,才稍稍放心。

    不过看他这模样,压根不像是喝醉酒啊,这该不会借着酒精,故意占人便宜吧。

    这操作真骚啊。

    段林白此时已经在群里发了条信息。

    同志们,老子恋爱了。

    群里就四个人,安静如鸡。

    段林白蹙眉,开始发各种耍贱的表情,甚至开始每个人,轮番轰炸。

    傅斯年此时正在哄孩子,手机一直震动,他微微蹙眉,还是给他回了一条:哦

    段林白立刻兴奋了:老子今晚终于把珍藏了快三十年的初吻献出去了,现在贼兴奋,有没有人想出来喝一杯?我请客啊。

    傅斯年:哄女儿,陪妻子。

    傅沉:陪晚晚写作业。

    京寒川:带小舅子打游戏。

    段林白:……

    这天大的喜事,你们都不开心,不应该普天同庆?

    你们都给我一点反应啊。

    京寒川:你恋爱,我们要什么反应?

    随后傅沉发了个红包出来,无人抢,段林白手贱的第一个点开了。

    两块五……

    这是在骂他250?

    然后某人没回家,而是途径超市买了几瓶酒,直奔傅沉家里!

    ------题外话------

    吼吼~

    浪浪这种人,是属于一旦开始,就开始各种骚浪贱的365bet体育在线。

    就算脸红脖子粗,还要占人便宜。

    段浪:……

    化身霸总小狼狗的浪浪是不是也很可爱~

    为浪浪打call投票吧...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