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男神撩妻:魔眼小神医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乐同学参加过亚运会,对于洲际性的体育比赛没任何压力,在她看来在中长跑项目上破纪录不是什么难事儿,所以,当别人为谁谁破什么什么纪录而大肆报道时,她平静如常。

    亚锦赛从21日至24日,在所有项目结束后,乐同学并没有随团队回国,而是在25日清晨乘坐自己私人包租的专机前往尼泊尔。

    卡塔尔首都至尼泊尔首都有直航,但是,它太慢,小萝莉干脆自己包机,来趟专机飞行,在当日中午即到达尼泊尔首都,在其首都转悠,学习练习尼泊尔语。

    尼泊尔国家以英语和尼泊尔语为官方语言,尼泊尔语属印欧语系印度语族,与印阿三语言和缅、藏语系又有密切联系,只要懂印阿三语,很容易融会贯通。

    小萝莉学过印阿三国的语言,懂藏语和缅语,同样也学了尼泊尔语,因为没有实地练习,算是只懂皮毛,不懂精髓悉,有必要现场学习。

    她的语言能力超强,学习能力超强,又舍得发钱,这里买吃的,那里买纯工艺品,借机跟人“嗑唠”,有本土人士帮着纠正一些发音,只转悠半天,基本掌能将尼泊尔语讲得很顺溜。

    能用尼泊语跟人沟通无障碍,乐同学暗搓搓的离开人密集的市区,到市外找个安静的地方爬回空间,给自己易容,翌日即包部车去尼泊尔的南部城市。

    她要的目的地其实是印阿三国,是特意免费送黄渣女去印国做客,不愿让人查到自己曾去过印阿三的国家,只好借泥泊尔的道。

    到达尼国的南部城市,再次换车,去靠近边界的县城,不着痕迹的潜行到荒效先隐藏,直到夜晚才翻山越岭,翻越两国边界区,进入印阿三国,再潜行至村镇附近,重新易容。

    第二次易容整成男性,当自己的新模样出炉,乐韵瞅着比游泳圈还圆的腰,心酸的想大哭三声,费了好多的药材才整出这效果,想要恢复起码得要二天时间。

    为了送黄渣女到印阿三国来做客,她牺牲太大!

    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满身满脸的肥肉,被丑哭的乐小同学,不忍直视自己连眼睛都快找不着的脸,默默的放下镜子。

    当光明普照印国大地时,坐待到天明的小萝莉出发,顶着个肥胖的身体,仗着自己懂印阿三语,光明正大的晃去附近的人村,找到一户人家谈交易,给了一笔比较丰厚的钱,高价买下他的摩托车。

    有部破车代步,去比较大的集镇,因为阿三的国家乡村基础设施差,全是天然路,一路不知吃了多少灰尘才找到一个小小的镇子,镇小,人口不多,放弃定为目标地,再找去更远的地方,第二个小镇人密集一些,转悠几圈,得出的结论是:人懒,穷!脏,乱!

    小镇卫生条件很差,屋子总体上来论很破旧,然而,就是那样的小镇,竟然有窖子!

    窖子就是大华夏国古代的那种窖子,还是家庭经营式,当然,那也是被逼无奈,因为印阿三国的土地是属私有化制度,有些没土地没文化没工作的低种族姓家庭生存艰难,为了活下去,只能将所谓的人的尊严与品德那种东西弃于尘埃。

    乐小同学拖着肥胖的臃肿身躯,四处转了转,在小镇一角全是贫民窟似建筑一角找到一家家庭窖子,与当家作主的清瘦的中年男性谈交易。

    于是,有人看见在简易低矮的一座房子前,一个矮胖子和一个皮肤黔黑的中年在连比带划的交谈,中年男性越来越激动,高兴的手足舞蹈。

    两人交谈一会儿,矮胖青年给中年男人几张印度卢比,先离开,中年男人拿着钱在原地又跳又蹦,很快冲到屋门处与探头张望的女人叽喱哗啦的说话,说了一阵,夫妻两人高高兴兴的将钱藏起来,再去换套比较干净的衣服,坐在门口眼巴巴的张望。

    扮成胖子的乐韵,与中年男性初步达成交易,坐着破摩托车出小镇,到野外有树林荫蔽处,侦察四周无人,将黄渣女从空间提溜出来,拿条头巾帮渣渣半盖住头,再解开穴道。

    她给渣渣做了微整容,整得面部特征极像印阿三国的妇女,昨天还给渣女穿上印阿三国妇女常服的衣服,将人丢印阿三国街上,保证没谁怀疑渣渣不是本土人。

    等了几分钟,被解开穴道的黄诗诗睁开眼睛,迷茫的四下张望。

    黄诗诗从意识断档的状态中醒来,完全搞不清状况,睁着眼睛左看右看,看到树林草和阳光,还有一条满是灰尘的土路,土路上停着一部破旧的摩托车,眼前还有一个……大胖子!

    那个胖子脸肉外鼓,肚子也鼓胀得老大,手臂像藕节似的,他的皮肤油黑发光,咧着嘴露出一口大黄牙冲着自己笑,黄诗诗只觉胃里一阵翻滚,当时“呕”的干呕了一声。

    刚发出干呕声,那胖子粗壮的手臂一伸,一把抓住她衣襟,发出阴森森的声音:“黄诗诗,好久不见。”

    一个大胖子发出清脆甜美的少女声,还是自己并不陌生的声音,黄诗诗瞳孔骤然放大:“你……你你是谁?”那声音明明是乐小短命鬼的,为什么胖子会有那种嗓音。

    她想尖叫,发出的声音很小,还很嘶哑。

    黄诗诗惊恐得想缩成团,可是,她发现手脚好像不听使唤,动不了。

    “认不出来是吧,这是我新发明的一种药,能让人身体浮肿,看样子效果很好。”乐韵一把将女人提得站起来:“黄诗诗,还记得你在九稻收买小流氓将我抓到土地庙暴打的事情吧?我当年发过誓终有一天我要你和你黄家血债血偿,现在是你还债的时候了。”

    “呃……”黄诗诗想挣扎,动不了,恐惧涌上心头,她记得在墨国旅游,之后就是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再见到人就是个死胖子样子的小短命鬼……

    突然间,她一直想不通的事有了结果,牙齿都在打架:“是你……花钱找人绑架了我?”

    “错了,我根本不需要花钱找人绑架你,是道上有人知道你家跟我是对头,你以前欺负过我,所以抓了你送给我当礼物,以此在我这里混个脸熟。”

    乐韵心情很好,也很了乐意让某渣女死个明白:“知道么,现在是你失踪后第二年的四月份,就在这个月月初,你们黄家清明祭祖时祖坟炸开,你们家顶梁柱当场挂了十几人,茂字辈的老不死也挂了几个,支字辈的那个老杂毛重伤,据说至今还没醒,醒来也是个废物,你们黄家败喽。”

    黄诗诗如遭雷劈,愣了愣后嘶声吼叫:“不,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骗我……”

    “没必要骗你,因为,是我亲手在你们家的祖坟里埋了些烟花,”乐韵笑咪咪的继续打击渣渣:“知道我为什么不介意告诉你吗?因为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再回去了,知道这里是哪吗,这里是印阿三们的国家,对了,就是那个*****案多得吃饭喝水一样平常的国家。

    这里的乡下男人很穷,穷得讨不到老婆,只能去找卖身的那种人解决生理需要,我觉得他们挺可怜的,所以把你送给一户开那什么院的人家,马上就送你去,你很快就会成为这里最受欢迎的头牌。怎么样,很激动是不是?”

    小短命鬼亲口承认是她炸了黄家祖坟,还说要把她丢印国,黄诗诗瞳孔一睁再睁,恐惧的手脚乱蹬:“不……不要,放过我,求你放过我……”

    被惊惧淹没,她崩溃的眼泪直流,当手好不容易抓到乐小短命鬼揪着自己衣襟的手时,她竟然使不上一点力气,盯着完全看不出模样的小短命鬼,绝望的哭泣。

    “你也知道怕?不可能啊,你在十五六岁时就已经敢找小混混打我,当初你在小土地庙里踢我肚子时那么嚣张,说什么你家当官的人一大把,谁跟你们家做对弄倒谁,你打死个人跟打死个狗没两样,怎么才这么几年,你这个黄家第一大小姐的胆子变得这么小,还会求我放过你?”

    “我错了我错了,求你放过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跟你做对,求你放过我……”小短命鬼翻出旧帐,黄诗诗吓得肝胆欲裂,一个劲儿的哭着求饶。

    “想要我放过你,你去地府跟我爷爷奶奶求饶吧,我爸爷奶奶答应的话,我自然会考虑放过你一条狗命,或者给你们黄家留点香火,我懒得跟你废话,你从此以后可以闭嘴了。”

    该让黄渣女知道的都让她知道了,乐韵不想再浪费时间,伸指点黄渣女的穴道,连连弹指,在几个穴位处连点十几指,将渣渣的声带组织彻底摧毁。

    黄诗诗张嘴想哭喊求放过,只发出“嗬嗬”的呼气声,恐惧到了极致,双目暴睁,目眦欲裂。

    渣渣惊骇欲绝,乐韵很满意,将渣渣提上摩托车放好,自己上车,一手反向后头抓着黄渣女,一手扶车把,发动车子冲向小镇。

    黄诗诗想跳车,可被小短命鬼抓着,自己动不了,脚也没有短觉,手也使不上力,只能任人宰割,很快进到了有屋子的地方,入眼的皆是老旧的屋子,有些是棚户,人是的面孔附合印阿三等国的特征。

    摩托车进了人村,尿屎臭味袭人。

    看到有人在露边小便,黄诗诗确信小短命鬼真的将自己弄到了印阿三国家,绝望的流泪。

    印阿三国是个开挂的民族,一辆摩托载七八人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一个人载个女人更不会让人大惊小怪,短胖男子开着车飞驰而过,在小镇里没起任何注意,就如一块石头投入大海,没溅起半点水花。

    而在开家族窖子的老旧房屋前,蹲着张望的中年夫妻看到矮胖青年去而复返,兴奋的跳起来,当摩托车在身前停下来,中年男人激动的冲过去抱胖青年后头的女青年。

    中年女人也帮忙,与男人将矮胖青年车上的女青年抬下车,将女青年的头巾拨开看到一张很年青很妩媚的脸,面上抑不住狂喜和激动。

    这么好的女人,一定能赚很多钱!

    夫妻俩兴奋得容光焕发,眼神明亮,有那个青年给的钱,他们能建座房子,女儿也不用再做那种营生,有钱给女儿置嫁妆,让女孩出嫁,他们还有这个女青年帮赚钱,能过上富裕的日子。

    黄诗诗看到中年女人时以为有机会求救,可当看到那女人和男人盯着自己的眼神,如遭冷水泼头,当时就晕了过去。

    等阿三们将渣女弄下车,乐韵从肥大的衣服里摸出一只钱包,抽出一叠印度卢比和一叠美刀给中年男人,豪气的嘱咐:“这是给你们的工钱,这个女人现在是你们的奴仆,不能弄死,我三年后再来,这个女人还活着再给你们五千美金,人死了不会给钱。”

    “好的好的好的。”中年男人眼睛发光,一把抓过钱,醮了口水数,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数一遍钱,双掌合十念了一句感谢语。

    中年妇女也双掌合十,无比感谢的念了句祝福语。

    矮胖青年高傲的点点头,骑着摩托车扬长而去。

    当矮胖青年的车带着一股灰尘远去,中年男女将女青年抬进破烂的家,拴门,坐着一遍一遍的数钱。

    将黄渣女丢给阿三们,扮成肥男的乐小同学,骑着车出了脏乱的小镇,绝尘而去,她说了要将黄渣女扔给印阿三,说到做到。

    不辞辛苦的将人送至印阿三贫穷落后的乡下,想到黄渣女以后暗无天日般的苦难生活,也算是为自己昔年惨遭黄渣女欺凌复仇,与黄渣女的恩怨也划上一个句号,她真再来小镇,必定是她与黄家的恩怨尘埃落地,那时渣渣若真能熬过三年不死,她不介意给渣渣一个痛快。

    黄渣女到了她该呆的地方,乐韵不再停顿,返回印国与尼国交界,等到天黑后将摩托车送到车子原主村子的村口,自己再步行至荒效,先服用消除易容的药物,再夜行,翻越国界,进入尼泊尔国。...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