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乔乐阳的汽车就是个宝藏,不仅有水,有食物,有医药包,还备有衣服、被子等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像个移动的房子。以前池月曾经嘲笑过他,所谓精致男人的生活背后,其实藏着一颗怕死的心。

    但此刻,这些东西就帮了她的大忙了。

    乔东阳打开车门,启动汽车,开好暖气,绅士地向她做了个请的动作。

    “谢谢!”池月找他要了医药包,坐在车厢里,吹着暖烘烘的风,舒服地叹一口气,慢慢转头看着乔东阳,“可以请你回避一下吗?乔先生。”

    乔东阳手搭在车门上,看着她的脸,上下打量,“都伤哪里了?你自己可以?”

    “可以。”

    “不要别的什么东西了?”

    “不用了。”

    “水?吃的?也不要吗?”

    “……”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句话是诱惑,更是引人犯罪。

    “不要。”天知道池月多艰难才说出了这两个字。

    可是,乔东阳没有离开,也不准备放过她。

    他懒洋洋地扶着车门,似笑非笑地观察着她的表情,如数家珍:“我车上吃的很多。牛肉干,巧克力,玉米片,蛋糕、饼干、还有……”

    “停!”池月的舌头快咽入喉咙里了,“乔先生,你可谢谢你了,别乘人之危啊!”

    乔东阳哂笑,“这里没有别人。不会有人知道。”

    “你不是人?”

    “我可以装着没看到。”

    “……”

    这家伙!

    池月指了指外面,“我真的赶时间。”

    乔东阳默默看她一眼,冷着脸关上车门,背抵在车身上,懒洋洋的:“池月……你是不是属牛的?”

    “怎么?”她在里面回答。

    “何必和身体过不去?你是伤员,也是病人。”

    “伤员,病人,就该被淘汰了吧?”

    “我说过了,没有人会知道。”

    “你知道。我也知道。”

    “……”

    “原则问题。”池月一个人关在汽车里,声音听上去有一点模糊,“乔先生,我用了你一些东西,回去再算钱给你。”

    乔东阳冷哼,“说得我好像很缺钱似的。”

    池月不吭声儿,沉默一会,又说:“我向你借的东西,不是车和药那么简单。而是——尊严。这很重要。所以,我得用什么方式来偿还你。除了钱,我想不到别的。”

    乔东阳没有说话。

    隔着一道汽车玻璃,他的影子被月光拉长,挺拔得像是扎根在沙漠里的一棵树。

    久久,他突然又问:“你总是这样跟人家划清界限的吗?”

    池月眼角扫一眼他的方向,看到玻璃上自己的倒映。

    “彼此不吃亏,是最好的交道。”

    玻璃倒映出来的女人,没有表情。

    但说话的时候,眼角明显柔和了许多。

    只可惜,乔东阳看不到。

    他背对汽车,一眼都不敢回头,英俊的脸上,满是复杂的情绪。

    沙漠空旷、寂静。

    一个在车里,一个在车外。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

    “乔先生——”远远的,侯助理屁颠颠地跑过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乔东阳指住,“你,站住!”

    侯助理马上立定:“怎……怎么了?”

    乔东阳:“你别过来!”

    侯助理刚才去给第五组那边捎消息去了,闻言提了提手上的电筒,“我怕你瞧不见……”

    乔东阳脸一沉,“瞧什么瞧?我是那种人吗?”

    侯助理:“?”他以为自己说的是瞧什么?

    乔东阳指着他,“你,向后转!”

    侯助理转。

    乔东阳:“齐步走!”

    侯助理齐步走。

    乔东阳:“我不叫你,不许过来!”

    侯助理脑袋上写满了巨大的一排问号,但依言照做,走了好长一段距离,才背着对乔东阳问,“站这里可以了吗?乔先生。”

    乔东阳哼声:“可以了!”

    他并不知道池月伤在哪里,怕她在车里脱衣服处理伤口,所以,像个守门神一样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目不斜视,也不准侯助理靠近,却完全忽略了这辆汽车的性能,外面根本就看不进去。

    “乔先生!”

    池月突然喊他一声,推开车门。

    门一开,寒风鼓噪而入。

    池月眯起了眼,“你这是……?”

    乔东阳越站越远,这个位置离汽车至少有十米,后背对着她,腰身挺得笔直,像一个放哨的军人。听到池月的声音,他慢慢调头,一双眼在黑夜里亮得惊人。

    “弄好了?”

    “嗯……”池月眼神微微一闪,“就是,有一点小问题。”

    乔东阳沉吟:“说。”

    池月眉心不由自主地拧了起来,看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像是在刻意避开他的眼风,语气也不像平常那么坦然直率,显得有些犹豫,“可不可以请你帮我……擦擦药?”

    乔东阳一怔。

    “擦哪里?”

    池月抿着嘴,指了指,“后背。”

    ……

    那个地方,的确很不方便。

    不方便她擦。

    也,不方便他擦。

    ……

    汽车内里的暖气开得很足,在巨大的温差下,车玻璃起了一层雾。

    池月抱着一件衣服,后背对着乔东阳,在他赤辣辣的目光下,感觉整个人都在抖……

    不是冷的,是热的,是慌的。

    乔东阳的手,也在抖,抖得气息都有点不稳了。

    他早就知道池月的皮肤很白,但真正看到那一片凝脂般的颜色,还是有点纳闷。这女人是怎么养出来这一身缎子肉的?又滑、又细,在氤氲的灯光里,像剥了皮的葱,瞧得人身上起腻子……不过,让他心紧的不是这些,而是遍布在她后背上的伤痕。

    一条一条,横七竖八,像是鞭伤,又不是鞭伤。仔细分辨,更像是她的后背在什么尖锐有棱角的地方拖过去划伤的。不深,不浅,将她美好的肌肤刺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红嫣嫣的肉色,几乎能蜇到人心里去。

    车内没有一丝风,乔东阳却觉得眼前不停在晃。

    异样的寂静里,他的呼吸也变得沉重。

    “池月,你是人不是?”

    池月很安静,刺骨的酒精擦到伤口上,她一动不动。

    这样的坚韧力量,便是男人也可以称为英雄。

    但换到一个女人身上,乔东阳只觉得——令人发指。

    “背都成这样了,你还能装得若无其事?”乔东阳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拿着棉签,尽量不让自己的视线偏向不该偏的地方,一句话说得咬牙切齿:“池月,你不知道痛的吗?”

    池月默默垂了垂头,“痛。很痛。”

    乔东阳手一顿,觉得心窝被什么东西狠狠一扯。

    又默默为她上药,“痛你不会叫吗?”

    池月不动声色,“叫就不会痛吗?”

    乔东阳:“……”

    他置气般哼声,手突然添了点力,池月果然嘶了一声,似是生气地回头瞪他,在接触到赤红的双眼时,又默默回过头去,盯住车窗玻璃,“幼稚!”

    乔东阳不说话。

    看着她的后脑勺,迟疑了很久。

    “池月。”

    池月嗯一声。

    乔东阳眯起眼,看着那些伤。

    “刚才我就想问你了。他们……有没有怎么你?”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