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乔东阳愠怒的脸,一点点沉了下来。看着侯助理的目光像是淬了火,要把他生生撕碎,“为了我,为什么不直接让我继承?”

    “你太小了!你家大伯、小叔哪一个不是狠人?就当年的你,年岁小小,身负家族巨额财产,不被他们给撕了?看看乔董,你就明白了。”

    家族企业,明争暗斗。

    这些年,哪来的消停日子?

    侯助理试图说服他:“你父亲对你再不好,他也是你父亲。这些年,他也没有亏待过你——”

    乔东阳冷笑:“那是因为爷爷的遗嘱。”

    唉!侯助理叹了一声,无法反驳,“老爷子临终前说了很多话,句句都是对乔先生的叮嘱,他把乔氏未来的兴衰全寄托在你身上了……”

    可惜,乔东阳没有亲耳听见。

    他在国外,在那个他对池月说没有念过小学语文的国外。

    回来的时候,爷爷已经下葬,没有见上最后一面。

    乔东阳喉结微鲠,盯了侯助理许久,声音沙哑,“你是老爷子的人?”

    侯助理看他想通了,咧嘴一笑,“可不就是么?我早就说过的,我是靠裙带关系上位的啊?”

    “……”

    “乔先生,为了老爷子,你也不能意气用事啊。”

    “……”

    沉默了好一会,乔东阳摆摆手。

    “你出去吧。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

    “是不是我没找你算账,你皮痒?”

    “好的,乔先生。那我就先滚为敬了。”

    正常情况下,侯助理确实是一个合格的助理。

    他拉椅子站起,姿态极是恭谦,临走还不忘安抚他。

    “你要相信池小姐,她会赢的。”

    “这无关输赢。”乔东阳冷冷盯住侯助理,“这种事情,我不希望还有下次,明白了吗?”

    侯助理低头,点了点,“不是我不向你汇报,而是你最近太过沉迷……”说到这里,他撩了乔东阳一眼,眉梢往上挑挑,“沉迷感情的男人,很难做出冷静而正确的判断。我只能帮你做主了。”

    “你还有理了?”乔东阳眼睛刀子似的飞过去。

    侯助理立马怂了。

    “我错了,下次不会这样了。”

    “还下次?滚吧滚吧。”

    猴子是滚了,可他该怎么解释这个事?

    从某种意义上说,猴子下达的命令,代表的就是他。

    猴子做的事,就相当于是他做的……

    至少,外人都这么看的。

    这口锅他是背定了啊。

    乔东阳头痛,摸了摸天狗的脑袋,“去!跳个舞给我看。”

    “好的,乔大人!”

    天狗嗒嗒走到办公室中间,蹦跶着跳了起来。

    机器人的舞蹈,滑稽、搞笑。

    可是乔东阳起身站在窗前,望着远近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

    ……

    今天是训练第二日,池月基本已经找到了状态。

    星空节目组的训练方式,与她往常在学校是不同的,更专业、更具体,更有针对性,刘教官是从航天战线下来的好教官,抓训练抓思想都是一把好手,就是有点大家长作风。

    关于推迟比赛的事,池月没咋的,刘教官却是去闹了一次。

    当然,不会有什么结果。

    关于资格赛的官方消息已经发出去了,不可能更改。

    池月很高兴能在这样严厉专业的教官手下学习,非常地拼命。

    每个人都看得出来,她势在必得。

    而林盼也会全力以赴。

    每个训练点,只要她俩同时在场,气氛马上就会变化。

    空气里似乎都飘着一点剑拔弩张的味道。

    放眼放去,六十个人里,小团队就有无数个。

    “挺林派”、“挺池派”、“中立派”、“煽风点火派”、“吃瓜群众”……每个人角度不同,观感不同,立场就不同。

    不过,任谁都看得出来,今天的林睁意气风发。

    乔东阳因为照顾她的身体,亲自干涉资格赛的时间,这事长翅膀似的在队里被传遍了。

    林盼表面上否认,说大乔哥只是为了节目效果在考虑,但心里的美全都表现在脸上。

    “池月,你有把握赢林盼吗?”韩甜甜和池月一个宿舍,因为这层关系,她无形中被“挺林派”孤立,别人讲什么都会背着她。如此一来,自然而然把她划到池月的阵营。

    因此,韩甜甜希望池月赢,打那些人的脸。

    她看上去,比池月还焦躁。

    “不知道。”池月头也不抬,认真拉腿。

    “我给你讲,林盼就是一个bug……”韩甜甜不服气地说,“为什么她能做一号选手,因为她基因就跟我们不同嘛。她是混血,体格和身体素质天生比咱们强。”

    池月看她一眼,“所以,我们才要更努力啊。”

    “这不是努力就有用的。就跟没法选择父母和出身一样……”

    “甜甜。”池月打断她,“汤萍好像在叫你。”

    “啊?哦。哪儿?”

    “那边——”

    池月把她支走了。

    那家伙就像只蚊子似的,天天散播负能量。

    好好的心情,也能被她弄糟糕。

    池月不声不响地走向转轮,王雪芽在那里训练,看到她来,赶紧跳下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怎么样?还成吧?”

    “嗯,还行。”

    “适应吗?”

    “适应。”

    王雪芽突然拖住她胳膊,走到没人的地方,担心地说:“你还没给乔师兄打电话呢?”

    池月:“我为什么要打电话?”

    王雪芽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我的小姐姐,你是不是傻?你没看那林盼都拽成什么样了……”

    “小乌鸦!”池月眉头皱起来了,“我不想每天都听到这个名字。”

    “?”

    “林盼林盼,我耳朵都长茧了。她跟我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吗?王雪芽被她问愣了。

    池月意识到自己语气太重,捏了捏她的手,“我知道你关心我。但你必须明白,她是她,我是我,输赢是看实力的,不是靠嘴巴。”

    “哦!”

    王雪芽抿了抿嘴。

    “可能是我对她代入了太多情绪。对不起,影响到你没有?”

    “没有。”池月朝她轻轻一笑,“我不会受人影响。”

    “乔师兄……也不能影响吗?”

    “不能——”

    ……

    训练结束回到宿舍,池月刚开机就看到乔东阳电话。

    她脸色一沉,直接掐掉。

    王雪芽站在她身边,瞄了一眼,撇嘴巴,“说好不影响的呢?”

    “不影响,不代表想接。”

    “——”

    这家伙太镇定了。

    王雪芽有时候是真心佩服她。

    什么事情都能做到无所谓的样子。

    真乃神人。

    “叮叮叮,叮叮叮!”

    有视频接入。

    屏幕显示:“天狗邀请你进行视频聊天”。

    池月没有加过天狗。

    也不记得自己的联系人里,有叫天狗的。

    所以……

    “接啊,快接啊!”

    王雪芽催促她,“接吧,二队训练还没完,韩甜甜和汤萍都没回来,抓紧时间,我在门口给你们守着……”

    池月哭笑不得,“又不是做贼!”

    “嘿嘿。”王雪芽出去了。

    池月想了想,点开视频。

    “池月小姐姐,你为什么不理我呀?”

    隔着屏幕,天狗奶里奶气的声音传了出来。池月看着它,正想要说话,突然看到从视频里冒出一个乔东阳。黑眸深浓,目光憔悴,但看人的眼神,仍然锐利晶亮,一脸傲娇。

    “为什么不接电话?”

    “不想接。”

    “为什么不开机?”

    “不想开。”

    “为什么不理我?”

    “不想理。”

    “池月,你是不是吃醋了?”乔东阳问得很实在,就像两个人没有半点隔阂那样,指头戳了戳屏幕,“听说生气的女人老得快。池小姐,嘶,你是不是长皱纹了?”

    池月一言不发。

    乔东阳:“你凑近点儿,来,我看看?”

    池月吸气,“你到底有什么事?”

    乔东阳似笑非笑地看她,“不是我找你,是天狗——”

    他侧过头,把镜头给到天狗。

    一个穿着花衣服,头戴大草帽,蹦蹦跳跳准备唱儿歌的天狗。

    “天狗新学的技能,想给你表演一下。快,天狗,唱啊,让池月小姐姐不要生气……告诉她,大乔哥不想她不开心。”

    “好的,乔大人,我已经要唱了,可是你打断了我。”

    “那你赶紧的。”

    乔东阳摆了摆手,天狗就又唱又跳起来。

    很萌,很可爱,衣服也很搞笑。

    可是池月没有笑,她看着屏幕那头的两个家伙,突然出声。

    “你以为我会在意比赛时间?”

    乔东阳把脸凑过来,“我知道你不在意。你只在意,我是不是爱你。”

    “少往脸上贴金。”池月哭笑不得,“我只在意,比赛会不会遵循规则,做到公平。”

    沈岚的事情,还让她心有余悸,只要规则公平,就算是输了,她也认。怕只怕人家背地里使坏,让她防不胜防。

    “你放心。”乔东阳想了想,“那个人坏是坏了点,但不屑于搞下三滥的手段。”

    “那个人,什么人?”

    “一个讨厌的人。”

    乔东阳没有向池月解释,更不想告诉她自己和乔家以及乔正崇的关系。

    “你好好训练,不要太想我。我让郑西元给你带了点东西过来,你记得吃。”

    “怎么,开小灶?”

    “男朋友的爱心营养品……”

    “不好意思,我单身。”

    “好巧啊!我也是单身,我们凑一对吧?”

    “……”池月坐床边,拉了拉帐子,慢悠悠的,“行了,别贫。我可养不起你。”

    “那我养你啊。”乔东阳敛住神色,盯住她的眼睛,那灼人目光像是要从屏幕里钻出来,“池月,做我女朋友,有那么难吗?”

    池月沉默。

    好一会,她说:“不是做你女朋友难,而是做女朋友都难。”

    乔东阳手指敲她屏幕上的脑门,“所以呢?”

    池月思考片刻,“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所有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乔东阳哭笑不得,“池月,你是不是对男女关系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就是懒。”

    “我懂。”

    以前他也是这样。

    大概能体会——那是她没有遇到对的人吧?

    乔东阳突然笑了起来,“说说,我在你那里,都多少分了?”

    “嗯?”池月想了想,“勉强50分吧。”

    “还50分,你这分怎么都不带动的?”

    “那动动吧,降一点?”

    “别!50就50吧。池月,你说你是什么妖精变的?”

    “什么?”池月没有听懂。

    “我说你怎么就吃住我了呢?我也就两天没见你,心里就慌,想飞到吉丘来。”

    好实诚的回答。

    池月有些始料未及。

    在她的印象里,男人谈恋爱……尤其那些自身条件比较好的男人,一般都喜欢玩高冷傲慢,因为他们面前有一大片森林,可供选择优秀女孩子很多,哪怕喜欢谁,也会端着,傲着,以显示自己与众不同的魅力。

    乔东阳肯定是男人中的佼佼者,但他愿意低下头来示爱。

    这样的人,要么就是修炼到极致的渣男。

    要么,就是真正的好男人,感情世界一片空白。

    “哎,姑奶奶,你到是说句话啊?”

    池月勾勾唇,“你这是单相思综合症,有可能不是因为我,只是单纯的一种病。”

    “那你就是我的药。”

    “!”

    “不开玩笑,真的想你。”

    “!”

    太肉麻了。

    池月心脏砰砰跳,脸都发热了,表情有些不自在。

    “是不是你两天没被人骂,欠得慌?”

    呵!乔东阳笑了起来:“也许真有点那意思呢?来,骂一个:死鬼,讨人嫌的,还不快点滚回来?”

    “……乔东阳,你是不是疯了?”

    池月不知不觉拔高了声音,惹得他在那边大笑。

    门就在这时推开了。

    韩甜甜和汤萍一起走进来,狐疑地看着池月。

    “池月,你在干嘛?我听到你骂乔东阳?”

    ……

    ……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祝福打赏,红包礼物。

    七年,第八本书。

    如果有人一路看下来,应该能从书中看出我的成长和改变。

    七年来,我在书里,我在书外,我在别人的故事中,我在自己的生活里,笑过,哭过,失去过,得到过,犯过错,犯过傻,犯过糊涂,一次次重新认识自我,整理三观……这一路走来,代价很大,收获也不少。

    时至今日,仍不敢说长大。

    有人说,真正的成熟就是发现自己身上的所有事情,其实都与他人无关,于是学会沉默,学会忍耐,即便仍会受伤,却不再倔强任性,不再执于己心,终于和过去的自己说了再见。

    是的,那时候的我年轻又彷徨,跌跌撞撞。感谢你们不嫌弃,一直在,一直在。

    ……一直在祝我18岁生日快乐。

    江湖路远,人生苦长。

    愿时光不老,锦宫不散。...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