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沙尘暴在漠地肆虐。

    航天城的选手们,晚上没有安排别的活动。

    于是,有些选手选择了去训练室锻炼。

    有一些选手早早回宿舍,上网,聊天,休息。

    来节目组这么久,这样相对轻松的日子不多,大家都很开心。

    池月去训练室做了几组运动,强度都不大。

    出去训练,她没带手机,回宿舍就看到手机上有新消息。

    “东西收到没有?”

    池月怔一下,坐下来回复,“嗯。谢谢!”

    “你运动量大,营养片按定量吃。零食不要吃太多,要节制。”

    “……”

    池月的视线落在那个箱子上。

    “零食都分给大家了。”

    “……”

    一个委屈的表情随即过来。

    “池小姐,你真懂得伤人心啊。”

    “难道你喜欢听假话吗?”

    “不喜欢。”

    那就不结了?

    池月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已经带了笑,换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床头,与乔东阳闲聊,“晚上看了个电影,挺有感触的。”

    “什么电影。”

    “《航天人》,你看过没有?一个纪录片。”

    “哦,好像看过,怎么了?”

    “还记得你的星空计划吗?520光年,嗯?”

    乔东阳不知道在做什么,过了好一会才回复她。

    仍然是那三个字,“怎么啦?”

    池月想了想,“之前我对航天没什么兴趣,对520光年的距离也没什么概念。后来查了资料,吓住了。乔东阳,你的《星空计划》,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全的项目啊。我不懂,你为什么要投入巨资来做梦……”

    投入巨资来做梦。

    这个形容,逗笑了乔东阳。

    他的语气轻松很多,“现在理解了?”

    “看完电影,我懂了。”

    手机屏幕的光,映在池月的脸上,有一种沉淀在岁月里温柔味道。

    “梦想不是用来实现,是用来追寻的。如你所说,我们这一代不能完成,我们还有儿子,孙子,子子孙孙……在未来的未来,谁又敢肯定那只是一场梦呢?”

    乔东阳停了好久,“你总算说了句让人喜欢的话。”

    “嗯?”

    “我们会有儿子、孙子、子子孙孙……”

    池月无语了。

    她是那个意思吗?

    乔东阳关注的重点为什么总是偏的?

    池月很恼火,可她偏偏就被他带歪了,一言不合就和他互怼起来。

    两个人聊了一会,直到互道晚安,池月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好像与他的关系又近了,谈人生理想谈诗词歌赋的人,就算不是恋人,至少也是朋友吧?

    所以,她对乔东阳的态度,是不是太冷漠了?

    池月洗漱的时候,一直在反省。

    可是回来躺入被窝,拿起手机看到乔东阳的留言,立马打消了刚才的想法。

    “池小姐,你已经喜欢上我了,为什么不肯承认呢?我这么优秀的男人,可遇不可求的,你清醒一点,不要再固执。先帮我加个十分,让我及格,领个资格证,行不?”

    真是自恋得让人牙根痒啊。

    池月拉下帐子,躺下。

    “乔东阳,你是不是弱智?”

    “我智商188,你多少?”

    “……”

    “是不是觉得你比较弱智了?”

    “哦。是的。及格的事,等你到了520光年再说吧。”

    “……喂你不讲道理。你智商多少?你不可能比我多。”

    “晚、安!”

    “……”

    接下去的几天,池月都是在训练中度过的。

    在航天城的训练强度,比上一个阶段高出不少。很多选手叫苦不迭,但实际上,现在她们所接受的训练,与真正的航天员相比,差距还很大。充其量只是为了选拔航天员做一些基础和体育的提高而已。

    在训练的问题上,东阳科技和昊光传媒的目的性是不同的。

    东阳科技更注重选手潜能的开发和能力考察,而昊光传媒更在乎节目的可看性。

    二者如何统一,经常发生争执。

    结局么?往往以金主爸爸的最大利益为主。

    于是昊光在不得不放弃一些节目的观赏性后,就在其他方面找补回来,比如要求选手在训练间隙做一些直播、……

    选手来之前签了合同,没办法拒绝。

    王雪芽短短三天,就去了两次,心里很烦躁。

    因为去录制的时候,她总会遇到范维。

    分手时间不长,范维变化却很大。

    有的时候,王雪芽觉得自己快要不认识他了。

    人在谈恋爱的时候,往往陷入其中,不能正确认识彼此,自带滤镜看人。以前,范维不论做什么,她都觉得好。但分手后,他仍然拎不清关系,处处表现出对她的照顾,甚至当着别的选手的面儿,故意对她示好,这就让王雪芽很抓狂了。

    “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是这么不要脸的人?”

    她是个好脾气的人,哪怕那天抓到他出轨,也没有说过重话。

    可如今范维一副死缠烂打的做派,已经让节目组有风言风语传出来。

    这么多年轻女孩儿在一起,谁谁喜欢谁,谁谁又做了什么,都是大家感兴趣的话题。

    好几个人都问王雪芽,是不是在和范维谈恋爱。这让她很生气,终于炸了。

    “谈恋爱的时候,你怕影响你的桃花运,不告诉别人,要保密,现在我们都分手了,他到是恨不得人尽皆知?”

    “我错了。”范维看着她,永远保持低姿态。

    “雪芽,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分手后,我想了很多,真的,你是我这辈子除了我妈之外,对我最好的女孩儿……”

    “所以你不肯放手,只是因为我对你好,你觉得突然少了一个妈,不甘心?”

    “不是这样的,我是因为我……我是因为爱你。”范维说得几乎哽咽,“我不想失去你。只要想到失去,想到你会跟……会跟别人在一起,我都快要疯了。雪芽,你原谅我好不好?”

    王雪芽吐口气,“自己不珍惜,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范维低眉顺目的看着她。

    不论她怎么生气,怎么骂,他都认错认悔。

    现在的他,与恋爱时表现出来的矜贵与清高完全两回事。

    王雪芽不明白,自己当初怎么就瞎了眼,把人生的第一次恋爱给了这样的渣男呢?

    “如果我没有撞见你的奸情,你会认错吗?”

    范维低着头,不敢看她,“我会……我其实已经认识到错误了。不瞒你,我那样骗你,心里负担也很重,就像做贼似的,怕你发现,小心翼翼……日子过得一点都不开心。”

    王雪芽冷笑几声,“现在好了,不用怕了。不就开心了?”

    范维眼圈通红,一脸痛悔,“被你发现之前,我其实就想过,要和沈亚丽断了关系……”

    哼!

    王雪芽冷笑。

    范维愈发诚恳,“可是沈亚丽这个女人太强势,我提出来,她不肯同意。”

    “不同意?怎么,她还想离婚嫁给你?”

    “不不不。她不想离婚,她只是……”范维眼神闪烁,不敢正视王雪芽清亮的眼,“她只是想和我保持这种不以破坏对方感情为目的的两性关系……”

    “不就是炮友呗。说得这么含蓄干什么?”

    王雪芽嗤声笑了起来,一脸不屑。

    范维一怔。

    炮友这样的词以前是不会从王雪芽嘴里出来的。

    他闭了闭眼,叹气,“随便你怎么说吧,确实是我做错了。雪芽,我现在已经跟她彻底断了关系。我保证,从今往后,只有你一个女人,我发誓——”

    他举起手指,赌咒发誓。

    王雪芽却是一笑,忍不住讽刺。

    “跟她断了,那陈欣佳,李思琪、马静,赖文思……这些人,你断了没有呢?”

    范维僵住,愣愣地看她。

    “这些话憋在我心里已经很久了。范维,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同时跟这么多女生交往,开房,你累不累?”王雪芽失望地看着他,想到被背叛,眼睛浮上了一层雾气。

    “本来我是不想再说的,都已经分手了,没必要说出来让彼此难堪,留点美好的念想,不好吗?为什么非得逼我说出来,搞得彼此这么难看呢?”

    “你听谁说的?是不是池月。”

    范维慢慢放下手,垂在裤缝边,说到池月时,一脸戾气。

    “不是。”王雪芽否认。

    “那你是听谁胡说八道了?没有的事!”

    查到他开房记录的事,王雪芽不能随便乱说,憋得有些辛苦,双眼瞪着他,全是憎恶。

    “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不知道吗?”

    范维沉默,久久才抬起头,“你当真不肯给我机会了?”

    “我们结束了,还要我说多少遍?”

    “是不是池月教你的?”

    “……关池月什么事?你这个人真好笑,是你自己劈腿,你搞清楚!”

    “你不是这么狠心的人。”范维吸了吸鼻子,那痛苦的表情,好像她才是一个受害者,“如果不是池月,你不会这么绝情的。雪芽,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曾经说过的话?”

    王雪芽无言以对。

    这个人的逻辑怎么这样奇葩?

    “范维你是有病吧?自己做错,怪别人?”

    范维就像听不见她的低吼,哽咽着说:“我们不是说好的,不论遇上什么事情,我们都要好好沟通,如果有一方犯错,另一方不要冲动分手,要给对方留出解释的时间和改过的机会。因为一辈子太长,我们都是凡人,不是圣人,都会有走弯路错路的时候,如果最亲近的人,都不给机会,还怎么活下去……”

    “范维!”

    王雪芽打断他。

    “听你这意思,你和女人睡觉,我必须等你睡完了起来,给你端一杯水,问你辛不辛苦,难不难受,再认真听你解释,体谅你犯了正常男人都会犯的错?”

    “我不是这意思。雪芽……”

    “行了。”王雪芽指着他,“我不想再听你说任何一句解释。范维,如果你懂得什么叫尊重,就不要再缠着我,大家都在一个节目组,抬头不见低头见,闹得难看了,对谁都不好,你说呢?”

    “……嗯。我知道。”

    “知道就好!”

    王雪芽说完转身走人。

    可没走几步,范维又追了出来。

    “雪芽,我给我带来的饼干,你忘了带走!”

    那声音大得,恨不得所有人都听见。

    “……”

    王雪芽气得肝都快炸了。

    加快脚步,她逃也似的走了。

    ……

    还有一天池月就要资格赛了,王雪芽不想让自己的事情影响到她,回宿舍的时候,先在外面调整好了情绪,这才开开心心地走进去。

    “嗨,小伙伴们,我回来了。”

    休息时间,室友都在。

    池月和汤萍很安静,就韩甜甜最爱闹腾。

    “录好了?”

    “录好了。”

    “那你说,我们是不是该想个法子为池月解解压啊?”

    王雪芽刚坐下来,闻言一怔,笑着看她,“怎么解压?”

    韩甜甜的小圆脸上,全是腻歪歪的笑,“池月这两天神经绷得太紧了,我认为她需要打打游戏,撸几把王者,缓解缓解压力?你们说呢?”

    池月在看专业基础理论试题,现在她还不知道周末比赛的具体内容,对知识考点不敢放松,争分夺秒的在学习。闻言,她头也不抬,“不撸。”

    韩甜甜:“那要不吃个鸡吧?补补?”

    池月:“……”

    扫她一眼,无语。

    王雪芽看了看池月堆在床头的厚厚资料,“韩甜甜说得没错,池月,你这两天不仅体力消耗过大,神经确实绷得太紧,适当的娱乐和休闲是必须的。”

    “……”池月不理会,没声音。

    “这可是乔师兄的理论,我觉得很有道理呢。”王雪芽看她一眼,“你说呢?”

    池月哭笑不得。

    “不就是玩游戏吗?差点被你们说成拯救宇宙。”

    “来吧,撸几把王者,拯救一下宇宙。”

    “来嘛来嘛。”

    “赶紧换换脑子。”

    受不了几个小妖精的撩惹,池月放下资料,拿起了手机。

    “五黑,五黑!”

    “五黑少人。”

    “再找一个吧?”

    “看看你们朋友,不要太坑的。”

    池月上线,看到乔东阳的头像亮着,沉吟一下说:“我邀请一个朋友吧?”

    “好啊好啊,你朋友什么段位,坑不坑?”

    “能带飞那种——”

    “哇!小哥哥还是小姐姐?”

    池月点了邀请乔东阳,慢条斯理地说:“小姐姐。”

    说完她脸不红心不跳地给乔东阳发去一条消息。

    “我们一个宿舍的开黑,你不要开语音。”

    ……

    ------题外话------

    有错别字,麻烦先吃掉,我会回头修正的。

    另外,大家别忘踩楼哦,更完我会去发昨天踩楼的奖励,大家图个乐,热闹热闹~

    谢谢所有的小妖精~比心!...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