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林盼走了,宿舍里的气氛松缓下来。

    韩甜甜第一个取下耳机,走过去把门关上,那砰声巨响,她相信林盼听得见。

    “又当又立!恶心。”

    池月冷着脸不说话,继续收拾东西。

    王雪芽看了看她,“这事就到此为止吧,别再给池月拉仇恨了。”

    “这怎么能叫拉仇恨呢?”

    “甜甜,我知道你是好心,是真心为池月好,但别人是不会这么想的啊?咱姐妹儿输得起,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如果输了再叽叽歪歪,就着实有点难看了。”

    王雪芽说到这里,看了池月一眼,“咱们都闭嘴吧。”

    韩甜甜似懂非懂,看池月脸色冷沉,终是住了口,“哦”了一声,声音放小,眼泪都快下来了,气嘟嘟地踢床。

    “就是觉得不公平,欺负人。”

    池月回头看她,笑了笑,“都过去了。”

    ……

    池月收拾好行李走出宿舍,已是一小时后。

    她走得很快,王雪芽小跑才跟得上。两个人没有说话,路上遇到航天城的工作人员和选手,在别人或同情或探究的目光里,王雪芽憋了一肚子的火,池月却目不斜视,挺直腰背像在走台步,脚下生风。

    从宿舍到办公区,几乎眨眼之间就到了。

    “月光光。”王雪芽很担心她,又说不服她,“你一定要今天走嘛?”

    “嗯。”池月看她一眼。

    “那我去请假!”

    “你请假干什么?”

    “陪你回去啊。你这样走我不放心。”

    “……然后我再送你回来吗?”

    池月撩她一眼,王雪芽抿抿唇,无言以对。

    在沙漠地区,她确实比池月更不安全。

    “可是我……你走了,我怎么办?”王雪芽眼圈都红,“早知道这样,就不撺掇你参加比赛了。”

    没有天降奇兵,池月还是她的助理,还可以继续待在她的身边,两个人可以每天在一起,但现在不一样,池月参加天降奇兵被淘汰,再留下来,难免会受些指指点点,飞短流长,最是伤人。

    “我又不会走远。你需要我的时候,我都在。”

    池月反过来安慰她,然后抬头看了看办公室门口的“星空行者”几个字。

    “你回去吧,我自己进去。”

    她摆摆手,自己去了梅总监的办公室,说明白自己的情况,表示今天就要回家,请节目组派个车。

    梅伊安慰了几句,没有多说什么,爽快地同意了,还给了她一个大红包,说是节目组的一点心意,感谢她为天降奇兵节目带来的美好时光,期待未来跟她有365b体育在线投注合作。

    这个总监会做人,场面话说得很丰满。

    池月笑笑,接过红包,说一声感谢,就塞入了口袋。

    看她这么干脆,半点忸怩姿态都没有,梅伊愣了愣,叹了一口气。

    由心来说,他也认为池月很优秀,淘汰了可惜,但直播节目,规矩都摆在那里,他一个总监也做不了主。

    “你一会去停车场等着,我让组里的司机送你。”

    池月点头,转身离开。

    王雪芽没有走,还在走廊上等她。

    看到池月过来,她抢步上前,“怎么样怎么样?总监怎么说?”

    池月看一眼她目光里的期待,知道她在想什么,轻轻一笑,“好消息。”

    “真的?”王雪芽激动得差点跳起来,“是不是让你留下……?”

    “发了个大红包给我。”池月拍了拍口袋,神色敛了下来,“小乌鸦,我回去拿了行李就走。”

    王雪芽脸上全是失望,低头轻轻嗯了一声,“我送你出去。”

    池月没有拒绝。

    她了解王雪芽的性子,要是不让她送,这姑娘能伤伤心心的哭一场。

    ……

    航天城为了防风沙,建筑密封性都很好。

    停车场是整体建在室内的,所有的汽车都停在里面。

    池月和王雪芽托着行李箱进去,还没有见到节目组的司机,就看到了乔东阳。

    他靠在晶亮的玻璃门上,目光沉沉,表情隐隐带了一丝阴郁。

    池月看他一眼,眉心皱了皱,朝他点点头,就想从他身边走过去。

    “站住!”乔东阳上前两步,一把拖住池月的胳膊,朝王思芽看一眼,“我和她说几句话。”

    王雪芽呆了呆,看池月面无表情,默默地退了出去。

    “就这样走了?”

    乔东阳握住池月胳膊的手,把她转过来面对自己。

    池月调头看他。灯光下,他幽亮的眼仿若镀了一层黑漆,有隐隐的恼意,但黑白分明,似洒了点点光芒,这是一双与众不同的眼,每一次凝视都似饱含深情,让沦陷其中的人产生错觉,认为自己在他眼中独一无二。

    可这双眼,看谁不都是这双眼么?

    看她时深情,看别人难道就不是情深?

    池月抬了抬下巴,“有事?”

    这疏离与冷漠,和赛前在他办公室里的亲昵,像隔了个天地。

    “池月。”

    乔东阳艰涩的开口。

    或者说,他不知道怎么开口。

    “对不起。”

    池月安静地看他好一会儿,“你不用说对不起,是我该说谢谢!”

    一声谢谢将两人的距离再次拉远,如同那句“对不起”,莫名就成了疏远的潜台词。

    乔东阳觉得他俩不该这样的,就算池月输了比赛,但从他们感情的本质上来讲,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怎么会突然就这样了呢?

    他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池月很在意这次比赛的输赢。

    毕竟赛前夸下海口,现在被淘汰,面子上过不去。

    “我知道你不开心,但这事已经过去了,咱别往心里去了,好吗?”

    乔东阳的声音不似刚才冷硬,带了点儿轻哄的意思,很明显是想安慰她。可是,安慰人的事儿,他不在行。一旦安慰不到点上,就会适得其反。

    “留下来。”他说:“这事没什么大不了。我说要留谁,没人敢有意见。”

    “呵!”池月慢慢看他,眼瞳在氤氲的灯光下,闪过一抹异色,“既然是你一句话的事,当初为什么绕这个大弯子?搞这么复杂,花这么多钱,弄个天降奇兵,为了逗谁呢?”

    乔东阳哑住。

    为什么搞天降奇兵?

    一是为了服众,师出有名,堵住那些胡说的嘴。

    二是为了让她进组名正言顺,不被人诟病。

    可是这些话,现在说给她有意义吗?

    “是我考虑不周。”乔东阳爽快地把锅背自己身上,伸手去拉她,像哄孩子似的放低了身段,“都是我不好。但我知错能改,再不绕什么弯子了,我就直接告诉所有人,你是我乔东阳的女人,我就点名要你,怎么了?”

    池月冷着脸,猛地缩回手。

    “不好意思,我受不起。输了就是输了,我没那么大的脸回来。”

    乔东阳空了手,看着她没动。

    池月克制住情绪,与乔东阳眼对眼,“比赛的事,过去了,就不用再提了。现在我只希望乔先生能遵守承诺。我代表月弯坞的父老乡亲,谢谢你!”

    池月丢开行李箱,双手叠放小腹,朝他端端正正地鞠个躬。

    九十度。

    弓下去的腰,久久才直起来。

    “乔先生,你是我们月亮坞的恩人。我没什么报答你的,但我看了你的计划书,项目规划很好,前期投入虽然大,但未来肯定会产生经济效益,我会尽全力,不让乔先生你亏本。”

    “池月?”

    乔东阳眉心深皱,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你就只想对我说这些?”

    “还有什么吗?”池月淡淡的。

    乔东阳脸色慢慢沉下,眸底一片暗色,“我在担心你,我在安慰你,你就知道你的月亮坞?你嘴里说着感谢的话,却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池月,你把我乔东阳当什么人了?”

    池月沉默,一双眼清澈而明亮,“你是乔先生。航天城的主人,月亮坞的大恩人。”

    “我们除了月亮坞的投资,就没别的可说了?”

    池月看着他,隔了片刻,“我很感激乔先生,但除此,确实没什么可说的。”

    停车场突然安静下来。

    池月几乎能听到乔东阳重重的吸气。

    “在你心里,我是什么人?”

    池月张了张嘴,又慢慢合上。

    “你是个好人。”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乔东阳眼神落寞又柔软,“池月,我什么都不是吗?”

    “你是乔先生。”

    “没了?”

    “没了。”

    乔东阳点点头,声音加重,“我再问你一次,池月,在你心里,我乔东阳究竟是你的什么人?”

    他反复问这个问题,一次次像重锤敲在池月的心上,她烦躁而混乱,不耐烦地抬起头,目光冰冷无情,“乔先生找我,就为了问这个?你无不无聊?你是什么人,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你什么都不是!”

    乔东阳瞪着她,拳手攥紧,牙齿都咬紧了。

    他的骄傲,快被她磨光了。咬着牙,眼里全是恼意,“一次比赛输了而已,就让你这么介意?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输了吗?池月,你能不能冷静一点?你不知道这些话,多伤人吗?”

    他的恼意在灯光下肆意膨胀,脸色看上去有些吓人。

    池月安静地看着他。

    没有障碍和距离,看着他英俊的眉目,却仿佛隔得很远。

    停车场的门口,传来王雪芽和司机的对话。

    池月伸手拉过行李,不近人情地说:“乔先生的话要是说完了,我就走了。”

    乔东阳被她噎住,盯住她无动于衷的脸,明亮的眼瞳慢慢变暗。

    池月别开脸不去看他,拖着行李走向门口,“小乌鸦!”

    ……

    王雪芽进来了,带着一脸懵然的司机。

    他们都看到了乔东阳——的背影。

    他走了,头也不回。

    池月托着行李站在原地,脸色苍白,看上去也很平静。

    这两个人……

    画面太揪心。

    王雪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但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月光光。”她轻轻拥住池月,“你太钢了。男人都好面子……”

    “男人好面子,那我不要脸的啊?”池月面无表情地冷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用劝了。天生就不合拍的人,根本就不适合在一起。早了早好,不要拖泥带水。”

    王雪芽听她一字一句说来,一脸无解。

    “我觉得吧,你比赛输了,和乔师兄也没什么关系啊?你看不出来吗?他也是好心,他在关心你?”

    池月猛地调头,目光厉厉看她。

    “你看不出来,他只是在同情我吗?他早就认为我会输,他从心底里认为我不是林盼的对手。好,我确实不是吧。可我输了就输了,他凭什么认为我输不起?凭什么啊?”

    她吼得有点大声。

    王雪芽撇了撇嘴,快哭出来了。

    “月光光,你太偏激了。”

    “……”

    池月抽口气,看了看司机,“不说了,我走了。”

    她招呼司机过来放行李,然后坐了上去,“回见。”

    王雪芽站在那里,手足无措地看着她,“月光光,到底为什么呀?”

    为什么要这么偏执啊。

    这不是她平常洒脱的样子啊!

    从王雪芽的角度看,乔东阳就是一个好心来哄女朋友,结果碰了一鼻子灰的可怜家伙。而池月,虽然心情不好可以理解,但……她不是这样不讲道理的人。

    汽车启动了。

    停车场的大门缓缓升起。

    那辆车载着池月离开,远去。

    王雪芽一个人在停车场站了好久,抹了抹脸,慢慢回宿舍。

    这时,有消息进来。

    她低头看手机。

    月光光:“也许是我嫉妒了吧。小乌鸦,我今天一败涂地。”

    ……

    ……

    ------题外话------

    冷静,小情侣的情绪,总是这样的,像雾像雨又像风。

    嗯,越是在乎,越是在意。...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