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乌云笼罩在月亮坞的上空,晚上风大,看不见黄沙万里,四时尽是孤寥。

    池月在村口下车,谢过司机,慢慢把行李拖下来。去她家里的路不好走,司机不熟悉路况,她不想麻烦别人。

    离开的时候,她从梅总监给的红包里抽出两张,递给司机。

    “辛苦你了。”

    司机有点不好意思,但没有过多推辞,看在200块的额外服务费上,附赠了一句夸奖。

    “今天的比赛看得挺揪心的,不过你特别厉害,很多人都喜欢你。我老婆昨天还在问我呢,可不可以麻烦你给她签个名?”

    池月怔了怔,摇头失笑,“多谢嫂子。”

    走了。

    司机看看她,看看钱,纳闷,“我说的是真的呀。唉!”

    ……

    夜深了,家里大门紧密。

    二黄听到动静,汪汪直叫。

    它还不知道回来的是它的主人,激烈地吠着扑向门边,平常很温顺的一条狗,为了护家表现得格外凶狠。

    池月放下行李箱拍门,“妈。”

    二黄呜呜两声,停下叫声,在里头拼命地摇尾巴,等于凤来开门的时候,“嗷呜”一下扑到池月身上,两条前爪直起来,与她亲热。

    这是一条土狗,养得不好,吃得不好,毛色不光亮,没有宠物狗那么可爱乖萌,但和宠物狗一样忠心。

    池月拍拍二黄的头,没有说话。

    于凤诧异地看她,“怎么这时候回来?”

    池月:“得空就回来了。”

    于凤瞅着她,让开门过来帮她拿行李。

    出于母亲的敏感,于凤看她拎这么多东西回来,马上就察觉到她的情绪不大对,一边往里走,她一边试探着问:“不是在比赛吗?阿俏说,前两天在电视上看到你了,还说那个什么网络,有很多你的消息,妈怎么看不到啊?”

    看不到好。

    池月这么想,没这么说,“比赛结束了。”

    “呀,这就结束了?妈还想让阿俏找给我看来着。”

    池月看她一眼,进了屋,坐在昏黄的灯光下,看着家徒四壁的样子,慢慢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到于凤的面前。

    “比赛的奖励!”

    钱是个好东西,总能轻易撬开人的情绪。

    于凤看到银行卡,眼睛一亮,“我闺女真厉害,多少啊?”

    “20万。”

    “呀!这么多?”于凤拿过银行卡瞅了瞅,又看池月的脸色。

    赢了,拿了奖励,却不见喜色,这么怎么回事?

    于凤慢慢把卡放回去,“月月?拿了奖金为什么不高兴?”

    “没有。”在池月的心里,于凤并不是很好的倾诉对象,两代人观念的不同,就像中间横了一条鸿沟,在很多事情上,都无法形成交流渠道。

    “我姐呢?睡了?”池月看了看时间,岔开话。

    于凤目光微微一闪,“嗯”了声,脸沉了下来,“睡了。”

    池月看她表情,不放心地问:“她还好吧?”

    于凤:“好。”

    说好的时候,她没有看池月的眼睛。

    这个妈胆子小藏不住事,池月是她养大的,太了解她的为人,一看就知道她有事瞒着自己,而且是关于池雁的。

    “你说清楚。”池月盯住于凤,“我姐到底怎么了?”

    两姐妹的感情从小就很好,池雁当年为了供池月读书,下车间进厂房,什么苦都肯吃,池月对她也一样,在于凤心里,池月对池雁的关心甚至超过了对她这个亲妈。因此,面对女儿冷厉的视线,她想了想,不敢隐瞒。

    “你姐没事,就是我吧,准备给你姐说门亲事。”

    “亲事?”池月呆滞一下,彻底从比赛失利的阴影里抽离出来,“她这个样子,怎么找对象?”

    于凤垂着眼皮,拉了张高凳坐下,不去看池月的眼睛,“是不好找,但你姐模样儿好,要不是这病……莫说月亮坞,便是吉丘,怕也没几个人比你姐长得水灵——”

    “我不是说这个。”池月盯住她,语气生硬,“你给她找什么亲事了?”

    于凤沉默。

    过了约摸半分钟,她纳纳开口。

    “就我们本村的,杜,杜老三。”

    “什么?”池月当即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双眼满是震惊和怒火,“妈,你是怎么想的?怎么可以把姐姐嫁给杜老三?”

    杜老三是月亮坞有名的老光棍。

    快四十岁了没找媳妇,一是家庭条件不好,二是他自身条件太差——杜老三年轻的时候和人家打架瘸了一条腿,后来为寻仇,打瞎了别人一只眼,蹲了几年号子出来,就找不着媳妇了。

    还有一个于凤不知道的事情。

    池雁和杜家老五杜明宇青梅竹马,谈了好几年恋爱,要不是池雁突然出事,杜明宇另娶他人,说不定他俩孩子都有了。

    现在嫁进杜家,让池雁情何以堪?

    池月又惊又气,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

    “妈,是不是杜家给你什么好处了?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事儿?”

    于凤期期艾艾的,“哪有什么好处?……月月,你姐的情况你不知道吗?咱们也别嫌弃人家杜老三,他好歹是个正常男人,除了瘸一条腿,年纪大点,没什么毛病。可是你姐……”

    一听这话,池月就炸了,“我姐怎么就不正常了?我姐不发病的时候,人好好的,长得好看,脾气也好,怎么可以嫁给杜老三?妈,是不是杜家给你许了彩礼。”

    于凤避开她的目光,表情不大自然,“这嫁娶的事,彩礼肯定是要的……阿俏昨天过来,说是他三哥给了两万块,让我给池雁添些衣裳。”

    “什么?”池月气得脸都变了,“我懂了。你这是准备卖女儿吧?这么大的事,你问过我吗?你征求过我姐的意见吗?”

    “你姐能有什么意见?至于你……你不是忙吗?我没找着机会告诉你。”

    “得了吧你!”池月快炸了,一件接一件的事,让她整个人处于情绪崩溃的边缘,人在气头上,语气无比生硬,“你就是为了你自己。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厌烦照顾池雁了。她是你的女儿,可是你烦她!你早就烦她了!”

    于凤瞪大眼。

    孤灯昏黄,母女俩眼对眼。

    温情被撕开,彼此眼里都有伤。

    “说得好。”于凤点点头,红着眼指着她,“我早就烦了。要不是为了你们姐妹俩,我会守在这破地方天天被人戳脊梁骨,你以为我愿意吗?我几十岁了,我就没有一天活出了个人样儿!”

    池月吸吸鼻子,喘口气,“没有我和我姐,你早就改嫁了吧?”

    于凤一怔,眼泪突然夺眶,趴在桌子上嗡嗡大哭。

    “我这是作的什么孽哦!呜呜……这就是我养的好女儿……”

    池月站在那里,看她肩膀耸动,一动不动。

    “月月?”房间门口传来池雁的声音。

    池雁是被吵醒的,她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房门口,一脸不解地看她,“妈妈哭了,月月,你惹妈妈哭了?”

    池月抹一把脸,笑着走过去,“怎么起来了?快去睡。”

    于凤听到大女儿的声音,也迅速收住眼泪,红着眼圈看池雁,勉强地笑:“我和月月在做游戏呢,雁雁,你乖啊,快去睡。”

    她怕池雁作。

    池雁精神受过刺激,一旦作起来,可比池月吓人多了。

    不过,池雁这会儿很平静,她最近控制得很好,已经很久没发病了。昨天阿俏还给她看了池月比赛的视频,她看到妹妹出现在阿俏的手机上,很是开心,也很是不可思议。

    “月月,你是怎么回来的?你是从手机里变出来的吗?”

    池月噗嗤一声,笑道:“是啊,嗖一下,我就变出来了。”

    “为什么呀,你为什么会变?”

    “因为我知道你想我了呀,我就回来了。”

    池月笑着哄她,然后扶住她的肩膀,“走,我们回房里去说话。外面凉,一会感冒了又要吃药,你不是最讨厌吃药吗?”

    “哦。好吧。妈妈不哭……”池雁看了一眼于凤,跟着池月就走了。

    她很听池月的话,在她面前不像个姐姐,反倒像个依赖她的孩子。

    池月这一回来,池雁格外兴奋,和她说了好久的话,哄了她好久才睡着。

    等池月从她的房间里出来,于凤已经不在客厅了。

    灯灭了,她拖回来的行李摆放得好好的,那张银行卡就放在桌子上,于凤没动。

    池月拿着那张银行卡,歪头看了很久,收在包里,将行李全部拖回了自己的房间。

    夜晚的月亮坞风声很大,鬼哭狼嚎一般在天上呜咽,掠过屋顶时,像是要把房间一起掀翻。

    池月很久没有躺在自家床上了,看着这间窄小的房间,听着狂嚣的风,她内心渐渐平静,却无法入睡。

    她把电脑抱上床,放在腿上,准备看看自己的网店,但电脑桌面上的文件却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文件名:《月亮坞生态环境改造工程与建设项目可行性方案》。

    那天晚上乔东阳送给她的u盘,她打开看过后,顺手将文件保存在电脑上,隔了这些天,再看到它,池月眼圈一热,慢慢点开它。

    这是一份非常专业的计划书。

    在近百页的内容里,它把对月亮坞的未来规则阐述得十分完整。

    沙漠绿洲、生态公园、新型农村,碧波荡漾的月亮湖,饱有灌溉资源的土地,郁郁葱葱的森林,宽敞平整的公路,国家级旅游景区……这是一副用文字勾勒的理想画,将池月内心最深处的渴望全部铺于纸上。

    这是她穷尽一生也完不成的事。

    工程浩大宏伟,前期投入就高达数十个亿。

    要在沙漠地区打造一个景区,让干涸的月亮湖重荡碧波,那是一个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逆天工程。

    这个工程,要钱。要很多很多钱。

    池月脑门搁在电脑上,沉默许久,给手机充上电。

    离开航天城不久,手机就没电了,但她没有充电的欲望。

    手机一开,消息就跳了出来。

    小乌鸦:月光光,你到家了吗?到家给我发个消息呀,我担心你。

    小乌鸦:月光光?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你至少还有我

    小乌鸦:你再不回复我,我都想退赛了。去他的比赛吧,咱们一起经营网店,以后我不偷懒了,我帮你打包快递,帮你送货,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然后,就是亚洲5a级美人区群里的聊天,999+刺瞎眼睛。

    孟佳仪、刘芸都在群里骂林盼,骂比赛,替池月抱不平,就连许久没有出现的刘若男都了池月,给她安慰和拥抱。

    唯恐情多累美人——池月脑子里就这感觉。

    她叹口气,在群里发了一条,“我没事,已经安全到家,大家别担心。”

    末了,又给王雪芽单独报个平安。

    夜已经深了,群里的人没有反应,王雪芽却是秒回。

    “你终于回我了。月光光,你好点了吗?”

    “你还没睡?”池月有些诧异。

    王雪芽是个作息规律的人,尤其在航天城,熄灯时间都有严格规定,现在都快要两点了,她还抱着手机。

    “我在等你。”王雪芽说:“没有你的消息,我睡不着。”

    池月叹口气,“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训练。”

    “月光光,乔师兄有和你联系吗?我刚才想过了,我觉得你和乔师兄性子都太刚了,所以你俩老是吵架,谁都不肯服软。但是两个人在一起呢,总得有个人先服软的……”

    池月看着手机,眉心拧着,“小乌鸦,我累了。”

    “……那好吧,你先睡。我们明天再说。”

    “晚安。”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