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闺蜜是用来倾诉的,以往有什么不高兴,池月也会和王雪芽吐槽。

    可是今天她什么都不想说。

    有一些隐秘的烦恼,没有共情心理的人,不能理解。

    王雪芽对她的关心是至诚的,但王雪芽的成长环境和她不一样,可以分享秘密,但分享不了情绪。

    池月看计划书看到凌晨,迷迷糊糊中醒来,于凤正在抱柴生火。

    高高叠起的柴薪比她上次离开的时候,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屋檐都快要码不下。

    “妈。我来。”池月过去帮忙,将柴抱到厨房,坐在木凳上生火煮饭。

    天已经大亮了,于凤往常不会这个点儿才煮饭。

    池月知道她昨夜也没有睡好,内心恻然。但有些事情,仍然要跟她说清楚,“一会我去找阿俏,把两万块退掉。”

    阿俏又叫杜俏,是杜明宇和杜老三的堂妹,也是池月的小学兼初中同学。初中毕业她就辍学,去外地打工,两个人就很少联系了。池月高考那年,听说阿俏嫁了人,生了孩子,当时诧异了一下,再见面的时候,阿俏的孩子已经会打酱油了。

    于凤没有说话,看了池月一眼,转身回了房间。

    再出来,她拿了一个包,从里头掏出两万块钱,默默递给池月。

    池月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多现金,怔愣一下,接过来。

    “一会我把银行卡给你,家里要添什么,你和我姐想买什么,都买,用不着那么节省。我养得起家。”

    “呜——”

    刚才还绷着脸的于凤,哭了。

    早上起来她眼睛就是红的,这一哭,眼睑更是红肿。

    池月默默递上纸巾,“别哭了。昨晚是我说话太重。这些年,你很辛苦,我都知道。”

    能生出池月和池雁这一对姐妹花,于凤的长相也是极为出挑的。年轻时的她,青春貌美,惹得无数小伙子眼热心跳。可是在池月的印象中,她已经很多年没有添过新衣,护肤品更是从来舍不得用,再好的基因也经不住这样折腾。

    她老了。

    皮肤没了光泽,眼底失去了光芒。

    皱纹铺满脸,她成了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

    她或许也曾有过梦想,最终被女儿和岁月磨灭在了这月亮坞里。

    池月想到这儿,放软了语气,“妈,我姐不能这样嫁人。不说对方人品好不好,只说离开了这个家,谁会像咱们一样照顾她?别人要是打她骂她,咱们能知道吗?你舍得我姐去吃苦?”

    于凤鼻翼翕动,哭得泣不成声。

    “你以为我愿意吗?我也是没有办法。”

    池月皱眉,“怎么就没办法了?”

    于凤抬起泪眼,吸着鼻子犹豫一下,“月月,妈不可能陪她一辈子。妈早晚是会死的,说不准哪天倒下去,就爬不起来了。你还要嫁人,我不能让你姐拖累你一辈子……”

    “妈!”

    “你听我说完。”于凤瞪着她,“妈不能照顾她一辈子,你也不能。月月,你以后有自己的家庭,得过自己的日子,池雁怎么办?我得为她找个靠得住的人家。”

    “杜老三是不成才,没什么本事,年轻的时候更是犯过事,可这些年我都看在眼里的,他是个厚道人,家里二老也都过世了,没什么牵挂,只要他肯全心全意照顾咱家池雁,妈认为他是个好对象……”

    池月闭上眼。

    “妈,我做不到。除非我姐自愿,要不然我不会让她嫁人。”

    “她不嫁人怎么办?你养她一辈子?”

    “我养她一辈子!”池月斩钉截铁地说。

    于凤红着眼,生气地吼她,“你不嫁人了?哪个婆家会允许你拖个疯子姐姐嫁过去?”

    疯子两个字刺激了池月,她声音拔高,“我不嫁人!这辈子我都不嫁!”

    于凤与她大眼瞪小眼,“你是不是想气死你妈?”

    池月叫了一声“妈”,声音都哑了,“我不能做白眼狼。我姐为我做的,我一辈子都还不完——我心甘情愿照顾她。”

    于凤看了她片刻,哭着呜咽转身。

    ……

    星空航天城。

    今天恢复了正常训练,气氛一如往常,大家有说有笑,除了王雪芽沉郁着脸,没有任何人因为池月的离开而受到影响。

    郑西元起个大早去找乔东阳报道,还没进办公室就被侯助理挡下了。

    “郑总,郑总,实在不好意思啊。”侯助理回头瞅了瞅,冲他摇头,“我劝你,最好别去触这个霉头了。”

    郑西元从他肩膀看过去,“祖宗爷还没消气呢?”

    唉!

    侯助理把他请到外面坐下,倒了杯水,大倒苦水。

    “这次怕是气大了。哄不好的那种。”

    “唔!”郑西元吹着水面,眼睛瞄侯助理,“那他怎么打算的?”

    “什么怎么打算?”

    “池月的事儿啊。”郑西元把杯子放下,“他不会就这样算了吧?”

    “不算能怎的?那姑奶奶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你瞅着,她就是哄得好的那种吗?”

    “……也是。尴尬啊。”郑西元笑了笑。

    这个事儿,侯助理心里也没底。从昨天池月离开,乔东阳就黑着脸不爱理人了。以前他生气吧,侯助理总有办法哄他,这一次真是束手无策。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是郑西元的总结,“依我说,你那主子就是太嫩了。哪有追女人追成这样的?不是我说他,就乔东阳这三个字摆在那里,恐怕都没人相信他追女人会追飞吧?”

    侯助理撇了撇嘴,看着他,“……是啊,尴尬啊!”

    郑西元咳嗽,“我今儿来是找他商量的,我准备让节目组出面,亲自去池月的家里,找个由头把她请回来……”

    “别别别!”侯助理拼命摆手,“郑总,你可千万别好心办坏事儿。我们还不知道乔先生是个什么想法呢。”

    “他能有什么想法?不就是吃不到嘴里,心慌么?”

    郑西元话刚说到这里,办公室门开了。

    乔东阳冷着脸走出来,“你是吃多了,把嘴吃坏了吧?”

    郑西元:“……开个玩笑,阿乔,噫,你这是上哪儿去?”

    乔东阳不搭理他,只叫侯助理,“带上天狗,回申城。”

    “喂喂喂!”郑西元跟上两步,“不是说好今天开会,研究下一个阶段的比赛吗?这节骨眼上,你怎么就走了……”

    “你看着办。”乔东阳头也不回。

    “……”

    以前什么事都亲力亲为,现在就干脆甩给他了?

    “什么情况啊?!”

    ……

    乔东阳回到申城就去了公司,马不停辞地召集人开会。

    月亮坞生态环境改建工程,还在项目论证阶段。项目组刚刚组建,目前除了计划书,还没有进一步的工作实施。而且,乔先生这个决定非常突然,很多人心里都存有疑问。所以,项目组也在观望集团态度,工作进展缓慢。

    乔东阳回来就要把项目提上日程,这让项目组措手不及。

    什么都没有准备好,突然被抽查工作,一问三不知。

    乔东阳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开掉了项目组长,扣了全组的奖金,并责令他们三天出计划。

    这把火算是烧大了。

    这是乔东阳走马上任以来,第一次做事这样绝决。

    谁也不知道老板吃了什么枪药,全公司从上到下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生怕火落到自个儿头上,不时有人来找侯助理打听情况,想从老板最亲近的人嘴里知道真相。

    可是侯助理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比他们还可怜。

    挨骂最多的,就数他了。

    这个时候,侯助理真是羡慕天狗。

    不论乔先生发多大的脾气,天狗都一如既往,高高兴兴,挨骂死一死,又活过来,继续开开心心。

    “猴子,乔大人已经有两天睡眠时间低于五小时了,这样会影响他的身体健康,损伤记忆力,降低工作效率,脾气变差。要是再严重一点,也许会引发各种心脏疾病,高血压,中风,糖尿病,性功能障碍……”

    侯助理像在听唐僧念经,搓额头,“你为什么不自己告诉乔先生?”

    天狗:“因为猴子你是乔大人的助理呀?我只是个宠物。”

    “……”

    “猴子猴子!我在说话。”

    侯助理拍它脑袋,“请叫我侯助理。”

    “猴子猴子!”

    “……”侯助理脑壳好痛,“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我教你,你都不听话了是不是?”

    “因为我是机器人呀,因为我是乔大人的ai宠呀!我只听乔大人的话呀!”

    “你还有理了?你懂不懂要为人分忧?”

    “猴子你在生气吗?不好不好,生气会影响你的身体健康,损伤记忆力,降低工作效率,脾气变差。要是再严重一点,也许会引发各种心脏疾病,高血压,中风,糖尿病,性功能障碍……”

    “啊!你想气死我,继承我的特助位置是不是?”侯助理正要骂它,办公室呼叫器响了,“猴子!进来。”

    是乔东阳的声音。

    一听这话,天狗就叫,“是吧是吧,我没有叫错的,你就是猴子。”

    侯助理瞪它一眼,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去,“乔先生。”

    乔东阳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明亮的落地窗外是申城灰蒙蒙的天空,申城已经很多天没有太阳了,那气候就像乔先生此刻的脸色,暗沉幽冷。

    乔东阳看着自己的手,问侯助理,“怎么样了?”

    侯助理愕了愕,看着他修长的指节,腻着一脸笑,“很漂亮,很修长。”

    乔东阳收回手瞪他一眼,“你问你这个?”

    侯助理懵然,“您问什么呢?”

    乔东阳沉默一会,“月亮坞的项目。”

    “哦。”侯助理站直了身体,“项目组正在加班加点的干,今天上午小郑他们已经飞吉丘去了,带了一个专家团队,很快就会有结果。乔先生,这事急不来,这么大的一个工程,不仅可行性需要研究,乔董那边……”

    他知道这个时候说这话很触霉头,又不能不说。

    “乔董那边,您最好提前支会。”

    乔东阳脸色一暗,“这事我做主。”

    侯助理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什么,最终也只是叹气。

    乔东阳不看他,又一次抬起他的手,摊开在他的眼前,一张一合,“猴子,你说我为什么就抓不住呢?”

    侯助理一愣,“抓不住什么?”

    乔东阳没有表情:“我缺什么,就抓不住什么。”

    “……”

    这个话题让侯助理很难接。

    不过身为一个马屁精助理,不能连这点事都搞不掂。

    他想了想,“因为乔先生什么都不缺啊。不需要抓什么。”

    哼!乔东阳不看他,只看着自己的手。那真是一只漂亮的手,一只出身就可以拥有很多的手,“从小到大,所有人都捧着我,顺着我。所有人都告诉我,我要什么就可以有什么,好像我天生就是什么都不缺的人……”

    他停顿,突然一笑,“可是,我明明缺了个世界。”

    “……乔先生,我,我不懂。你这样让我很忧伤啊。”

    乔东阳望定他,沉默许久,“准备准备,我们去吉丘。”

    “啊?”

    不是刚回来没几天吗?

    乔先生你好歹矜持一点啊,这样很占下风的。

    侯助理唉声叹气,“是!”

    ……

    乔东阳动作很快,可是乔正崇的速度更快。

    当天下午就把乔东阳和侯助理堵在了家里。

    这是乔东阳的私宅,老乔平常不会来,乔东阳也不怎么回他那个家,父子两个见面就像仇人,都是眼神里有杀气的男人,往那一对眼,旁边的人就觉得空气变冷。

    “你这是要去哪儿?”乔正崇看着他的行李。

    “吉丘。”乔东阳懒洋洋的,不回避。

    乔正崇盯住他,片刻,摆摆手,“你们都下去!”

    几个随从包括侯助理都乖乖退出了客厅。

    乔东阳哼了声,往沙发上一坐,瞄向客厅中间手足无措的女人,“让她也出去。”

    “她?她是谁?人都不会叫了吗?”乔正崇沉着一张老脸,气不打一处来,“他是你小妈。”

    乔东阳唇线微扯,似笑非笑,一双眼如染阴云。

    “出去!”

    “我,我出去,你们父子俩好好说话。”女人单薄的身子有些瑟缩,说这话的时候,尤是显得低小,她垂着头,不敢看乔东阳,又在出去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他们爷俩,“崇哥,你好好和孩子说,别生气……他年纪还小。”

    “他还小?”乔正崇瞪她一眼,“都是你给惯的!”

    女人叹口气,默默低头出去了。

    乔东阳看着她离开,也不喊乔正崇坐,跷着个腿懒洋洋问:“找我有事?”

    乔正崇看到他这样就没好气,提提裤腿,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月亮坞的计划,你马上给我停下。”

    乔东阳哦一声,漫不经心地笑:“理由?”

    “……”

    从来就是这样,不肯好好说话。乔正崇最受不了他这个样子,这总让他想起当年那个少年叛逆的乔东阳。那个不服管束,把亲爹当仇人的逆子,从小到大干过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跟他亲爹作对。

    “你要做公益,我不反对。花点钱,提升企业形象,也是一举两得。你要为月亮坞修房造屋,植树造林,捐款捐物,都可以。但你现在做的是什么?沙漠里的绿洲?再造一个生态人工湖?乔东阳,你是不是傻?那是沙漠,沙漠。”

    乔东阳面不改色,“沙漠怎么了?”

    “沙漠里没水。这个改造工程,比你建十个星空航天城都困难!”

    “哦。我知道。”乔东阳凉凉一笑,“那里曾经是有水的。你看地图了吗?它就叫月亮湖。既然是湖,当然得有水。”

    “胡闹!”

    乔正崇心窝一阵抽痛,生怕一口气提不上来,就被他活活气死,“你这是被女人迷昏了头,心血来潮。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有用吗?”乔东阳冷冷剜住他,模样儿狂妄又冷漠,语气更是不近人情,“老爷子的遗嘱写得很清楚。我年满22岁之后,就可以完全继承乔家的产业。乔董不会是忘了吧?或者,我需要让律师找你谈谈了?”

    乔正崇瞪住他,目光讶然,一时说不出话。

    “乔董还有意见吗?”乔东阳懒懒问。

    “你居然这样跟我说话?”乔正崇一脸讶然,死死盯住乔东阳,眼睛里又痛又伤,“这就是我养大的儿子。好,乔东阳你好得很。”

    “你养大的?”乔东阳抚着额头,笑出了声来,“我第一次见到乔董,是几岁?回国读航校那年吧,我想想啊,18?还是17?乔董,你还记得吗?”

    乔正崇沉默,“小时候的事,你都忘了?”

    “忘了。我只记得,17岁,人生第一次见到我的亲爹,他赏了我一巴掌。”

    乔正崇胸腔起伏,气有点不顺,“所以,你恨我?因为这个恨我?把你送到国外,我不是为了你好?打你一巴掌,不是因为你不争气?”

    乔东阳冷笑,“是为了我好,还是为了撵走我妈,和别的女人乱搞更方便?”

    乔正崇脸色一变,“你竟然是这么想的?”

    “不然我怎么想?”

    “好好好,我明白了。”乔正崇无奈地苦笑了两声,突然厉目盯住他,“你长大了,翅膀硬了。这是要拿你爷爷的遗嘱压我,请我让位的意思,对吗?”

    乔东阳与他对视着,半晌,别开头站起来。

    “你别管我的事,咱俩就井水不犯河水!”

    他大走出去。

    乔正崇紧紧闭眼,“乔东阳,你给我站住!”

    没有人回答。

    乔东阳像没有听见他的话,出去叫了侯助理,拿上行李就上了天狗开过来的车,等乔正崇和董珊追过去的时候,只看到他绝尘而去的车屁股。

    “这个孽障,我怎么就生出个这样的儿子。”

    ……

    ------题外话------

    是不是没有人爱我了?我的女盆友呢?

    我也想哭,想哭给你们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