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乍然相见,她毫无心理准备,稍稍懵了一下。

    鸭舌帽、大牛仔,乔东阳今天打扮得休闲随性,但他是衣架子,穿什么都觉得衣品好,从门槛一迈,两条腿笔直修长,衬得他整个人容光焕发,俊朗又性感。

    “你来了?”

    乔东阳走到池月面前,问得云描淡写。

    就好像他俩并没有争执过,没有分开这几天,语气像朋友。

    池月喉咙有点痒,在杜俏和村里乡亲的注视下,尽量语气平和,“是的。我来应聘。”

    “你还应什么聘啊?正好我们缺人手,你来得正好。”乔东阳笑着看她一眼,喊侯助理出来,“你让老俞给池小姐安排一下,她是我们项目组的核心员工。”

    核心员工?

    侯助理眼皮一跳,嘴上答应得爽快,心里却在不停地吐槽。

    说好的要来看看人家有多横的呢?说好见面就要给她个下马威的呢?说好了山不来就他,他就不去就山的呢?说好了不理不采的呢?一天都没坚持住。

    “乔先生。”池月脸颊有点热。

    村委会这里的人太多了,应聘的人也多。

    她直接就“走后门”进了项目组,太拉仇恨。

    池月看了看身边,杜俏懂事的走开了,人们虽然好奇,但不敢前来探听。

    “这不太好吧,我还是走正常流程。”她压低声音。

    “咱都不是正常人,走什么正常流程?”乔东阳吸取上次的教训,再也不要什么流程了,众目睽睽之下掏出手机,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加个微信,我把你拉到项目组的群。有什么消息,及时沟通。”

    池月:“……”

    她从航天城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乔东阳删了。

    显然他已经知道。

    就这样又加上,尴尬不?

    “快点啊!发什么愣,忙!”乔东阳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撩了池月一眼,熟悉又自在,好像把过去的恩怨是非都一笔勾销了似的,这态度让池月很难拒绝。

    “好。”她开微信。

    乔东阳发来好友请求。

    她抬起眼皮,看他一眼,点了同意。

    乔东阳嘴角不经意牵了牵,看她的目光深了深,拉她入群。

    “好了,明天正式上班,一会俞组长会给你联系。”

    月亮坞工作组的群聊,炸了。

    有妹子入群,还是乔东阳亲自拉进来的,大家纷纷冒头来问。

    “老板,这是谁啊?”

    “今天早上听到喜鸦叫,老板是不是有情况?”

    “喜鸦?彩虹屁拍得过分了啊。”

    同处艰苦的沙漠地区,一群人同吃同住,又都是青壮年男人,工作组的人很快就和乔东阳混熟了,也敢开他的玩笑了。

    “赶紧干活!”乔东阳勾了勾唇,斜池月一眼,慢慢打字,“大家不要胡说,我和池小姐没什么关系。”

    池月眉目跳了跳,刚松一口气,就看到乔东阳又发一句。

    “她是我的小师妹。”

    “……”

    “哇哦?师、师妹?”

    “什么情况?老板,求吃一顿好的压压惊。”

    大家嘻嘻哈哈打趣,池月平静地在群里打字:“大家好,我是池月,请多关照。”

    “你就是池月?”有人知道他。

    “怪不得老板说是师妹。嘿嘿嘿嘿,师哥师妹天生一对。”有人一知半解地瞎起哄。

    乔东阳看池月沉下的脸,在群里解释,“师妹的正确打开方式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个老师不同年级的师兄妹,understand?”

    “yes!yes!”

    “干活!”

    “收到!”

    “晚上加餐。”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师妹。”

    “……”

    这是一群活泼的年轻人,池月看着他们玩笑,哭笑不得,乔东阳收了手机,把手插在兜里,朝她轻轻一笑,“他们就喜欢开玩笑,别介意。”

    “嗯。”池月望定他,“直接让我进项目组,不怕人家说闲话吗?”

    “我乔东阳怕过谁?”他冷笑的样子狂妄桀骜,骨子里的不驯全写在了飞扬的眉目间,但目光却有些冷,“何况我答应过你。我得遵守承诺不是?”

    是。

    池月曾经提过要求。

    现在也同样很想进项目组。

    改造月亮坞是她从十几岁就开始一个梦。

    “我明白你的好意,也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池月喉咙有些干,嗓子莫名就哑了,“但无功不受禄,有些话……我觉得咱们还是应该说清楚……”

    “我懂。”乔东阳耸耸肩膀,“以前五十分,现在怕是快扣光了吧?”

    “……”

    池月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把目光望向旁边,那里有一个光秃秃的沙丘,一点植物都没有,就像她此刻的情感世界,荒芜、缺水,养不活任何的生物。

    “我们不合适。”池月开门见山,但说话的时候,不敢去看乔东阳的眼睛。

    她怕他。

    怕多看一眼,会沉沦其间,忘记现实。

    “那天回来我想过了,我不该对你发脾气,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乔东阳抿起唇角,淡淡看她,一言不发。

    “我这个人的思想有严重的问题,没有办法和男人正常恋爱。”池月剖析自己,同时也把责任揽在了自己的身上,“所以,不是你的问题,是我。乔先生,我们本就不在一个世界,你的世界,是在天上,而我……属于这一片荒漠。”

    “说完了吗?”

    乔东阳看着她,眼神平淡而无奈。

    “你以为我来这里,做这些事,是为了你?”

    池月一怔,“不敢这么想,我没那么大的脸。”

    “这就是了。”乔东阳插在兜里的手微微握紧,淡淡地笑,“我们合不合适,需要时间去证明。但做不成男女朋友,也可以做朋友做兄弟,不用走断了路。”

    “……”

    “我不会强迫你,等你肯给我六十分的时候,再说吧。”

    话说到这分上,池月没什么可拒绝的了。

    “谢谢!”

    乔东阳缓缓抬起下巴,半晌,凉凉一笑。

    “不客气。”

    ……

    池月觉得自己是聚焦体质。

    因为《星空行者》节目,她回家后低调得大门都不出,就是不想成为让人瞩目的焦点,结果乔东阳在村委会门口这么一说,马上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回去的路上,杜俏与她形影不离,一直送到池月家里。

    “池月,你能不能和你朋友说说,我在工地上干过,很有经验,去给他们煮煮饭什么的,也可以,你看他们那么多人,肯定需要打杂的……”

    池月脑壳痛,“你不是填表了吗?等安排吧。”

    “熟人介绍进去的,那不一样的……”

    “阿俏。”池月忍住不耐烦,看着这个曾经的老同学,“有机会我肯定帮你,但我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咱们先回去等消息好吗?”

    杜俏脸色稍稍一沉,不太好看了。

    “好,好吧,有好事,你别忘了我。”

    “忘不了。”

    池月返身要推门,杜俏又喊住她。

    “你姐的事,跟我没啥关系。我妈是看我三哥一个人生活不容易,你姐也是一个人单着,这才想着让他们凑合一起过日子。你既然不肯,我们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就是我妈那个人吧,年龄大了,嘴碎……池月,你别往心里去。”

    池月一笑,“不会。”

    进去,关上大门。

    那天她去退钱,确实和杜家闹得不太愉快。

    杜俏碍于同学的面子,没什么可说的,但她那个妈真是不依不饶,大有封建家长的意思,认为送了彩礼,池雁就是她们家的人,最后,看池月死活不肯同意,她居然提出要两万块的利息。

    池月不想和同村人纠缠这点蝇头小利,乖乖给了钱走人。

    可是这事还没有完,杜俏妈看到于凤就把脸拉长,像欠了她家钱没有还似的,还在村子里到处造谣,说她们家的坏话。于凤暗地里生气,抹了好几次眼泪,池月除了劝她,也拿人家没办法,嘴长在别人身上。

    今天打了一个翻身仗,于凤早早准备好了晚饭。

    池雁感受到家里与往常不同的气氛,也很开心,跟着于凤走前走后。

    看到池月回来,于凤兴高采烈地问:“回来了,月月你聘上了吗?”

    池月嗯声,点点头,含糊地应了过去。

    “真好真好。”于凤摆碗,“咱们家啊,要苦尽甘来了。”

    “妈,苦尽甘来是什么?”池雁仰着脑袋问,手已经抓到了桌子上的肉。

    于凤敲她的手,把筷子递过去,笑眯眯地说:“苦尽甘来就是以后不用吃苦了。顿顿吃肉。”

    “好啊好啊。”池雁也跟着高兴。

    太阳还没有落下去,一家人就围在桌边,准备吃晚饭。

    院子里的二黄突然叫了起来,“汪汪”不停,凶悍地扑抓大门。

    池月侧了侧头,听到有人在喊:“池月,在家吗?”

    “……”

    乔东阳?

    池月听出他的声音,眼皮跳了跳,在于凤怀疑的目光下,硬着头皮应了一声,出去把二黄拴起来,打开大门,“你怎么来了?”

    乔东阳站在门外,还带着侯助理和天狗。

    “组里没饭了。”

    上次是汽车没油,这次是组里没饭。

    池月在他含笑的目光里,头皮隐隐发麻,“你又想耍什么花样儿?”

    乔东阳看着她额前的发丝,在风里一荡一荡的样子,满腔的怨怼突然散去,一颗心莫名被温暖包裹,这柴门小户,有袅烟的味道,也有家的味道,眼前的女人,目光里的抗拒,于他而言更像是一个需要征服的归属。

    “我就是想来吃顿饭,组里一群钢铁直男,煮的饭太难吃了。”

    他回头看侯助理,侯助理马上点头,拼命点头叹气。

    “是啊是啊,太难吃了,简直难以下咽。”

    天狗在侯助理的怀里,扫描到情境与对话,立马跟风,“是啊是啊,池月小姐姐,饭饭太难吃了,简直难以下咽。”

    池月噗一声,没忍住。

    天狗是真的萌,它一开口,池月就想笑。

    “你一个机器人,吃什么饭?”

    她瞪了天狗一眼,让开门,“进来吧,我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粗茶淡饭,你们不要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乔东阳大剌剌进门,看到于凤就笑嘻嘻问好,然后吸鼻子赞不绝口,“阿姨,我老远就闻到你家饭菜香,不请自来了。”

    侯助理立马恭敬地递上礼物,“阿姨,这是我们乔先生为你准备的,不成敬意。”

    “哎哟,来就来嘛,还带什么东西啊。”

    于凤一把岁数的人了,哪会看不清门道。

    这小伙子看自家女儿眼睛都在发光,她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快进来坐,快来坐。”她接过东西放好,就要去厨房,“我再去炒两个菜——”

    “不用,不用麻烦,就这样可以了,很丰盛。”

    于凤迟疑一下,笑道:“那好吧,委屈你们了。我去拿碗筷。”

    她还不知道乔东阳就是投资月亮坞的大老板,只是看他长得好,穿着妥当,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为人又谦逊有礼貌,简直就是好女婿的标本。

    她欢欢喜喜为乔东阳和侯助理安排座位。

    小天狗也欢欢喜喜的去逗二黄了。

    它把胳膊伸给二黄,二黄咬它,咬不动,气得呼呼喘气。

    “傻狗。”天狗判断,回来告诉乔东阳,“乔大人,二黄不好玩。”

    “……”乔东阳尴尬。

    在别人家说别人的狗是傻狗,它要不是机器人,就得挨削了。

    “你闭嘴!边上站着去。”

    “好的,乔大人。”

    天狗嗒嗒走到门边,看着大家吃饭,蓝幽幽的眼睛可萌可萌,明明只是不会有心情的机器人,可是池月就是觉得它在委屈。

    “月月。”池雁突然开口,咬着筷子,一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天狗,“机器人好可爱。”

    池月嗯一声,“你喜欢吗?”

    池雁点头,看一眼乔东阳和侯助理,又把脖子缩回去,摇摇头,拼命拔饭,不敢表达自己的欲望与喜好,“不喜欢。”

    池月心里叹气,朝她笑了笑,“你乖乖吃完饭,我们一起和天狗玩,好不好?”

    池雁从碗里抬起头,“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

    池月说完,想到自己中奖的那个机器人,微微一笑。

    “你要是喜欢,回头我给你带一只机器人回来,好不好?让它天天陪你?”

    如果说刚才只是高兴,那池雁现在的表情就是震惊与狂喜了。

    “真的吗?月月,是真的吗?我也可以拥有机器人?”

    “不骗你。真的。”

    “开心,我好开心。”

    池月莞尔,往她碗里夹菜,“那你就好好吃饭。”

    “嗯嗯嗯。我可以吃好多好多的饭。”

    发病前,池雁比池月还要重些,现在已是瘦得不成样子了,平常胃口又不好,一副风都吹得倒的纤弱样子,总让池月瞧得心塞。没想到,机器人可以带给她这么大的喜悦。

    突然之间,她发现乔东阳对陪伴机器人的市场前景和定位是极为准确的。

    城市的孤独病和情感焦渴,让无数宅男宅女望情止步,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更是数量惊人,排除价格上的问题,如果强人工智能陪伴宠物能量产,真的是一剂治病良方。

    她不由多看了乔东阳几眼。

    眼神被乔东阳逮住,他抿唇扬眉,向她放电。

    池月收回眼:“……”

    这个男人总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他接管公司以来,也无数人diss过他是败家子,赚钱只是家大业大运气好——可池月发现,他做的事,都很有意义。

    一件如此,是巧合。件件如此,还是巧合吗?

    吃过晚饭,池月把乔东阳和侯助理送出门,乔东阳站在门口,懒洋洋看她,“池月,你当真不考虑一下吗?”

    “考虑什么?”池月问。

    “考虑我。你不是还缺个男朋友吗?”乔东阳勾唇浅笑,夕阳余辉里,他高大的身影被拉得极长,鸭舌鸭在他深邃的五官投下一抹阴影,俊朗的脸,帅气销魂。

    池月没有心理准备,心里怦地一跳,推他出去,“又来了?赶紧走!”

    乔东阳被她推开,退着走了几步,脸上的笑容扩大了。

    “明天见,小师妹。”

    “……”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