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去的路上,池月给侯助理和俞荣分别发了坐标,为免犯这些人的忌讳,他们没有说太多。

    一群人翻过沙丘。

    有一辆车停在那里。

    龚家武指了指,“喏,上车吧,毕哥等着你们。”

    池月看了乔东阳一眼,询问他的意见。

    他没有说话,握住她的手紧了紧,大步走过去。

    汽车并没有开多一会儿,到了一个村庄。

    池月是当地人,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横峰村。

    她与乔东阳对视一眼,没有说话。汽车驶入村子,停在了龚家武的院子外面。

    龚家武跳下车,催促。

    “进吧进吧,别墨迹。可热死我了。”

    说着,他推开院门,冲里头喊了一声,“毕哥,人带来了。”

    “吼什么吼,不会小声点?”

    一个男人粗着嗓子训他。

    龚家武似乎很怕他,没敢吭声,把乔东阳和池月迎入堂屋里。

    这房子没窗,里面采光不好,大白天的都开着灯,不太亮,昏黄的灯光下,那人的脸与这边的汉子一个样,黑乎乎的,胡子拉碴,但目光锐利,一看就是精明的主儿。

    看到乔东阳进来,他啐了一口痰,发出烟嗓子的沙哑声。

    “来的可是乔总啊?”

    乔东阳冷冷往房里一站,“你就是逼哥?”

    “???”

    那汉子黑着脸看向龚家武。

    龚家武一脸尴尬,那表情和木门上贴的门神差不了多少。

    “毕哥,他就是乔东阳。”

    毕哥点点头,到不像有多生气的样子,凉涔涔的笑了声,“这女的就是你小学同学?”

    龚家武不敢看池月,“是。是我小学的好同学。”

    特地加了个“好”字,池月默默看他一眼。

    “你去外面守着。”毕哥不怎么在意,望池月一眼,拿个耳签就开始剔牙,“不要让人进来。”

    龚家武看看池月和乔东阳,嘿嘿两声,“没事,毕哥,我留下来给你们倒茶……”

    “喝什么茶?”毕哥眼睛一瞪,“滚出去!”

    “毕哥……”

    “你怕我把你的好同学吃了咋的?”

    “……”

    龚家武被看穿,不敢再多说。

    他默默给了池月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退出去,顺便关上了门。

    没这厮碍眼,池月觉得方便多了。

    堂屋里摆了一桌子酒菜,确实有个请的样子。

    她也不客气,拉了乔东阳,自己找凳子坐在毕哥的对面,眼睛微微一斜,笑着说“现在你可以谈了。有什么就敞开了说吧。”

    此时,屋里有六个人。

    除了毕哥,还有三个他的小弟。

    在人数的压倒性优势下,毕哥很神气,不过,这厮是个有脑子的人,脸上有得意,但没有太飘,说话很慎重。

    他冷静地夹了一块肉,在嘴里嚼巴嚼巴,两个腮帮子鼓胀胀的,导致他说话声音都有点含糊,“村里头拆迁,跟我没关系,我分不着房子,也分不着钱。”

    乔东阳冷笑一声,“所以呢?”

    毕哥看他,“所以我这心里头不爽啊!”

    “哈!”

    乔东阳笑了起来。

    不仅不恼,居然直接朝他竖了个大拇指。

    “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舒服的一句话,你能把无耻都做得这么清新自然,真是让人喜欢。没问题,你想要多少钱,开个价。”

    毕哥:“……??”

    他是谁,他在哪里?

    怎么会有人这么谈判的?

    爽快得过分了吧。

    毕哥嘴里那一口牛肉,有点嚼不烂了。

    他大眼珠子瞪看乔东阳好半天,突然“呸”一声,吐在地上,又喝了口小弟递来的啤酒,压了压惊。

    “你说,你同意给我钱?”

    “对。”乔东阳的样子,不像开玩笑。

    “为什么?”毕哥反而怔了,“你为什么要给我钱?”

    乔东阳笑了一下,“因为别人有,你没有,你心里不爽了。而且,你无耻的认为自己该有,直接找到我面前来要了……我喜欢你这个性格。直率!”

    “……”

    毕哥的表情,有种哔了狗的感觉。

    “你不考虑一下?”

    “那得看你要多少了。”

    “哈哈哈!有意思。”

    毕哥这辈子也没遇到过乔东阳这么有意思(神经病)的人,开怀大笑着,又愉快地呷了一口啤酒,“乔总这么爽快,这事就好办了。你看,要不这样吧?你随便给我一个亿两个亿的?”

    乔东阳眼都笑得弯了起来,“一个亿两个亿你就满足了?”

    毕哥又被吓住了。

    他又端起酒杯,喝了口啤酒压了压惊。

    “我要得少了?”

    “少了?”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要得少?”

    “傻逼!我乔东阳才值一个亿两个亿?”

    “!”

    这他妈的乔东阳不是个神经病,就是个傻子吧。

    毕哥觉得自己的美好人生既将开始了,走上人生巅峰也不是什么难事,整个人突然就开朗起来,甚至拉菜盘子,吆喝着让乔东阳和池月吃菜。

    “来来来,边吃边说,我得想想到底要多少比较符合乔总身份……”

    池月当然不会碰他的吃食。

    “乔东阳……”她唤他一声,不知道这人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

    乔东阳拍拍她的手,满不在乎的一笑,温柔地望着她,“好不容易败个家,别扫兴啊。”

    “……”池月无语。

    “不瞒你说啊,逼哥。”乔东阳端了端酒杯。

    在毕哥期盼的眼神里,他又把酒杯放下,闲适地勾了勾唇,“我这么叫你不介意吧,逼哥?”

    “有事你说。”毕哥已经不介意乔东阳的称呼了。

    乔东哥很满意,“我这辈子最气的,就是钱多花不完,想败个家吧,难如登天。你说有一个像你这么憨直的人,帮我花点,怎么就不可以了?对不对?”

    毕哥完全被说傻了。

    他连连点头,拼命点头。

    “对对对,乔总是个实在人。”

    “所以大家都耿直点,你赶紧想,要多少钱合适。”

    毕哥吃了一口菜,掏出烟来递给乔东阳,已经有点头哈腰的意思。

    乔东阳拒绝,“不抽。你赶紧想,一会儿万一我反悔了。”

    “是是是。”

    毕哥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天热啊!他快膨胀了。

    站起身来,他脱下身上的t恤,光着膀子露出一只吊晴虎纹身,咧着大黄牙问。

    “乔总,你看,十个亿合不合适?符不符合你的身份?”

    “少了!”

    “少了?”他眼瞪得铜铃似的。

    “嗯。”乔东阳扫他一眼,又特地看了看那几个听得眼睛冒光的小弟,一本正经地说:“十个亿败不了家的。我就想彻底败一回,你赶紧的,重新提个价。”

    毕哥:“……”

    池月:“……”

    这是疯了吗?

    毕哥这回终于下了狠心,“那二十个亿?”

    乔东阳还是摇头。

    “五十个亿?”

    “勉强有点意思了。”

    “一百个亿!”

    毕哥眼前出现的是大把大把的钞票,已经完全飘得没底线了,一双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吃过肉的嘴油光光的,写满了贪婪。

    “一百个亿。大概可以判多少年呢?”

    乔东阳突然问,把毕哥听得愣了一下。

    “你什么意思——”

    乔东阳哼笑一声,一只手握住池月,另一只手抄起桌上的菜盘,直接朝毕哥脸上盖了上去。

    啪!

    菜盘落地。

    乔东阳冷笑,“你他妈是不是傻?一百个亿,你得多脑残才会相信?”

    毕哥脸上被油污弄得黄黄黑黑,极是狼狈,被损的气恼更是让他恼羞成怒。

    “给我打!”

    他一吼,三个汉子就动了起来,不客气的抄家伙,要揍乔东阳。

    乔东阳当然不是省油的灯,不待对方手落下,他一脚踢过去,只见得哎哟一声,那家伙就狗吃屎摔了出去。

    另一个人从左边过来,想去拉池月,

    池月眼一斜,二话不说,抄起地上的酒瓶子,直接从他脑袋上砸下去。

    “啊!”

    那人惨叫,头被砸破,鲜血滚珠似的往下落。

    乔东阳看一眼,弯唇一笑,“像我乔东阳的女人。”

    池月瞪他一眼,不说话,猛地踢向面前的凳子。

    凳子飞出去,那家伙刚要捂着头要直起身,就被砸中,一声惨叫退了几步。

    听到打斗声,龚家武冲了进来。

    见状,他愣在门边。

    毕哥抹一把脸,啐了声,“妈的!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撒野。打,给我打!龚家武,你他妈站着看猴戏呢!”

    龚家武手上拿了个钢筋,看了看屋子里的形势,“毕哥,有话好好说吧……这个女的是我发小……”

    “我说你妈啊!上啊!”

    毕哥暴怒。

    可这话把龚家武惹火了。

    这厮本就是个横的,最讨厌别人骂他妈。

    “毕老怪,你别太过分啊!”

    “你叫我什么?”

    “毕老怪!不,逼哥!”

    “……老子打死你。”

    毕哥想冲过去要揍龚家武,乔东阳觉得狗咬狗一嘴毛,正好可以看热闹,可是池月却大喊,“拦住他,他想跑!”

    乔东阳反应很快,抢在她前头,拖住毕哥的手,狠狠压在门上。

    啊!

    只听得咔嚓一声,毕哥惨叫。

    胳膊肘儿脱臼了。

    乔东阳冷哼,反剪他胳膊,听他呼天喊地,一脸是笑,“叫什么?说说看,一百亿还要不要了?”

    “啊——”毕哥破口大骂,“你们别以为……这,这事就完了。”

    他痛得脑门冒汗,仍是咬着牙不认怂。

    这一点,比龚家武好多了。

    乔东阳勾唇冷笑,正想说话,只见池月脸色一变。

    “不好,快走——”

    大门口,蜂拥进来一群拿着家伙的男人。

    他们和龚家武不同,不会对池月手下留情,而且全是池月不熟悉的生面孔,应该不是本村的人,一个个光着膀子,进来就动手……

    这架势,不太对。

    乔东阳没多想,一脚踢飞面前的人,拖着池月往外跑。

    有几个人追上来,他把池月护在身后,抢过龚家武手里的钢筋,冲着人脑袋就砸下去。

    “妈呀!啊——”

    尖叫一片,鸡飞狗跳。

    那些是亡命之徒,挨了打,骂咧着,跟着一群人扑过来。

    池月看乔东阳打红了眼,紧张地拖住他。

    “别恋战,走!”

    乔东阳没吭声,把手上钢筋直接冲毕哥挥过去,刚好击中他的胸口。

    毕哥连退两步,吐了口血,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一下,好多人回头去看老大……

    乔东阳乘机扯着池月往院外面跑,池月回头一看,龚家武还在那里。

    池月喊了一声:“龚家武,你不跑,这是要留着过年啊。”

    龚家武:“这是我家,我……是要在这里过年的。”

    “……跑啊,傻叉!”

    “哦!”

    他俩跑出村的时候,看到龚家武也从院子里跑了出来,一堆人跟在他屁股后面追,分散了敌人。

    “咱们跑快一点!”

    池月看了看地形,反手拽住乔东阳,“跟我走。”

    “好。”乔东阳笑了起来,看她的眼睛里,全是欣赏,完全没有被一堆人追在后面的自觉,池月瞪他一眼,拼命往前跑。

    这些路她原是熟悉的。

    只不过多年未来,好些地方有改变。

    她带着乔东阳东躲西藏,那群人始终跟在后面,甩都甩不掉。

    “不行,这样咱们体力吃不消。”池月扶住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乔东阳,咱们回去。”

    “回去哪?”

    “龚家武家。”

    池月说完,看着那一群越来越近的人。

    “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们会回去,咱们往回跑,然后我把人引开,你去开车。”

    他们来的时候坐的那辆车,就在院外面停着的。

    “好。”乔东阳看她一眼,“你注意安全。我发动你就上车。”

    “明白!”

    ……

    ……

    ------题外话------

    手机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

    太不容易了啊啊啊啊!

    我女盆友呢?快来亲亲我。...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