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

    如果这真是一道证明题。

    他要做,她配合……

    无声的相视,眼神里写满的是复杂。

    没有退路,那就接下去做吧……

    她不敢看他的脸。

    怕看到那种受欲丨望支配的神态。

    可她又不敢再闭眼。

    怕想起月下荒漠里的狰狞画面……

    于是她别开了脸,不抗拒,却像是无声的抗拒。

    乔东阳在这事上没有经验,但有些东西男人似乎天生就懂,无师自通。

    他捋开她的头发,确定她在看着他,眼睛里有她,这才低下头,吻住她,没有多余的语言与肢体动作,轻而慢地带动她的情绪……

    他的吻,总是容易让她迷失。

    这是有温度的爱。

    可男人一旦表现出急切的侵犯性,她就不行。

    牙齿紧紧咬着,身子慢慢的颤抖起来,额头的汗在他狂乱的刺激里,默默往下淌……

    脑子空白而荒芜,那窒息的感觉,主宰了她的意识。

    世界再次变幻。

    这里不是吉丘大酒店温暖的房间。

    她的眼前是荒野沙丘下,一株被晃得摇摇欲坠的树。

    树下的喘息,雪白的身体,

    罪恶……

    这是罪恶的……

    “不要了!”

    她揪住他的胳膊。

    乔东阳动作停顿一下,微微眯眼,掌心盖住她的眸子,继续贪婪地品尝。他身体激荡着某种未知的快意,与她一样紧张,但膨胀的情感不允许他退后。就像他说的一样,证明题没有解出来之前,是不能停止的。

    “乔东阳!不——”她失措地喊他。

    他胳膊绷紧,伤口有疼痛的感觉,却咬紧牙关,把她的身体往上一抬。

    “忍忍。”手上是滑腻如丝的绸般肌肤,他这一股劲已经憋得太久,要是没有一个倾泻的出口,他能难受得死过去……

    “乔东阳,不要!”

    她短促的尖叫。

    带着痛苦而绝望的呜咽。

    咬着唇,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求求你,不要!不要!”

    池月紧闭的眼眶里,泪水汹涌而出……

    无声的泪,像是给乔东阳贴上的一道魔咒。

    让他轻易地清醒,轻易的沮丧,轻易的失败,也轻易的软下去。

    “为什么?”

    他咬着牙,声音明明很低沉,却像一头咆哮的野兽,带着吃人的决心,一头扎入水里,扑腾几下,迅速被淹没的难堪与无奈。

    “不知道……”池月喃喃说着,大口喘着气。

    泪水收不住,她咽了口唾沫,像行走在沙漠里缺水的样子。

    湿发铺陈在被子上,衬得她的身体和她的脸,白如纸片。

    “是因为我吗?”他问。

    “不是。”

    乔东阳双眼通红,“你并不想抗拒我,为什么你的身体,不能接受我?”

    池月侧过脸,额头的汗顺着脸颊滑下去。

    这一刻的她媚眼如丝,风情万种,身体毫无遮掩地呈现在他的面前……

    她甚至都没有害羞,每一个字都认真。

    “给我些时间,乔东阳,如果你要我,请给我些时间。”

    乔东阳沉默。

    好一会,唇落下,软而热地吻住她,有征伐的力量,却没有刚才那般成年男人的最露骨的需求。

    “我要你。”

    他温柔地吻她,小心翼翼,像是在亲近一个易碎的瓷器,细心呵护着,生怕引起池月的不适。

    缠绵而起,落寞结束。

    他抚了抚疼痛的胳膊,躺下去,把脑袋搁在她的脖子边,控制着自己,长长吸一口气,即便心有不甘,仍是问她。

    “你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我,是不是?”

    “乔东阳……”

    “是不是很难启齿?”他想了想,哪怕很不愿意去相信,仍是用咬牙切齿的声音,问出自己的猜测,“是不是你以前被人侵犯过?有心理阴影?”

    这是最有可能的可能性。

    一个正常男人,不得不这么想。

    好在,池月的反应没有他想象的激烈。

    “如果是,你还要我吗?”

    乔东阳吸气。

    有那么一秒的迟疑。

    但他回答很坚定。

    “要。我还是会要你。但前提是,你也需要我。”

    池月盯住他,浸过泪的眼,水汪汪的,像会说话,但却无言。

    “如果你确定要跟我。那你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乔东阳轻抚她的脸,“我们遇到了问题,就去解决问题。好吗?”

    池月抿唇。

    安静了一会儿,她阖上眼。

    “我没有被侵犯。”

    他一怔,更不解了,“那是为什么?”

    “我——”池月双唇干涸,嗓子缺水般沙哑,“我差一点被侵犯。”

    乔东阳眯起眼,突然心疼地抱住她,轻轻搂入自己怀里。

    “所以,你吓住了,是不是?”

    池月没有回答。

    好一会儿,她轻轻推开他的拥抱。

    “我亲眼看到,他们侵犯我姐。”

    乔东阳脸色一变,双手几乎掐入她的肉里。

    池月感觉不到疼痛,眼神里又浮上那一层绝望的水雾。

    “我姐,是为了救我。”

    乔东阳身体微微一僵。

    很多想不通的事情,这一刻都得到了答案。

    原来真的有往事,只是那个往事,不是池月愿意去触及的。

    “我明白了。对不起,我不该逼你。”他搂紧她,轻轻蹭着她的脸,那短硬的头发擦刮着,又硬又刺挠。

    池月皱了皱眉,与他拉开距离,缓缓摇头,“我做不到忘记。”

    “我懂。”

    “我说,我可能永远都做不到跟你……”

    乔东阳沉默。

    “没关系。”他握紧她的手。

    “有关系的。”池月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么清醒过,“你是个正常男人,有需求,这不可耻,也不过分。”

    她慢慢坐起来,靠在床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我刚才已经尽力了,乔东阳。”

    乔东阳握在她腰上的手,微微收紧。

    她看着他,微微一笑,声音轻得像一片羽毛落地。

    “我做不到是我的问题,我不能要求你节欲。你也不可能接受得了这个。所以,我们要怎么办呢?”

    能怎么办呢?

    池月心里也没有答案。

    她想要他来做出这个决定。

    乔东阳静静地看着她,那张脸上难得的出现了痛苦的表情……

    不知是在心疼她,还是心疼自己。

    周遭一片安静。

    好一会,没有声音。

    池月不知道他会说什么。

    分手,或是其他。

    她等了许久,窗外的风把送来的黄沙,都堆到了窗台上,

    久得像一场天荒地老的等待——

    乔东阳终于长叹一声,捧住她湿漉漉的脑袋,凌乱地揉了揉她的头发,一个吻印在她的额头,闷心闷声地笑。

    “我等!”

    池月微微瞪眼。

    “一百步做不到,我们可以做五十步……”他的声音轻缓而磁性,温柔又宠爱,很有治愈感,“没有什么是一定要做的。今天不行,我等明天,一年不行,我等十年,总成了吧?”

    “乔东阳……”

    “不许反驳!”

    他霸道地抱住她,搂入怀里。

    “反正我们都年轻,还可以有好多年月可以霍霍!”

    “……”

    天空放晴。

    僵持了三天后,月亮坞项目重新提上议程。

    拆掉的帐篷重新搭建起来,项目组的工作用房开始修建。

    材料一车一车拖入村里。

    村民们关心的赔偿问题,正式拟定合同。

    乔东阳是个厚道的人,没有亏他们。

    甚至他给了月亮坞的村民,更为优惠的待遇。

    月亮坞里,人们的脸上又重新有了笑容。

    优越感回来了。

    远近的村子,包括隔壁的横峰村都羡慕他们。

    于凤更是如此,整个人都抖了起来。

    从来不打扮不化妆的她,居然偷偷用了池月的口红。

    池月这两天睡得不好,昨晚网店上新,将近一夜没睡,冷不丁看到擦了口红的老妈,吓一跳。

    “这是要去唱戏啊?”

    于凤脸一沉,瞪她一眼,“我就不能打扮打扮了?”

    呃!

    池月捋头发,揉太阳穴,“粉没擦匀,这口红也不合适你。”

    “你这姑娘怎么不会说话呢?”于凤最近被侯助理夸得整个人都飘起来了,听多了好的,就接受不了事实,“你妈我年轻的时候,可俊着呢。这十里八村的,哪一个敢说我不好看?”

    那不是年轻的时候吗?

    池月叹一口气,打个呵欠爬起来。

    “我来帮你。”

    于凤那个年纪的人,对化妆品的驾驭能力大多都比较弱,好多东西更是见都没有见过,除了拼命把粉往脸上涂,把皮肤变白,别的都做不来。

    池月让她重新洗了脸,拿了个面膜出来。

    “贴上。”

    “吓?”于凤看着这东西,摆手,“不用浪费,贴着跟个鬼似的。”

    噗!池月忍不住笑。

    她把于凤按坐在凳子上。

    “你别动!”...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