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雪芽抬头看着镜子。

    里面的女人,披散着头发,泪流满脸。

    他的话像一盆凉水从头淋到脚,冻得她浑身冰凉。

    可看着镜子的人儿,她却挂着眼泪笑。

    是了,就是要这样。

    自取其辱,就要受辱得彻底一点,这样才能断了念想。

    她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也不怕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于她而言,与其维系着这种尴尬的“兄妹情”,不如彻底回到解放前,互相怨恨来得好。

    痛了,就不会再爱。

    那就今晚一次性痛彻心扉吧。

    “是我打电话给你没错。可你不懂得拒绝吗?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不喜欢一个女生,你就不要给她希望,不要对她笑,不要给她温暖,不要给她太多的帮助……”

    泪水再一次流下来。

    她吸吸鼻子,拿袖子擦了一把。

    “你是个坏男人。”她控诉,抽抽泣泣,“航天城这段日子,在月光光离开后,是我这辈子过的,最黑暗,最无助,最艰难的岁月……我失恋,我被渣男纠缠不清,我被同期选手非议,嘲笑,我被她们的小圈子孤立在外,我不能告诉父母,不能告诉月光光……我一个人,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要那样出现在面前……”

    酒精上头。

    她语无伦次。

    忘掉了什么是自尊。

    每一个字,都含着眼泪出声。

    “你不知道吗?那样的你,会让我产生错觉,让我觉得你是喜欢我的,在你的温柔里,我渐渐迷失,无法自拔……你给了我那么多的暧昧,等我爱上你了,你却云淡凤轻的一笑,说你不爱,说当我是妹妹……可是你有没有问过我,我需要哥哥吗?我不需要,我告诉你,我不需要。”

    她的哭腔越来越明显。

    郑西元自然听得很清楚。

    他许久没有说话,听她哭着絮叨。

    说她在航天城的经历,说她为什么会爱上他……

    直到她鼻子堵住,哭得再也说不出完整的话了。

    他才慢慢说:“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让你误会,是我不好,请你原谅我。”

    “??”

    王雪芽愣愣看着镜子,忘记了哭。

    “你……一点都没有过?对我……没有过喜爱?”

    “有。”郑西元叹息,“喜爱,不是爱。”

    “那些暧昧又算什么?你的眼神,你的笑,那不是跟我的暧昧吗?”

    王雪芽几近崩溃,嘶吼着飙泪质问。

    她不明白今天泪腺为什么这么发达,也许是憋了这几天,眼泪早就储满快溢出来了,也许是他的话刚好戳中她的痛处,她不敢承认自己的失败,更不愿意相信这么久的相处,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这一刻,她觉得男人,真的好坏。

    好坏好坏。

    明明是他先暧昧……

    为什么一句“对不起”就想糊弄过去?

    王雪芽吸了吸鼻子,不甘心,酸的心不甘心,动了的情更不甘心,“郑哥,今天是我的生日,你能不能……说一句,你是喜欢我的?只是喜欢就好,不用爱。就当是生日礼物。”

    她巴巴的问。

    像个小可怜。

    唉!

    电话里传来幽幽的叹。

    郑西元点燃烟,仿佛看到一只白鸽落在他的窗前。

    “你答应我不哭,我就说。”

    “嗯……嗯。我不哭。”

    王雪芽吸着鼻子,抹着眼泪,咬住嘴唇,拼命想稳住情绪,还是忍不住抽泣不止。

    “我,我没有哭了。”

    郑西元吐出一口烟,手指轻敲着手机的背壳,顿了好几秒,半眯起眼,“我喜欢你的呀,小丫丫,生日快乐。”

    屏州的冬天,很冷。

    ktv里的暖气却足得让人流汗,

    王雪芽脊背湿透,额头是密密的汗。

    她嘴皮颤抖着,没有说话,头慢慢低下去,搁在洗漱台上,听着他的呼吸,想着他温柔的生日祝福,喉头哽咽,发不出声音。

    “雪芽?”

    郑西元弹了弹烟灰,叫她的名字。

    没有回答,只有她压抑的哭声。

    “喂?说话。你还在吗?”

    那头有隐隐的歌声,没有她。

    “丫丫,你还在哭吗?不要哭了,好不好?”郑西元又喊一声,没有听到王雪芽的回答,挂断电话,拨打池月。

    ……

    池月是走到门口看到来电显示的。

    她皱了皱眉头,果断挂掉,推门进去。

    水漫金山了,哎!

    她看着王雪芽耷拉的脑袋,轻轻拍她的背。

    “走吧,我们回去哭。”

    王雪芽已经哭得够久,眼泪都快干了。

    听到她这么一说,干涸的泪腺再次飙出眼泪。

    她回头,拥抱池月,“月光光,我是不是……太没出息了。”

    “不是不是。”池月被她撞了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稳住她的身体,“你这是正常反应。把自己从感情里抽离出来,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我们慢慢来,好吗?”

    “呜……我好没出息,我对不起我妈。”

    “没关系,谁都年轻过。”池月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又甩了甩,“咱回去再慢慢哭。回宾馆吧。不能再喝了,再喝,我脑袋都大了。”

    王雪芽头痛欲裂,扶着她。

    “回吧,回。”

    ……

    “月光光,我是不是很丢人?”

    “不丢人,我也哭过。”

    “我给他打电话了,你知道吗?”

    “知道……”

    “我又被他拒绝了。你知道吗?”

    “他眼神儿不好,不值得你喜欢。”

    “不。是我不够好吧,没有值得他喜欢的,不可替代的价值。”

    “……”到是把她妈的话都听进去了。

    “月光光,我是不是不漂亮?”

    “谁说的啊,你很漂亮。”

    “我没有你漂亮……”

    “你比大多数人都漂亮。我是个奇葩,你不用理会。”

    “……”

    “其实,每个人的审美是不一样的。喜欢的365bet体育在线,也不一样。有人会觉得我漂亮,也会有人觉得你更漂亮,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可是……每个人都说你比较漂亮。”

    “大概我是大众审美脸,换句话说,就是没有特点。”

    “反正我不是他喜欢的那种脸……”

    “他喜不喜欢不重要,你自己得喜欢自己。”

    “呜,我已经不喜欢自己了,月光光,我变了,我已经不是你的小乌鸦了……呜……我讨厌我自己……”

    王雪芽扑在她的怀里,号啕大哭。

    放肆的,恣意泪流。

    池月头也有点晕,她都想不起是怎么把她哄睡,又怎么回到房间洗漱的。总之,等她脑袋沾到酒店的大床,几乎没有挣扎,就被周公召唤了去,脑子一片空白,连个梦都没有,睡得踏踏实实。

    ……

    乔东阳回来的时候,已是晚上十点半。

    酒店里很安静。

    走廊一个人都没有。

    他推开门,踢掉鞋子,解开外套挂在衣架上,走入卧室……

    怔住。

    大床上的被子微微隆起,一颗脑袋枕在雪白的枕头上,发如黑锻,小脸似瓷。她睡相也不太好,一只白皙的腿,长条条地翻出来,横搭在被子上,将被子夹得紧紧,睡衣也经不住这折腾,调皮地收到了臀上,露出一片起伏的曲线和浑圆。

    要命!

    乔东阳鼻腔一热,手扶住脑袋。

    他也喝了点酒,但没醉。

    眼前这一幕活色生香,当然不会是他的幻觉。

    “池小月,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

    他声音不大,与其说问她,不如说问自己。

    揉着脑袋,他转头,看到取电的那张房卡。

    对!他要来两张房卡,为了方便,给了他的小助理一张。

    她是凭本事自己进来的。

    乔东阳不知该笑,还是该气。

    幸好是进了他的房间,而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男人的房间。

    他弯下腰,扯过被子搭在池月身上,想把那要命的诱人曲线盖住,免得自己想入非非。

    可是不到两秒,池月又自己翻出来。

    大概觉得不舒服,她皱着眉头,脑袋在枕头上拱了拱,像小猪似的,嘴巴还动了动,好像磨了一下牙。

    乔东阳哭笑不得。

    这大长腿,是遮不住了吗?

    乔东阳咽了一下唾沫,觉得喉咙痒,哪儿哪儿都不舒服。

    他半闭着眼睛,慢慢去扯她的睡衣,想帮她拉下来。

    可刚刚碰到裙角,那只白嫩嫩的脚丫子就踹了过来,踢在他心窝。

    “…谁动我,谁死。”

    “!”

    ……

    池月这一觉睡得很沉,待她醒过来,天已经亮了。

    看到乔东阳又睡在自己脚的那头,吓了一跳。

    她身上睡衣很薄,什么都没有遮住,小裤裤都露在外面……

    哦天,要死啦,这个乔东阳!

    池月大臊,双颊通红,几乎没有多想,曲起腿就是一脚。

    “喂,你怎么又睡到我的床上来了?”

    乔东阳好不容易从旖念里找到周公,还来不及睡一个囫囵觉,就被弄醒,睁开眼看到倒打一耙的小女人,他脸一沉,二话不说,拽住她的手,一个用力,就把她拉到身前,紧紧地圈住。

    “不要吵,让我再睡会儿。”

    池月瞪着眼,被他勒在怀里呼吸不畅。

    “喂,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里?”

    乔东阳眼都没睁,呼吸很重,“我会穿墙。”

    “别装傻,喂,你怎么回事儿?”

    “谁动我,谁死。”

    “!”

    池月愣住。

    沉寂片刻,她眼珠子一转,突然满脸通红。

    这不是她的房间。

    老天!她是怎么跑到乔东阳房间里来的?

    最关键的是,她穿的是自己的睡衣。

    证明她是回过房的啊!

    “哼,明明就是你想睡人家,还不肯承认。”乔东阳的手指在她背上轻轻抠了抠,突然将脑袋凑过来,在她耳边轻轻呵气,“要吗?”

    “——”

    池月惊惧,“别闹,这个问题,我得想想。难道是我会穿墙?”

    宿醉后的脑袋,一个如同两个大。

    她闷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她回房洗了澡,拿了房卡,又去看王雪芽的情况,怕她醉死在房间里,可是敲了敲门,王雪芽没有动静,她猜她睡着了,就回去了……

    难道是拿错了房卡,刷进了乔东阳的房间?

    酒精真的要命!

    她简直不能原谅自己,犯了这么幼稚的错误。

    “这是个误会,太怪异了……”

    “人偶尔的怪异行为是受潜意识支配的。你就是想睡我。想得很。”

    “……”

    乔东阳嗤的一笑,胳膊伸过来,再次把她勒入自己的怀里,还意犹未尽地咬了咬她的唇,这才疲惫地闭上眼。

    “让我睡会,昨天晚上被你折腾得够呛。一会我还要以优秀青年的良好精神面貌去领奖呢。”

    她折腾他?

    池月脑子里半点印象都没有。

    她侧过脸,想为自己挽尊。

    可身边的男人呼吸沉沉,像是睡熟了。

    两个人挨得很近,空气里淡淡的香味是他身上的沐浴乳味道,陌生又熟悉,他睡得安稳,像个依赖大人的孩子,紧紧束住她不放,胳膊铁钳子一样——

    池月神经跳了跳,不忍心再吵他。

    由着他抱了一会儿,直到他彻底睡熟,她才从他怀里解脱出来。

    匆匆套了一件衣服,她准备去看王雪芽,却发现手机上有几条未读信息。

    “月光光,醒了吗?”

    “雷竞说……你在乔师兄房间?”

    “……你又瞒我,都睡一起了还不说。”

    “回头再审问你吧,我先回航天城了。”

    “昨天晚上我太失态了,不过借酒装疯一回,也是好事。至少我知道了,我并没有失恋,因为我和他压根儿就没有恋过。一切都是我一个人的情绪和误解,我感动了自己,变成了一个悲剧。从今天起呢,我要回去,找回曾经的自己。”

    “等我好消息!为了星空冠军,我会加油的!”

    “你没看错!我要做冠军,做你和乔师兄的大灯泡,陪你俩一起上天,看他气得脸发绿的样子,哈哈哈。”

    “最后,月光光,我最爱你。吻(图)”

    ……

    ------题外话------

    后来就要加快情节进度啦~~

    啦啦啦,快给你们的男盆友一点掌声和么么哒~~...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