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雪芽是真懂事。

    看到她的留言,池月觉得王妈妈还有一句话没有说。

    她为什么总是受伤,不仅因为天真,还因为太懂事。

    不懂事的人气死别人,懂事的人累死自己。

    ……

    乔东阳补了一个半小时觉,就被闹钟吵醒。

    他起床,池月已经清清爽爽地收拾好,准备好了早餐,坐在那里等他。

    乔东阳一怔,打个呵欠,“去外面买的?”

    “嗯。餐厅已经停止供应,我怕你起床晚,赶时间来不及吃。”

    乔东阳笑着走过来,捏了捏她的脸,“乖。”

    今儿的池月不是野蛮女友,而像个尽职尽责的女助理,伺候乔东阳洗漱,他刷牙,她帮挤牙膏,他刮胡子,她递毛巾,他穿衣服,她就帮他打领带,就连袜子都亲手递到面前。

    乔东阳非常不适应,脊背发僵,“池爷,今天屏州的天,是不是要降红雨啊?”

    池月一本正经,“这个季节降雨的可能性小,一场说来就来的风沙,是有可能的。”

    “啧。真瘆人!”

    到了会场,雷竞在外面等候,池月陪同乔东阳一起进去。

    掐点赶到,会场里的人,已经很多。

    他们的位置在第一排,池月寻到标注有“乔东阳”和“乔东阳随从”的椅子坐下来,不到十分钟,活动就开始了。

    这种官方活动都很枯燥,流程也大同小异。

    甲讲话、乙讲话。

    甲颁奖,乙颁奖。

    不过,屏州当地机关很重视这次活动,官方媒体来得特别多,观众多是各机关代表,参与度很高。尤其在乔东阳上台领奖的时候,掌声激烈。经久不息。

    什么贡献都不如实际的经济支持来得亮眼,真金白银拿出来搞项目最为贵重。

    活动结束后,又是一个招待午餐,听说晚上还有安排。

    乔东阳拒绝了屏州方面的挽留,收拾行李就往回赶。

    这个时间点儿,有点尴尬。

    他们到达吉丘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如果要赶回月亮坞会很晚,这个天气很不安全。

    “要不就在吉丘歇一晚,明早回去?”

    “嗯。”乔东阳对吉丘县城已经没有了兴趣感,闻言,打了个呵欠,问池月:“你们这儿,就没有地方能逛一下?”

    逛一下?

    池月皱了皱眉,明白了他的意思。

    “有是有,就是不知道你对什么有兴趣?”

    乔东阳懒洋洋的笑,“有你在,我就有兴趣。”

    “……”

    吉丘没有什么旅游资源,但这么大一个古县城,要找个地方逛一逛,感受一下当地的风土和人文气息,还是有的。

    乔东阳来吉丘这么久,一直没有机会到处走走,难得今天他有兴致,在这个回不去家乡的夜晚,就成了他们难得的休闲时间和浪漫恋爱时光。

    时间变慢。

    两个人都有了松快的感受。

    商量一下,池月带乔东阳去了县城西南的一个寺庙。

    那是一座佛教古刹,始建于明代洪武年间,是吉丘县最为古老的建筑,老百姓的香火地,也是一个旅游地点。

    去的路上,池月有些遗憾的说:“要是白天,我可以带你去植物园看看,现在太晚,都关门了,进不去。只能去大庙了。”

    “植物园有什么可看的?”

    “我们这里的植物园,跟你看过的可不一样。”

    “哦?有什么稀奇?”

    “沙生植物,你见过几种?”

    “沙生植物没见过,沙僧到是见过几版的。”

    池月嗔怪地拍他胳膊,忍不住笑,“人家在跟你说真的,你就会臭贫。”

    “可是你爱我呢。”

    “呸!谁爱你了?不要脸。”

    不得不说,有一个臭贫的男友,玩起来会轻松很多,相处不寂寞,永远有话题。身处荒凉的漠地,吉丘县城的景象单一,视觉容易疲劳,正是因为身边有了不一样的人,池月对这个来过很多次的大庙,有了新的感受。

    全程她做导游。

    走过大雄宝殿和三圣殿,看过藏经阁,进入观音堂。

    她说得绘声绘色,乔东阳听得严肃认真。

    寺庙占地不大,站在庙里的空地,可以看到庙外徜徉在夜下的沙丘和土包,但院内幽雅宁静,有古木吐翠,树影婀娜,别有一番风情。

    池月说:“这里的前殿主要是用来做佛事活动的,平常也有香客走动。那边是陪殿,僧舍和禅房……”

    看了看她手指的地方,乔东阳问:“这庙里的和尚多吗?”

    池月摇头,瞪他一眼,“我哪里能知道?要不,我去给乔总数一数?”

    “别,一会和尚小哥哥都想还俗了。”

    池月哭笑不得,“别开玩笑,让人听见多不好。”

    乔东阳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抬头看向殿内的彩绘,“这不像是有历史的东西?”

    “文丨革的时候,大庙受到过破坏,后来重新修缮过。”

    “这里的建筑和菩萨,有什么说法没有?”

    “当然有!”

    池月带他到院内的石碑上,看上面刻录的大庙介绍,又为他讲了一些自己小时候从长辈那里听来的逸事。

    “说是有一年屏州发生特大沙尘暴,附近的城市都受到严重的自然灾害,只有吉丘完好无损,风沙就像长了眼睛似的,跳过了吉丘……那次之后,很多人就说,是大庙的菩萨,保佑了吉丘人。更有人说得振振有词,说沙尘暴起的时候,看到庙顶有佛光,将吉丘笼罩在光晕中……”

    “太阳光吧?”乔东阳瞥她一眼。

    “……这不是传说吗?你就听个乐子。”

    池月无意在菩萨面前与他争论这个。

    而乔东阳也没有再问。

    他的目光,望向了观音殿前,蒲团上跪着祈福的人们。

    观音殿比前殿的人多。

    蒲团就三个,排不过来,好多人都在后面等待。

    乔东阳看到了功德箱,在自己兜里掏了掏,没有掏出一毛钱,又转头眼巴巴地看着池月。

    “有钱吗?”

    池月扬唇一笑,打开钱夹,抽出一张十元的纸币。

    乔东阳眉头一皱,“你不是有一百块的吗?给一百来。”

    池月手指顿了顿,抬头看他一眼,放回五十的,取出一百块,递到他手上。

    乔东阳居然没有让她代劳,自己亲自走到观音像面前的功德箱,放入纸币,还对着菩萨,双手合十,闭着眼睛鞠了躬,嘴里念念有词。

    这……

    池月诧异。

    看着他的背影,有点好笑。

    他这样的人,不该是无神论者吗?

    居然挺虔诚的。

    待乔东阳回来,她问:“你对菩萨说什么了?”

    乔东阳:“让菩萨保佑我们,早生贵子。”

    什么?池月眼皮一跳,以为自己听错了,微眯着双眼看他,“乔东阳,你没搞错吧?”

    “我搞错了吗?”乔东阳有点懵,眉头微微一皱,“观音不是送子的吗?为什么总有人说,送子观音,送子观音?难道说,他老人家不是掌管这个事务的菩萨?”

    噗!

    池月对他的理解是服气的。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乔东阳扬了扬唇,轻轻捏一下她的腰。

    “真的?”

    “嗯?”

    “那生孩子,咱总得先播个种吧?”

    “——”

    池月无语,拍他的手,“菩萨看着呢?”

    “正因为菩萨看着,我才说的。我刚才已经向菩萨祈求过了。等我们有了孩子,我就给她塑金身,让菩萨享用无尽香火。”

    他说得一本正经,竟不像玩笑。

    池月良久无言,漆黑的眼盯住他他,闷闷的。

    乔东阳一怔,“怎么了?”

    池月的眼睛慢慢变暗,像是被吉丘的风沙蒙上了一层凉意。

    “对不起。乔东阳。”

    “有病吧你?”乔东阳摸了摸她额头,顺手将大掌盖在她的脑袋上,狠狠一拧,“你在说什么鬼话?”

    池月别开脸,抬头望向夜空,“是我害了你,让你无法做正常男人能做的事。”

    啧!乔东阳低头摸了摸鼻子,小声闷笑,“你这话听着,好像我被你阉割了一样。”

    “……”

    “放心吧。好用的。”乔东阳色色地抚了抚她的脸,看着她点漆般的亮丽双眼,“我有自己的办法。”

    “什么办法?”池月眨了眨眼。

    乔东阳唇角笑容扩大,“月掌柜的,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

    池月哦一声点头,然后面不改色地说。

    “懂了。等我店里上新,我弄两个漂亮的,免费送你。”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