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到中午的时候,他们去了万里镇。

    准备在镇上吃饭,顺便买些东西回去。

    坐上饭桌,不谈工作,鸡飞狗跳的父子就好了很多,一家人安安静静在一起,偶尔闲话几句,竟添了几分温馨的味道。

    董珊又开始有说有笑,乔正崇看儿子也顺眼了……

    可是好景不长,这一切,结束在乔东阳的一通电话里。

    饭没吃完,他接到电话就变了脸色。

    然后放了筷子,拉着池月就走。

    “我们去一趟吉丘。”

    “站住!”乔正崇脸色难看,“这就走了?”

    乔东阳不理会,走了两步,手腕被池月拽住,他瞥她一眼,给她个面子,慢吞吞回头看着乔正崇漆黑的老脸,一本正经说:“月亮坞这个摊子已经铺起来了。该看的,你也看到了。你要做什么决定,是你的事……但是,你也别想来管我。”

    乔正崇看他冷着脸的样子,慢慢站起来,没说月亮坞,而是问他。

    “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乔东阳语气不耐,“我有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你要是闲得发慌,这两天给我把月亮坞好好看着,了解了解这个项目,让俞荣他们给你汇报。要还是想不通呢,你就去月亮湖种树,那里面积大,想种多少种多少,免得你没事就偷我蚂蚁森林的能量。”

    乔正崇气得老脸通红,“我偷你?你就没偷我的啊?”

    池月:“……”

    蚂蚁森林的能量,也能咬一架?

    这父子——

    “哼!”乔东阳冷笑,“我那儿树种全,多种几棵,积点德。”

    说完,乔东阳不给乔正崇骂人的机会,拉着池月就疾步离开了饭店。

    池月完全来不及说话,只能向乔氏夫妇露出一个无奈而尴尬的笑。

    “咱们去哪儿?”池月被塞入汽车,仍然没有明白他此行的目的地。

    乔东阳抿着嘴,一言不发。

    这么些日子,天大的事情,他都能淡然处之,很少看到神经绷成这样。

    池月猜测事情不简单,但没有想到事情会与自己有关。

    “说啊!别吊胃口!”

    乔东阳望定她,“后天就是《星空行者》四分之一决赛了……”

    他沉吟,似乎没有把话说完。

    “我知道啊。”池月观察着他的情绪,“所以,咱们是去航天城看比赛?”

    “去吉丘。”乔东阳舔了舔牙,目光斜向窗外,犹豫再三,淡声说:“王雪芽在今天上午的赛前训练中受伤。郑西元打电话说,人已经送去吉丘了,让我去一趟。”

    池月脊背一僵,猛地坐直身体。

    她盯住乔东阳,许久没有说话。

    乔东阳吸一口气,握住她的手,发现她掌心冰凉,眼眸不由一沉,“池月,你别这样。只是受伤……”

    池月:“怎么会受伤?伤得很严重吗?她都没有给我打电话。”

    其实从乔东阳的反应里,她已经感觉出来了,只是不死心,仍想听到好消息。

    乔东阳阖了阖眼,点点头,“具体什么情况,要到了才知道。不过——后面的比赛,她可能参加不了了。”

    池月心里一沉,眉头紧皱着,安安静静地攥起拳头,比乔东阳预料中的反应淡定了很多,“郑西元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他打给乔东阳是没有问题的,毕竟乔东阳是节目的投资合伙人。可是凭着他们的关系,出了这样的事,他告诉池月一声也是应该的。

    乔东阳想了想,“可能他怕你骂他。”

    “我又不是疯子。”

    郑西元拒绝王雪芽,池月是知情的。

    这些天,王雪芽有跟她联系,基本不谈郑西元,只谈她训练有多么拼命、刻苦。池月知道,这事在她心里还有阴影,但王雪芽的态度较之前,还是有变化的,她一直在往她说的方向去做——原谅不够好的自己,努力变成更好的自己。

    就在昨天中午,王雪芽还告诉她,四分之一决赛,她肯定能入选。

    目前队里的选手排名,她第三。

    在她前面的分别是林盼和汤萍,朱青第四。

    王雪芽能走到四分之一决赛,池月不算意外,因为她是有实力的选手。意外的是朱青,不温不火的她,在节目组里始终处于上游位置,不特别拔尖,从不出风头,但排名一直居高,每次险胜。

    朱青是个聪明的女人,池月早就知道。

    可是,她能赛得这么有水平,还是让池月刮目相看。

    ……

    池月和乔东阳赶到吉丘,还是晚了一步。

    医院的人说,县医院设施不完善,刚刚安排救护车送到屏州去了。

    乔东阳给郑西元打电话,话还没有说完,池月就从他手上拉了过来。

    “我来问他。”

    郑西元在去屏州的路上,听到池月冷冰冰的询问,沉默了片刻,“她这些天太拼了。劝不住。今天上午,就出事了。”

    池月听出他语气里的懊丧。

    “你告诉我,她究竟什么情况?为什么会受伤?”

    池月怎么想也想不出来,航天城哪一个项目会把人伤成这样。

    郑西元再次沉默。

    在池月的追问里,他说:“你还记得刘若男吗?”

    当然记得。

    她们一直在同一个群里,虽然平常刘若男不怎么出来讲话,但是大家一直是有联系的,孟佳仪、刘芸,更是时不时提起她。

    “你可能不知道。”郑西元语气凝重,“刘若男治疗后,留下了癫痫的后遗症,目前为止,还没有康复,一直在着持续治疗,节目组已经为她支付了不少医疗费……”

    池月嘴皮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

    为了刘若男的事情,几个人在“亚洲五a级美人区”的群里,没少吐槽沈岚和沈亚丽,可是当时的轮椅比赛,刘若男也因为太犟,导致耐受度超过晕厥阈值,引发抽搐和癫痫,追究不了沈岚的民事责任……

    后来,大家都说刘若男已经出院,康复了。

    池月也以为康复了,没有多问。

    没想到……

    她吸一口气,“那小乌鸦呢,情况怎样?”

    “比刘若男更糟糕。”郑西元的声音低沉下来,“转椅是她的弱项,她这几天练得很拼命。今天早上,她在训练的时候,不肯停止,最后出现神志不清……心跳一度停止。”

    心跳停止?

    池月呼吸一急,“怎么会这样?”

    面对她的质问,郑西元无言以对。

    池月摇头,“小乌鸦很拼我知道,但她不会拿命玩……”

    “池月。”郑西元默了片刻,告诉她,“这是突发事件,我们也不想的。她自己,大概也是高估了自己的耐受度,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样严重的后果……”

    “不可能。”池月冷声,“王雪芽是个热爱数据理论的人,航天知识全队第一,她对各项数据了然于心,精确到秒,不可能犯这种错误!不肯停止,是在找死吗?”

    郑西元久久不语,

    “等你们到了医院再说吧。”

    ……

    从吉丘县城到屏州医院,汽车一路疾驰,疲于奔命,数个小时的行驶,要不是人工智能天狗,换个人早就受不了。

    天色早已黑透。

    屏州的街道,灯火通明,医院里却灯光渗淡,安静得人宛若坟场。

    郑西元守在病房外面,脊背靠着墙,灯光将他的脸照得惨白,眼睛却红若滴血。

    “你们来了。”

    池月走近他,淡淡问:“人呢?”

    郑西元回头看一眼病房,“抢救过来了。在房间里,还在输液。”

    池月:“可以探视吗?”

    郑西元眉头一皱,“要问过医生。”

    “嗯。”池月没有为难他。

    即便这件事因郑西元而起,她也不认为有责怪他的理由。这是王雪芽心甘情愿的,她的选择,怪不得人。

    她径直走过郑西元去找医生。

    乔东阳见状,冷冷看了郑西元一眼,“我陪你去。”

    “不用。”池月回头看郑西元,“你们聊聊吧。我单独去。”

    女人间的感情,不是男人能理解的。

    乔东阳留在了原地,一把抓住郑西元的肩膀,“你来,我问你。”

    郑西元坐下来,“就这说吧,我听得见。”

    乔东阳眼神幽暗,像是看穿了他的情绪一般,毫不客气地直戳心窝,“你刚才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的那些话,没有说完吧?说!你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

    “……”

    郑西元没否认。

    走廊里的风,凉幽幽的,穿袖而过。

    他双手慢慢抱住头,许久,长长一声叹息。

    “我也不知道会搞成这样。”

    乔东阳提提裤腿,在他身边坐下来,“说清楚。”

    “我想抽支烟。”郑西元心绪不宁,烦躁得站起来,左右看了看,也不管乔东阳怎么想,摸出一支烟,走向了吸烟区。

    乔东阳跟上去,郑西元给他递来一支,然后替他点燃。

    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

    待香烟入肺,郑西元苦笑一声。

    “早知道这丫头是个死心眼,没想到会偏执成这样。”

    “说重点。”乔东阳扫他一眼,不耐烦。

    “昨天晚上,她突然急匆匆跑过来找我,结果碰到了张相君。”

    乔东阳眉一挑,“张相君?”

    “张相君刚从我房间出去,两个人碰了个正着。”他说完,看乔东阳并没有很明白意思,又抿了抿唇,吸口烟,“我没有留女人过夜的习惯,办完事,就让她回去,这女人不愿意,墨迹了一会,跟我赌气,衣服没穿好,就气咻咻地冲了出去……”

    衣衫不整的张相君,从郑西元房间里出去,看到门外的王雪芽,会是什么表情?

    女人间的战争不靠武力,但可以细微到稍有风吹草动,就能杀死人。

    有时候,连空气都是刽子手。

    “我听到动静出去,她已经走了。”郑西元狠狠撸一把头发,叼着烟,半阖着眼思考,“我当时喝了点酒,脑袋发胀,也没有说什么。讲实话……我认为我已经很君子了,没怎么着她啊,这真是……我也冤枉。”

    冤枉?乔东阳瞪他一眼。

    “这个跟她出事有关系?”

    郑西元:“她同屋的汤萍说,王雪芽昨晚一宿没睡,今儿天不亮就爬起来狠练,结果,可不就出事了吗?唉,真是犟得像头牛犊子似的,拉都拉不回来。”

    乔东阳默不作声。

    片刻,他淡淡地说:“你和张相君,不是早就断了?那天在吉丘,她当着王雪芽和她妈的面,说是你表妹,演得不是挺好的,怎么不继续演下去?”

    “女人,不就那么回事?呵!”郑西元嘲弄一笑。“可能是王雪芽的出现刺激了她吧,这些天对我殷勤得很。她的节目要后天决赛才录制,可是她,昨天就到了航天城。”

    乔东阳冷冷剜着他,笑得嘶嘶的,像毒蛇吐信子。

    “人家送上门,你不知道拒绝?”

    郑西元被他盯得头皮发麻,搓了搓太阳穴,“我怎么没拒绝?我他妈对她真没啥兴趣。可是昨天晚上……”他顿了顿,狠狠吸一口烟,“不是喝了几口酒,上头了吗?她送到房间来,我一时没忍住。”

    “这都忍不住,你是公狗啊?能交配就上?”

    “……”

    ------题外话------

    啧!

    顶锅盖~...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