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叔。”乔东阳冷着脸,但没有生气,“我还没办法向你解释监控受损的问题。但是,请你相信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说到这里,他看了池月一眼,“就算你不来问我这个事,为了池月,我也会一查到底的。”

    “哼!这种话我听多了。”王父冷冷看他一眼,火气冲天地拿起手机,“既然你们不拿出态度来,那我也就用不着顾及你们的颜面,不管节目是不是还在录播了。我现在就报警,让警方介入,事情闹大了,看谁更受不住……”

    “王叔!”池月抢在乔东阳前面阻止他,笑道:“这事,你先缓一缓。”

    她看乔东阳一眼,“如果他在说谎,我不会饶过他的。现在,咱们给先他个面子,看看他们的处理结果再说吧?”

    乔东阳抬抬眉,不以为意。

    池月看王父黑着脸,怨气未散,又眨了眨眼。

    “事缓则圆,说好的,静观其变……”

    王父眼里的火气,渐渐褪去,“好。看你的面子上,我就等他们给结果。”

    池月把王父带到乔东阳的私人休息室,关上门,开了电视,让他休息。长途跋涉过来,对老人家来说,还是有些辛苦,王父坐在乔东阳舒适的沙发上,不一会儿,连打几个呵欠,就开始打盹。

    等他睡着,池月拿了个空调毯给他盖在身上,走出休息室。

    她再回去办公室的时候,会议已经结束,只是她没有想到,开会的人除了乔东阳、郑西元,还有权少腾、丁一凡等人。

    这开的是什么会,不言而喻了。

    权少腾看到她,唇角微微一勾,没有说话。

    可是这个小表情,被有心人解读,就很耐人寻味了——比如乔东阳。

    他认为,这小子对他的女人不安好心,语气就没多客气。

    “权队,慢走。”

    不留客,恨不得他快点走。

    那嫌弃劲儿,中间隔着一个人,权少腾都能感觉出来。

    他看了乔东阳一眼,没有说什么,却慢慢走到池月的面前,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低头看向她的脸,“池小姐是吧?我们可能需要单独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池月一怔,配合地点头,“好的。”

    权少腾回头看乔东阳和郑西元,“还有些事情需要核实,麻烦你们帮我准备一个安静的地方做笔录。”

    乔东阳眯了眯眼。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他嘲弄地笑:“权队不是说,你不会破案?”

    权少腾挑挑眉,并没有想要向他解释的意思,“不会破案和询问证人,有什么必要的关系吗?”

    “……”

    妈的!乔东阳想捏死他。

    这家伙明显想撩池月,还让他“准备场所”?

    乔东阳脸色黑沉,“权队,机器人是不准备要了吗?”

    有这样威胁人的么?有点意思。权少腾眼里兴味更浓,打击与自己同样高傲的人,大概能获得某种满足感,他看乔东阳一脸不愉快,自己就莫名愉快。

    “机器人要,案子也要办。”

    权少腾一本正经地说完,看着池月挤了挤眼睛,压低声音说:“公事。”

    池月嘴角扯了扯,没有回答,但那短暂的眼神交流,足够让他明白权少腾的意思了。

    “好的,权队。”池月阻止了乔东阳即将炸毛的坏脾气,跟着权少腾和丁一凡去了李晋提供的讯问场所——办公室旁边的小会客厅。

    门关上。

    落地玻璃是单向的。

    乔东阳在外面看不到里面。

    里面的人,却可以看到外面。

    某人在外面快气死了!

    这画面有些喜感,但池月不是来跟他们捉迷藏的。

    她双手放在膝盖上,露出疑惑的表情,“权队,要问什么?”

    权少腾轻咳一下,目光始终落在外面的乔东阳身上,“我没有什么可问的。”说完突然发现会客厅里没有声音,转头看到池月已经变了脸色,他眉梢一扬,笑着朝正在整理资料的丁一凡看上一眼。

    “询问由我们的丁警官负责。”

    那他呢?

    来干嘛的?

    “我就打个酱油。”权少腾似笑非笑地说完,摸着下巴看外面乔东阳的表情,“顺便看看什么时候能忽悠到一个机器人。”

    池月:“……”

    这真是个奇葩。

    池月无法想象他是怎么混进革命队伍的,觉得有点好笑,又不好多说什么。

    丁一凡很严肃,和权少腾漫不经心的样子截然相反。

    他核对了池月的个人资料,让她在确认书上签字。

    “池月,下面我会就一些案件问题,对你进行询问,你要如实回答。”

    “好的。”

    “那我们开始吧。”

    丁一凡再次挪了挪执法记录仪,正对着池月,确保可以记录下询问的全程,然后就袁兰馨的案子开始,就她所知道的情况,从她的角度,询问了整整两个半小时。

    中间牵扯的事情很多,而池月是一个看似无关,但却关键的人物。

    被强暴的袁兰馨,差点被强暴的罗婵和她,试图杀死乔东阳的龚家文,小旅店里的两个神秘旅客,与她擦肩而过投来的目光,他们的意外身亡……再到王雪芽的转椅事故。

    丁一凡问得仔细,池月在他的引导下,相当于把整个事件过程重新梳理了一遍。

    这一回想,整理逻辑,她发现,这一切的一切,都像串在一条绳上。

    问到最后,池月脊背都汗湿了。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丁一凡神色微沉,就连权少腾都看了过来,“什么事?”

    池月皱了皱眉,目光里流露出迷惑,用一种不太确定的语气说:“在我和林盼的资格赛中,我的航天服出了点小问题,导致我失去比较资格。当时我没有多想,认为是自己的操作失误造成的。可今天,王雪芽的转椅再出故障,突然让我产生了一种诡异的直觉……”

    想到背后有人在暗戳戳地害自己,池月头皮一麻。

    “我的航天服,会不会也像转椅一样,被人动过手脚?”

    这个怀疑非常合理。

    权少腾和丁一凡交换个眼神,点头。

    丁一凡说:“我认为,这个细节很重要,可以并入案件调查。”

    池月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

    直到丁一凡再次问起,“你还有什么想补充的吗?”

    池月摇头,“没有什么了。”

    “好的,如果你想到什么,可以马上告诉我们。”

    丁一凡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她,让她方便的话可以加个微信,方便发送图片类证物。权少腾则是比较直接,抬抬眼皮,把自己微信二微码放到她的面前,“扫这个。”

    池月看看他,乖乖扫码。

    这是警察同志应有的待遇,她并不觉得有什么。

    丁一凡当然也不会。

    加完微信,他开始整理东西,“有什么事情,及时沟通。”

    权少腾说:“你比你那个男朋友,好交流多了。”

    说着,他歪了歪头,示意池月看外面沙发上坐着的乔东阳,“我估摸着,再问上两个小时,这家伙的头发都该愁白了。”

    噗!

    哪有那么夸张。

    池月笑起来,“他这个人,比较敏感,对人有防备心,但是对你们,还是很配合的。”

    这是实话。

    池月认识乔东阳这么久,除了他们,她从来没有见过乔东阳向谁服过软。像今天这样气咻咻地在自己的办公室外面坐上两三个小时,什么都没有做,真的是非常不容易的。

    就算他们是警察,乔东阳愿意,也可以有一万个办法给人添堵。

    池月笑了笑:接着说:“放心吧,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他也急于破案。”

    权少腾一顿,幽黑的眼睛看着她,“池小姐,他似乎很听你的话?”

    “这个不叫听话,叫尊重。”池月说着,突然挑眉,“怎么了?权队的意思是?”

    “我就想找他买个定制机器人,可是这家伙,玩什么饥饿销售呢?”权少腾话音突然一转,“你看能不能帮我说说,让他卖我一个?”

    “……”

    ------题外话------

    今天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最近大姨妈拜访,有点躁……...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