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池月早早就起床收拾自己,挑了漂亮的衣服,化了个精致的妆,掩盖自己休息不好的憔悴脸色,然后坐在客厅里和王雪芽说话,等权少腾。

    没有想到,最先等到的人是董珊。

    她带了个中年保姆,拎了一兜子菜,看到着装整齐的池月,微微一惊。

    “这是要出去?”

    池月愣了愣,把她们让进屋,捋了捋头发,“是的。有点事。”

    去医院见乔东阳这个事,是她私下拜托的权少腾,池月不想为他惹事。哪怕是董珊,她也不能告诉。董珊深深看她一眼,没有多问,招呼保姆过来,给她们介绍,说她们住在申城这段时间,这位姓李的保姆,会来照顾她们的生活。

    “我知道你们年轻人喜欢安静,所以,李妈不会住在这里,做完卫生做好饭,她就会离开,你们不用拘束吧。”

    董珊是个能体恤晚辈的长辈,在这个关键时候,她能面面相觑的照顾到两个姑娘的情绪,是个七巧玲珑的人儿。池月对她的好感与日俱增,心里寻思着,等乔东阳出来,她得好好跟他说,消除他们母子间的误会。

    董珊没有待多久,说会儿话,坐了坐,说还有事,起身走了。

    她前脚一走,池月后腿就接到权少腾的电话。

    昨晚池月给权少腾发过位置,他此刻就等在小区外面。

    “快点出来,五分钟,别让我等。”

    “收到。”

    这个权队身上有些毛病,与池月最初认识的乔东阳很相似,需要别人无条件去迎合他的时间安排和处世原则,要不然,他大爷就老大不爽。

    她当初可以和乔东阳对着干,但是对权少腾,一分这样的心思都不敢有。

    “小乌鸦,我走了。你中午自己吃饭。”

    池月拎着包,颠颠下楼,走出小区大门左右看了看,就听到汽车鸣笛声。

    她侧头一看,权少腾开了一辆骚包的轿跑停在路边,戴了一个墨镜遮了半边俊脸,一脸不耐烦地催促:“快点儿!”

    “好的。”池月踩着小高跟,飞快跑上前,拉开车门,坐进去。

    刚系上安全带,就看到董珊开着车从旁边过去。

    董珊的车窗没有合上,看着她,眉心蹙了下,随即微微一笑,点头离开。

    池月:“……”

    她来不及跟董珊说话,当然,更不合适解释。

    “坐好了啊!”权少腾在某些方面,并不是细心的人,他半眼没注意池月,一脚油门踩下去,轿跑像箭一样冲了出去,超过董珊的汽车,头也不回。

    池月:“……”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董珊心里肯定会有些想法。

    唉!顾不上了。

    她关好车窗,“权队,你那边的案子……没有进展吗?”

    权少腾懒洋洋的勾唇,一张俊脸上满是嫌弃,“这是你该过问的事吗?”

    池月瘪了瘪嘴,“不好意思。关心则乱。”

    权少腾哼声,“进展是有的。但是不能告诉你。”

    好吧。

    和这个人聊天好心累。

    池月决定闭嘴,一切等到见到乔东阳再说。

    不料,权少腾却突然开了他的“尊口”,语意不详的问:“在认识乔东阳前,你认识姓乔的人吗?”

    姓乔的,池月在自己的记忆库里搜索着,摇头,“没有什么印象。”

    “乔瑞安呢?”权少腾继续追问。

    池月再次摇头,“第一次知道这个人,是在乔老太太的生日宴会上。”她说到这里,眼睛一亮,盯住权少腾的目光里充满了希望,“是不是查出他什么问题来了?乔大伯和乔瑞安这事,我认为很不简单。”

    权少腾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怎么个不简单法?”

    池月脸色微暗。

    她不是警察,有些事情和感受,只是凭着某种潜意识的感觉,“他们做了一个局。目标就是乔东阳的继承权,是乔家的家产。说不定,从乔爷爷留下遗嘱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谋划了。”

    权少腾笑了,“池小姐,破案不能靠猜测,更不能随便张口就说,人家会告你诬蔑。你有证据吗?”

    “……没有。”

    她闭嘴。

    突然又有点不服气。

    “不是你问我的?我不能欺骗警察吧?如实陈述自己的想法,也是配合调查的一种方式。”

    反问有效。权少腾愣了愣,哈哈大笑起来,“好有道理。可惜,并没有什么用。”

    “……”

    池月原以为是权少腾准备一个人偷偷带她去见乔东阳,但是到了医院才发现。丁一凡和另外一个她不认识的警官等在楼下,他们带了些办公用品,背着电脑包,根本就是公事公办的样子。

    池月有点慌,“权队?你们来是为了?”

    “查案。”

    “那我?”

    “协助。”

    “……哦。”

    协助什么呢?她想。

    上楼的电梯里,她一脸镇定,但内心惶惶。

    几个警察都不说话,一脸严肃冷漠,池月站在中间觉得自己像个犯罪嫌疑人。

    “权队……”

    “没事的。”权少腾难得心情好,给她解释一句,眉目间满是笑意,“你不来协助,怎么可能见到乔东阳?以家属的名义吗?”

    家属当然是不行的。

    侦查起诉阶段,家属见不到犯罪嫌疑人。

    只有案件证人的身份,协助警方办案才可能走入乔东阳所在的病房。

    池月松口气。

    “还是权队想得周到。”

    权少腾似笑非笑,没有说话。

    ……

    走廊上有两个便衣,他们警惕地看了池月一眼,叫了声权队。

    权少腾点点头,指了指病房,“醒了没有?”

    对方点头。

    权少腾笑着问:“今天还作不作了?”

    那两个便衣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大少爷脾气很大。这工作我快干不下去了。作死人。”

    池月:“……”

    乔东阳作吗?

    在她的印象中,好像是……有点。因为身边有“专业克作”的侯助理,样样都能顺着他的心,可能大家并不觉得他难以伺候。到了这里,侯助理不在,这位从小养尊处优的臭脾气,就全出来了。

    他是病人。

    警察看着他就头痛。

    权少腾了解的一笑,目光里流露出同情,“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一会儿我们走的时候,叫你们来交接。”

    警察小哥像是松口气,“好的。那权队,你们忙。有事招呼一声。”

    “明白。”权少腾朝他比了个手势,推开病房。

    人还没进去,一个枕头就飞了过来。

    “滚吧,别来烦我。有什么事,找我的律师去说。”

    枕头掉落脚边,权少腾差点笑出声来。

    “乔老板,脾气真是不小。”

    他慢慢弯腰把枕头捡起来,反手递给进门的池月,“要不咱们走吧,他不想见我们……”

    这幸灾乐祸的语气隔着空气乔东阳都能嗅出来。看到池月,他凝重的脸色一缓,把看见权少腾的不悦都压了下去,朝池月帅气的扬扬眉,笑开,“你怎么来了?”

    池月看到他,心里有些酸。

    乔东阳是个优雅讲究的男人,可是身体的伤病,让他不得不卧床治疗,这对他的精气神有些影响,病服穿在身上,绷带和夹板未拆,脸色看上去苍白如纸。

    偏偏他一直看着她笑。

    温暖的,轻松的,

    就好像刚刚那个冲人家发火的人,不是他一样。

    “愣着干什么?过来!”乔东阳拍拍自己身边的床,勾勾唇笑,“难不成你要我过来牵你?”

    池月克制住内心的冲动,慢慢走近他,“你好些没有?瘦了好多。”

    “哪有啊。小伙子长得贼精神,瘦什么瘦?”乔东阳半阖着眼,给池月一个带电的媚眼,一如既往深邃漆黑的眼,带着笑,就像那张照片中的他一样,阳光帅气,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在医院里,他过得很好,至少没有受到不好的对待。

    “就是太烦了。不能下床。”乔东阳叹气。“天天给我看些没营养的肥皂剧打发时间。”

    “……”池月看他像个孩子似的抱怨,有点想笑。

    可是权少腾却是忍不住瞪眼,“有肥皂剧看不错了,这算是格外优待。依我说,你这家伙,就该让你无聊到死,天天睡床上,看天花板发呆……”

    “机器人还没拿到手吧?”乔东阳打蛇打七寸,向来不嘴软,“权队不要奔放得太早。”

    “嗯,有时候看肥皂剧也是可以培养情操的,你再忍忍吧。”权少腾对高科技产品和一些先进设备都有着迷之热爱,对定制机器人的渴望胜过对女人,所以,哪怕乔东阳不给他好脸色,他也不介意。而且,话风转得巨快。

    然而,

    乔东阳很介意。

    “你可以消失一会儿吗?”他看着权少腾,握了握池月的手,“我想和我女人单独说会儿话。权队,行个方便!”

    “呵!”权少腾差点被他气得笑起来,“乔先生你是不是想得有点多?”

    他能把池月带过来,让他们见面,虽然找的是正当理由,但还是担风险,哪可能让他们单独见面呢?

    池月听他这样说,眸子一暗,反握住乔东阳的手,“咱们不要为难权队了。他也不是外人,有什么事情,不用回避他。”

    “不能不回避他啊。”乔东阳叹息。

    “嗯?”池月不解地看着他。

    “难道我想跟你亲热亲热,也让他在这儿看着?”

    “……”

    权少腾皱皱眉,“狗子。你这名字真没取错,我看你就是个狗东西……”他不仅不回避,还拉了椅子,大剌剌坐在乔东阳的病床边,招呼丁一凡。

    “老丁,开始准备吧。”

    今天他们是带着任务来的。

    冯大军、彭勇一案,还没有了结,现在乔东阳又惹上事儿,他们找了相关部门协调,原本是想把案子接过去的,没有想到,中途受到阻碍,申城方面明确表示,乔家的案子和朱青案,与重案正在调查的案子不相干,分开审理比较好。

    最主要的是,重案拿不出证据来证明,案子的相关。

    今天他们来,就是以查案的名义,来询问乔东阳案情的。

    当然,不是冯大军和彭勇案的细节,那个乔东阳已经说过无数次,没有新的证据,用不着再录口供。他们想知道的是——乔瑞安和乔东阳的恩怨。

    池月的疑心,重案当然也会有。

    哪怕没有证据,他们也不会放过一丝合理推论。

    查是肯定要查的,然而,权少腾和池月都没有想到,乔东阳会断然拒绝。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就是为了点小事,几句龃龉,发生冲突。我那时年轻气盛,看不惯乔瑞安一副假正经的傻逼样子,就揍他了。”

    权少腾和丁一凡交换个眼神。

    丁一凡问:“什么样的小事?”

    乔东阳垂下眼皮,“事过多年,忘了。”

    丁一凡:“乔先生,我希望你能再想想。细节越多越好。我们是想帮你。”

    乔东阳倚在床头,懒洋洋的,“我知道。但是我真的想不起来。当时,也没当回事儿,就是想揍他。”

    丁一凡目色微沉,“你是用什么东西弄瞎他眼睛的?”

    乔东阳:“花瓶。”

    丁一凡:“说清楚一点。”

    乔东阳吸口气,余光瞄了池月一眼,似乎很不愿意浪费时间反复说这些没用的事,“我们争吵,冲突。我顺手抄起一个花瓶就砸在他脑袋上,花瓶砸破了,他冲过来要打我,我为了还击,就着破碎的花瓶朝他刺去。他踩到碎玻璃片儿滑倒,眼睛刚好扎在玻璃上……就这样。”

    众人静静听着。

    池月皱了皱眉头,深深望他一眼。

    乔东阳却不看她,只是凝视着丁一凡。

    “听说那家伙的傻病,突然治好了?”

    丁一凡不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继续问:“他当时眼睛就坏了吗?”

    “不知道。”

    “出血了吗?”

    乔东阳脸色平静,“血流如注。”

    丁一凡看他没有半分同情心的样子,皱皱眉,问出了所有人心里共同的疑惑,“你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呢?他是你堂哥……在他已经受伤的情况下,你为什么还要推他下楼?”

    “我没有推他下楼。”乔东阳哼一声,似笑非笑,“我只是又上去踹了他两脚,这厮吓住,自己摔下去的。”

    踢了两脚和推下楼梯,听上去性质没有那么恶劣,可是道理不还是一样吗?

    正常人在这个情况下会怎么做?

    叫人,报警,打120?得多恨才会再补两脚?

    权少腾笃定地问:“你对你堂哥,毫无同情心?”

    乔东阳扯了扯嘴角,并没有像他们以为的那样对自己的犯罪行为进行遮掩,而是用不屑甚至嫌弃的语气说:“我为什么要同情他?他活该的。”

    这语气不是一般的憎恶。

    哪怕事过多年,乔瑞安已经瞎了一只眼,乔东阳似乎仍未解恨。

    池月看他这样,那一口卡在喉咙口的气,落不下去。

    但她没有开口打断他们。

    只听权少腾又问:“你为什么这么恨他?”

    “看不惯。”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不可能。”权少腾说得斩钉截铁,“你们动手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乔东阳云淡风轻的笑着,摆明了不在意乔瑞安这个案子,“难道权队年轻的时候,就没有就没有遇到过几个单纯想揍的傻叉?”

    “没有。”权少腾难得的严肃,“我揍的,都是该揍的人。”

    “一样。我也是。”

    “乔东阳。”权少腾直呼其名,双眼盯住他幽幽的眼,“你不要不把乔瑞安的案子当回事。我实话告诉你吧,你如果不肯配合我们,申城警方马上就会申请正式逮捕你。你有故意伤害罪在身,对朱青的行为将很难构成正当防卫。说你防卫过当都是轻的……到时候,数罪并罚,你是想把牢底坐穿?”

    “唉!”

    乔东阳突然一叹。

    他很真诚的看着权少腾,唇角挂着笑。

    “年轻人,我已经交代得很清楚了。难道你希望我编故事欺骗警察?”

    权少腾一时被他噎住。

    乔东阳哼声,手指轻轻叩着床,“我完全可以编一个人设更为丰富的故事,为自己开脱……然而,事实就是这样的。我看不惯那小子,争执起来,就动了手。当然,我没有想过要把他眼睛弄瞎,更没有想过他会那么不经摔,几级楼道滚下去,就坏了脑子。”...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