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七月,池月和王雪芽顺利毕业。

    这一年的天真的很热,申城的超高温和暴雨,交替进行,说来说来,闹得人心躁动。

    去学校领了毕业证,池月和王雪芽找导师聊了聊,辞行出来,没有直接离校,而是手挽着手,在郁郁葱葱的校园里慢慢地走,用脚步丈量这个给了她们无数回忆的地方。大一进校时,还是青涩的无知少女,离校时,她们都已经经历了很多。

    心思重了。

    蓦然回首,发现当初那一分纯粹太难得。

    林深处树木遮天蔽日,知了“知了”不停,像在为毕业的学子送行,叫亮了这个夏天。王雪芽抬头,望着从树叶缝里透过的金碎阳光,眯起眼,舒服地一叹。

    “月光光,还记得我们上大学时的样子吗?”

    池月侧头看着她,笑了笑,又从她的肩膀望见林中木椅上并排而坐的两个女生。

    她们头碰着头在看一部手机,青涩的面孔带着古怪的笑,不知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时不时讨论几句,又打闹几下,像极了当初的她们。

    “记得。”池月说:“快看!那不就是我们吗?”

    王雪芽注意到她的视线,慢慢转头,看向那两个女生。

    噗!

    真像!

    这仿佛就是时空深处的她和池月。

    王雪芽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原本心理年龄挺小的,一直觉得自己还没有长大呢……这么跟她们一比较,突然好落寞。”

    “落寞什么?”

    “老了!”

    “!”池月拍她背,“你还青春年少呢。”

    跟王雪芽比起来,她知道自己的样子才真是有些老气横秋。

    王雪芽唉声叹气,“……没在学校里谈一场校园恋爱。好遗憾,而且,为什么这几年,居然没有男生追求我的?”

    噗!池月忍不住笑,在她脑袋上敲了敲,“喂,王小姐!醒醒吧,是你不想谈的。”

    “瞎说。”王雪芽眼睛一横,“明明就是你把我的追求者都吓跑了。”

    “我是恐龙吗?能吓跑男生?”

    “你不是恐龙,你是母狮子。”

    “好哇,原来你心里就是这么想我的……哼!”

    池月白她一眼,迈开步子大步往前,一副恩断义绝的样子。王雪芽愣了愣,笑着追上去,拖住她的胳膊,不见她转头,突然就将手伸向她的腋下。

    “我看你还装不装了……”

    “啊!哈哈哈哈!”池月怕痒。

    这么一挠,她忍不住缩了身子,然后和王雪芽在林荫小道上打闹起来。两个人你追我逐,在树上知了的配乐声里,闹了许久,玩得一头一脸都是汗,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脸蛋儿红扑扑的,像刚刚从汗蒸房出来,一脸的青春和阳光。

    “月光光……”王雪芽突然停步,眼睛晶亮地看池月。

    “嗯?”池月抹了抹脸上的汗,瞪她,“又想干嘛?”

    “你笑起来真好看。”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池月笑了。

    在这些被阴霾笼罩的日子,池月像被乔东阳带走了灵魂,明明活生生在她的面前,王雪芽却常常觉得她的月光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具没有生气的行尸走肉。

    那种惶惑的感觉,教她害怕。

    她怕池月会从此走不出来,也怕她们再没有快活的模样。

    这一通笑闹,王雪芽重拾了信心,池月那些无法释放的情绪也在奔跑中发泄了出来,整个人神采奕奕。

    “放心吧,我会一直这么好看的。”池月了解王雪芽话里的话,笑着搔一下她的头发,然后挑挑眉,趁她不备,掌心扣在她的脑袋上,狠狠一捏,又哈哈笑着跑开,“所以,只能委屈你,做天下第二美喽!”

    “嘿!又变着法儿的夸自己!”

    王雪芽追上去。

    林中的阳光细碎而金黄。

    两个人的影子交替往前,时而跳,时而跃,时而撩起一根树丫,惊动了一个夏天的青春。

    ……

    对大学毕业后的生活和工作,她们都曾经有过详细的规则,但事到临头,发现计划不如变化快,那些想法暂时都做不了。

    比如旅游……

    比如找工作……

    大三大四的时候,很多同学已经开始应聘,找好了接收单位,一毕业就再就业,而池月和王雪芽,都有一种毕业就失业的感觉。不过,池月在乔东阳的月亮坞项目组,还有一个助理的兼职,而王雪芽……

    这姑娘并不为工作操心。

    同学群里从早到晚都在讨论,某某去了哪个公司,某某又获得了什么工作,也有一些热爱八卦的同学,假装关心地偷偷询问她。

    王小姐的回答,一律是,“家里有矿心不慌。”

    在《星空行者》比赛失利后,王雪芽身体素质变差了,但从高强烈的训练场下来,她突然停止运动,在这些坐吃养膘的日子,不知不觉就胖了,比起在节目组的时候,体重足足长了十斤。

    她的变化让人始料不及。

    池月不关心王雪芽的工作,也知道她确实是家里有矿的大小姐,不在乎金钱,但是,池月很操心她的身体。

    “小乌鸦,你要注意控制体重了。再这样下去,你会做不成天下第二美的。”

    彼时,王雪芽正愉快地坐在出租屋的床上,吃着薯片,晃着双脚,看池月打包货物。对池月的衷告,她满不在乎地撩眉。

    “做不成天下第一,我要这第二何用?谁要,拿去也罢!”

    “——”

    池月快被她气死。

    她停下手上的活儿,站在屋中认真看她,“你再懒一个试试?”

    “我这不是懒,是叫……看得开。”

    池月蹙眉,顿了顿,沉了声音,“小乌鸦,不要轻易放弃自己。”

    天气很热,只有一台风扇蹲在墙角,对着她们用尽全力地呼啦啦吹,池月的裙裾被掀起,白皙的脸上淌着汗,为了方便做事,她的头发被辫成了麻花辫,整个人看着清爽又严肃,那双眼睛,尤其犀利。

    王雪芽拿薯片的手,僵住。

    每次池月这样对她说话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话题必须认真对待。

    要不然……母狮子会发飙。

    “唉!”王雪芽叹口气,把薯片伸向她,“麻烦堵一下嘴。”

    池月一动不动,黑漆漆的双眼盯住她不放,王雪芽撇了撇嘴,悻悻的收回,把薯片放在床头的柜子上。

    “我也想保持身材的啊。s型谁不爱?可是我……”王雪芽目光突然暗淡下来,“出院的时候,医生特地嘱咐过我,不能剧烈运动。我爸我妈每天的电话里,也是例行问候,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的啊!”

    她知道自己为什么发胖。

    就像有些运动员一样,长期保持运动的习惯,突然懒惰下来,十个人有九个会发胖。可是她知道又有什么用呢?她不能拿生命开玩笑。

    池月眉心蹙起,“剧烈运动和不运动,还是有界线的……”

    王雪芽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苦笑,“可能你对医生口里的剧烈运动有什么误解。月光光,医生说得很明确……奔跑、打球、游泳、一切会让身体产生热量的运动都是剧烈运动。”

    “……”池月想了想,“今天上午在学校,咱不是奔跑了?”

    “所以啊!”王雪芽懒洋洋拿过薯片,咬得嘎嘎作响,“我正在补充能量。”

    “……”

    池月其实觉得运动的度,应该由王雪芽自己掌握,要是身体有不适,就停止运动,身体没有不舒服,轻微的调节性运动,应该是不会有坏处的。

    但是,她的想法归她的想法,事关健康,她只能支持王雪芽听医生的。

    ……

    屋子里堆了很多货。

    这几天,池月和王雪芽的“春晓保健品店”一直在做促销活动,各种折扣搞个不停,就为了早点把这些囤货走出去——因为池月决定离开这里了。

    在乔东阳的案件宣判前,她得回一趟月亮坞,看看那边的工程进度。

    月亮坞计划是乔东阳和她一起选择的路,不论中途发生了什么,方向不变,终点没变,那她就得继续走下去。

    而王雪芽……

    “我要跟你去。”

    她说得理所当然,一副要赖着池月的样子。

    池月有些哭笑不得,“我当然是无所谓的,可是你爸妈,同意吗?”

    “我是病人。”王雪芽眨眨眼,“我还在养病期间,我做什么,他们都支持。”

    池月和乔东阳的事情,王雪芽的父母是知情的,所以,其实事情不像王雪芽说的那么简单。女儿毕业,正常父母都会操心她的工作问题。王父王母没有在意这个,一是正如王雪芽所说,她还在养病,二是……老两口特地交代了,让她这段时间,好好陪着池月。

    王父王母特别放心女儿和池月在一起。

    池月却不放心王雪芽,“你跟着我这么跑,对养病没有帮助吧?你需要静养……”

    “我很静啊。你看,你干活,我就安静地坐在这里吃东西。”

    “!”这简直是无赖的说法。

    池月扶额头,“小乌鸦,你得为自己的未来打算,不要顾及我。我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王雪芽满不在乎的叹息,“我哪儿没为未来打算了?我就是不想跟你分开嘛。再说,我也是有事业的人好不好?请叫我钮钴禄乌鸦老板。”

    池月抿了抿唇,“难道你准备卖一辈子成人用品吗?”

    “挺好的啊。”王雪芽扳着指头算,“这个又能赚钱,又能锻炼身心,还不用剧烈运动。我觉得比去公司做实习生强多了。”

    “……”

    池月不是王雪芽,她也不能像王雪芽那么洒脱。

    可是,

    憋了一肚子的话,最后也只剩一句,“家里有矿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哈哈哈哈!”

    ……

    在申城停留了半个月,池月和王雪芽处理好库存,快递走行李,退了出租房,背着包回了吉丘。

    这是一片和繁华大都市格格不入的土地。

    经过数月的建设,月亮坞工程在茫茫沙漠里,如同一朵刚刚盛开的鲜花,极为惹眼。在这片地域上,它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存在,日新月异,变得很快。

    池月再回家乡,都有些不敢相认了。

    它成了伫立在沙漠里的一个现代化小村。不,小镇。

    这里的人口真多,渐渐繁华。

    工作组的办公用地已经修建完工。通了自来水,有了现代化的办公房。月亮湖附近的植物在这个夏天的阳光里,正在野蛮生长,郁郁葱葱……不远处的万里镇,一幢幢联排小别墅拔地而起,房舍精致、漂亮、规划整齐,设施先进,有水、有电、有气,附近还将建成公园,图书馆、篮球场……等等文娱设施。

    月亮坞人,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改变。

    “我们好像都成城里人了呢。”

    他们望眼欲穿,巴巴地盼望着新房交付。

    有了期待,心里格局也就大了。

    他们不再为了蝇头小利和工作组斤斤计较。

    老有所依,幼有所养,青壮年有工作,是这些人的到来,改变了他们的人生……再不知感恩的人,也不会再对项目有敌对情绪。

    当初带着村民闹得最厉害的龚家武,如今已经是工程队的一个项目经理。他能吃苦肯专研,在村民里有号召力,工作组不计前嫌,委以重任,他更是感恩戴德,不要命地带着一众小伙子建设家乡。

    精神的力量,有时候会大过金钱的力量。

    月亮坞的建设,在当地人的心里,已经变成了一种信仰。

    他们相信月亮湖会有水,相信这里将变成一片绿洲,相信他们的家乡会变成一个风景区,届时将有全国各地甚至全世界的外国友人来参观……

    到时候,他们走到哪里,都可以拍着胸脯介绍自己的家乡,自豪的说一声,我是月亮坞的人。

    他们的憧憬,也是于凤的憧憬。

    池月这个老母亲,还不知道乔东阳出事。

    她生活在封闭的月亮坞里,还是这里的“国民丈母娘”,走到哪里,都压人一头,底气十足。便是有一些会上网的年轻人知道这件事,也不会告诉她。

    这些人大多对乔东阳有信心。

    他身上的光环太多了,科技怪伽,外星脑,机器人之父……这些标签,让他们私心里都认为乔东阳这样的身家背景,不会出什么大事。他们依旧乐观的认为会雨过天晴。

    池月看着这个欣欣向荣的小镇,也开始变得乐观。

    ……干涸的沙漠,可以修成绿洲、引渠造湖,还有什么事情是乔东阳做不到的?

    池月到达月亮坞,先去了一趟工作组,没有看到俞荣,跟大家打个招呼,又带着王雪芽回了家。

    好几个月不见,于凤看到她愣了愣,眼圈一下就红了。

    “你个死丫头,总算舍得回来了。”

    王雪芽看她这样,吓得赶紧招呼,“阿姨,我又来打扰了。”

    于凤看到她,埋怨地瞪了池月一眼,抿唇一笑,“快进屋去,外面风大。”

    池月默默拖着行李,推门进屋,天猫正在屋子里,走到她们出现,马上报告,“燕子燕子,有客人来家里了!有客人来家里了!”

    池月一怔,不待反应,一个影子就扑向了她。

    “月月,月月你回来了,我好想你。”

    池雁抱住她,紧紧抱住,像个小孩子又叫又跳,天猫在旁边跺脚发出机器人的笑声。

    池月的眼眶突然一热,想到了天狗,想到了乔东阳,慢慢闭上眼,想到今天的月亮坞和未来的月亮坞,微微一笑,“是呢,我回来了。”

    ……

    ……

    ------题外话------

    么么哒~~~...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