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狗?!”

    池月又惊又喜,目光盈动。

    天狗晃晃大脑袋,“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池月小姐姐,你走出来就可以摸到了我呢。”

    池月迈出门槛,走到“小宇航员”的面前,轻轻摸它脑袋,“告诉我,你还是以前的天狗吗?”

    她记得乔东阳的信里说,会让侯助理修改机器人的固定程序。

    私心里来说,她并不喜欢改变。明知道天狗只是一个受程序控制的机器人,并不存在个人情感和意识,但她仍然觉得——最初遇到的那个天狗,就是最好的天狗,是她最喜欢的天狗。哪怕不那么完美,于她而言,感情是不一样的。

    ——因为天狗是为乔东阳量身定制的。

    天狗身上承载了乔东阳的一部分意志、喜好,他和天狗是相通的。

    “我就是天狗。天狗就是天狗。”天狗的大脑袋晃了晃,“以前的天狗和现在的天狗有什么不一样吗?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看着它一副小机灵鬼的样子,池月莞尔,“没什么不一样。你还是你,我喜欢你。”

    “好耶好耶,我也很喜欢你啊。我和乔大人一样喜欢你。”

    “……”

    童言无忌——不,机器人言无忌。

    池月有点酸。

    侯助理走过来,站在天狗的背后,“乔先生交代我修改程序,我原本是准备这么做的,修改方案也都做出来了。但是……在正式升级的时候,我犹豫了。”

    池月仰头看他。

    侯助理突然一叹,“我想,忘记了乔先生的天狗,就不是天狗了。”

    忘记?

    乔东阳是想让猴子删除天狗系统里关于他的定制部分,包括删除掉他这个人吗?

    好狠的男人!

    池月目光突然一冷,天狗适时扫描到她的情绪变化,马上接住侯助理的话:“天狗是不会忘记乔大人的哦。我爱乔大人。”

    窝心的小家伙!

    池月抿抿唇,对侯助理笑了笑,“谢谢你,侯助理。”

    谢他专程跑一趟,把天狗送过来,也谢他没有修改天狗的程序,让天狗保持了她最初认识它和乔东阳时的样子。

    “不过……”侯助理皱了皱眉,略为遗憾的说:“没有修改程序的天狗,你可能无法完全控制。我可以把天狗的一些控制命令告诉你,基本的操作没有问题。但你不是乔先生,不是天狗的主要执行人,有些特殊命令不能用。”

    “没关系。”池月摸摸天狗的脑袋,“天狗是家人,是伙伴,不是用来做事的。”

    侯助理笑起来,“是这样没错了。有天狗在,不会寂寞的,这一路上,我都快被它烦死了。”

    天狗:“猴子才烦呢,猴子是个坏人,他说乔大人的坏话。”

    侯助理:“……”

    当面告状,死性不改。

    侯助理做了一个勒死它的小动作。

    池月跟着笑,“他说什么了?”

    天狗:“他说乔大人可能会坐牢,还说乔大人不会要我了,让我跟着池月小姐姐,不要再提起乔大人。”

    “……”

    空气突然安静。

    涩意像坚冰横在心底,久久不化。

    好一会,侯助理轻叹一声,“早知道就该废了你。”

    ……

    侯助理不是空着手来的,除了把天狗带来给池月,还为月亮坞带来了crown公司新一季的新产品陪伴机器人,一共五十台。这种简单的人工智能可以陪老人说话解决,可以帮小孩子解题学英语,虽然不像定制机器人天狗和天猫那样强智能,但对于月亮坞的老小来说,这仍然是个新奇的好东西。

    分发领取机器人的时候,池月不住感慨。

    “猴子,你真是个细心人。我替大家谢谢你。”

    侯助理看她一眼,“这个和我没关系,是乔先生早就安排好的。他以前就交代过我,新产品出来,赠送给月亮坞村五十台。我只是执行他的命令。要谢,谢他吧。”

    池月目光一寂,慢慢闭上嘴。

    熬过最初最艰难的一段日子,现在听到什么都能平静了。

    侯助理不无遗憾地说:“其实,乔先生才是个细心人,还是一个有大格局的细心人。”

    池月失笑,摇了摇头,“他是大事精明,小事糊涂,细心什么啊……”

    如果细心就不会把自己玩入这么深的一个局里了。

    “不。”侯助理敛着脸,难得严肃,“乔先生不是冲动的人,他做事有分寸,头脑相当清醒,不会让自己轻易入局——除非,他为了保护想要保护的人。我跟他很多年了,他唯独就冲动了这么两次。”

    说到后面,侯助理声音越来越小。

    是只冲动了两次,但这两次都严重到足够把他的命搭进去。

    “他面冷心热。”池月说。

    “是的,重情重义。”侯助理又补充。

    两个人相视着,说不下去了。

    池月别开头,不想再谈这个问题,看了侯助理一眼,话锋一转,“你这次过来准备待多久?”

    “明天就得走。申城那边,很多事情要处理。尤其现在是关键时期……”侯助理说到这里,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拍了拍脑袋,“看我这记忆,差点忘记了一件大事。”

    “什么?”池月吓了一跳。

    “我给池雁带了台笔记本电脑。”

    “……”

    池雁不会用电脑,平常也没有表现出对电脑有什么强烈的兴趣,所以,池月并没有想到要为她购置一台,可是侯助理却拎了一台簇新的笔记本电脑过来。

    “我上次答应她的,不能食言。”

    他在月亮坞还能再待半天,剩下的时间,就陪着池雁,教她使用笔记本。

    池月最初有点担心,因为池雁心智受过影响,不是个能控制情绪的人,她怕池雁接触网络上的大量信息后,对病情会有影响。可是,侯助理没她想的那么复杂,用了一个家长控制程序,像管控小学生一样管控着池雁的电脑内容,然后又为她下了些小游戏。

    “这次回申城,我专门问过我的一个老同学,玩玩游戏,解解闷,对她的病情会有帮助。”侯助理停顿一下,看了池月一眼,叹气,“退一万步讲,就算没有效果,也不会有什么坏处的。能让她开心的,就是好的。”

    能让她开心的,就是好的。

    第一次接触游戏的池雁开心得不得了。

    看他一直和池月说话,她在那里大呼小叫,“猴子你快过来,看看我的小人怎么回事………她走不动了呢。”

    侯助理转过头,目光温柔,“刚不是教你了,好好想想。”

    池雁嘟起了嘴巴,“哎呀,我笨嘛,你再教我一次。”

    “你不是笨,你是太笨了。”

    “猴子,我们是朋友,是好朋友,你不可以说我笨。”

    “……”

    池月就那么坐着,看侯助理和池雁一边斗嘴一边玩电脑,心里涌起一股酸酸的情绪。

    曾几何时,她和乔东阳也是这样,见面就斗?三句话里有两句话在扯皮。他们甚至互相看不惯对方,但谁都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们会相恋相爱……更不会想到,当他们有一天不想再斗嘴了,就再没有机会斗嘴了。

    ……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

    侯助理在的时候,池雁整个人都是明媚的。

    可是他终归是要走的。

    临走前,他告诉池雁,等申城的事情忙完,他就会过来月亮坞工作,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将留在这边。这个保证有些苍白,因为他不知道事情什么时候能忙完,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来月亮坞,但他说得认真,像哄孩子似的哄着池雁。

    然而,

    池雁并不好哄,她很认真的询问。

    “忙完需要多久呢?”

    “很快。”

    “很快是多久?”

    “就是——一个并不久的时间。”

    “几天?”

    “——”

    “三天,五天,十天,还是一个月啊?”

    “——”

    侯助理回答不上来。

    在池雁近乎依赖和渴望的目光里,他头皮渐渐发麻,有一种吃不消的感觉。

    “燕子,我得去工作。时间是没法确定的,但我一定会争取快一点……”

    “可是——”

    池雁还想说什么,被池月拦住,“姐,侯助理赶时间呢,一会儿飞机飞走了,他就赶不上了。”

    “赶不上才好呢。”池雁思想简单到近乎痴愚,当然是不会像正常人一样思考的。

    池月无奈,朝侯助理使眼色,“你先走吧,不是赶时间?”

    “好的好的,那我走了。再见。”

    汽车发动,轰一声远去,激起一片黄沙。

    池雁愣了愣,突然蹲了下来,像个孩子似的号啕大哭。

    “我不想猴子走,月月,我不要猴子走。月月,你跑得快,你去帮我把猴子追回来呀……”

    池月目光复杂,站了片刻,沉默地扶住她的肩膀,掌心顺着她的后背,再慢慢抬头,看着那一辆绝尘而去的汽车,“人是追不上汽车的,姐,回家吧,听话。”

    池雁一直在哭,肝肠寸断,哄不好那种。

    池月无力,只能由着她去,一言不发。

    其实,她心里明白,侯助理对池雁的好,从一开始就是因为乔先生的交代,到今天,他对池雁做的已经超出了他的职责范围和对乔东阳的承认。他已是仁至义尽,这已经是基于善良之上的同情和怜悯,她们不能要求365b体育在线投注。

    要不然,是为难他,也是对池雁的不负责任。

    ……

    池月待在月亮坞,但一直在等申城的消息,也与王律师保持着联系,偶尔她会给董珊打个电话,一方面是关心长辈,另一方面也是想知道些乔东阳的消息。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五天后。

    那一天池月照常跟着俞荣去工地巡视,工人们看到她过来,依旧会用那种欲说还休的眼神看她,似乎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结果。池月习惯了,只当看不见,冷着脸做俞荣的助手,除了工作相关,不发一言。

    就在月亮湖附近的崇德林里,池月接到权少腾的电话。

    “池月,你和你姐都在家吗?”

    他会问到池雁,让池月有点意外,“在的,怎么了?”

    权少腾:“电话里不方便说。你们不要外出,等我过来。”

    他说完挂断。

    这些日子,池月曾经好几次联系权少腾。可是这个家伙,就是不回复,不理人。几次下来,池月心里猜测他是没有办法帮这个忙了,就不好意思再去纠缠他,让人家为难。

    现在,这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提到池雁,让她有点慌。

    “俞总,我得回家一趟。”

    在她接电话的时候,俞荣就看出她脸上的变化,闻言,担心地看她一眼,“家里没什么事吧?”

    池月摇头,“没什么的。”

    “那我让小梁开车送你。我这一时半会回不去。”

    “好的。”

    池月回到家,池雁和王雪芽正在愉快地玩游戏,天猫和天狗守在她们的身边,时不时冒出几句奇怪的对话,这两个机器人的加入,让原本寻常的农家小屋,画风变得诡异。

    看到池月急匆匆进屋,王雪芽吓一跳。

    “怎么了,月光光?”

    池月看了看全神贯注玩游戏的池雁,眉心一蹙,把她拉到边上,问:“权队到了吗?”

    “权队?他来干什么?”王雪芽愕然。

    这个问题池月没有办法回答。

    她摇头坐下来,看了看池雁玩游戏时的笑脸,内心忐忑,坐立不安。她隐隐觉得将会有大事发生,甚至有一种猜测的真相就要突破屏障冒出脑海,又被她强行压了下去。

    ……

    等了大概一个小时,权少腾的大驾才到。

    他风尘仆仆,进屋就问池月要水喝。

    池月看他嘴唇都快要干裂,默默倒了水过来,给他和丁一凡,还有另外两个民警一人一杯。

    他们一共来了四个人,一个个表情严肃,坐下来就摆开讯问的架势,瞧得池月内心怦怦乱跳。

    稍稍润了润嘴,权少腾就向池月提出要求,“我们要单独询问你和你姐。”

    单独?池月面色一变,“什么事?”

    权少腾眯起眼,“一桩几年前的旧案。”

    池月心脏骤然一窒,手里的水杯差点没拿稳。

    果然——会让权少腾来找池雁的,只有当年那一件事。可是,池雁的病情刚刚稳定,好不容易从梦魇里解脱出来,她怎么肯把她再次推入深渊?

    “不可以。”池月拒绝得非常干脆,“她现在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你从她嘴里问不出什么,就算问出什么,也没有用处。”

    顿了顿,池月目光流露出请求,“我不想有人打扰她了,权队?好吗?”

    权少腾拿起水杯,慢慢喝了一口,唇角微扬,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如果这件事,与乔东阳的案子有关呢?”

    池月怔住。

    空气安静了好几秒。

    权少腾抬起手,轻轻抚一下自己的眉,

    “我保证,我们的问题会非常有技巧,不会伤害到她。”

    ……

    飞机到达申城,晚点了一个小时零二十分钟。

    出了航站楼,阳光赤辣辣的洒下来,照得地面金灿灿一片。

    池雁第一次来申城这样的大城市,看那高架车流,大厦建筑,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大,一路上问东问西问个不停。

    池月心绪有些乱,又不得不耐着性子,微笑着给她解释。

    权少腾坐在另外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们,“你对你姐的估测过低了。”

    池月不吭声。

    她原以为池雁会受不了刺激,

    然而池雁的反应令她十分的意外,旧案重启,她除了最初有些情绪起伏和抵触,居然很快就平静下来,耐心地配合丁一凡指认出当初伤害她的两个男人,而池月也是第一次看清楚乔瑞安的照片——他现在的样子和多年前的样子。

    事后,她问池雁,为什么不怕了。

    池雁告诉她,“猴子说,我是天猫的姐姐,我要保护它,所以要变得勇敢呢。我也是月月的姐姐,我要保护你,我是不可以怕的。月月,我们要抓坏人。”

    池月一秒泪目。

    姐姐都比她坚强,她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

    ------题外话------

    明天就见到狗子乔,可好?...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