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次到申城,王雪芽没有跟过来,为了方便照顾姐姐池雁,池月带的衣服都相对中性,长发挽个丸子,淡妆一扫,眉间英气,跟在权少腾的身后,帅酷又大方,气质丝毫不逊于他。

    这事传入重案一号,马上就引起了轰动。

    “权队带了个漂亮的女孩去申城办案!”

    “权队带了个疑似女朋友的漂亮女孩儿去申城!”

    “权队带女朋友去申城了,很漂亮!”

    “哇!权队谈女朋友了,人都带去申城了,好漂亮!”

    “……”

    话传话,忒可怕。

    一人添一句,权少腾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就“被”脱单了。

    他在工作群里甩了一句:“老子是那种公私不分的人?人家是证人。”

    “……不信。听说你们很亲密。”

    “他们晓得个屁。我跟她亲密,是为了找她男朋友买个定制机器人。”

    “我已经信了。权队单身是有原因的。漂亮的姑娘就在身边,他看到的不是脸,不是腿……不是任何地方,而是人家的隐藏价值。他不单身,天理难容!”

    “滚!”

    权少腾低头骂一句,将手机揣入兜里。

    池月就坐在他的身边,但不去注意别人的手机内容是基本素质。她并不知道自己成为了一群大老爷们嘴里的谈资,现在她关心的问题也与颜值没有半毛钱关系。

    “权队,我们大概需要在这里待多久?”

    这里是申城刑侦队,她上次陪董珊和乔正崇来过,对这里没什么好感。

    权少腾慢悠悠抬起眼,发现她眼睛里的不悦,“不会太久。”

    这回答,如同没有回答。

    池月皱了皱眉头,“那我得先订个房间。”

    带着池雁过来,她不好意思继续借住在董珊的房子,更不想在这个时间当儿给她添麻烦。虽然不知道在申城需要待几天,但自己住宾馆是最方便也最安全的。

    “嗯。”权少腾没有反对,看了一眼她身边怯生生的池雁,“一会儿会有心理专家过来,对池雁的精神状态进行测评。”

    池月点点头,没有多说。

    来之前,权少腾已经跟她沟通过了。

    池雁的情况,如果被认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那么她的证言就不能成为法律依据。

    但法律上还有一种人,称为限制行为能力人。他们是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但可以独立实施与其智力和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也就是说,在她认知能力内,她的证据将具有法律效应。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是否属于心智健全,主要依据她的认知能力来判断,这个需要专业测评。

    这个非常重要。池月明白。

    她有些担心池雁,情不自禁回头望她一眼。

    可是池雁被墙上的宣传图和文字吸引了去,歪着头了半天,哇一声,突然抓住池月的胳膊,紧张地说:“月月,这里是抓坏人的。”

    “……”现在才知道?

    池月哭笑不得,“我们就是来帮忙抓坏人的。”

    末了,她突然凝声,“你怕不怕?”

    池雁神色是有点紧张的,听她问起,却摇头,“不怕。我要保护月月,我不怕。”

    保护月月……池月心里酸。

    那一年的池雁是为了保护她,埋葬了自己的青春和幸福。这一年的池雁,心智仍然停留在那一年。从她疯癫那时候开始,忘记了很多事,很多人,偏偏没有忘记,她要保护月月……

    “好。”池雁握紧她的手,“月月需要姐姐的保护。”

    池雁的眼睛亮开,宛若繁星。

    “我是勇敢的姐姐。”

    ……

    池月没有等太久,心理专家就来了。

    万幸的是,两位都是女性,这让池月的紧张感少了许多。

    她本能地认为女性对女性更有同情心,在池雁谈及旧事的时候,面对女性也更容易开口,不用避讳太多,甚至于,她之前害怕池雁面对男性的探究目光,怕他们会吓着池雁。

    “等久了,进来吧。”

    权少腾介绍,心理专家叫占色,另一位是她的助手向晚。占色有丰富的临床经验,是个面容友善,目光亲和的漂亮女人,向晚沉稳温柔,长得好看,拥有一种仿若天生的亲和力。

    池雁开始有点紧张,但跟人家一聊,很快就放松了警惕,聊起了她的——机器人天猫。

    占色和向晚不问案情,而是饶有兴趣地听池雁东拉西扯。

    池月尬。

    因为池雁的精神不正常,她被允许陪同,但进来的时候,权少腾特地交代她不要插话,不要打扰池雁和心理专家的交谈节奏。所以,哪怕她觉得自家姐姐开心得有点飘了,把能说的不能说的都说了……仍然只能听着。

    “月月喜欢天狗,我喜欢天猫。很多人都说天狗比天猫更聪明,可是我更喜欢天猫嗳。”

    “为什么呢?”

    “天猫是我的呢,是猴子送我的。”

    池月再尬,欲哭无泪。

    不是猴子送的,是她送的好不好?

    这个姐姐——

    池月抚额头,低着头不吭声。

    占色微微一笑,“你真幸福,有疼爱你的妈妈和妹妹,还有好朋友猴子,还有机器人天猫……”

    “是的,可是天猫和妹妹都是需要保护的。”池雁说着,突然叹息一声,“我要保护这么多人,很累嗳。”

    “这怎么说?”

    “因为……”池雁突然停顿,目光有些犯憷,“姐姐就是要保护妹妹,不被坏人欺负……”

    “你们姐妹感情真好。可惜我没有一个你这样的姐姐。”向晚突然说:“可不可以给我讲讲你们姐妹的故事呢?”

    池雁偏了偏头,“你喜欢听故事吗?”

    “我是写故事的。”向晚朝池雁眨眨眼,“你要是讲得好,我可以把你的故事写到书里。愿意吗?”

    “真的吗?太好了,我愿意。”池雁突然兴奋,可是只得一秒,又沉郁下来,垂着头缩着脖子,“……还是不要写到书里去吧,这不是个好故事。”

    ……

    申城。

    董珊第三次拨打池月的手机。

    关机、还是关机。

    在这个紧张的时候,她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要和池月说说话。好像只有那个女孩儿才能缓解她此刻的焦虑和害怕……因为她们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有同理心。

    董珊找不到池月,在家里坐立不安。

    半个小时前,乔正崇的律师打电话给她,说今天乔氏召开董事会。

    ——乔老太太也去了。

    带着乔老爷子生前的御用律师何律师,还有乔家大伯一家,浩浩荡荡的杀入了董事长办公室。在老太太的主持下,何律师念读了乔老爷子的遗嘱相关部门,其中关于继承权的确认,还有集团执行权的问题。

    ——通俗易懂的说,就是要撸了乔正崇的执行权以及乔东阳的继承权。

    乔正崇叫律师过去的时候,很慌乱,律师心里也没底。

    大家都以为乔家大房和二房的争斗是一出持久战,没个一年两载出不了结果,至少也得等乔东阳的案件判决下来,乔家大伯才会有所行动。

    没有想到,他们这么迫不及待,不等开庭就来逼宫。

    律师是在去办公室前告诉董珊的。他说,乔正崇的意思,让她心里有个底。

    可有个底,到底是什么底?董珊在家忐忑的等了许久,没有听到进一步的消息,再打给乔正崇,秘书接的,说乔董还在开会,不能接听电话。打给律师,也关机。

    董珊隐隐觉得发生大事了,但她插不了手。

    第二次打过去的时候,她特地问了乔正崇的秘书,都有哪些人参与会议。

    秘书说得很说详细,全是乔氏的老臣,大房,三房,最主要是老太太。

    除了继承人乔东阳,乔氏企业里占股最多的人,就是这位乔老太太。前阵子乔正崇想找她出面帮乔东阳的时候,老太太去了疗养院,亲儿子也见不到,现在她突然出现,上来就要撸了乔正崇的执行权,扶自己的大儿子一家上位。

    豪门内斗猛如虎。

    董珊多年小心翼翼,就是怕自己给乔正崇惹什么麻烦……

    不曾想,怎么避,怎么让,还是没有躲过这一天。

    以前大房和三房,也常给乔正崇找点烦心事,但那时候都是小打小闹,不温不火,乔正崇是著名商学院的研博连读生,有丰富的经验应对,他们闹了多年,一直翻不出什么浪花,这次总算逮住了机会。

    乔东阳的案子对乔氏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股价的狂跌。

    从乔瑞安控告乔东阳的第一天,此事闹到互联网开始,股价一路狂跌不停,坐稳了跌停板。

    当年乔家爷爷在立遗嘱的时候,怕他的继承人是个败家子,对乔东阳的继承权和剥夺继承权都设定了相当精确的条条款款。多年来,乔家大房矢志不移地就是想把乔东阳塑造成一个败家子……

    然而,乔东阳做什么都赚钱。

    机器人引领科技先河,得了多项大奖,为集团赚了大钱。

    即便是曾经被乔正元极力批评的《星空行者》,从投资角度来说,也是赚钱的。

    这次事件是乔东阳最大的软肋,股价狂跌,亏损的是数以亿计的大钱,而且他现在身陷囹圄,犯的案子涉及刑事,比败家子的性质更为恶劣。

    乔老太太狠下心来,让何律师按遗嘱处理,老臣们再推波助澜——

    他们几乎没有胜算的机会。

    ……

    一个小时后,董珊终于打通了律师的电话。

    果不其然,律师的语气不太轻松,“这个官司我们是打定了。但是,比较被动。做好心理准备吧。”

    董珊心弦一紧,“老乔呢?”

    律师沉吟了片刻,似乎和乔正崇在说话。

    董珊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乔正崇的回复,只听律师说:“乔董这会儿忙,要和我对一些事情。他让你休息,不该管的事,就不要管。”

    “……哦。”

    董珊放下电话。

    不论他有多么担心他们父子,在这个家庭里,她永远是个多余的,连关心都显得十分可笑。

    ……

    池月从办公室出来,打开了手机,一边往外走,一边问权少腾,“晚上几点?”

    权少腾双手插在兜里,懒洋洋瞥她一眼,“八点。我来酒店接你。”

    池月蹙了蹙眉。

    其实她不太明白,去看守所看乔东阳,为什么白天不行,非要晚上去。但是,再想不通,她也不敢多问,权少腾能允许她同行,已经是格外开恩了,她怕失去这个机会。

    “好的,谢谢权队。”

    权少腾古怪地看她一眼,“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家狗子吧。”

    “……”

    自从权少腾接手这个案子,得知乔东阳在节目里客串嘉宾时,给自己取名叫“狗子”,他就喜爱上了这个称呼,有事没事就用狗子来调侃他。

    池月有点想笑,觉得男人有时候,真的挺幼稚。

    他是,乔狗子也是。

    ……

    为了让池雁住得舒服,池月在离刑侦队不远的某个五星级酒店开了个标间。

    池雁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好的房间,从进入酒店开始,反射弧就开始变长,东看看,西看看,东摸摸,西摸摸,一会紧张,一会快乐,沉浸在她自己不断被刷新的世界观里,无法自拔。

    “月月,这里太漂亮了。我们以后就住这里了吗?”

    “这是酒店,我们只能住几天!”

    “哇!几天吗?是几天?”

    “现在还不知道……”

    “太好了。要是猴子知道我住这么好的酒店,肯定会羡慕我的……”

    “!”池月不知道怎么说。

    猴子住过的高档酒店,比这个豪华多了啊,傻姐姐。

    她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池雁,脑子里却在纠结,晚上她要和权少腾去见乔东阳,池雁该怎么办?

    一般情况下,池雁是不需要人照顾的,让她乖乖呆家里没有问题,可这是酒店,对她来说,是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池月不敢冒这个险。

    她得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帮忙照看一下。

    于是她想到了侯助理。

    给人添麻烦,是池月非常不擅长的事。

    然而,她好像无所选择。

    她说服了自己,让池雁在房间里看电视,自己去卫生间打电话。

    几乎一秒,猴子就接了起来,反把池月吓了一跳,“你是刚好在玩手机吗?”

    “不是。我是刚好准备给你打电话。”侯助理的语气不像开玩笑。

    池月沉吟一下,严肃了表情,“发生什么事了?”

    “乔家出事了。”

    侯助理说到的情况,比董珊知道的更为严重。

    实际上,就在今天的集团董事会后,乔老太太就勒令乔正崇交出了集团的执行权。姜还是老的辣,老太太不出手就不出手,一出手就必胜。她联合了乔氏内部若干老臣,这些都是曾经跟着乔爷爷打江山的人,说话很有分量,在乔氏股价狂跌的风口浪尖上,他们联合在一起,旗帜鲜明,一致对外——

    乔东阳的行事作风,对老臣来说,本来就是一种冲击。

    价值观的不同,让他们早就看不惯乔东阳锋芒毕露的做法了。心里早有怨念,只是敢怒不敢言,现在借着乔老太太的东风,他们准备“废太子扶备胎上位”,早就在私底下达成了利益分配。

    他们的合伙打击,让乔正崇措手不及。

    “为了乔氏,大局为重。”

    这是所有人规劝乔正崇放弃执行权的话。

    语重心长,好像每个人都是为了乔氏集团好。

    但每个人都明白,最终决定一个人站队方向的,不是感情,而是利益的分配和平衡。

    乔正崇不笨,当然知道今天唱的是哪一出,也知道这一局,自己输了。输在心存侥幸,在核心利益的争夺上,以为他们会顾及亲情——

    猴子那些话,听得池月心惊胆战。

    “这简直就是明抢啊?不,比真刀真枪的战争还要残酷。他们是亲人啊。”

    不是说血浓于水吗?

    为什么非得致对方于死地?

    侯助理叹息,“我出身普通家庭,体会不到……”

    是的,他们都体会不到。在巨大利益的诱惑下,人与魔鬼一线之隔。

    池月问:“那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侯助理沉默一下,“乔董已经离开公司了。但他们准备打官司,不会轻易认输的。”

    “就这样走了?”池月关注到这个信息点,觉得有点恐怖。

    利益的争夺,比她料想中的还要可怕。

    “不走能怎么办?集团的核心部门,全都投诚了。他相当于一夜之间被人架空。”侯助理说到这里,感慨道:“以前老爷子常常教导我,商场如战场,不要跟人家讲感情,哪怕是至亲的人,也只能讲利益……我是直到今天才懂得这句话的。”

    “……你也帮不上吗?”池月记得,他是老爷子安排给乔东阳的人。

    “我势单力薄。这些年我跟着乔先生,早已经被他们排斥在外。”

    “有谁能帮得上?”池月问。

    “乔老太太。”侯助理思考了一下,“她是老爷子遗孀,乔氏的定海神针。”

    可惜……

    她偏爱长房长子长孙。

    池月沉默。

    好一会,她沉了声音。

    “猴子,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

    晚上八点,权少腾准时等在酒店外面。

    池月把池雁交给侯助理,整理了一下妆容,就准备出门。

    可是,手刚扶上门把,她突然又调头回来,打开行李箱,匆匆拿了一条池雁的裙子,去卫生间换上了。

    侯助理发现她怪异的举动,纳闷问:“怎么了?”

    池月微微一笑,“他想看我穿裙子。”

    ……

    汽车驶入看守所的时候,池月的心情十分激动。她准备了很多话,要和乔东阳说,短短时间,脑子里进行了无数次相见的设想。眼神、心情,都被她在脑了里预演了一遍。

    她唯独没有想到,她居然没能在第一眼认出乔东阳。

    看守所里正在组织在押犯人集中学习,男人们全部剃了发,短得几乎贴近头皮,穿着一模一样的“黄马甲”,坐得整整齐齐,背着对她的方向在学习文件——

    池月和权少腾站在二楼的窗边,一眼望下去,她真的认不出,哪一个是乔东阳。

    “乔东阳!”

    楼下,管教沉喝。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密密麻麻的人群中站起。

    “到!”

    ------题外话------

    哦哦哦,这也算见上了吧?别打我,我有锅盖在脑壳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