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池月看到乔东阳从人群里走出来,就被叫走了。

    她和权少腾去了会见室。大概是因为权少腾已经招呼过了,对方很客气,甚至还端来了待客的茶水,一人一杯,冒着热气,很示友好。池月不住地道谢,莫名地想为乔东阳在人家面前争取一点好印象,哪怕明知道没什么作用。

    “你们这里的管理,真是人性化。谢谢啊!”

    “不要客气。这是我们的工作。他马上就来了,你们稍等。”

    “谢谢!”

    池月捧着水杯低头慢慢喝水,脑子里浮现的画面还是乔东阳刚才从密密麻麻的人群里站起来的那一幕。她突然有点紧张,怕他们相见时,他戴着手铐,甚至脚镣——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在她面前低微,将何处安放?

    前后也就几分钟的时间,池月却像等待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内心都等得焦渴了,大门这才被人推开。

    两个管教带了乔东阳过来,情况比池月想象的要好一点,他没有脚镣……但有手铐。

    一双手铐带着冰冷的寒光透过空气反射到池月的眼里,又从他们四目相对的交流波中,传递到乔东阳的眼中。

    他一秒就变了脸色,抿着嘴转身,一言不发地离开。

    “喂,乔东阳!”

    “乔东阳!”

    权少腾和管教同时出声喊他。

    可他态度坚决,语气冷漠,两个人冷冰无情,“不见。”

    管教和权少腾面面相觑,“这……”

    刚刚说权少腾要见他,他并没有拒绝,现在看到池月就变了脸,哪怕是不知他们关系的管教也能看出这个女孩子对他的影响了。

    权少腾嗤一声,“乔东阳,现在是警察要找你!”

    乔东阳头也不回,“跟我律师去谈。”

    权少腾:“……”

    尼玛!

    都进看守所了还能横成这样的人,真没几个!

    权少腾被他气得说不出话,也不明白他抽的哪门子疯,明明想见池月想得都快要发疯了,可他好心好意把池月给送到他的面前,他居然给人家甩冷脸,让他下不来台。

    “这神经病,气错药了?”

    他小声嘀咕着,还没有想好接下去怎么做,池月突然就冲出了会见室,对着乔东阳渐行渐远的背影,大吼:“乔东阳,你这个懦夫!”

    乔东阳脊背一僵,迟疑片刻,再次迈步,只当没有听见。

    池月胸腔震动,嗓子都破了音,“你以为这样就能躲开我吗?休想。我告诉你,我不同意,你说分手就分手,我不要面子的啊?当初是谁死乞白赖的追求我,求着我做他女朋友的?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你玩呢?”

    “你回来,说清楚。”

    “乔东阳!”

    她吼得很大声。

    在场的管教,还有从办公室探出头来的狱警,好多都听见了。

    场面一度尴尬。

    最怕空气突然变得安静,所有人面面相觑着,像是进入了静止状态。

    沉寂中,池月冲了过去,猛地扑向乔东阳,从背后抱住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背上,“我不同意,我没有同意,就不算数。你现在还是我的男朋友,你不能不见我,这不合规矩。”

    “……”

    她的举动大胆辛辣。

    管教懵了两秒,反应过来,“这不合规矩……”

    池月在他背上磨蹭一下,抬头望着他的后脑勺,清脆的声音带了一丝笑,“听到了吗?管教说这不合规矩。你必须坐下来跟我谈!”

    管教:“……”

    “我是说,你们这样……不合规矩。”管教补充完,另一个年长的管教突然笑了起来。他见多识管,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对什么奇葩的事情都比较淡定。左右看了看,他招呼大家各自回去工作,然后小声说:“会见室说吧,你们只有三十分钟。”

    只有三十分钟。

    得来不易的三十分钟。

    错过了,下次再见又不知何时……

    乔东阳喉头发硬,腿脚不听使唤,怎么都迈不动了。

    他哑了嗓子,“你回去吧。我没什么想说的。”

    “你不想说不要紧,我说,你听。”池月像个固执的孩子,坚持自己的坚持,不肯松手。

    “池月……”乔东阳是知她性子的,叹息一声,语气里就充满了无奈,“我们的故事,结束了。你不是胡搅蛮缠的人……”

    “我是。我就是。”

    “……”

    女人不讲理,男人能怎样?

    乔东阳额际的青筋突突地跳,无可奈何,“这里是看守所。你这样不是让我为难,是让管教为难。”

    池月哼声,“知道让管教为难,你就配合我啊。配合了,管教就不为难了。”

    “……”

    耍无奈不是池月常用的招数,但对乔东阳特别好用。尤其在这种特定的环境下,乔东阳真的拿她没有办法。管教确实是为难的,但池月肯放下身段,又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他们即便心有不满,也说不出太难听的话,更不好当着权少腾的面对她采取强制措施。

    于是,他们反而帮着她在旁边规劝,让乔东阳坐下来说。

    这……突然之间,他们好像就变成了婚姻调解员。

    乔东阳脸都黑了。

    池月看他沉着脸的样子,心里又是酸涩又是好笑……他还是没有变,善良、好面子,怕她笑话。所谓的“分手信”和“冷漠态度”,无非就是不想耽误她,还有,他心里那点大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

    他不愿意她看到他今天这个样子。池月知道。

    但她不在乎。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池月当着管教的面说出这么难为情的话,耳朵根有一点发烫,知道不合时宜,但也顾不上那许多。

    为了和乔东阳见面,她已经等了这么久,还要什么脸啊?

    “我们坐下来说。好不好?乔东阳,大乔哥……乔狗子,狗子乔,乔哥哥,好不好?”池月腻腻地说着话,看管理尴尬的掩脸转头,而乔东阳也被肉麻得嘴角抽搐,赶紧借着机会抓住他的胳膊,拽住他往回走,然后不好意思地看着身边的管教。

    “谢谢!给你们添麻烦了。”

    乔东阳是被池月拖回会见室的。

    按权少腾的说法,有点半推半就的意思,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坐在了会见室的椅子上,面对面地听他们说话。

    池月的目光一眨不眨地落在乔东阳身上。

    手铐冰冷的寒光,格外刺眼,但“颜值即正义”这话放在乔东阳的身上万用万灵。他头发剪得这样短,没有了精致的发型,也没有高定的衣服,人也瘦了,黑了,可有些人的好看和尊贵是天生的,仿佛刻在骨子里,即便成了阶下囚,也一如既往的帅得惊人,一秒就能勾住人的眼球……

    池月甚至觉得,此刻的他,寸寸的短发,更添了些男人味儿,变得伟岸坚韧,像一座大山似的稳扎在那里。她那些慌乱、紧张,在看到他的时候,竟是慢慢褪去,一颗心渐渐平复下来。

    “想说什么就说吧。”

    乔东阳不看池月,态度冰冷。

    权少腾勾起唇,似笑非笑的调侃,“你小子再这样,我就要撬你墙角了?”

    乔东阳脸色一冷,眯起眼看着他,“什么意思?”

    权少腾啧声,目光淡淡瞄一眼池月,“有这么漂亮的小媳妇儿,你不懂得珍惜,还不许别人帮你珍惜啊?”

    池月:“……”这权队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吧?

    说点什么不好呢?偏偏要去刺激乔东阳。

    “那是你的事。”乔东阳哼笑一声,慢慢看过来,眸底出现了她最为害怕的样子——疏离、冷漠,好像把隔离在了他的领域之外,“我和池小姐已经分手了。她现在是单身,你有追求的自由。”

    “乔东阳!”池月没有想到首先被激怒的是自己,“你这说的是什么屁话?”

    “随你怎么想吧。”乔东阳抖了抖手铐,在那种冰冷的金属质感和碰撞声里,慢慢睨向权少腾,“池小姐还是不错的,权队很有眼光。”

    “你——”

    池月眼皮狂跳,有一种难抑的怒气破茧而出。

    “你是准备让我陪你在这儿蹲几年吗?”

    乔东阳歪了歪头,似乎不明白她的意思。

    池月呵地冷笑一声,“信不信,我揍你?”

    乔东阳唇角莫名抽搐。

    他睨一眼池月捏紧的拳头,有那么一瞬,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可以干得这么荒唐的事。

    喟叹,他妥协,“行了。来了就说正事吧。”

    看他主动换了话题,池月郁气稍缓,哼一声,将攥紧的手松开,横他一眼,“我暴脾气,不要惹恼了我。”

    乔东阳:“……”

    权少腾:“……”

    “咳。”权少腾双手一扣,轻轻放在桌面上,敛了敛神色,“乔东阳,我今天来找你,不是来叙旧的。”

    “当然,我们无旧可叙。”乔东阳冷冰冰回声。

    权少腾差一点被呛住,嘶了声,觉得这家伙脾气真是古怪得可以,想想,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好吧,说正事。”他收住表情,压低声音,“我们抓住乔瑞安的小辫子了。”

    乔东阳神色不变。

    望住权少腾,他许久没有说话。

    权少腾说:“在他被你弄瞎眼,推下楼,变成‘傻子’之后,曾经犯过同样性质的案子,性丨侵……”

    这个消息对于乔东阳来说,似乎并不震撼,他抬了抬眉,一脸平静,“是吗?”

    “……”这反应也太漠不关心了。

    权少腾和池月交换个眼神,诧异地问:“你就不意外?”

    “对他这种人来说,不犯事儿才叫意外。”乔东阳淡定地说:“狗改不了吃屎。”

    在乔家那样的地方,乔瑞安都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拼着让人耻笑败尽声誉的风险做出侵犯董珊的事,更何况在道德约束比乔家更少的地方?一旦失去监管,这人还不得为所欲为?

    “我猜,他的案子不会只有一桩,只看人家报不报案而已。”

    乔东阳话音一落,权少腾就变了脸,“我去!厉害啊,这都被你猜中了。咱俩就该换把椅子坐。你要是做警察,肯定比我厉害……”

    “换不了。”乔东阳懒洋洋的,“我能做一个优秀的警察,但你做不了一个优秀的科学家和商人。”

    “……”有这么聊天的?

    权少腾咬牙,“狗子,你把天聊死了,知道吗。”

    “可你还活着。”乔东阳目光微微一凉,“只要人活着,早晚都是会开口的。”

    权少腾慢慢抿住唇,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突然就换了语气,用一种十分佩服的腔调说:“如果不是在这里,我真想请你喝一杯。”

    这话说得在理,也刚好说在了权少腾的心口上。

    当年和乔瑞安一起犯案的那个王八蛋被他们抓住了,可是这家伙也不知得了乔瑞安家里多少好处,咬死不肯松口,不承认当年乔瑞安和他一起参与了性丨侵事件。

    权少腾出来办这个案子,本是想证明自己实力的,结果案子久悬不决,他心里也急。听乔东阳这么一说,突然又豁然开朗——只要那小子活着,现在不招供,早晚也会开口!

    “喝酒就免了。说吧,找我做什么?”乔东阳语气淡淡。

    权少腾听得心肝纠结,“找你还能干什么?你难道就不关心自己的案子?”

    “人在这里面,关心有什么用。”乔东阳突然撩他一眼,露出一个古怪的笑意,“我相信你。”

    “这个听上去,像是反话。”权少腾冷哼。

    “不是,真诚的。”

    “所以你小子是等着我给你翻案呢?”

    “我没那么英明。我只是在想,你权队再笨也笨得有限度,重案一号那么大个机构,不会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查不出来……”

    “……”

    这算是夸他呢还是损他?

    权少腾哼声,想想,只能把它当好话听了。

    “乔东阳,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说。”乔东阳语气淡淡。

    这话气,到底谁审谁?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视线都一样锐利,像两张拉满的弓箭,对准彼此的要害,就看谁先服软。

    “呼!”权少腾吐出一口气,笑了笑,拿过边上的茶杯,意态闲闲地喝了一口,“看你这淡定的样子,似乎早就知道乔瑞安身上背了别的案子。那么…………你是不是也知道被乔瑞安侵犯的人,是谁?”

    池月心里突然一窒。

    提到池雁的案子,她脑子就突突。

    本是不愿多说,可是权少腾这么一问,突然也敲开了她的内心疑惑……

    乔东阳会不会真的知道什么?要不然他为什么不好奇,甚至不意外。这不是一个正常人听到这种消息的反应啊!如果他真的早就知道,那他对她的感情?池月突然不敢往下想。

    “是。我知道。”乔东阳慢条斯理地说。

    会见室突然寒冷,

    许是空调开得太低,池月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寒。

    她睁大眼看着乔东阳,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的双眼,似乎想要从中看出点什么过去自己不曾理解到的东西来……

    一阵凉意浸润了她的双眼,漂亮的脸蛋儿变了颜色,苍白如纸。

    权少腾也有点意外。

    他看看乔东阳,又看看池月,最后,目光审视般落在乔东阳的脸上,一脸无法相信的样子,“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说出来?不为自己辩护?”

    只要证明乔瑞安是装傻,在装傻期间还曾经犯案,那整个案件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权少腾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有点怀疑自己对乔东阳的认识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乔东阳,摔成傻子的人,是不是你啊?”他问。

    “说了有什么用?”乔东阳冷哼,“死无对证。没人会信我。”

    “嗯?死?”

    权少腾诧异出声,像是没有反应过来。

    他俩说的是一回事吗?怎么有点不对。

    池月死死盯住乔东阳,“你说的是谁?那个被乔瑞安性丨侵的人。”

    乔东阳慢慢转过头,抬抬眼皮,“不是朱青吗?”

    ……

    ------题外话------

    乔狗子:看我聪不聪明?

    权少腾:……傻叉吧你,小媳妇儿都快跑到我怀里了。

    池月:权队还是单着吧。你妈说这样的你,比较讨人喜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