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朱青会牵扯到这件事,池月大为意外。

    “你在说什么鬼?”

    乔东阳的目光慢慢转向她,从她过激的反应里读出一点什么,眉心微微一蹙,“难道我说得不对?”

    “对!”权少腾一脸坦然地接过话,又有疑惑,“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很早。比你更早。”乔东阳没有看他,目光仍然注视着池月,难掩眼里的担心。

    其实他会得知这个小插曲,全是因为池月。

    当初段成程对池月穷追不舍,乔东阳先是意外得知段成程找色丨情女主播,然后透过他发现朱青,天狗在贴吧发布朱青和段成程的黑料时,曾经黑过朱青的电脑,得知了她的隐私——

    那些池月后来从警方那里看到的朱青朋友圈的个人日志,乔东阳早就知道了。

    “一时好奇,查了查。就查到了那个鸟人。”他无所谓的耸耸肩,不以为然。

    权少腾震惊,激动得差点从椅子上站起来,“为什么当时不说?”

    “证据来源不合法。”乔东阳一脸冷漠,仍是那种事不关己的态度,“而且那时候,乔瑞安也算安分守己,没找我的事。我又不关心朱青这个人,她的事,跟我无关。”

    “……”

    良久,权少腾才长长吐出一口气。

    “那你知道,另外的受害者,还有谁吗?”

    乔东阳目光突然一凝。

    他问得这么慎重,池月刚才的反应又那么激动……聪明如他,能猜出个大概。

    “我不知道。”他淡淡说。

    权少腾看了池月一眼,见她轻轻摇头,于是换了话题,“好吧,不知道就算了。你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我会派人去调查取证,这样所有的证据来源都是合理合法的了。”

    乔东阳挑了挑眉,余光瞄向池月苍白的小脸,“问吧。”

    一开始批准他们的探视是三十分钟,在权少腾的要求下,这场谈话延长到了一个小时。

    夜灯幽幽。

    池月听着乔东阳和权少腾的谈话,专心做一个旁观者,哪怕插不上话,但能够这样近距离地看着乔东阳,看他说话,看他做一些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小动作,内心复杂又踏实。

    会见室的空调温度有点低,池月打了好几个喷嚏。

    打断了乔东阳的话,但他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看她。

    池月以为谈话结束后,他会问问她,关心关心。没想到,这家伙心硬如铁,和权少腾聊完,一脸冷漠地站起来,没有向他们告别,自己叫了管教,转身就要回监舍。

    “乔东阳!”

    池月顺着他的方向转过身,安安静静看着他,“你非得这么别扭吗?”

    乔东阳看了过来,眼底浮动着忽明忽暗的光,“我没有别扭。”

    “没有别扭,那你现在对我是什么态度?”

    “我们分手了,池月。”乔东阳不知做了什么心理建设,坦然地看着她,直到池月眼里的点点亮光,慢慢暗淡下去,他才不冷不热地出声,“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不是我的女人,我都懒是搭理。”

    不是他的女人?

    池月心里刺了刺,抽痛。

    慢慢上前两步,她仰头看着他,“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来招惹我?”

    她的眼睛漆黑一片,不知蕴含了多少情绪,乔东阳在她的盯视下,脆弱的防线渐渐崩裂,被捶得稀碎,慢慢别开来,一眼都不敢看她,语气沉重得令人难过。

    “池月,当初的我,认为自己有招惹你的底气。”

    “现在呢?”池月紧跟着问:“没有了吗?”

    “……”乔东阳不说话,眼睛沉沉看她。

    “问你话,说啊。”池月眉头皱起来,“我的耐心快要用光了。乔东阳,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就算给我们彼此的感情一个交代吧,希望你正视。”

    乔东阳认真看着她。

    池月面无表情,“只要你摇头,我马上走人。从此,你死你活,都跟我无关。我的人生,你也没资格再参与。”

    乔东阳一怔,眯起眼看她。

    池月脖子微偏,目光却直直地,望着他冷笑,“我是什么人,你了解的。我不喜欢玩虚的。有什么,都直来直去,但说出的话,就认。”

    乔东阳深深吸一口气,沉了声音:“如果我不摇头呢?”

    池月勾唇,“你生你死,都是我的。我的人生,只有你可以参与。”

    “……”

    霸道的女人。

    那一字一字像钉子似的,扎在乔东阳的心上,即便他有千般情绪也不敢与之对抗。

    怕失去是人之天性,何况她是一个他那么喜欢的女人呵!

    乔东阳犹豫的样子倒映在池月眼里。

    她清楚地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情感,勇气更足。

    “乔东阳,你说话。”

    他幽叹:“你什么时候变成这德性了?”

    “跟你学的。”

    “……池月。”乔东阳慢慢叹气,声音拖长,低沉沙哑,有点迟疑,又有些难言的酸涩,“不是我不要你,是我要不起。”

    “理由?”

    “这样的我——”乔东阳目光凉凉,与她对视了好久,突然苦笑,慢慢抬起戴着手铐的双手,直直放在她的面前,置于他们中间,像一个冰冷的沟壑,刺痛了她的眼,“你不嫌弃我吗?”

    “嫌弃。”池月毫不犹豫,“嫌弃死了。”

    唉!乔东阳知道她说的是反话,“我知道你不嫌弃我。可是我嫌弃自己。”

    “!”池月听到自己咬牙,“你的骄傲呢?你是乔东阳啊,为什么要嫌弃你自己?”

    “……可你是池月啊。那么多人喜欢的池女王。在你面前,我觉得自己不堪一击。”

    认识乔东阳的人,但凡听到这番话,必定震惊不已。从来只有他嫌弃别人,哪轮到得别人嫌弃他?可是,他现在看着池月的表情,每个字都让人不得不相信,他是认真的。

    “我是最近才开始醒悟的。从小被人捧得太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其实我有什么呢?除了有几个臭钱……不,那几个臭钱,很快都将不属于我了。池月,我现在除了一身臭毛病,什么都没有。凭什么喜欢这么优秀的你?”

    池月:“???”

    她一脸惊诧,就那么看着乔东阳。

    然后,众目睽睽下伸出手,在他面前一晃。

    “乔东阳,外星人劫持了你的脑子吗?”

    “……”乔东阳迟疑片刻,低下头,无可奈何地叹气。

    “敢情我声情并茂的说了这么多,你没听见去?”

    “敢情你声情并茂的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分手?”

    “……”

    “呵呵!”池月冷笑,突然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狠狠一捏,用一种纯爷们儿的方式,重重拍他,“乔东阳,你刚才已经失去了摇头的机会。你没有说不,那就是弃权。剩下的,由我来决定。”

    乔东阳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怔了两秒,他就那么转头看着权少腾。

    “能不能告诉我,我是被山大王劫持了吗?这女人会不会太横了?”

    “不是。”权少腾一本正经:“是外星人劫持了你。我在咱们这个星球上,从来就没见过这么纯爷们儿的女人。啧啧,可惜了,名花有主……”

    他收拾起东西,往外走。在经过乔东阳身边的时候,摇摇头。

    “唉,为什么我总是慢人一步?我看上的女人,永远是别人的女人。”

    乔东阳抬高眉梢,“你是不是觉得我在里面就收拾不了你?”

    权少腾冲他坏坏一笑,“对啊!就是这样。”

    “你——”

    “气死你。你的小媳妇就归我了。哼!”

    权少腾话说完,溜得很快。因为他预感到能威胁这个家伙的时间不多了——乔东阳不会永远在看守所里,目前案子已经进入快车道,他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

    池月和乔东阳因为权少腾挑起的“事儿”僵持了好几秒。

    管教在催,他们没有时间了。

    池月呼吸有些乱,情绪在胸腔里乱窜,眼圈都红了,“我要走了。乔东阳。”

    “嗯。”乔东阳深深看她,“不要固执。”

    “我不想听。我已经决定了。”

    “我是说……”乔东阳叹气,“好好吃饭,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把我女人养瘦了。”

    池月猛地睁大眼,他扬起唇角,没有解释,但神态轻松,深眸里仿佛有星子在游走,光亮而深邃,许多无法当着别人说出口的话,都在彼此眼里流动。

    “回吧。”乔东阳看了看一脸为难的管教,“我也得走了。”

    他转过身,脚步迈得很快,两名管教跟了出去,一左一右把他押在中间,这画面让池月沉寂了许久的心突然狂跳,有一根弦,仿佛突然被拉断。

    她忍不住,喊了一声,“乔东阳,我等你。”

    乔东阳脚步停了停。

    回头,朝她一笑。

    只停留一秒,他又继续往前走。

    “我会一直等,一直等的。”

    池月拔高了声音,看着他的后背大喊。

    这一次,乔东阳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回头。

    空调的冷风把桌上的文件吹得扑扑作响,一室冷寂。

    ……

    池月回宾馆的时候,已经很晚。

    房间里很安静,池雁睡在床上,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唇角扬起,似乎在笑。侯助理坐在窗边的沙发上,双脚叠在一起,高高翘在扶手上,听到动静,立马睁开眼。

    看到池月出现面前,他懵了两秒,揉了揉眼,反应过来。

    “你回来了。”打个呵欠,他伸手拿沙发上的公文包,“任务完成。那我回去了。”

    池月感激地看着他,“谢谢你,侯哥!”

    侯助理惊了下,猛地看过来。

    噗!他突然笑了起来,“差点没被你吓死!八戒,注意潜伏,不要暴露行踪。”

    “——”

    池月刚才还酸酸的心情,被他这一调侃,立马散开。

    “本来想说点正经的感谢话,硬生生被你打断。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不用不用。感激什么啊。你别叫我猴哥,就能换我感谢你。”侯助理是个极会活跃气氛的人,跟他相处永远不会尴尬,也不会找不到话题,他就是有让人愉快的本事。

    “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侯助理瞥了池雁一眼,指了指门口,蹑手蹑脚的出去。

    池月跟着转身,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有说什么。

    这一刻,她不得不承认于凤的眼光是对的。

    侯助理是真的最适合池雁的那种人,懂分寸,不矫情,会照顾人,不会随便发动家庭战争……如果池雁能找到这样的男人,后半生都会过得很好。

    只可惜——

    池雁不是最适合他的人。

    池月看着裹在被子里酣睡的小女人,“姐,你快点好起来吧。”

    ……

    申城风和日丽,晴空万里。

    池月难得有闲时,既然来了,就准备带池雁到处走一走,逛逛周边的景区,寻寻申城的美食,又可以陪姐姐,让她开心,又可以转移注意力,不让自己每天纠结在案子里。

    这一玩,就是三天。

    每天早上出门,走很多路,吃很多东西,玩得精疲力竭,池雁又是一部移动的《十万个为什么》,她有无数未知的问题,全部需要池月解答,这么折腾下来,池月每天躺到床上,累得手指头都不爱动弹一下,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自然就少了很多。

    但她一直在等。

    等权少腾或者王律师带来的好消息。

    没想到,最先等到的是董珊的电话。

    董珊状态很糟糕,声音是池月从未听过的不淡定,那些在豪门里长久养成的优雅,全部在现实面前被撕裂,董珊向她抱怨了很久,也说了很多事儿。

    有些是池月从侯助理那里知道的,有些是不知道的。

    归纳起来就一句话,乔正崇在这次“内斗”中失败,现在公司的要害部门已经被乔正元的人掌控,好多曾经跟着乔正崇的心腹,都被叫停了手头的工作,要么被调离,要么被遣退,公司上下腥风血雨,人心惶惶,新一轮的洗牌正在进行——

    乔东阳的案子和乔正崇在公司的失势带来的影响,正在进一步扩大,受到波及的人和事,越来越多。

    可怕的是,池月最担心的事终于来了。

    乔正元不管前期投入,不管专家评测,直接叫停月亮坞项目。

    池月心急如焚。

    她不敢想象此刻的月亮坞变成了什么样子。那里的人们在希望和梦想破碎后,又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她只知道那片山,那些树,那些刚刚成形的规划,将会毁于一旦。

    池月无法再强颜欢笑陪池雁去游玩。

    她收拾行李,准备返回月亮坞去看看他们的大后方……

    就在这时,接到了权少腾的电话。

    “机器人,我要买两个。”

    “……”池月怔忡两秒,“有结果了吗?”

    “今天上午,我们正式拿到并案批文。”

    池月的惊喜还没有落下,权少腾又懒洋洋一笑。

    “老子第一时间就抓了乔瑞安那王八蛋!”

    ------题外话------

    六一节,迟来的祝福。

    大朋友小朋友们,儿童节快乐,天天快乐!

    六月,你好,看书愉快...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