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乔先生的黑月光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乔东阳背靠着墙壁,一动没动。

    他没有跟着乔正崇一起进去,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阿乔!”郑西元匆匆过来,身边跟着林盼,往病房看了看,气喘吁吁地问:“我表姨没事了吧?”

    乔东阳摇头,目色淡淡,“没有生命危险。”

    “唔,吓死我了。”郑西元松口气,拍拍胸口,看他没有进去,索性坐下来,小声问:“这是什么情况啊?好端端的,怎么就想不开了呢?”

    好端端的,

    好像每个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乔东阳突然掀唇,发出一声冷笑。

    郑西元被他这样子怔住,“喂,你别吓我。怪瘆人的。到底怎么啦?”

    乔东阳看着他,双眼透出的寒冷,如若冰霜,“你问我,我问谁?”

    郑西元:“……”

    他抬头与林盼交换个眼神,“盼盼,要不你进去看看?”

    林盼比他懂事,闻言在乔东阳的另一边儿坐下来,“等一会儿吧,乔叔在里面。让他们说说话。”

    “噢。”郑西元明白了,“也好。”

    三个人坐在这里,没有话题,也是尴尬。

    郑西元想了想,开口道:“阿乔,昨晚几个哥们儿对你印象都挺不错,我趁机推销了东阳科技,他们都表示很有兴趣,回头你安排一下,看能不能扫个时间,大家坐一块儿谈谈?这些哥们儿别的不说,都是有资源的。”

    乔东阳看他一眼,“嗯。我来安排。”

    郑西元叹口气,勾住他的肩膀使劲儿往自己身边勒了勒,又拍拍他肩膀,“没事儿,咱能撑过去的。”

    乔东阳笑笑,不说话。

    三个人齐刷刷倚着墙壁,干坐片刻,郑西元无聊地打个呵欠,吸鼻子。

    “有烟吗?”他问乔东阳。

    “医院不许抽烟!”

    “……”

    郑西元昨晚喝过头了,今天凌晨才睡下,这会儿精神萎靡不振,说话间一连打了个呵欠,伸手往乔东阳的兜里掏,“把烟给我,我外面去抽!”

    乔东阳没有说话,递给他。

    这家伙烟瘾犯了,走得飞快。

    林盼看着他的背影,默了几秒,“你家的事,我都听说了。”

    乔东阳面色不变,没有说话。

    走廊里面空荡荡的,偶有来去的医护人员和家属,大都脚步匆匆,没有人停下来注意到他们。

    难得宁静,这是个聊天的好地方。

    林盼瞥向乔东阳冷漠的侧颜,慢声说:“认识董姨这么久了,一直觉得她是个温柔豁达的人,生活幸福,安宁。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走上这一步,今天接到电话,我有点懵……”

    自说自话,还是说的别人家的事,如果得不到对方的回应,气氛是有些古怪的。林盼说了几句,看乔东阳没有开口的意思,抿了抿唇,无奈一叹,“我没有恶意,你不用防备我。”

    乔东阳慢慢偏过头,认真看了她一眼,不明所以的冷笑下,又别开了视线。

    他的态度,让林盼有点尴尬。

    沉默一会儿,她说:“乔东阳,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件事?”

    乔东阳神色淡淡,“你问。”

    “其实去参加《星空行者》比赛前,我和乔叔和董姨吃过饭。他们和我说过你的情况。那时我就知道,你对感情的事,并不上心,对于他们安排的未来媳妇我,也并不会抗拒。”林盼说到这里,有些语迟,声音变小,低下了头,“他们的话,让我很有信心。我认为我是个足够优秀的人,配得上你……”

    乔东阳忽然笑了声。

    像是嘲弄,又像是不屑。

    “你到底想问什么?”

    “我……”林盼知道他的脾气,也知道他对自己的耐心有限,不再扯开话题,抿了抿唇,有些无奈地问:“你是本来就不喜欢我,还是因为喜欢池月才不喜欢我?”

    乔东阳冷冷弯起嘴有,“这有区别?”

    “有区别。这关系着我对自己的价值定位。”林盼轻轻眨了下上眼,有点小委屈,眼瞳如同浮上了一层雾气,水汪汪的无辜劲儿配上一双深邃的大眼睛,这美丽的面孔,是个正常男人大难都很难说出重话的。

    然而,

    这不是乔东阳么?

    他愣了下,眼睛一暗,“这关我什么事?我障着你的价值生长了?”

    “……”

    一句话能把人噎死。

    乔东阳的毒舌,毒入骨髓。

    林盼脊背有些发冷,抿住嘴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摊开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慢慢搓了搓,“就当是对我所付出的感情的一种回馈吧。乔东阳,你可能从来没有试过……爱上一个人,但不得对方所爱的痛苦。这真的很难。我不是想缠着你,只是想知道答案,给自己一个交代。”

    爱上一个人,但不得对方所爱的痛苦?

    乔东阳心肝一抽,谁没尝过?

    他想到了池月。

    在最初的最初,他是为此难受过的。

    乔东阳姑且理解了林盼,嘴角一扬,叹气道:“好吧,我告诉你。”他眼睛又黑又沉,盯住林盼,像有一汪深潭,专注、深邃,这是一种致命的诱丨惑,很容易让人沉溺其中。

    林盼怔忡,久久回不过神。

    然后,她看到乔东阳笑了,那张性丨感的薄唇里,吐出最致命的话。

    “我不喜欢你。没有池月,我可能连你是谁,都不会知道。”

    林盼俏丽的面孔,瞬间褪去血色。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乔东阳,“就算我获得了星空冠军,你也不会记得我?”

    乔东阳神色冷漠,难得认真地看着她说话:“林小姐,如果你真的了解过我,你就应该知道,我从来不会关注与自己无关的人。我父母告诉你,我对感情不上心,对相亲对象是谁不在意,可能是真的…………因为我压根儿没往心里去,不记得有这回事。”

    所以……

    他知道她林盼,是因为池月?

    是因为她在赛场上战胜了池月,是她让池月难过,他才记住了她?

    更准确地说,是记恨了她。

    林盼情绪的天秤在迅速失衡,在乔东阳冷漠的目光注视下,她捋着头发回避尴尬,笑得有些勉强。

    “乔东阳,我这个人,有这么差劲儿吗?”

    “是挺差劲儿的。”乔东阳的回答,再次在林盼心上重重一捶。

    她瞪大眼看着他,几乎忘了呼吸。

    乔东阳嘲弄地一笑,“以前的事,咱就不说了。就说现在,我是个有女朋友的男人,你很清楚吧?现在你靠我这么近,说这些暧昧的事情,合适吗?”

    他眼神凉凉地瞄着林盼,下移,落在林盼不自觉靠近的肩膀上,嘴角勾了勾,“你问问你自己,坐在这里真的只是想找我谈谈心,了解一下自己的价值定位,而不是想让我了解一下你衣服下的价值?”

    林盼身体一僵,脸颊涨得通红。

    “你,乔东阳你……”

    “不用否认。”乔东阳语气凉凉,掀起的唇角是奚落的痕迹,“我明白,没有一个女人能接受得了这样的评价,也没有一个女人会承认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林小姐,我之所以这么告诉你,是不想耽误你……”

    说到这里,他挑了挑眉,无所谓地剜着她:“因为池月认为,你不是坏女人,你和朱青她们有本质的区别。所以,就当我为了她,积德吧。”

    “乔东阳——”林盼深吸一口气,压着郁气低吼,“我只是喜欢你,只是喜欢你,你凭什么这么侮辱我?”

    侮辱?

    不识好啊!

    乔东阳冷了下来。

    “你怎么想是你的事。林盼,我警告你,不要靠近我,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林盼脸上的臊红,久久不退。

    她也是一个被家里捧在掌心里宠大的女孩儿,从小到大,有无数的追求,从来没有听过这么辛辣无情的话——

    林盼接受不了。

    是,她一直没有死心。

    从来没有一天从心底里真正放下过乔东阳。

    可能,人都有贱性吧。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惦念。

    离开《星空行者》节目后,她曾经试图忘记他,也试着和别的男人相处过,希望可以借着一个新坑逃离上一个旧坑带来的伤害。然而,她发现自己做不到,就像是中了一种叫乔东阳的毒。

    睁眼闭眼都是他,看到什么都像他。

    电视剧男主角是他,小说男主也会变成他……

    突然有一天,林盼醒悟过来,她无法再爱上别人了,心丢在了乔东阳身上。

    “乔东阳,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池月有什么好?她为什么这样吸引你……”林盼说不下去了。她发现在提到池月的时候,乔东阳的眼睛是柔和而明亮的,那一秒而逝的光芒,也是为了池月。

    “她没什么好。”乔东阳望着对面雪白的墙。

    答案出乎意外。

    但他说得很认真,完全没有敷衍。

    “她优点很多,缺点365b体育在线投注。坏起来的时候,恨得我牙根痒痒……但我就是喜欢她。”

    “为什么?”林盼锲而不舍。

    乔东阳扭过头,怪怪地看她一眼,“大概…她天生克我?”

    “……”

    林盼张了张嘴,话没出口,就看到乔东阳的眼神突然变得温柔。于是,她顺着乔东阳的目光转头,看到了款步走来的池月。

    池月眼神安静,走得很慢,并没有因为看见她和乔东阳单独相处有什么异样的变化。她目光坦然,面容自信,就像已经认定乔东阳的身上贴了她池月的标签一样,半点不担心他会和别的女人……甚至比她更优秀的女人发生什么。

    这种笃定的神情,扎着林盼的心。

    她羡慕,发狂。

    但,她注定是他们二人世界里的外人。

    “池月你来了。”林盼尴尬地站起来,“我来看看董姨。”

    池月淡淡一笑,“见到了吗?董姨怎么样了?”

    林盼没想到她会反问,愣了愣,有点尴尬,“我还没有见到。”

    这是一句实话,但是说出来突然就有点变味。既然是来看董珊的,为什么在这里跟乔东阳瞎扯?

    林盼向来自信,但是在池月面前,突然有一点言词障碍,“那个……乔叔还在里面,我们进去不太方便,我在等。”

    池月笑了笑,不痛不痒地说:“哦。”

    ……

    乔正崇就是这时出来的。

    垂头丧气,脸色灰白,难看到了极点。

    “乔叔……”林盼第一个走过去,“董姨好些了么?”

    乔正崇看她一眼,又看看她背后的乔东阳和池月,突然扯了扯嘴唇,怪怪地笑,“好。她好得很呢!”

    众人:“……”

    乔正崇没再说话,拖着脚步走了。

    没几步,他突然回头,不太放心地看着乔东阳。

    “进去看看她吧。别让她干傻事。”

    ……

    病床下那束百合花已经被踩踏过了,狰狞、狼藉。

    就好像这里刚才爆发过一场战争,这束花,就是战争的受害者。

    董珊色气不太好,看到几个孩子走进来,一脸难为情的笑意,“你们都来了?我这是……一把岁数了还不省心,让你们跟着忙活。实在是……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她最怕麻烦别人。

    哪怕住进医院,她首先想到的,还是不想给人家添麻烦。

    据说这是从来没有得到过爱的人最典型的一种外在表现。他们在感情上会不自觉的卑微,发生事情总想牺牲自己去成全别人,哪怕只有一丝丝的好,也会当成全部去回报,去奉献……

    池月看着董珊,突然觉得她十分可怜。

    乔正崇肯定没有好好疼爱过她,这才养成了她这样的性格。而且,她年纪不小了,没有自己的孩子,感情上空白一片,得不到寄托,没有抵抗痛苦的盔甲,这才会想不开就轻生。

    “董姨!你好点了吗?”

    池月坐到她的身边,林盼刚准备走过去,见状,尴尬地退了回来。

    “是啊,董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找我们倾诉,千万别再做傻事了……我看乔叔刚走出去的样子,是紧张坏了。”

    董珊神色一暗,笑了笑,没有多说。

    池月观察着她的表情,抬头看悬吊的液体,岔开话,“这么大一瓶,还得输多久啊?”

    “护士说得两小时。”

    “需要住院吗?”

    “他们说,要观察一下。”

    “观察一下是好的。”池月笑着问:“董姨,你饿不饿?”

    董珊摇头,又笑道:“其实我没什么需要照顾的地方,你们都有事要忙,都回去吧,不用管我了。”

    池月还没有说话,林盼就抢了过来,“那可不行,乔叔临走时特地交代了,要我们好好照顾你呢。董姨,乔叔他特别不放心你……”

    董珊额头的神经突了突,“是吗?”

    这不冷不热的反问,终于让林盼察觉了气氛的不对……进而想到董珊为什么自杀。

    “董姨……”她自觉失恋,想挽回,“董姨,我们都特别担心你。”

    董珊目光微暗,叹息道:“盼盼,谢谢你能来看我。我想安静一下,你先回去吧。”

    病房里安静一片。

    抽完烟回来的郑西元尬在门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林盼双颊发烫,知道再留下来也是徒惹难堪,硬着头皮向董珊告辞,在郑西元不理解的目光中,强行挽回尊严,“我刚想起来,今天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我先走了。”

    “?”郑西元看着她匆匆奔出病房的背景,咦了声,“你不是说要休息一个月,放空自我吗?”

    林盼没有回答。

    病房里,寂静无声。

    郑西元走了进来,“这,这都是怎么啦?”

    没有人回答。

    池月不知道怎么说。

    而乔东阳,从头到尾都只像个旁观者。

    别人发生什么,说了什么,都跟他没关系。

    静谧中,董珊突然看着乔东阳,慢慢一笑,“你的选择是对的。如果一个人连关心人都不肯上心,那怎么会懂得爱呢?”

    ------题外话------

    有个妹子在评论区问,为什么大乔哥出来了,都没有和池月热络热络,感觉缺少了什么……

    尬!!!这个,这个,现在不允许亲热啊:)捂脸,我们都是不开车的好孩子……...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