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言情精品 -> 卿本为后:巨星甜妻万万岁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四百九十六章

    在顾言之和苏云卿谈话的时候,车子其实早就已经无声无息的到达了目的地。可是顾言之没有说要下车,这辆车就不能停。

    所以等到他们把车停在温星远的私人别墅大门前时,早就不知道在附近绕了多少遍了。

    顾言之在松开苏云卿之前已经快速的平复好了自己的情绪,没有让她看出任何端倪来。

    他牵着苏云卿的手下车,对她温柔的说道:“今天带你来见一位朋友,不用紧张,只是一场私人聚会。”

    苏云卿笑着点点头,用力的回握顾言之的手。“我不紧张。”

    在来之前顾言之曾经简单的跟苏云卿介绍过温星远这个人。

    为人放荡不羁,不拘小节,至今是圈里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可这么多年来他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从来不见他对任何人有过一星半点的上心。

    这是一般人对温星远的评价,但是在顾言之这个合作伙伴眼里,这些都不过是温星远的保护色罢了。他实际就是一个心黑手黑,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奸商。

    现在这个大减伤正站在主屋门口等着迎接他们。

    “我刚才还在让管家数你们到底要绕多少圈才会进来?”温星远靠在门框上,站的很没正行,“顾大少爷看来很喜欢我家附近的景色,我记得在前面还有没有卖出去的联排别墅,顾大少爷要是喜欢,也可以搬过来住,省得每次来我这儿都要绕上好几圈,多费油钱啊。”

    苏云卿听出对方是在调侃他们刚才在车上光顾着说话,忘了已经到了目的地,害得叶闪一遍又一遍的绕圈,脸上微微一红。

    她本就生得极好,如今含羞带怯的模样更是如花似娇,就连见多识广的温星远眼中都闪过一丝惊艳,心中暗叹顾言之这小家伙怎么就运气这么好,在床上躺了三年一起来就白捡了这么一个倾城之色。

    怎么他就没有这种运气呢?难道他也要去床上躺个三年五载?

    这边厢温星远脑子里还在想着一些不靠谱的事,那边顾言之已经有些不悦的眯起眼,伸手抱住苏云卿的腰,又神态亲昵的跟她说道:“这位是温先生,温先生,这位是我的未婚妻。”

    温星远听出顾言之把‘未婚妻’这三个字咬得特别重,对复试的模样让他想起自家弟弟在跟安小池在一起时也是这样,别人多看安小池一眼也觉得那个人不怀好意,居心叵测,为此他在私底下都不知道吐槽了多少次,说万万没想到他弟弟竟然是个醋王。

    现在看来,温夜遥他不是一个人。

    “咳。”温星远有些尴尬又有些好笑的摸摸鼻梁,十分绅士的和苏云卿握了握手。“苏小姐,久仰大名,我是温星远。”

    苏云卿抿唇一笑,落落大方道:“温先生你好,初次见面,我是苏云卿。刚才让您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认识这小子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看他这样,果然是一物降一物。”温星远朗声笑道,侧过身子对他们作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我们进去慢慢聊。”

    这次顾言之过来,就如他刚才对苏云卿所言,确实只是一次非常单纯的私人聚会。

    温星远准备的晚餐也都是家常菜,所用食材表面上看虽然都不名贵,就是普通的鸡鸭鱼肉什么的,但苏云卿只吃一口就知道这一桌必定价格不菲。

    真正富豪人家的底蕴并不在于表面的金银珠宝或是山珍海味,相反,当人的金钱积累到一定地步时,反而会追求一种返璞归真。

    当然这种返璞归真并不是真的返璞归真,而是用最麻烦的方法做最普通的东西。

    在大楚朝时,曾经有一段时间京城非常流行一种茶叫流波茶。此茶烹制程序繁琐,当中最吸引人的一步就是在最初采茶时必须由尚未出嫁的豆蔻少女将茶叶最嫩的部分以口衔之摘下,从清洗到挑选到最后炒制为止,都不许任何年龄超过十七岁的人碰上一星半点。

    而且那些豆蔻少女不只在年龄上有十分硬性的规定,并且要求五官柔美,貌若西施。而茶庄还得用清晨花瓣上的露水和鲜果来养着这些少女,以保证她们身心洁净,不会污染茶叶。

    这种茶在冲泡时已有十分严格的规定,以融化在雪莲上的雪水为上上佳,其次为晨露,若用井水河水来冲泡,则是辱没了这个茶,会被好茶之人群起而攻之。

    流波茶这个名字也是取自状似明月泛云河,体如轻风动流波这句诗(注一),形容的这是少女美好的姿态。

    但是这种茶别说是一两千金,即便是白送,按照它的冲泡规则,又有哪几个百姓能喝得起?也就只能供那些金字塔顶尖的王孙贵族们享用罢了。

    苏云卿也曾经有幸尝过一次流波茶。说实话,她虽不好茶,但是对茶还是有一定的鉴赏能力,这流波茶单单以茶来说也不过是属于中等偏上,要说有多惊艳多好喝倒是不至于。它之所以能够如此昂贵,如此奢侈,就是因为花费在它身上的人力物力实在是太多了。

    温星远如今准备的这一桌吃食也是如此。

    表面上看不过就是普通的家常小菜,但是这些料理所用食材皆为顶尖,也不知道在这背后倾注了多少人力物力。

    苏云卿一问心思的品尝美食,顾言之和温星远则是一人端着一杯红酒,边吃边聊。

    虽说是私人聚会,但是两个人都是做生意的,玩的是金钱游戏,三句两句之后又绕到了工作上。

    十年前温星远答应跟当时还年幼的顾言之合作,一是一时无聊,二则是看出了顾言之的潜力,想看看这个顾家大少爷能够做到什么地步。

    没办法,谁叫他唯一的亲弟弟对生意这块没有一点兴趣,他只能够把这种培养弟弟的乐趣移情到了顾言之身上。

    事实证明他不但做生意的眼光很好,看人的眼光也同样是精准无比。顾言之确实是个商业奇才,他对整体格局的把控,掏钱的商业目光,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决断力,这些种种都让温星远非常欣赏。

    后来听说他受的重伤,昏迷不醒,温星远还遗憾惋惜了好一阵子,后来顾言之苏醒,并且在最短的时间之内重新掌控住了顾氏集团,温星远那个时候就觉得,他跟顾言之的合作或许终于等到了继续的时机。

    苏云卿听不懂顾言之和温星远之间关于工作上的谈话,她也不插嘴,吃完之后就自己乖巧的坐在一旁慢慢的喝着果汁。顾言之的注意力有一半都在她身上,见她吃完,便顺手抽出纸巾给她擦嘴,然后又拿过佣人准备的毛巾为她擦手。

    在做这些事顾言之神情自若,苏云卿接受的也很坦然,两个人的表情都像是这些不过都是最普通不过的事。

    温星远饶有兴趣的观察了他们一会儿,突然笑着说道:“苏小姐是演员吧?”

    苏云卿笑笑,微微颔首。“只是名不经传的小人物,让温先生见笑了。”

    温星远对娱乐圈的关注仅止于他弟弟和弟媳,苏云卿虽然这两年是大势演员,但他也仅止于听过她的名字,却不知道她具体有过哪些成绩。

    不过能够让他都听过名字的,必定不是像她说的小人物那么简单。

    温星远笑笑,因为苏云卿的谦虚和不卑不亢的态度而对她印象很好。“我弟弟跟我弟弟的太太也是演员,只是他们这几年在国外的时间比较多,下次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我弟媳尤其喜欢像苏小姐这样又乖又努力的演员,没准你们会很聊得来。”

    顾言之没跟苏云卿介绍过温星远的弟弟和弟媳是谁,来之前苏云卿也没想到去查,但是她听到说‘这几年在国外’‘弟弟和弟媳都圈内人’,脑中快速搜索了一下圈内的,在国外的明星夫妻,眼神微微一变,有些迟疑的说道:“温先生的弟弟和弟媳,难道是……温夜遥先生和……安小池小姐吗?”

    ------题外话------

    ++

    注1:取自宋·刘铄的《白宁曲》。

    这是一个bug……大楚朝在唐之后,但是这首诗是宋朝的诗……我一下子也找不到其他更合适的,所以宋朝就宋朝吧。

    请大家无视这个bug……(捂脸)

    ++

    放温星远出来溜溜。

    他最惨,侄子都上小学了,他还母胎单身哈哈哈哈哈...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