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宠上瘾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的,我知道了。”司北笑意盈盈的看着白以龙和祁景桓,神色柔和的说道。

    她知道长辈们都很关心她的身体,现在看出来她怀孕了,就更是关心她了,但司北也没想到,两人竟然你一言我一语的“唠叨”起来了。

    “最近不要太过劳累了,工作虽然重要,但是身体也很重要,千万不要用脑过度,明白吗?”

    “也不许碰冷水,就算是洗手也必须要用温水,也不能吃性寒的食物,比如螃蟹之类的,现在天热了,但是少吃西瓜……”

    “……”

    五分钟之后——

    “舅舅,景桓叔叔,我又不是第一次怀孕了,我知道。”司北看了两位长辈一眼,神色无奈的说道。

    好吧,幸好她父上大人和母上大人还不知道,司北决定等以后肚子再也无法掩饰的时候再告诉二老,她怕到时候大家对她的担心会变成成吨重的。

    “景桓兄啊,小丫头这是嫌我们唠叨了,走走走,我们不唠叨了。”白以龙拍了拍祁景桓肩膀,神色黯然的看了司北一眼,故作失落的离开,一边走还一边感叹,“老了,老了,被小丫头嫌弃了。”

    “舅舅,我并没有嫌弃你们唠叨啦。”司北一阵大汗……她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

    舅舅这语气,明显是故意的好吗?而且,他身手比很多年轻力壮的年轻人还好呢,这么早就退休,好意思说自己老了吗?舅舅就是个戏精。

    “小丫头,炀炀那边你就不要担心了,交给我们就行。”祁景桓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司北,神色柔和的说道。

    “好的,景桓叔叔。”司北最放心的就是把慕炀交给这两位中年“老古董”了,小家伙现在长得是越来越聪明懂事,越来越健康活泼了。

    司北在花园里散步完之后,便回了客厅,没过一会儿,山下关卡处打来了电话,说是有个叫车奕的人前来拜访。

    “不允许他的车进入,仔细检查他身上,然后,用摆渡车把他送过来。”司北在手机里交代道。

    “好的,夫人。”关卡处的人员回道。

    司北打开手机,调出关卡处的监控摄像,果然在视频上看到了车奕,车奕独自一人开车来的,关卡处的警卫正在全方位的检查他的车,检查完之后,便用摆渡车把他送进来了。

    司北打电话把银鱼叫到了会客厅,让银鱼先和车奕谈谈,车奕没见到司北本人,似乎是有些失落,不过在银鱼问了他几个问题之后,立马打起了精神,面前这位自称是司北助手的银鱼,还真不是一般的助手。

    银鱼恭敬有礼的说道:“车先生,非常感谢您能配合我们调查,老实说,嫌疑犯和您长得还真挺像的,当然,除了眼神……”

    因为当时华夏大厦里的电工带着帽子和口罩,唯一能够清楚辨认的就是眼睛,而电工的眼睛和面前这个车奕的眼睛,眼神大不一样。

    任何一个聪明人都知道,眼神是最难伪装的,但是一旦通过眼神伪装,又是最难查出来的。

    车奕轻叹了口气,跟着说道:“是啊,我也觉得挺像的,但是那天我正在公司工作,我公司的员工都可以作证,为了方面你调查,我也把公司当时的监控录像带过来了。”

    车奕的意思也就是说,他有华夏大厦爆炸当天不在场的证明,并且他公司的所有员工都可以替他作证。

    “非常感谢车先生还能这么积极主动的给我们提供证据,真的非常感谢!”银鱼看着面前男人,收下了他拿来的证据,却也并非完全相信了他的话。

    因为,当天进入车奕公司的人,有可能并不是车奕本人,而有可能是和车奕长得一模一样的整容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能够证明当天去车奕公司的人是个整容人,并不是真正的车奕,那说明,面前这个车奕就是真的车奕,而且就是华夏大厦爆炸当天的那个电工。

    当然,这只是银鱼的猜测,银鱼习惯于做出各种各样的猜测,从而挨个去证明最有可能是真的那些猜测。

    银鱼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车先生,根据案情和我们的分析来看,我们认为当天的电工,也就是策划华夏大厦爆炸的人,有可能是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甚至连身形都一模一样的整容人,你觉得有可能吗?”

    司北在监控里看着车奕,他的任何一个表情和动作都落到了司北眼里,包括他不经意间动了动手指。

    车奕点了好头,开口说道:“我觉得有可能,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不法现在有很多手段,像这种整容替身,也是他们惯用的一种手段。”

    车奕的语气很平静,思路也很清晰,他确实是在配合调查,但是表现起来更像是一个知情人,或者说是一个早已经想好了的答案。

    银鱼微微一笑,继续说道:“那你身上有没有什么特质,是那些整容人所没有的,比如,能够从视觉上区分你和整容人的特征?”

    车奕想了想,开口说道:“我耳后有一个胎记,整容人应该是没有的。”

    银鱼在征得车奕的同意后,看了看车奕耳后,果然有一颗豌豆大小的红色胎记,整容人最重要的是脸,然后是身形,应该确实不会太关心这个胎记。

    “还有别的特征吗?”银鱼继续问道。

    车奕想了想,对银鱼说道:“我习惯用左手拎东西。”

    银鱼回想起电工的动作,电工是用右手提东西的,从表面上看起来,并不是面前这位用左手拎东西的车奕。

    “好的,非常感谢车奕先生的配合,请您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叫我家老大。”银鱼问了几个问题之后,出了会客厅。

    顿时,会客厅被从外面关了起来,车奕顿觉不妙,连忙跑过去开门,却打不开。

    “车先生稍安勿躁,等会儿整形医生就过来了,您只要好好配合检查一下就行了。”面前这人,表现得很像车奕,不过,这些其实都没有什么意义,老大最后相信的,还是整形医生的眼光。

    “喂!你们老大呢?我要见你们老大!”车奕砸着门,大声怒吼道。

    银鱼离开之后,去了司北书房,打包票的说道:“老大,我猜这个不是真正的车奕。”

    “为什么这么说?”司北问道。

    银鱼眸光微凝,坦白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很简单,要是他是真正的车奕,直接就被我们扣了,那他幕后之人还怎么用他?”

    “说得有道理。”司北赞同的说道。

    银鱼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其实,我要是真正的车奕,我根本就不会露面,若是警察真的需要配合调查,会主动来联系我,断然没有我自己找上门去的道理。”

    “还有一个问题是,无论你问他什么,他仿佛都能答得上来,但是你一看他的表情,就不是很自然的那种,回答也是慢条斯理的,很显然就是带着目的在说话。”司北一直都在暗中观察这个车奕,越是观察越是觉得不像车奕本人。

    司北和银鱼分析了一阵,整形医生送来了检查报告,可以确认的是,此人确实是整过容!而且根据分析,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此人不是电工,也就是说,出现了多个车奕的整容人。

    “老大,线索看起来似乎断了。”他们没抓到电工,也没抓到真正的车奕,反而抓到了一个整容成车奕的假人,接下来就不太好办了。

    司北摇了摇头,神色淡淡的说道:“并没断,虽然来的人不是真正的车奕,但是给我打电话的人,却是真正的车奕。”

    车奕大概没想到司北会直接把他的替身强行扣下来,然后让整形医院的医生来断定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结果一检查自然就知道了是假的。

    “老大,你怎么能够确认?”银鱼诧异不已的问道。

    打电话的人是真的车奕,来的人却是假的车奕,这说明,真正的车奕就在背后指使吗?而且,他还有很多个自己的“克隆人”吗?

    “凭我的耳朵,以及我的分析。”司北自信满满的说道。

    司北的耳朵从小进行过多方面的训练,尤其是对细节声音的辨别,她能够听出来车奕的声音是真的,当然,假的车奕声音伪装得也很像,但仔细分析,还是有差异的,这需要听力极为敏锐的人才能够感觉得出来。

    “那老大,我立马派人去调查。”银鱼条件反射性的说道。

    司北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着急,开口说道:“我已经让人去调查了,我们在家等消息就好。”

    “好的,老大。”银鱼点了点头,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意味不明的看着司北说道,“对了老大,慕大来找过我,让我每天控制来找你的时间,最好是在一个小时之内,按照慕大的命令,我现在就该走了……”

    “行,那你走吧。”司北好笑的看了银鱼一眼,他想不走都不行了,门口亲自赶人的来了。

    银鱼刚一转身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慕白,不由浑身一个激灵,神色尴尬的对着慕白笑了笑,连忙撤退,先不说慕大给他定的这个奇葩规矩了,他这几天总是看到慕大鬼鬼祟祟的外门徘徊,也不知道慕大到底是想做什么。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关于慕大给他定的一个小时的奇葩规矩,女神老大就一点都没反对吗?

    他可是经常汇报工作,再加上和女神老大聊聊天,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现在慕大把时间压缩到了一个小时之内,对他来说实在是有点少啊。

    “宝贝儿,该休息了。”慕白从门口缓缓走了进来,提醒道。

    大概因为已经是第二胎了,司北一点也没有头胎那么紧张,只是注意着身体,按时吃饭睡觉休息散步,她每天觉得精神还是和没怀孕的时候一样好,有时候休息太多了,她反而还觉得不如正常时候好呢。

    “老公,我觉得我精力挺好的,要是整天休息,我才觉得奇怪呢。”司北轻叹了口气,有些幽怨的说道。

    慕白走过来抱住女孩,宠溺无比的说道:“就算不休息那也不能用脑太多了,没事就在摇摇椅上躺会儿,放空一下大脑。”

    “老公,我又不是第一次怀孕了,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嘛,别太紧张。”司北觉得他比第一次管得还严呢。

    “宝贝儿,不想休息就不休息,老公陪你说会儿话,反正不许想那些费脑子的事。”慕白在监控室里观察他宝贝儿好一会儿了,一上午都在说华夏大厦的事情,还有真假车奕的事情,他想不担心都难。

    “好好好,先不想了……”司北一把抱住慕白的腰,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一口,她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对她满满都是爱,一直的爱。

    怀慕炀的时候,这个男人比她都还要紧张,每天管这管那,担心这担心那的,就连她上个洗手间,他也要亲自跟着,生怕她不小心滑倒了,上下楼梯也怕她出意外,担心得不得了,司北觉得他一个大男人比她这个孕妇都要累。

    生孩子的时候,他两天两夜都没睡,看到她从产房推出来的时候,他眼睛都红了,比她一个孕妇还憔悴。

    现在怀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司北刚开始的时候觉得还好,但是过了几天,她觉得慕白哥哥这种紧张感不自觉的就又上来了。

    “老公,你不要太紧张了,放心吧,我和孩子都会平安无事的。”司北紧紧抱着男人的腰,轻声说道。

    慕白低头看着女孩,红着眼睛说道:“宝贝儿,我要你平平安安的,我要你一直平平安安的。”

    想起他宝贝儿为他生下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他心疼得心都要碎了,这两个孩子都是意外,慕炀是,现在这个也是,他们平时都是做好安全措施的,这一次,又是套套恰好用完了,就一次,没想到一次就中了。

    他以后再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了,都怪他,要不是他忘了检查抽屉,他宝贝儿也不会再受苦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