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悠然山居:世子妃的繁花田园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乐轻悠早晨醒来,听着外面异常宁静,便裹着外衣下床来到窗边,打开窗,果然不出所料地一阵冷风裹挟着雪花打进来。

    外面小院儿里已经是一片雪白,大朵大朵的雪花从乌云密布的空中飘悠悠落下,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这是乡试的第五天,乐轻悠合上窗户,遮挡住外面的风雪,心里却在担心号房中的哥哥们。

    在那种窄小的地方要一待九天,吃喝拉撒都在那么个地方,虽然衙差每天都会把恭桶接出去倒了,却不会给清洗,其中的味道可想而知,本来初秋那会天气初冷,在号房中还不需要忍冻,现在却因为一些人的舞弊,受过一次罪的哥哥们又要受一次。

    尽管上次哥哥们从考棚出来都说自己准备的东西完备,他们没挨饿也没挨蚊子咬,但乐轻悠却知道,那九天也绝对不好过。

    乐轻悠穿好衣服开门出来时,住在最边上那三间房的夜与、武恒、武艺都已经起来,武恒武艺在扫雪,夜与则在厨房烧炭。

    “小姐,夜与应该已经把炭烧旺了,您去厨房暖和会儿”,武恒是个爱说话的青年人,从少爷们游学时一直跟着伺候,他在少爷小姐面前也不像之前那么拘谨了。

    乐轻悠让他们先随便扫出一条小径就回屋里,现在大雪花不停点地下,只待一会儿就披了满身雪花,不是扫雪的时候。

    武恒武艺都说知道。

    乐轻悠来到厨房,见大锅里冒着热气,两盆红彤彤的炭在地上放着,发出燃烧时的轻微噼啪声。

    夜与往灶里添进去两根木柴,转头看着进门来的乐轻悠:“小姐,昨晚没冻着吧?”

    之前,那个母亲让人给他带来一本功法,他在练刀法之余日日休息,如今练出内力,听力目力便都有提升,昨晚下雪时他就听到了,想到小姐屋里只有一盆炭就很担心,但他又不能半夜去小姐屋里,只好盘膝打坐。

    他就是在听到窗户声响时起来的,忙忙地点燃两盆火红的炭火。

    “下雪时并不太冷”,乐轻悠洗了洗手,问夜与道:“早饭想吃什么?”

    夜与没了第一次听到小姐在吃什么上征求自己意见时的受宠若惊,这么多天的相处,他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这位小姐和云家小姐那种人的不同。

    她虽然会经常把不喜欢做的或是嫌麻烦的事情推给他们做,但从心里却是没有看不起他们。

    “红豆小米粥”,夜与说道。

    外面的武恒听到小姐问想吃什么,忙接话道:“小人想吃葱油饼。”

    武艺跟着道:“小人想吃香菇炒肉片。”

    好吧,三个人把主食配菜都点好了。

    乐轻悠笑了笑,见锅里的水已经烧开,就舀出来一些,然后淘洗好小米红豆倒入开水中,叮嘱夜与抽出几根柴,慢慢炖粥。

    武恒武艺扫出小径,就跑到厨屋拿了菜到外面冒着雪打出温热的井水洗菜。

    天暖那会儿,乐轻悠在后院壅了不少芹菜,她想吃炒芹菜,让武恒去拔了些。

    有武恒他们的帮忙,不过半个时辰,一顿丰盛的早饭就做好了。

    现在哥哥们不在,乐轻悠不喜欢一个人吃饭,都是和武恒他们在厨房一起吃的,这也就是没有长辈在的自由了,若是云家外祖母在,绝不可能让她和家里的护卫一起吃饭。

    乐峻他们都没想到朝廷会决定针对他们这一科考生重开乡试,因此进考场之前也没来得及让家里的丫鬟过来两个。

    不过这期间,居住在与他们这间小院儿相隔三四条街的四舅舅来过好几次,见只有三个护卫,他就说送几个丫鬟过来,那次的事乐轻悠并不怨四舅舅,也就答应了。

    但赵家的丫鬟前脚来,赵佳儿后脚就跟了过来,话里话外说她骗四舅的东西。

    乐轻悠懒得和赵佳儿分辨,便直接让那些丫鬟跟她走了,四舅和四舅母又把丫鬟送来,她也没收。

    赵老四一大早起来见外面下着大雪,担心如今就住在不远处的外甥女冻着,让下人备了两筐子炭,随便喝一碗粥就带一个下人赶着车往那青柳巷而去。

    想到这之前的种种事由,赵老四不由叹口气,到底是让外甥外甥女跟他疏远了,外甥高中时,他也高兴,却不想攀过来,当时就让家里下人给送了些贺礼过去,谁知道第二天晚上就听说外甥们入了狱,他便急忙带着妻子过来瞧外甥女,同时捎带不少钱打算着帮忙过去疏通打点。

    不过到后来也没用到他出力,那蒋家公子已经把什么都给打点好了。

    赵老四一面放了心,一面又觉得自己无用,以后他能为孩子们做的就更少了,大忙他帮不上,但这零零碎碎的,多为他们想着些便是。

    至于那个越发不通事理的女儿,赵老四只当没生过,过完年她便是再不愿意,也得给她寻个婆家,也算尽了父女情分。

    一路想着,马车很快便到了青柳巷门朝东的第三户院门口。

    赵老四跳下车来,跟那下人一人扛了一篓子炭敲响那大门。

    开门的是夜与,见是四舅老爷,他没说什么,往旁边一侧,请他们进去。

    赵老四没留太长时间,他看看外甥女住的地方哪哪儿都安排的妥帖,就起身走了。

    乐轻悠撑着伞送四舅出门,看着马车走远了也没立即回去,夜与上前一步,道:“小姐,外面冷,回屋吧。”

    乐轻悠点点头,转身进了院门,想到小米红豆粥还有两碗,就对夜与道:“找个大海碗,把那小米红豆粥盛出来,给外面那个小贩送去吧。”

    外面在这个小巷子叫卖东西的小贩,乐轻悠并不陌生,隔三差五的,就能听到这个小贩的叫卖声,前几天她还买过小贩买的冻梨和酸枣。

    只是没想到,今天这么大的雪,那小贩还出来叫卖东西,可想而知是生活不易的。

    兢兢业业的烨一在接到小主子所在那家的下人给送过来的一碗粥时,满脸都是笑容,连连道谢,拍了拍覆盖在小推车上的货物上的雪花,就抓了两个同心结,递出来:“小哥儿拿着,代小人送给你家小姐。”

    夜与看了看这两枚红色丝线编织的同心结,又放了回去,“不用,我家小姐不会收的。只是家里没吃完的饭,大伯不用介意。”

    说着就走了。

    烨一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心想这小子虽说办事一板一眼的,却是个有脑子又忠心的,不错。

    捧着碗将那满满一大碗的小米红豆粥喝完,烨一敲开一户人家的大门,借人家的水洗了洗碗,便宜地卖给那家女儿两捆丝线,就拿着碗一手推着小推车向乐家走去。

    武恒又在扫被雪重新覆盖中的小径,听见大门被敲响便去开门,门开了,却只看见放在门口的大海碗以及海碗中的同心结。

    “嗨,那小贩”,武恒端起碗,叫住已经走到巷口的烨一,“这同心结是你的吧?”

    夜与没说小贩想赠送同心结给小姐的事,武恒也不知道,当下虽然明白这可能是小贩感谢的,却还是想叫住给还回去。

    烨一转回身,笑着摆了摆手:“送给你家小姐的,拿着玩吧。”

    来这地儿时间不短了,烨一怎么会看不出来自家小主子对这乐家小姐的心思,这一对同心结,就当是他提前送给小主子和乐小姐把玩的。

    武恒没能把同心结还回去,只好拿着给小姐送到屋里。

    看着被放到桌子上的一对颜色鲜艳的同心结,又听武恒说了那小贩的话,乐轻悠笑笑:“那就收下吧,下次买他家东西时多给些钱便是。”

    要说在这个时空待这几年,乐轻悠最大的感触就是这儿的人都很淳朴,至于说有些极品存在,那却是不可避免的。

    雪一直下到中午才渐渐停歇,吃过午饭,武恒、武艺、夜与就各自拿了扫帚铁锨扫雪。

    乐轻悠搬着小凳子坐在门口看了会儿,便起身拿个小铲子,对将雪往外扫的武恒道:“武恒,把雪拢在门口,我要堆个雪人。”

    “好嘞”,武恒答应着,大扫帚一推,便把一堆雪推在门口。

    夜与和武艺随后也把雪往门口推。

    直到雪在门口推成一大堆,乐轻悠才有用武之地,她拿着小铲子,先将那一大堆雪修饰成个圆球,又团了个小雪球在巷子里还未清扫的雪地上滚成个大雪球,然后放在雪堆上,一个雪人的外形就出来了。

    正忙忙碌碌地给雪人按眼睛,一阵辘辘声和嘎吱嘎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

    “乐小姐”,一个穿着大皮毛衣服的男人远远地便拱拳见礼,“小人陈虎,奉定北将军之命来给您送年货了。”

    乐轻悠此时玩得热了,手上的兔毛手套也摘了下来,只手拿着小铲子,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好一会儿也没认出那个毛茸茸的跟熊一样的男人是谁。

    陈虎着急地双手比划着,“乐小姐,是小人啊,一年多年过来给您送过咱们将军的家书。”

    “是你”,乐轻悠恍然大悟,“定北将军?这么说现在季大哥已经是将军了?”

    陈虎见乐小姐认出自己来了,哈哈笑道:“正是小人。咱们将军是一个月前才受的封,只是镇守东北不好回来,便让小人给您送年货来。”

    “快请进吧”,乐轻悠把小铲子递给夜与,请这一行十几个人回家,又低声吩咐武恒去烧水沏茶,武艺去酒楼定席面。

    陈虎端端正正地在温暖的室内坐下,规规矩矩地接过茶喝了一口,才对坐在对面的乐轻悠道:“咱们将军可一直挂念着您呢,这年礼中的那些个皮子,都是将军在闲时亲自猎的。”

    虽然将军身边已经收了安开那边巴结着送来的几个没人,但在陈虎看来能叫将军上心的姑娘也就这一个了,他当然得多给将军说些好话。

    乐轻悠笑道:“那陈大哥回去别忘了替我跟将军说一声谢谢”,季玄泰已经升为大将军,她也不好再跟之前那样称呼了。

    “乐小姐,您跟小人不用这么客气”,陈虎忙摆手,“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来时将军还让小人带了句话,将军说他现在在大周算有那么几分地位,谁敢欺负您,您尽管报他的名字。”

    乐轻悠:“……让将军记挂了。”

    陈虎想说其实您根本不用称呼咱家将军为将军,不过转念一想,又没多说,从胸襟里掏出一封信:“这是将军给您的。”

    乐轻悠伸手接了,没打算立时看的。

    陈虎见了,说道:“小姐,您先看,小人出去走走。”

    乐轻悠倒没让他出去,外面冷风嗖嗖的,人家又赶了一路,还是在屋里缓一会儿比较好,她就拿着信回了自己屋子。

    信中也没什么内容,毕竟她和季玄泰相处的时间不多,而且她也不太明白,季玄泰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

    倒是看这信里的口气,还把她当成一个小女孩。

    乐轻悠看完信,笑着摇了摇头,把信重新装好,推开门出去时,正好见武艺带着五六个提着食盒的盛合酒楼伙计过来,便道:“把酒菜摆到客厅吧”,随后道,“请军爷都去客厅吃东西。”

    一个个身姿端正地站在院子里的士兵忙摆手道:“小姐唤我们的贱名便是了。”

    乐轻悠还是客气道:“众位先请吃些东西,我也好给你们将军准备些回礼。”

    陈虎听着声音走了出来,先是大礼跟乐轻悠道谢,随后才笑骂着叫那些士兵去客厅吃饭。

    盛合酒楼的伙计们见这一院子军爷,皆低头缩脖儿的,听到允许才排着队向客厅走去。

    武艺过来给乐轻悠汇报:“小姐,我叫的都是十五两一桌的酒席,不知道是不是合适?”

    “可以”,十五两一桌的都算是中上酒席,完全可以了,乐轻悠想了想又道,“让他们一会儿给送些汤菜来,咸甜口的都要。”

    武艺答应一声便过去客厅帮忙。

    乐轻悠看看这个才居住了没有多少时间的小院儿,她做的东西只有一些酱肉、腊肉,今年新做的葡萄酒和玫瑰酒都在山庄,要送什么回礼啊。

    她现在住在这里,也是难为陈虎他们能找到...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