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萌妻入怀:谭总,须节制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您怎么可以打我?”苏焕捂着自己的腮颊,不可置信的看着谢老太太。

    就连刚从洗衣房里出来的秦嫂看到这一幕都愣住了。

    “去警察局告我去?我等着你。”老太太的极有威仪的表情,气定神闲的笑道。

    苏焕放下戴遇城的衣服,一转身就往外出。

    “两万块!”谢老太太突然在身后说了一句。

    苏焕怔住。

    一回头,看到老太太手中拿着一张纸,定睛一看是支票。

    “两万块!”老太太重复道。

    苏焕:“……”

    要骨气吗?

    她很想。

    可她没有动弹。

    她咬着唇,老太太对她更轻蔑的笑:“三秒钟之内你不拿,我就把支票死撕了。”

    苏焕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谢老太太手中的支票。

    秦嫂有些看不下去了:“诶……”转身走了。

    一直没说话的谢老爷子嗤了一句:“你可真贱!”

    他和老太太对视一眼,彼此心中了然。

    这个主意是楚慕寒出的。

    半个月前,因为戴遇城在谭韶川那里替楚家求了情,让楚双实业得以正常运转下去,楚家为了感激戴遇城而在四季如春酒店宴请戴遇城,谢老夫妇,曹瑜,以及傅馨儿。

    席间

    因为傅馨儿一直郁郁寡欢,看着谢老太太心疼孙女心疼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楚慕寒给谢老太太出了一个主意。

    “老夫人,这件事情归根结底都是苏焕的错,我有个可以让苏焕死的很难看的主意。”楚慕寒略带讨好的语气说道。

    “什么主意?”谢老太太立即来了兴致,她打心眼里恶心苏焕。

    “苏焕是个特别贪财的女人,只要给她钱,她什么事情都愿意做。但是老妇人,在国内,婚前财产是受到法律保护的,苏焕可是身无分文嫁到苏家来的,就算现在她有工作,她一个月的工资多少,银行里一拉账单就能拉出来吧?”楚慕寒笑容可掬的看着谢老太太。

    “好!这个主意好!这样的主意就应该用来整治苏焕这样的女人!实在太可恨!”谢老太太当即采纳楚慕寒的意见。

    自那天起,只要是遇到在‘沁园别墅’里苏焕再有一星半点顶撞傅馨儿违背傅馨儿命令的时候,谢老太太就会狠狠的替傅馨儿出一口恶气,然后再给苏焕钱。

    “等等!”谢老太太并没有把支票放手给苏焕,而是攥在手上对苏焕说道:“苏焕,趁着这个拿钱的机会,我得让你明白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苏焕问道。

    “你嫁到这个家里来不是你就成为真正的主人了,你嫁到这个家里来只有一个作用,就是帮助阿城让馨儿平稳的度过她的青春期,让她有个好前程,不要一门心思都放在阿城身上,仅此而已。在这个家里,馨儿是唯一的女主人,任何人都不可能替代的,你在馨儿的眼里,和其他佣人没什么区别,至于馨儿为什么那么烦你,那是你自己位置没摆正,你明白吗!”

    苏焕:“……”

    这一刻,心里切身的体会到,豪门真难进,如果你仅仅只是一介平民灰姑娘的话,即便是嫁入豪门之内,你也走不进这个圈子,而只会成为这个圈子里被排挤的不人不鬼极为尴尬的一个笑话。

    谢老太太还只是一个外人呢,如果她要是戴遇城的母亲,是她苏焕的婆婆的话,那她苏焕岂不是更要水深火热之中了吗?

    正在这个内心复杂纠葛的时候,她接到了蓝忆荞打来的电话。

    当着谢老太太的面,她含笑接通:“喂,荞荞?打我电话有事儿吗?”

    她接通的时候,顺便看了谢氏老太太一眼。

    老太太气的目怒圆睁。

    旁边的曹瑜也一脸的阴晴不定。

    苏焕心中感慨,都说穷人仇富,在她看来,谢老太太也是个富人恨穷的老太太。

    “苏焕,来我家吃饭吧,我请你们吃大餐。”电话那一端,蓝忆荞邀请苏焕。

    “你是说?”苏焕简直不敢相信:“你是说谭,在谭先生的家里?”

    “嗯,怎么了?”蓝忆荞笑问道。

    “没,没怎么。”苏焕心里颇为激动,同时也为蓝忆荞感到高兴,虽说富豪的圈子穷人很难融入。

    但,蓝忆荞却是个例外。

    “宋卓和小阎都会来的,你不是要咨询有关经济法的事情吗,到时候我把林律和她女儿也请过来,你顺便就可以咨询他了,林律那个人可是专门打经济官司的。”蓝忆荞在电话那一端跟蓝忆荞详细说道。

    这边,苏焕的心里已经有了365b体育在线投注的变化。

    她想找林律师不仅仅是因为有关经济法这一方面的事情。

    是因为律师这个行业,一般都跟警察啊,私人侦探啊之类的有点关联。

    她想要咨询林律师,还有另外一件事。

    私人侦探。

    对!

    找个私人侦探,是苏焕最近经常萌发的念头,这样的念头以前不是没动过,可以前她太穷了。

    没钱。

    现在她依然没钱,可她有赚钱的门路了。

    在她从贫瘠的西北老家来到青山这样发达的大城市之前,她认为只要有机会让她在外面闯一闯,她就有可能变成有钱人。

    然而在青山市工作了五年,她依然还是一贫如洗人人践踏的农村妞儿。

    那时候她明白了,穷人要想变成富人比登天还难。

    可,即便如此,她却也找到了一条让自己致富的路----嫁给戴遇城。

    然而嫁了之后她才知道,即便你已经嫁给了富豪丈夫,可你该怎么是个穷光蛋,你依然是!

    这年头,穷人想要有钱,比吃屎还难。

    而她

    却在这个比吃屎还难的路上,找到了一条赚钱的路。

    短短的一个月,她存了五六万呢。

    五六万!

    如果每个月下来都有几笔这样的好生意的话,一年下来说不定能有七八十万,小一百万块钱呢。

    如果有了这笔钱,她便可以再也不欠养父养母,再也不欠自己几个哥哥的了,不仅如此,她还可以拿出一大部分钱,找个好侦探,去寻找亲生父母亲。

    她也知道在电视台,或者在新文上登寻人启事会便捷一点。

    可,自小她都知道,母亲是个从来不愿意与外界接触,不愿意把自己暴露在外面的母亲。

    六七岁之前她还没有被人贩子拐跑的时候,她犹记得,但凡有外地人来到村庄里,母亲都吓得到处乱躲藏,要么柴禾垛里,要么猪圈里,有一次母亲还让父亲把她装在麻袋里放到井里。

    等外地人走了,才把她拉上来。

    虽然直到现在苏焕都不明白母亲为什么害怕被别人找到?可她情愿找私人侦探暗中查访父母的下落,也不愿意将母亲公瞩与众。

    更何况父母亲都是残疾。

    她要赚钱,她要赚取足够的钱,一部分给养父养母以及四个哥哥,一部分用来寻找父母和妹妹,另一部分,还要留足够的钱给残疾父母养老,以及供养妹妹上大学。

    妹妹二十二了吧?

    辍学了?

    打工呢?

    无论如何,只要她能找到他们,她就一定让妹妹复习,然后考大学!

    细算下来这些钱,一千万够吗?

    以前没赚钱的机会不敢想,现在有了赚钱的机会,她岂肯放过?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无论谢老太太还是戴遇城还是傅馨儿,一边侮辱她一边给她钱的时候,她都是能够忍受。

    相比之下,比没有门道赚钱的人好多了。

    再说了,又不让她去卖身。

    还能每天看到戴遇城。

    她且能忍受呢。

    “好呀,好呀,谢谢你啊荞荞。”谢过了蓝忆荞,苏焕不等蓝忆荞跟她说什么,便匆匆挂了电话。

    因为谢老太太还在她对面等着她回答呢。

    挂了电话她就看着越发愤怒的老太太,伸手接过支票,然后顺从说道:“老夫人您说的话我都记住了,这个家里,馨儿小姐是唯一的女主人。”

    “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只要她高兴!”老太太强调道。

    苏焕:“……”她当然知道,但她在等谢老太太开条件。

    “不就是钱吗?钱我有的是,看你怎么哄馨儿开心。”谢老太太最近大方的很。

    反正有楚慕寒给她出的锦囊妙计,她不担心自己的钱会白白送出去。

    “好。”苏焕爽快的答应。

    “很好!”傅馨儿忽然从楼上下来了。

    先说了个‘很好’两个字,然后看着谢老太太和谢老爷子以及曹瑜,她又问道:“谢爷爷,谢奶奶,曹瑜姐,你们今天怎么想起过来了?”

    “还不是因为听你昨天在电话里哭的,奶奶心疼啊。这不,正好今天也有事来和阿城商量,就过来了。”

    “什么事啊奶奶?让我猜猜。”傅馨儿欣喜的看着老太太以及曹瑜,情绪比之昨天好了许多。

    “是不是曹瑜的首映礼?”曹瑜经常电话里安慰傅馨儿,也可以说她和傅馨儿两人虽然认识才三个多月,却也已经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了呢,要说现在还有什么事能让傅馨儿开心的话,也就只有曹瑜能给她带来喜讯了。

    “是是是,你这孩子这么聪明,明年高考一定能考个好大学。”奶奶眉开眼笑的看着傅馨儿。

    看着这一家人又团聚又喜讯的,苏焕觉得她夹在这里实属碍眼,反正她两万块钱支票也拿到了,便一转身要向外走。

    “站住!”傅馨儿叫住她。

    “谁准许你走了?”

    苏焕:“馨儿小姐,你还有什么吩咐?”

    “我今天高兴!”傅馨儿说道。

    “嗯,我看到了,你今天心情很好。”苏焕回道。

    “趴下,我要骑马。”她恶作剧的说道。

    苏焕:“……”

    傅馨儿刚满十八岁,还只是个高中生,在家里人的眼里她就是个孩子,寻常人家孩子要骑马了,做爷爷的做爸爸的,甚至都亲自趴下给孩子骑马玩儿。

    以至于,在场人没人觉得傅馨儿的要求有什么过分。

    老太太第一个命令苏焕:“快点趴下,让我孙女儿高兴高兴!”

    苏焕依然不动。

    “哦,钱!”谢老太太现在对于往外掏钱给苏焕这件事,特别爽快。

    “我老太太再给你两万。”

    “我要现金。”苏焕说道。

    “现金也有,今天正好带了。”老太太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两打钱,在苏焕面前晃了晃。

    苏焕立即趴下。

    戴遇城在楼上的书房里回完邮件下来走到楼梯处的时候,看到的一幕便是苏焕趴在地上转圈爬,沙发上老头老太太以及曹瑜笑的合不拢唇,傅馨儿骑在苏焕身上,一边笑着叫着一边用手拍打着苏焕的背部:“快点,快点。”

    苏焕的旁边地板上,放着两摞钱。

    戴遇城的心中闪过无比强的鄙夷。

    这女人!

    真如楚慕寒和曹瑜说的,她就是个贪财的,就是来来赚钱的,为了钱她什么都可以做。

    正眼都没有看苏焕一下,更不会觉得他昨天夜里刚刚勇猛异常的占有了苏焕一夜,他只来到谢老爷子和谢老太太跟前,礼貌又尊重的打招呼:“伯父伯母,你们太惯着馨儿了。”

    “你这话说的,我老太太八十了,就馨儿和瑜儿这两个孙女儿,我不惯着她我难道惯着这个女人嘛!”

    说这话的时候,苏焕正好经过她跟前,她抬脚就朝苏焕身上踢了一脚。

    也没用劲儿踢。

    苏焕也不在意。

    “行了馨儿,下来吧!”戴遇城知道老爷子和老太太来此还有正事儿要谈,于是命令傅馨儿下来了。

    苏焕的膝盖有些疼,她捡起来钱,强忍着疼痛站起来端起戴遇城的衣服一瘸一拐的回到晒台上晒了衣服,又回到自己房间里换了衣服,然后挎了包又一瘸一拐的出来了。

    在场人都看到她了,但,没有人问她怎么瘸了,更没人问她出去干什么去。

    苏焕今天要去加班。

    她在新公司的工资虽然比以前的工资低,但她做的很卖力,又加班什么的都比较主动,主管以及公司的同事对她的印象也比较好。

    有时候她会发觉,在公司里工作只要你勤快,话少,别多嘴撩舌的生事,还是蛮快乐的。

    苏焕出了‘沁园别墅’的门,这边谢老太太和谢老爷子才和戴遇城谈起了正事儿。

    “阿城,瑜儿的这部电视剧也算是精良制作了,到时候青山市有头有脸的人都得请到,我要好好的给我瑜儿撑腰一回,哎……”

    说道这里,谢老太太突然心酸的哭了起来。

    “奶奶。”曹瑜捶这谢老太太的背。

    “我可怜的女儿,都是爸爸妈妈不好!一切都是爸爸妈妈的错,爸爸妈妈这一辈子就算是倾尽了谢氏集团,再也无法弥补你了我的女儿啊……呜呜呜。”

    “奶奶,我妈要是活着她不会怪您的,奶奶,这世上父母和孩子没有隔夜仇。奶奶……别哭了。”曹瑜泪流满面。

    谢老爷子和谢老太太一边一个握住曹瑜的手,谢老太太一边哭一边对曹瑜说道:“瑜儿,你妈没了,你就是我们的心头肉啊,我们会把欠你妈妈,都弥补给你孩子,以后在青城,再没人敢欺负你,你想嫁韶川,奶奶也让你达成愿望!”

    曹瑜:“爷爷奶奶,我爱你们。有我在,我会给你们养老的,有我在,你们的老年就不孤单!我会一直都陪着你们的。”

    身旁的戴遇城看着这一切,长久不语。

    他不是没有想要往深入里查曹瑜,但,曹瑜和谢衡春是隔代。

    如果谢衡春生的是儿子,而儿子生的又是儿子,那么谢衡春至少可以和孙子做父系鉴定,然而,谢氏夫妇丢失的是女儿,现在曹瑜又是女儿。

    他们祖孙无法做亲子鉴定。

    戴遇城又看到这一两个月那么高冷,那么不主动的曹瑜给谢氏夫妻两带来的安慰是无人能够替代的。

    于是乎,他便慢慢接受了曹瑜是谢衡春亲外孙的事实。

    “伯父伯母,人生多坎坷,虽然梅群姐已经过世,但是有瑜儿陪着您也算是圆满的了,您二老有我,有瑜儿,还有馨儿,您的老年生活还算是很热闹。”戴遇城由衷的语气去劝慰谢氏夫妇。

    “阿城,你出来,伯父有话跟你说。”谢衡春拍了拍戴遇城的肩膀说道。

    戴遇城跟随谢衡春出来了:“伯父,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阿城。”

    “苦了你了阿城,你为谢氏卖力了六七年,你的功劳伯父都看到了,伯父找了一辈子女儿,找到现在已经心力憔悴,在伯父的心里,伯父早就把你当我的亲儿子了,伯父知道馨儿喜欢你,可你现在毕竟已经三十四五岁了,你就不考虑找一个好姑娘结婚生子,给我多生几个孙子?难道怕我谢氏集团养活不起?”

    戴遇城:“……伯父,我还是想等馨儿长大了再说,十年以后吧。”

    “十年我的儿,在等十年你就老了!伯父手头上有多少名门闺秀想要嫁给你!只要你点个头,明天伯父就能给你大办宴席!”

    “阿城谢谢伯父。”戴遇城感激的说道。

    一老一少两个人的谈话是完全忽略苏焕是已经和戴遇城领了结婚证的。

    此时此刻

    苏焕已经从‘沁园别墅’出来,她没有急着去公司加班,而是去了就近的银行将她刚刚从谢老太太那里赚取的四万块钱存上。

    四万块。

    一清早赚取四万块,就跟做梦似的。

    苏焕怎么也没想到,穷苦了二十多年的她竟然也有这样的赚钱机会,虽然没有尊严,虽然遭受了屈辱,可是这世上将自己尊严践踏的一无是处却让然赚不到钱的人太多了。

    而她,已经算是运气好的了。

    人生得到这样赚钱的机会,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她今生还能再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亲?

    她将四万块钱存入卡内,查询了一余额,马上将近二十万了。

    她苏焕也有二十万存款了!

    不知道找一个私人侦探常年帮她找亲生父母需要多少费用?

    没关系,她可以挣!

    “爸妈,我现在有能力赚钱去寻找你们了,你们在哪里?求求爸妈在我夜里睡觉的时候给我拖个梦,不知道瞎眼的妈和瘸腿的爸还带着年幼的妹妹是怎么熬过来的?爸妈,你们现在好不好?”捧着二十万存款的银行卡,苏焕捂着自己的脸,泪流满面。

    彼时。

    带着鸭舌帽,带着大墨镜,带着口罩的梅小斜正在蓝忆荞所在的‘汀兰首府’附近晃悠着。

    她已经来这里看望荞荞好几次了。

    女孩生活的很好,就是瘦。

    瘦的让她看了心疼的像刀割,她看到女儿有时候出来扔垃圾,有时候和另一个佣人一起去买菜,她不知道女儿跟谭韶川到底是什么关系。

    真如慕寒说的那般不堪?

    谭韶川?

    听说他是谭以曾的儿子,谭以曾的三个儿子她都认识,为什么偏偏不认识韶川?

    梅小斜很想很想抓住女儿,将事情的原委问个明白,但是出于对女儿安全考虑,她始终都躲在暗处。

    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她才会在女儿走远了之后,在心里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喊一声:“荞荞,妈想你。”

    奇怪的是,她每一次这样在不远处,在心里呼喊荞荞的时候。

    荞荞都会四下里张望。

    这一次,依然不例外。

    ------题外话------

    苏焕也有苏焕的内心想法哈。...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