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全民女神:重生腹黑千金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傅兰深笑看穆青璃,深邃的眸底一片漆黑,语调低沉的道:“给个提醒?”

    “嗯......”穆青璃想了下,“走捷径多没意思,您自己想想。”

    傅兰深道:“好吃的?”

    “不对。”穆青璃摇摇头。

    傅兰深接着道:“那是好玩的?”

    穆青璃吐槽道:“您怎么除了吃就知道玩啊?”

    穆青璃之前送过他一件风衣和一块手表,所以现在肯定不会是衣服和装饰品,傅兰深想了下,“嗯,是领带?”

    “不对不对,”穆青璃也不卖关子了,接着道:“您先闭上眼睛。”

    “好。”傅兰深顺从的闭上眼睛。

    穆青璃接着道:“把手伸过来。”

    傅兰深将手伸过去,须臾,他就感觉自己的手被一片柔软轻轻握住,接着就是一串冰冰凉凉的东西。

    他的手很白,指节匀称分明,又细又长,仿若养尊处优的贵族王子,在翠绿色手串下映衬下,显得更加白皙,迷人。

    “是手串吗?”傅兰深薄唇轻启。

    “对,”穆青璃接着道:“您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

    傅兰深兰深缓缓睁开双眼,入目是一串成色极好的帝王绿的手串,样式有点偏女款,但是戴在他的手腕上并不显女气,反而氤氲出一股说不出阳刚之气。

    傅兰深接着道:“你亲手雕琢的?”

    穆青璃有些惊讶的道:“您怎么知道的?”

    手串的样式虽然普通,但每一颗珠子中都氤氲着丝丝灵气,这抹灵气和玉本身的阴气融合在一起,能起到滋养经脉,辟邪驱虫作用。

    傅兰深淡淡一笑,薄唇轻启,“我很喜欢。”

    世上的通灵手串有千万串,但出自她之手的却只有一串,这礼物,他真的很喜欢。

    穆青璃笑着道:“您喜欢就好。”

    车速并不是很快,在流逝的风景中,穆青璃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颜颜!”穆青璃下意识的坐直身体。

    “要停车吗?”傅兰深问道。

    穆青璃侧眸看他,“不用停车,速度在慢一点就行。”

    傅兰深将车行驶至路边,放慢速度。

    穆青璃降下车窗,喊道:“颜颜。”

    颜姝正低头玩手机,没听见穆青璃声音。

    穆青璃又重新喊了一遍,颜姝这才后知后觉的听见有人叫她,“大美璃!”

    穆青璃接着道:“颜颜去哪儿呢?上车,我们送你一程。”

    颜姝朝穆青璃摆摆手,笑着道:“不用了,你和七爷你们先走吧,我跟小学同学约好了。”

    “行,那我们先走了,”穆青璃接着道:“你走路要多注意行人跟红绿灯,别总是低头看手机。”

    “嗯嗯。”颜姝随手将手机塞到口袋里,“大美璃再见。”

    待完全看不见傅兰深的黑车了,颜姝才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接着回复信息。

    对话框停留在十分钟以前。

    周影帝:“颜颜,谢谢你的酸梅汤,很甜也很好喝的,我全都喝完了。图片jpg”最后附带是一张修长好看的手,握着空杯子的图片。

    周北城的手是经过精心保养的,他虽然已经年近40,但手背上却半点皱纹也没有,反而隽美至极。

    颜姝是个十足十的手控,加上这人又是她的偶像,心里如同小鹿乱撞,耳根子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了。

    她在对话栏里反反复复的输入了好几行字,最后删减成一句话:“不客气,您要是喜欢的话,我下次过来看璃璃的时候还给您带!”

    周北城很快就回复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期待下次的酸梅汤(微笑/表情)。”

    颜姝一边低头走着,一边给周北城发信息,她甚至都没注意到,前方人行道对面的交通指示灯已经变红了,她头也不抬的往前走去,对面路口一辆深蓝色的大卡车飞快的行驶过来。

    正在千钧一发的时刻,颜姝的左手突然被人拉住,她整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狠狠地扯了回来!

    “呼!”如此同时,一辆大卡车从她面前呼啸而过。

    若是她刚刚走过去的话,恐怕现在已经被碾压成肉酱了!

    颜姝脸色瞬间就白了,转眸朝身后看去,“谢、谢谢你啊!”

    “不客气,”拉住颜姝的人大概是个20岁左右的小伙子,皮肤有些黝黑,但笑起来的样子却非常有感染力,“没事,不过你走路的时候还真得注意点,你刚刚那样很危险的!走路不规范,亲人泪两行!”

    颜姝点点头,接着道:“要不、我请你吃个饭吧?”

    小伙子笑着道:“谢谢,不用了,前面绿灯亮了。”他指了指路口的指示灯,说完,他就抬脚往前面走去。

    颜姝跟上他的脚步。

    男生脚步迈的大,加上各自的方向不同,没一会儿,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人群中。

    “原来这个世界上好人还是多余坏人的。”颜姝看着他消失的方向感叹了句。

    就在这时,微信里再次传来提示音。

    颜姝掏出手机,依旧是周北城发过来消息,但是这次她并没有边走路便回复消息,而是站在那里回复完消息之后,在接着往前走,只是她还没几步,微信提示音再次出来,颜姝再次停下脚步,如此反反复复,还没有10分钟的路程,愣是让颜姝走了将近30分钟才到达目的地。

    到了与小学同学的聚会点,颜姝依旧低头玩手机,好在她本就是这样沉闷的性子,倒也没多少人注意到她。

    司徒家。

    盛夏,司徒家的环境越来越好,走在复古院子中,蝉鸣悠悠,绿树成荫,令人心旷神怡,好不悠闲。

    成管家在前面给穆青璃带路,笑眯眯的道:“璃璃,你先跟我去花厅,少爷正在西边的池塘里钓鱼,我已经让人去叫他了。”

    “钓鱼?”穆青璃微微挑眉,“就在这院子里?”

    “对啊。”成管家点点头,接着道:“从前因为身体原因,除了生意场上的事情之外,少爷从不喜欢出去交际,钓鱼是他唯一的兴趣爱好,所以老太太就让人在这院子里挖了好几处池塘,专供少爷钓鱼。”

    有钱人的爱好大多数都是、滑雪、高尔夫、骑马、冲浪、出海等......但像司徒景良这样喜欢钓鱼的,还真是没有几个。

    穆青璃接着道:“我们直接去池塘边吧。”离开花山太久,她都已经忘了钓鱼滋味儿了。

    想当年,她也是个浪里小白龙。

    成管家笑着道:“好,那我们就直接去池塘便找少爷。”

    池塘距离这边并不是很远,没走一会儿,两人就看到了站在岸边钓鱼的司徒景良。

    成管家扬声喊道:“少......”

    他刚喊出一个字,就见穆青璃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嘘,成爷爷我们声音小一点,别把鱼儿都吓跑了。”

    成管家立即收回声音,低道:“那我们小声点儿,悄悄走过去,看能不能吓到少爷好不好?”要是换做平时的话,成管家肯定不敢这么皮,但今天不一样,今天有穆青璃在,只要能博得穆青璃一笑,就算他放火把整个宅子都烧了,估计司徒景良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其实也只有穆青璃在的时候,司徒景良才会像个有温度的人那样张开笑脸,平时的司徒景良沉默寡言,除了办公和钓鱼,他的生活一片空白。

    穆青璃点点头,“好呀好呀。”

    一老一少相视对望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笑意。

    两人放轻脚步,悄悄地往司徒景良身边走去。

    司徒景良正全神贯注地看着鱼漂,根本就没注意到身后有人走过来。

    “嘿!少爷!”成管家突然出声,伸手拍了下司徒景良的肩膀。

    但司徒景良并没有被吓大,他很平静的回眸,“成爷爷。”当他目光的触及到站在成管家身边的穆青璃时,原本深入枯井的眸底,有一抹璀璨的亮光闪过,仿若久旱逢甘霖。

    “司徒。”穆青璃朝他摆摆手。

    司徒景良缓缓开口,“璃璃。”久未说话的嗓子突然开口说话,还带着几分嘶哑,但并不难听,醇厚温和像极了悦耳的大提琴声。

    穆青璃指着边上的椅子道:“你怎么站这儿钓鱼呢?边上不是有椅子吗?”

    司徒景良道:“上半辈子坐够了。”他的语调并不沉重,反而带着一股轻松感和解脱。

    穆青璃也不跟他客气,接着道:“那你不坐的话,我可要坐了。”走了半天,都快累死她了。

    司徒景良笑着道:“坐吧。成爷爷,麻烦你去拿点水果和饮料过来。”

    “好的。”成爷爷笑眯眯的点点头,就在成爷爷往回走的时候,他突然悄悄伸出右腿,横在穆青璃迈起的那只右腿前方,穆青璃没想到成管家会突然伸出腿,身体瞬间失重,整个人狠狠地往前方扑过去!

    她扑倒的方向,真是司徒景良站着的位置。

    成管家低垂的眉眼里全是慈祥的笑意,在心里无言的道:“少爷啊,我老成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剩下的路你就只能自己走了。”

    成管家加快脚步的往外走去,还顺便告诉周边的佣人不要靠近池塘这边。

    慌忙之间,穆青璃伸手抱住了距离自己最近的‘救命稻草’司徒景良。

    司徒景良也没想到穆青璃会突然扑过来,他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她,此时,司徒景良心里只有一个反应,她的身体很软,就像没有骨头似的,两人鼻尖相抵,呼吸交织,惊慌之间司徒景良仍旧保持冷静,细细的看着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

    司徒景良贪心的想,如果时间能够停留在这一刻的话,那该有多好。

    可惜,时间永远不会静止,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两人顺着堤岸直接滚到了池塘里。

    “扑通!”

    惊起了在水中嬉戏的白鹤。

    好在穆青璃的水性不错,她迅速的反应过来,拉着司徒景良从水中站起来,“司徒你没事吧?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她感觉刚才好像有人伸腿绊了下她,但是当时她身边就司徒景良和成爷爷两个人,司徒景良站在她对面,所以不可能是司徒景良。

    那么是成爷爷吗?成爷爷是个很慈祥的人,对她也非常好,他没有理由这么做,难道是她多疑了?

    穆青璃不着痕迹的蹙眉。

    “我没事,”司徒景良抹了把脸上的水,低眸看向穆青璃,“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穆青璃摇摇头,“我也没事。”

    司徒景良仓皇地从她身上移开视线,“那就好,我们先上去吧。”

    穆青璃没注意到他的异常,点点头道:“好。”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岸。

    司徒景良拿起先前放在岸边的黑色外套,递给穆青璃,“璃璃,这个你先穿上,我带你回去换衣服。”

    “不用了,你穿吧,我不冷。”穆青璃摇头拒绝。

    司徒景良不由分说的将外套披在她身上,视线避开了她胸部以下的位置,“穿上吧。”

    穆青璃微微蹙眉,低眸朝身下看去,这一看,她的脸就彻底的红了。

    她往忘记自己今天是穿着白色t恤衫的,纯白色的t恤,正常情况也倒也没事,但是在打湿的情况下,布料不但会变薄,而且还会变得接近透明。

    好巧不巧,她今天穿的还是黑色文胸,此时胸部轮廓在显现在空气中一览无遗,甚至还能看到深深的沟壑。

    难怪司徒景良刚刚的表情那么奇怪,难道他的眼神还有些闪躲......

    穆青璃面色一红,立即将司徒景良披过来的外套扣上扣子,扣得严严实实,一粒不落。

    这是一件轻薄的风衣,长度及穆青璃的小腿处,黑色的面料非常柔软,穿在身上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司徒景良带着穆青璃抄小路,来到主厢房,这里平时也是司徒景良平时住的厢房。

    他拉开主卧室对面客房的门,“璃璃,你先进去洗个澡,我马上让人送衣服过来。”

    “行。”身上湿淋淋的正难受着呢,所以穆青璃也就没推辞,转身走进了客房,锁好卫生间开始洗澡。

    虽然池塘里的水并没有什么异味,但是穆青璃的身上沾了不少塘泥,所以清洗起来也比较麻烦。

    穆青璃不知道的是,她在洗澡的时候,司徒景良并没有立即回屋洗澡,而是一直守在门外。

    身上的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不一会儿,就形成了一滩水渍。

    司徒景良虽然浑身都湿淋淋的,发梢上也在滴着水,但却并不显狼狈,身上反而充满着一股特殊的男性魅力。

    约摸二十分钟左右,一个年轻的佣人拿着衣服朝这边走过来,当她看到这样的司徒景良时,整个人都愣了下,好端端的,司徒景良怎么变成这样了?

    这是被人打了?

    “少、少爷。”

    司徒景良微微低眸,“把衣服给穆小姐送进去。”

    “好的。”佣人点点头。

    她正准备入门进去,只听司徒景良接着道:“进去之后不要多嘴。”

    这样的他,有些吓人。

    佣人吞了口口水,“好、好的。”在司徒家做帮佣这么多年,她自然知道分寸。

    “去吧。”

    闻言,佣人才接着往里面走去。

    推开门,便能听见从里面哗啦啦的水声。

    佣人走到门边,轻轻地扣门,“穆小姐,我给您送衣服来了,麻烦您开下门。”

    片刻后,哗啦啦的水声消失,洗手间的门被打开一条缝,一只白皙似玉般的胳膊从里面伸出来,手腕上还戴着一串小叶紫檀的佛珠,似仙亦妖,美轮美奂。

    光是一只手就美成这样,让人有些好奇,真人得美成什么样了......

    虽然司徒家的佣人们知道有一位叫穆小姐的神医治好了司徒景良,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见过穆青璃的。

    “麻烦你把衣服递给我就行,谢谢。”美人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经过温水的氤氲,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许懒散。

    虽然知道外面那人也是女生,但穆青璃还是没有让人看到自己的裸体的习惯。

    唯美的手,同样唯美的声音,佣人微楞了下,这才将手上的衣物递给穆青璃。

    “谢谢。”接到袋子,穆青璃再次道谢。

    佣人道:“不客气,穆小姐,我就在外面,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叫我。”

    “好的。”

    佣人转身往门外走去。

    见佣人出来,司徒景良接着道:“衣服给她了吗?”他的声音冷漠得不带一丝感情。

    “是的少爷,衣服已经给穆小姐了。”佣人恭敬地点头,心里却在好奇着,为什么司徒景良浑身都是水,又为什么穆小姐会在这里洗澡?

    难不成......

    越想,脑海中就越是少儿不宜的画面。

    司徒景良没再多说些什么,转身往对面卧室走去,就在他快要跨进卧室的时候,转眸指着地上的那滩水渍道:“把这个处理掉。”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佣人的臆想,“哦、好的。”

    说来也巧,佣人刚处理完那滩水渍,穆青璃就拉开门从里面走出来,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问道:“你好,请问有电吹风吗?”

    佣人抬头,就看见了一张无懈可击的五官,天哪!这个穆小姐也太漂亮了吧!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美,而且在素面朝天的状态下,肌肤还那么好,弹可吹破,用刚剥了壳的鸡蛋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妈妈呀!

    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佣人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红着脸道:“有的,我这就去给您拿。”

    穆青璃微笑着点点头,“麻烦你了。”

    “应、应该的。”天哪,这个穆小姐好温柔啊,比那个苏小姐好多了......

    片刻之后,佣人便拿着吹风机回来了。

    穆青璃站在落地镜前吹头发,不一会儿,头发就吹干了,她索性也就不扎头发了,就这么让三千青丝披散在脑后。

    “穆小姐,你好漂亮啊!”佣人忍不住惊叹出声。

    穆青璃笑着道:“谢谢。”

    佣人再次沉浸在她的笑容里,一双眼睛都快冒出红心了,而且,她越看穆青璃就越觉得自己在哪里看见过穆青璃......

    这是错觉吗?

    “穆小姐,我、我能不能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佣人壮着胆子问道。

    穆青璃微微点头,“可以,你问。”

    佣人接着道:“您是不是演过电视啊?”她知道这样问可能有点唐突了,毕竟演员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并不是什么好职业,很多人都看不起演员,因为在古时,戏子都是供大户人家取乐的玩物。

    但是她真的越看穆青璃越觉得熟悉,但她就是想不起来是哪部电视剧了。

    没曾想,穆青璃的脸上并没有出现半丝恼意,反而微笑着道:“是的。”

    “真的吗?”佣人意外的道:“那部电视剧叫什么名字啊?”

    穆青璃接着道:“《女帝策》”

    闻言,佣人瞬间恍然大悟,“哦,我想起来了!您就是饰演女主角君九歌的对吗?”

    穆青璃随手给自己长发斜编成了一股麻花辫,垂在左边胸前,“对的。”

    刚好司徒景良给她准备的是一件斜襟扣的复古连衣裙,配上这样发型,整个人宛如从民国时期油画中走出来的女学生一样,美丽又清纯。

    佣人都快看呆了,接着道:“穆小姐,我能跟你合张影吗?”

    她是《女帝策》原著粉,以前她怕改编出来的电视剧会跟小说剧情不一样,所以就有些抵触穆青璃和其他主演们,除了偶尔在热搜上瞄一眼《女帝策》的剧照之外,其他时候她都没看过《女帝策》,可现在在接触穆青璃之后,她迫切想回去将电视剧也追一遍!

    别的不说,就冲穆青璃的颜值,就知道这部剧的水平不差!

    穆青璃大大方方地点点头,“可以的。”

    闻言,佣人兴奋的道:“谢谢穆小姐。”

    穆青璃是佣人见过的最温柔最接地气的一位明星。

    合影以后,佣人立即发微博,发朋友圈炫耀。

    “这个女神我粉了!ps:女神的素颜真是超美的,渣摄像头没把女神的美貌全部拍出来图片jpg。”

    穆青璃接着问道:“对了,你知道司徒在哪里吗?”她可没忘了,今天这趟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给司徒景良做最后一次复查的。

    佣人点点头,“我知道,穆小姐,我这就带您过去,”

    穆青璃跟上佣人的脚步。

    卧室虽然就在客房的对面,但是也有几百米的距离。

    就在两人快要推开卧室的门时,苏莲怒气冲冲的从那边冲过来,“穆青璃!”

    穆青璃停住脚步淡淡抬眸,“有事?”

    “你个狐狸精,不要脸!你居然勾引我的景良哥哥!”苏莲气得眼睛都红了,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恨不得将穆青璃千刀万剐才解恨。

    这些天来,她一直安分守己,从未做过出格的事情,和外面的那些男人们也都断了联系,甚至连司徒家的大门都没出一次,她原以为这样司徒景良就会看到她,就会重新记起她的好......

    可惜。

    没有。

    司徒景良从头到尾都没有多看她一眼,他对她的热情不在,在看她时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一般!

    这些都是拜穆青璃这个狐狸精所赐,如果不是穆青璃插足的话,司徒景良根本不会变心。

    司徒景良那么爱她,又怎么会变心?

    刚巧今天她又遇到佣人给穆青璃拿换洗衣物,这青天白日的,她为什么要在司徒家洗澡?

    除非,她和司徒景良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一定是这样的。

    自己的未婚夫和别的女人睡到一起去了,苏莲哪里能咽得下这口气?

    毕竟,她才是正牌!

    积累了几个月怨气在这一瞬间爆发,让苏莲看上去面目狰狞,非常可怕。

    “小三,你就是个不要脸的小三!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人!”

    穆青璃懒懒地抬眸,清澈的眼底带起一片寒光,连带着声音都是冰冷无比的,“苏小姐,注意你的用词仪态!”

    “怎么,你敢做不敢认啊!不要脸的贱三!看我今天不撕烂你的嘴,看你以后还怎么勾引男人!”苏莲挥舞着双手冲过去,眼睛里带了一层愤怒的火气,仿佛能将穆青璃灼穿。

    若是目光能杀人的话,穆青璃现在怕是已经死了几百次了!

    苏莲是抱着让穆青璃毁容的心态冲过来的,吓得一旁佣人都愣住了。

    “啪!”空气中响起一道清脆的巴掌声,然后就是一道痛苦的声音。

    糟了!

    不会是穆小姐被打了吧?

    不用想,也知道这种情况下吃亏的人肯定是穆青璃。

    但是,让佣人没想到的是,挨打的人不但不是穆青璃,反而是刚刚还盛气凌人的苏莲!

    只见苏莲的一只手被穆青璃的禁锢住,就这么僵持在空气中,右脸上红肿的一片,留着清晰的巴掌印,嘴角溢出丝丝血迹,样子看上去好不狼狈。

    原本打人者,现在却变成了被打者,这让苏莲感到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她瞪着穆青璃,狠狠地道:“小贱人!你居然敢打我!”

    就在佣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穆青璃再次抬手,重重的一巴掌扇在苏莲的另一边脸上,“不打你,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螃蟹了,随时随地都能横着走!”

    穆青璃伸手捏着苏莲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刚刚那两巴掌只是练练手而已,这一巴掌是教你怎么做人!这一巴掌是让你以后管好自己的嘴巴,别到处喷粪,恶心到自己没关系,恶心到别人就不好了!”

    说完之后,穆青璃又“啪啪”两巴掌打在苏莲已经红肿的脸上。

    她下手极重,没有留一丝情面。

    原本她是不想在司徒家跟苏莲发生肢体冲突的,毕竟苏莲也算半个司徒家人,多多少少都要给司徒景良和司徒老太太留点面子,但是这个苏莲真是太不知好歹了!居然指着她骂小三!

    穆青璃也不是泥捏的,这种气,她咽不下!不给苏莲一点颜色瞧瞧,她还以为花儿会一直这样红呢!

    苏莲现在已经被打懵了,脸肿得像个猪头,脸上木木的一片,除了疼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感觉。

    她根本就没想到,穆青璃居然还敢打她!

    穆青璃不过一个小三而已,她哪里来的胆子爬到她这个正室的头上作威作福。

    真是太不要脸了!

    苏莲想开口说些什么,可在张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发不出任何声音,她怒视着穆青璃,肿成一条缝的眼睛里充满了恶毒。

    穆青璃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红唇轻启。

    “不要用那种恶心的目光看着我,第一、我不是小三,我也没有插足你和司徒之间的爱恨纠葛。第二、我跟司徒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第三、也请你认清自己的身份,自从你抛弃司徒和那个小白脸私奔了以后,司徒就宣布跟你退婚了,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换一句话来说,就算我跟司徒之间有点什么,那个被冠上小三之名的也只会是你而已!”

    “若是不是司徒老太太可怜你,现在司徒家有你立足份儿?做人不要做狗,更不要做白眼狼,脸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你也可以有!不要让我看不起你!”

    语落,穆青璃捏着苏莲的下巴的手狠狠一挥。

    苏莲被突如其来力道挥到在地上,半天都不得动弹。

    这一番话听得真是太解气了!

    连同一旁的佣人都忍不住想给穆青璃鼓掌。

    她早就看不惯苏莲了,明明是苏莲先嫌弃少爷跟着小白脸跑掉的,现在看少爷没事了,居然还能琠着脸回来,偏偏,还每天都端着一副女主人的样子!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虽然苏莲现在已经非常惨了,但佣人还是忍不住想揣苏莲两脚,这个女人,真是太不要脸了!

    苏莲趴在地上,痛苦闭了闭眼睛,流下一行痛苦的泪水。

    一瞬间,她好像看到了以前自己。

    那个恃宠而骄高高在上的自己。

    那时候她的确看不上双腿瘫痪还身患重疾的司徒景良,可换一个角度想想,别说是她了,恐怕是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不会委身嫁给一个残废的吧?

    而且,她还那么年轻。

    她想拥有自己的幸福,有什么错?

    错的不是她!

    凭什么司徒家将她养大,她就要嫁给司徒景良那个快要死的残废?

    她若是知道司徒景良会痊愈会站起来的话,说什么她也不会走的!

    司徒景良凭什么单方面跟她退婚?她不同意!她是不会同意的!

    想到这里,苏莲的眼神又变得阴暗起来,只不过,这次她不敢再看穆青璃了,而是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

    司徒景良从里面走出来,他像是刚出来,也像是站在门里听了很久。

    “璃璃,我们进去吧。”司徒景良缓缓开口,直接忽视了趴在地上苏莲,本身,他对这个水性杨花,见异思迁的女人就没多深的感情,苏莲在跟小白脸私奔了以后,司徒景良就彻底的对她死心了。

    “呜呜呜......”听见司徒景良的声音,苏莲快速地朝这边爬过来,嘴里含糊不清的一片,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司徒景良顿住脚步,看着朝自己爬过来的苏莲,脸上说不清楚是什么表情。

    苏莲见司徒景良停下看她了,顿时心中大喜,更加用力的爬过去,拽住司徒景良的裤腿,语调艰难的道:“景、景良哥哥.......”

    她就知道,自己和司徒景良这么多年的感情在,怎么可能连一个外人都比不上!

    可下一秒,司徒景良却冰冷无情抽走了自己的腿,半蹲下来,就这么看着苏莲,一字一顿,冰冷无情的道:“别碰我,我嫌你脏!”

    简短的一句话,仿若化作一桶冰凉的水,浇灭了苏莲所有的希望。

    他在说什么?

    他在说自己脏?

    苏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顶着那张红肿不堪的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苏莲。

    虽然这些日子司徒景良一直在无视自己,可从来还没有对她说过这种侮辱人的话!

    司徒景良接着道:“有些话,我没有明说,一是以为你自己心里清楚,二也是想给你几分面子,毕竟我们曾经一起长大,可惜,你根本没有自知之明,也看不清自己的身份,你凭什么认为,现在你,还配得上如今的我?”

    这番话,没有给苏莲留分毫颜面。

    苏莲嗫嚅着嘴,浑身都在颤抖。

    她原以为司徒景良还爱着她,没想到,却换来更加无情的羞辱,这些话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一刀又一刀的刺在她身上,将她刺得遍体鳞伤。

    为什么人心会变得那么快?

    为什么时间不能倒流?

    司徒景良慢慢的站了起来,在看苏莲时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蝼蚁一般,“苏莲,我在给你脸的时候,你不要,那现在,你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

    “你、你要、做、做什么?”苏莲猛地抬起头,含糊不清的说出一番话,虽然司徒景良没有明说,但她心里已经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苏莲太了解徒景良了,她更知道他的手段阴暗到了什么程度。

    现在温润如良的他,不过是戴了一层人皮面具而已。...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