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易燃易爆易挥发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夏燃将头发从额头撸到后脑勺,摸了满手的汗。

    她头发几乎湿透了,连睫毛上都挂了几颗细细的汗滴。

    她说:“胡清波,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耍我。”

    她的语气很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只是手微微有些发抖,大概是刚刚用力过猛的缘故。

    她说:“和你在一起的这些日子,我对你不好吗?你要是觉得我野蛮,配不上你,你干嘛要答应跟我在一起。胡清波你摸摸自己的良心问问,你这事办的该不该打?”

    胡清波垂下了头,一言不发,俨然把自己当成了靶子,不论刀子还是拳头,他都敞开胸怀接受了。他把脸埋在双手中,看起来在深刻地反省自己的错误。

    看到他这幅样子,夏燃心里却蓦然升起一股失落之感。

    她宁可胡清波跟她吵上几句,争辩几句,也不想再看到他沉默的样子。

    就好像一拳打在了空处,胳膊上的肌肉绞着劲的疼,简直比直接被一拳击中面门还要疼。

    可是那能怎么办呢?拳头打出去一定要伤人的,不伤人,就得伤已。

    不过今天这顿拳头打得似乎亏大了,不仅伤了人,自己心里也不太好受。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啊!

    她胡乱地在脸上抹了一把,一脚踩在沙发上,像个困兽似的吼了一声,又使劲踹了沙发一脚,声音之大,让人听了心头都跟着一颤。

    然后夏燃眼眶瞬间蓄了一层生理性的泪水,脚剧痛无比,疼得她表情都快扭曲了。

    不行,表情不能崩!太丢面子!

    前男友被男人掰弯就算了,难道她要哭丧着脸,泫然欲滴地站在人们面前求同情吗?

    她努力地绷着脸,竭力做出一副愤愤的神情,把想说的话说完:“今天我揍了你,咱们就两清了,就当从来没有这回事。”

    安德神情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她不屑地斜看回去,捡起地上的工作服,忍着脚痛潇洒地往背上一扔,顶着众人或奇异或古怪的脸色,大步朝天地往门口迈出。

    然而刚刚走出两步,迎面就见到一个四十多岁浓妆艳抹的女人走了进来,她身后还跟着两个一身警服的人民警察。

    女人手一扬指着夏燃喊:“警察同志,就是他们在我这里打架!”

    警察一出,刚刚还津津有味看人热闹的看客们立刻做鸟兽散。

    夏燃的表情终于端不住了,露出一个犹如便秘的表情,心里叫苦不迭。

    她也想跟着那几个无聊的看客一起走,然而刚刚缩起肩膀往门外溜,就听老板娘一声断喝:“就是她先动的手,我都看到了!”

    夏燃刚刚还硬挺如松的脊梁一下子塌了下去,年轻时候不学无术打架斗殴被警察追赶的经历终于占据了她头脑的制高点,她觉得自己的膝盖软的不要不要的,差点就快给他们跪下了。

    发现这个危险的念头,夏燃猛然惊觉,自省道:卧槽卧槽,这是什么臭德行,夏燃你精神点!

    夏燃拼命想挤出一个笑容,却笑得比哭还难看。她勉强说道:“警察同志,不是这样的,你听我给你解释……”

    “我们有点争执,已经解决了,麻烦你们过来一趟了。”

    安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面对着两个一身警服的警察,一点都不发怵,镇定又冷静地补充说:“我们彼此都认识。”

    然后他看着夏燃,问:“是吧?”

    夏燃呆若木鸡地迟疑了一瞬间,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来的两个警察都比较年轻,其中一个看起来刚刚从学校里出来,一脸稚气地看向身边比他早入行几年的警察,用眼神询问这个情况怎么做。

    报警的女人却先不干了:“你们认识就能把我这里搞成这样?不行,警察同志,你们给评评理,我开门做生意的……”

    “我赔。”安德斩钉截铁地说,同时将领口紧了紧,可惜他身上的衬衫就剩下两个扣子了,胸前大片风光还是落在了看客的眼里。

    老板娘仰着头看着他的胸口,眼神一阵混乱,但很快,她就又恢复了刚来时气势汹汹的样子,“我这组沙发很贵的,你看看上面让你们弄上了汤……”

    “都好商量。”他不容置疑地看了女人一眼,然后看着两位警察,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说,“都是误会。”

    夏燃看看安德,又看看那个明显打算狮子大开口的老板娘,迟疑地开了口:“我……”

    安德立刻对着她说:“我来赔。”

    夏燃:“……”

    夏燃和胡清波站在门口,一个鼻青脸肿,一个生无可恋。

    半晌,夏燃才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扭头看了一眼还在跟警察和老板娘打交道的安德,说:“你找了个什么人?打架这么怂,跟人打交道倒挺有一手,见了警察竟然一点也不害怕!”

    胡清波抬起一张微微肿起、五颜六色的脸,平平无波地看了她一眼,用漏风的声音说:”打架而已,怕什么?“

    这句反问把夏燃问得哑口无言,同时她也发现胡清波被自己打得很惨。

    她讪讪地抿了抿嘴,自觉今天这个晚上过得十分精彩。

    她打了前男友出了气,最后还要前男友的现男友收拾烂摊子,真是古今难遇的奇事。

    不过想想刚刚老板娘那个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样子,安德应该会赔不少钱。

    虽然自己是个穷人吧,但是两个人惹的事不能让他一个人担,多少还是意思意思。

    于是她在安德终于解决了事情走出来的时候,鼻孔朝天地问了一句:“赔了多少钱?我夏燃不是个爱占便宜的人,应该我负的责任,我不会躲……”

    安德将手机塞回裤兜里,面无表情地截断她的话:“一万。”

    “什么?你是不是傻?根本就不值!胡清波你找了个什么傻蛋!”

    她愤怒地盯着胡清波,却见胡清波轻轻地揉了揉脸颊上的伤,疼得抽了抽嘴角,忍痛说:“他是安德,不是傻蛋。”

    夏燃被他这与己无关的语气激怒,脸都涨红了。她愤愤地一甩胳膊,就要往餐厅里走,骂骂咧咧道:”都他妈当小爷是好欺负的,敢讹我……“

    “算了吧!”胡清波拉住了她的胳膊,“这事已经摆平了,不要再回去了。”

    夏燃盯着胡清波放到自己胳膊上的手,有点受宠若惊。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夏燃一碰他他就跟着了火似的跳开,现在两个人都分手几个月了,刚刚她还单方面殴打了他一顿,结果这人现在竟然主动拉住了自己的胳膊,这算什么狗屁转折?

    是因为胡清波确定自己对女人没兴趣,才这么放肆大胆吗?

    夏燃一点也没觉得高兴,反而有些欲哭无泪,也有些感慨。

    安德的眼神在两人发生肢体接触的地方扫了一遍又一遍,胡清波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似的,对着他说:“你先去开车,我还有话要跟夏燃说。”

    安德深深地看了胡清波一眼,终于还是走了。

    夏燃看着他的背影,还没来得及发问,胡清波就像是会读心术一样,主动介绍道:“安德不缺这些钱,不用你赔。今天的事,就像你说的,到此为止。”

    夏燃错愕的看了他一眼,忍不住问:“你傍上了大款?”

    胡清波的脸色更难看了。

    过了一会儿,他才缓过来,吸了一口气后,说:“不管你原谅不原谅我,我都要郑重地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不是你配不上我,是我配不上你,你其实是个好人。”

    夏燃猛地被唾沫呛到了,咳得惊天动地,断断续续地说:“都分手了……还给我……发好人卡……什么人啊……”

    胡清波笑了笑,说:“我说的是真心话。我从来没有看不起你,你也别看不起自己。”

    胡清波带着一脸肿胀的神秘走向了安德停在门口的车子,留下一脸愕然的夏燃。

    他刚刚说的话好像挺有深意,就是被漏风的嘴说出来有些古怪。

    夏燃又站在门口吹了一阵风,还是没想明白她什么时候给胡清波造成了“看不起自己”的错觉。

    她夏燃长得多帅啊,为什么要看不起自己?

    “别以为你傍了大款就可以乱说话!”

    夏燃对着安德离去的车屁股白了一眼,悻悻地说道。

    夜风吹过,她身上热汗刚落,不由地打了个寒颤,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低头一看,敞开的工作服下,乔女士亲手织的红毛衣已经快脱线脱成了露脐装,十分有讽刺意味。

    夏燃悲痛地想:我刚才就是这副德行跟他们打架的?这也太不帅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