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易燃易爆易挥发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可怕的阴霾一瞬间席卷了安德的眼睛,他的目光躲躲闪闪,垂下头,装作整理安醇衣服的样子,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说:“没关系的,我不会让他有机会再出来了,我已经,已经和胡清波分手了。”

    说完,他也不等安醇的回答,就飞快地捡起地上散落的文件,手撑着地毯站了起来,声音沉沉地说:“阿姨送来了粥,你要不要喝?”

    安醇张了张嘴,嗓子里蹦出一个没有意义的音节。

    安德嘴角一拉,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话,他打开了门,客厅的光线刺得他眼睛一痛,手抬起来遮住了眼睛。

    “他做了什么?”安醇声音嘶哑地问。

    他强撑着坐了起来,哀愁的视线犹如千斤巨鼎,压得安德心里一痛。

    安德扭过头来,看着憔悴而悲伤的弟弟,强行将起伏的心潮压平了。

    他笑得眯起了眼睛,看起来像是真得觉得无所谓,说:“没什么。无论如何,他也是我的弟弟。不用担心。”

    安德走到厨房,打开保温桶,将里面的粥盛到了小碗里。

    氤氲的热气让他紧绷的脸慢慢松懈下来,他盯着碗里熬得稀烂的米粒,哆哆嗦嗦地喘了一口气。

    噩梦般的记忆重新涌上心头。

    那天他急急地赶回家,见到安醇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屋子里,倚着墙看一本笔记本,如同往常一样,他着实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安醇见了胡清波,也料想到安醇或许会有些反应,但是见到安醇如此平静,心里仍忍不住有一丝侥幸,以为安醇可能没有想象中的过激了。

    然后,安醇就抬起头来,歪着脖子看着安德。

    安德的心忽然漏跳了一拍,敏锐地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

    接着,安醇夸张地瞪大了眼睛,咧开嘴,做出了一个想要大笑的表情,却始终没有笑出声。

    他在安德惊诧的视线里,慢慢地将假面一样的笑容收了回去,拎起笔记本的一角,略微嫌弃地啧啧两声,摇摇头说:“真是个胆小鬼。”

    安德指着他,颤声道:“安醇?”

    安醇将笔记本丢下,步子说得上轻快地朝安德走来。

    他欣赏够了安德慌乱的神情,才说:“我不喜欢这个名字,它让我想起一种愚蠢的生物。”

    他矮身凑近了安德,由上而下看着安德的脸,在他脖子上吹了一口气:“虽然你也够蠢的,哥。”

    安德惊出了一身冷汗,大脑急剧地运转着,手下意识地扶住了墙,手背上的青筋却暴露了他的情绪。

    安醇自然没有放过这处小小的细节。

    他的手在安德的手背上轻轻地划过,像一叶轻羽勾动了手背上的汗毛,安德浑身过电似的激动起来,快速地抽回了手,后退了一步,急促地呼吸着。

    安德说:“你怎么会出来?”

    安醇略显失望地扁了扁嘴,在客厅透进来的灯光下,他的脸上有一团明显的红晕。

    安醇扶住太阳穴,装模作样地想了想,忽然恍然大悟地指了指安德,又指了指屋子里的书架,说:“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把我关起来是吧?可惜你自乱阵脚啦!”

    他的表情骤然染上一片肃杀的冰冷,如同霜雪覆盖的大地,说:“我再提醒你一次,我不叫安醇,我给自己起了个新名字,叫安。以后你可以称呼我的新名字。”

    安德的脸纠结成了一团,硬挺的眉目也跟着染上了霜意。过了许久,他才找回自己的理智和声音,妥协道:“安,你为什么会出来?”

    安撅了撅嘴,不满地皱起了眉头,一脸阴鸷地盯着安德,说:“这个还要问你啊。安醇那个傻瓜说,你找了男朋友。”

    安德如遭雷击,立刻问:“他告诉你的?你们怎么联系?”

    安朝着地上的笔记本点了点下巴,随意地说:“他写的啊,哥,你不会还没看过吧!”

    安德一听安叫“哥”就不由自主地头皮一炸。

    不同于安醇软糯的声音,即使生气听起来也软绵绵的,安嘴里的“哥”,更像是冷血动物发出的嘶嘶声,透着一股咬牙切齿的恨意。

    安德一言不发地走进屋内,捡起地上的笔记本翻了翻,他很快就发现这是一本日记本。

    他直接翻到了最新的日记那页,日期是一个星期前,内容只有一句话:我要阻止哥。

    一笔一划,力透纸背,显示出写字的人磐石般坚定的决心。

    安德呼吸一滞,眼前一阵阵发黑,人也站不住了,安不怀好意地扶了他一把,贴着他的耳边轻轻说:“前面还有呢!”

    安德被安醇的手指引导着,几乎是机械似的又往前翻了数页,日期赫然显示是两个月以前,安德过生日的那一天。

    这一天之前的日记最后,画了一幅简笔画。

    两个小人围着一张桌子坐着,桌子上画了一个大大的蛋糕。

    其中一个人穿着衬衫,手里举着酒杯,另一个人穿着圆领的毛衣,衣服上的麦穗形状画的非常细致。两个人都在笑着,俨然就是他和安醇共同庆祝生日的场景。

    这幅画下面写了一句话:明天是哥的生日,祝他生日快乐。

    安德表情剧变,他不可思议地想着,在他以前的生日当天,安醇从未表达过喜悦和庆祝的情绪。他一直以为安醇已经不在乎这些东西了,却没想到他竟一直惦记着!

    这一瞬间,安德的心几乎被劈成了两半,懊恼和愧疚像两条食人的藤蔓,紧紧地缠住了他颤抖不止的手。

    安见他一直盯着那副画,眯起了眼睛,手指在日记本上一点,提醒道:“喏,这里。”

    安德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呆呆地看到安醇在生日当天写下的日记。

    “哥回来了。他下午才回来,他好像忘了自己的生日。他手里没有蛋糕,只有一个小盒子,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他喝酒了,身上有酒味,以前没有闻过的味道。”

    “他说他交了新朋友,是个很好的人。那个人戴着眼镜,笑起来很温柔,是个脾气很好的人。他说,他们是在路上遇到的,他想着公司里的事,不小心走神了,差点撞到那个人。那个人没有生气,没有骂人,还说自己没事,不用去医院。他送那个人去上班,路上聊了聊,不知不觉说了很多话。”

    “他说和那个人聊天很愉快,他从来不觉得能有人和他这么合得来,他说他们像是榫卯机构的两部分,天生就该在一起。”

    “他对我解释榫卯结构,他以为我不知道,我知道。”

    “盒子里是领带,那个人送他的。”

    “我没有吃饭,他很担心。”

    “我生气了,他求我不要生气,希望我听他说话,我不想听。”

    “哥,你不能这样。”

    “我又要被抛弃了吗?”

    “那个人是男的,绝不可能!”

    ……

    大片的水渍模糊了剩下的字迹,如果仔细分辨,还可以看清写得是什么。

    但是安德的心神已经开始恍惚,他眼神涣散,将日记本按在胸口,喃喃自语道:“我不该……”

    “你做得很好。”安突然鼓起掌来。

    他站在高高的书架边,台灯的光从一侧打过来,让他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只有一双眸子亮得惊人。

    安一手撑着书架,好整以暇地看着安德几乎崩溃的面容,淡淡地笑了笑:“要不是这样,我怎么能出来。十年了吧,哥,我很想你。我也是你弟弟啊,你有没有想我?”...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