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易燃易爆易挥发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酒精的作用下,夏燃做了一个好梦。

    她梦到了只存在于别人口中的母亲。

    母亲穿着白色套装,站在老家那扇掉光了漆的破门前,朝她招招手,温柔地说:“快来吃饭吧!”

    夏燃跑了过去,感受到母亲柔软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她抬起头,看着母亲白皙美丽的脸庞,心中有所触动,犹犹豫豫地叫了一声:“妈。”

    可是母亲并没有听到,她回头朝着屋子里说了一句:“你也一样,快吃饭吧!”

    一个跟自己长得十分相像的男人从屋里走了出来,看了夏燃一眼,皱起眉头,说:“怎么又弄得这么脏,又跟人打架了?”

    一见到这个男人的刹那,夏燃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人攥紧了,紧张地无法呼吸。

    她猛地低头一看,果然看到自己手上沾满了泥巴,连衣服都被泥裹得看不出样式了。

    糟糕!又要挨打了!

    夏燃惊恐地想着。

    可是男人只是将母亲轻轻地推到一边,居高临下地看了夏燃一眼。

    他鼻梁高挺,眼睛长而有神,略微眯起眼看她的时候,神态十分迷人。

    不是醉醺醺的,满脸通红的模样,也不是吸了毒以后骨头快要刺破皮肤的病态模样,更不是瞪着眼睛扬起手要打人的模样。

    他虽然看起来威严,但是一点也不吓人。

    然后他忽然伸手把她拎了起来,抱在了怀里。动作像多次重复过的那样熟练,一边骂她是脏猴子,一边用手扣掉她脸上的泥巴。

    他抱着夏燃往屋里走,她的母亲揭开了用白布盖着的白瓷碗碟,热气腾腾的饭菜散发着家独有的味道。

    温馨的,温暖的,让人舒服地想要溺死在里面的味道,就算有十万块,五十万,一百万都不想去交换。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哦,那里有大风刮过。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哦,都是我的歌,我的歌……”

    “我去你妈的歌!”夏燃愤怒地翻了个身,摸索到唱的起劲的手机,刚想往地上摔,突然想起来手机可是个好东西,再生气也不能摔手机啊!

    她慢慢睁开眼睛,盯着手机看了几秒,视线渐渐凝聚,看到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名字。

    安德。

    她赶忙按了接听键,等候来自雇主的指示。

    “夏燃,下午五点的时候来这个地址找我,不要迟到。地址稍后发给你。”

    “好!”夏燃干脆利落地回了一声,挂断电话,然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滚了起来,目光往墙上的挂钟看了一眼。

    卧槽,都中午了!

    夏燃不敢置信地揉揉眼睛,不能接受自己辞职后竟然如此心大,睡到这个时间还做美梦呢。

    “太颓废了,太放纵了。夏燃你有了钱也得好好工作,听到没有!”

    夏燃一边刷牙,一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展开了严肃又客观的批评。

    末了还不忘了点评一句:夏燃你可真帅啊!

    她走到客厅的时候发现奶奶不在家,便熟门熟路地往锅里摸去,果然找到了温热的饭菜。

    夏燃开开心心地吃完饭,就迫不及待地出了门,打算提前去那里熟悉熟悉环境。

    虽然提前了四个小时吧。

    她下了公交车后,就打开导航往目的地步行,先是路过了那天和安德见面的小公园,又路过了貌似是安醇家的位置,最后停在一家咖啡馆前。

    夏燃摸出手机又看了一遍地址,确认是这里无疑,就迈开步子往小公园走,一边走一边观察四周的建筑。从公园出来以后,她又围着安醇家的小区转了一圈,分别找到了正门和几个侧门的位置。

    她还想进小区看一看,结果跟保安软磨硬泡了半天,人家也没让她进去,看来这个小区的安保工作尤其严格。

    夏燃撇撇嘴,倒也没生气,小区里面住的估计都是有钱人,谨慎点也是应该的。

    然后,她就在周围逛了逛,对照着电子地图上的标注,对这片区域的环境有了大致的了解,在脑海中建立起以安醇家为中心的放射状地图。

    做完这一切,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她看看手机,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和安德约定的时间,便慢慢悠悠地往咖啡馆走。

    咖啡馆的左边是一家火锅店,右边是一家烧烤店,夜幕渐起,两家店开始进入繁忙的预备状态,隔着很远就闻了满鼻子的孜然味烤肉味高汤味。

    夏燃走了将近半个下午,早就饿了,一闻到饭的香味,五脏庙顿时闹起了小情绪。

    她揉着肚子想了想,最后停在烧烤店门口,打算进去买几串肉串先啃着,省得待会进咖啡馆灌一肚子苦咖啡,就没什么胃口吃东西了。

    然而她刚想推开厚厚的玻璃门进店,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哎呦一声,扭头一看,发现一个看起来有五六十的大妈正坐在烧烤店门口的地上,表情很痛苦,应该是摔了一跤。

    大妈没急着爬起来,而是先把手里的保温桶检查了一遍,确定里面的东西没有溢出来也没摔坏,这才骂天骂地骂缺德的小鳖孙往地上泼水,害得她摔跤。

    她撑着地想要站起来,但是稍微一动就感觉腰上有一根筋像条棍子一样不肯弯曲,表情顿时又苦了几分。

    她扬起头往四周看了看,方圆几米内只有夏燃这么一个活物,便对她喊:“哎小伙子,来扶我一把。”

    她的普通话自成体系,语速又快,寻常人都听不清,但是夏燃跟形形色色的人群打交道次数多得去了,耳朵早就练出来了,还顺便从她骂人的话中听出了几个熟悉的词。

    眼下听到大妈对自己求助,夏燃有些惊讶,仿佛大难临头一般,皱起了眉。

    夏燃指了指自己,问:“我?我可没推你。”

    大妈嘶嘶地抽了几口凉气,说:“没说你推我,快来扶大妈一把,腰疼的起不来了。”

    夏燃犹疑地迈下台阶,站在大妈旁边,有些为难地说:“你不会想讹我吧,我可没钱。”

    那大妈白了她一眼:“哪有空讹你,我还得送饭呢!”

    夏燃谨慎地看了身后的烧烤店一眼,看到角落里有一个摄像头,便放下心来,弯腰把大妈扶了起来。

    大妈果然言出必行,一站起来就想往前走,可惜腰实在疼的厉害,哎呦呦地叫了几声后,急的自言自语:“来不及了来不及了,那小祖宗吃不了饭了。”

    夏燃看她神色实在难受,都疼得冒冷汗了,便好心地建议:“您要往哪里送饭啊,不行我给你送过去也行,我以前干外卖员的。您还是先去看看腰吧。”

    大妈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先说一句“小伙子看不出来你还挺好心”,但是马上又说:“这可不行,那孩子不会给你开门的。”

    夏燃叹息一声,本想解释一句老子不是纯爷们,又一想没什么必要,便不以为然道:“这没事,您说个名字,我去跟他说一声不就成了。”

    大妈拎着保温桶,纠结地说:“估计不成,他防人防得厉害,不见到我肯定不开门。”

    夏燃有些意外:“这可就没办法了,要不你跟他说晚点送饭。”

    没想到大妈又拒绝了:“送晚了他就不吃了,本来就瘦,再不吃饭可了不得了。”

    夏燃干笑两声,心说这什么人啊,这么难伺候。

    大妈说着又要强打精神去送饭,走出两步就疼得走不动路了,弯着腰撅着屁股僵在原地,急的都快抓狂了。

    夏燃拦着她,看她疼得那样子便知道刚才摔得不轻,干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说:“您要去哪里送饭啊,路不远的话我背你过去得了。”

    大妈说了个名字,夏燃一听,正是安醇住的小区的名字,就说:“不远呐,那地方我也认识,我刚从那边走过来,你上来我背着你去吧。”

    大妈一边道谢,一边弯着腰爬到夏燃背上。夏燃轻轻松松就把人背起来往小区走,速度竟然还不慢。

    大妈忍着疼夸她说:“你这孩子身体好啊,身体好才好啊,吃嘛嘛香。”

    夏燃嘿嘿地笑了笑:“可不是嘛,你拎着这一桶饭都不够我吃。”

    大妈赞赏道:“能吃是福。吃得多,长得壮,力气大,这才好啊,庄稼地里的活都能干!那孩子要是有你的饭量,也不至于瘦成那样子。”

    夏燃点点头:“您说的太对了。你孩子也该多吃饭,吃了饭才能长点肉。我有个朋友就特别瘦,看着都吓人。”

    大妈说:“不是我孩子,别人家的孩子。咱说话他也不听啊。”

    夏燃哦了一声:“不是自己孩子确实没法说,要是自己的孩子,不吃饭打一顿就好了。”

    大妈忍不住笑了起来,结果腰上的筋立刻疼得更厉害了。大妈只好把自己弯成了大龙虾,贴在夏燃后背上,往前面看了一眼,说:“就快到了,一会儿我跟小郑说一声,让你背我进去。”

    夏燃嗯一声,走到了保安岗前,大妈趴在夏燃背上,拍了拍手里的保温桶对里面的人说:“小郑,我来送饭了。”

    黑脸小郑刚刚面对夏燃还高贵冷艳,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肯多说,现在马上从屋里走了出来,看了大妈一眼,惊讶地说:“您这是怎么了?”

    大妈回:“摔了一跤,多亏这个小伙子把我背过来。”

    “哦,是吗?”保安偏着头看了夏燃一眼,感觉有点眼熟,还没想起是谁来,大妈已经开始催他开门了。

    保安只好先把门打开,放人进去。

    他看着夏燃的背影又想了一会儿,也没想起来,便又回到保安岗里烤手去了。

    夏燃被大妈指引着来到了一座六层的居民楼前,问了在五楼,就背着大妈乘着电梯上去。

    大妈嘱咐夏燃在旁边等着,可千万别让屋里那小祖宗看到,这才费力地按下门铃,等着有人来开门。

    夏燃抱着胳膊倚在楼梯间门口,有些好奇到底是何方神圣毛病这么多,难不成比别人多长了一个脑袋?

    她听到门响,就不由自主地偏了偏头,通过楼梯门上玻璃的反射观察对面门口的情形。

    开门那人只把门拉开了一条缝,半个身子卡在门口,连脚都懒得迈出来,真是比小公主还矫情。

    他揉着眼睛伸出手,正准备接过保温桶,动作却忽然一顿,猛地抬起头看向了楼梯间的玻璃。

    “那里有人!啊!”

    那人吓得跌回屋中,一声比一声高的尖叫起来,把门口的大妈都吓了一跳。

    大妈慌不迭地解释说:“是个送我来的小伙子,你别害怕。小伙子快出来让他看看,哎,别叫了。”

    夏燃没等大妈叫她就自己走了出来,因为她听着那人第一句话就感到耳熟,再一听那尖叫声立刻藏不住了,拉开楼梯间门往前面瞅,透过半开的屋门,果然看到了坐在地上捂着耳朵尖叫的倒霉孩子安醇。

    夏燃来不及再想,就跑过去推开大妈冲进了安醇家里,半跪在地上强行拽下了安醇的手,对着他的耳朵大喊一声:“我是夏燃!”

    安醇被这声天外之音吓得差点翻起白眼,还是叫个不停,夏燃没办法了,只好任着他又叫了几声,耳朵里嗡嗡作响,感觉自己都快聋了。

    她将手搭在安醇后背上,使了力气想按住他,结果他的后背抖得像触电一样,根本按不住。

    夏燃只好在他背上胡乱地顺了两把,捂着自己的耳朵无奈地说:“你他妈睁开眼看看啊,我是夏燃。”

    安醇的尖叫声戛然而止,慢慢地抬起头看向夏燃。

    夏燃准备了一张笑脸,等着安醇露出意外和惊喜的神情,但是出乎她的意料,安醇的表情十分冷漠,他们相距不足五厘米,她连他有多少眼睫毛都快能数清了,却有些看不透他那种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看起来竟然有些凶狠。...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