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易燃易爆易挥发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一只潜在暗处的恶鬼盯住了,他磨牙吮血,杀人如麻,等着将你啃得骨头都不剩下。

    夏燃身不由己地打了一个哆嗦,又自觉想多了,安醇这个小哭包除了哭还能干什么,让他磨牙吮血杀人如麻,不得吓死他。

    夏燃撇撇嘴,挥开想象力过于发散的思绪,对安醇说:“看什么看,不认识啊。别叫了,都把大妈吓到了。”

    安醇神情还是未变,专注地盯着她脸上的每一个细节,半晌才低低地说了一句:“是你哦。”

    他因为过度用嗓声音都哑了,夏燃没怎么听清,自顾自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道:“还不快起来跟人家道个歉,你哥没教过你要懂礼貌尊老爱幼吗?”

    安醇一动不动,夏燃回头看了大妈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您说的是他啊,哎,早说名字就好了,我认识他。”

    大妈诧异地哎了一声,但显然脑子还没回过味来。

    安醇的声音忽然在夏燃身后响起,依旧是发哑的像是刮痧的声音:“我们是认识的。”

    “对嘛!”夏燃拊掌叹息一声,“真是说上岗就上岗了,哎,我还得找安德呢。”

    她对大妈说:“把饭放下咱们就走吧,我背你出去。”

    大妈又哎了一声,迟疑地伸出手把饭递给夏燃。

    夏燃接过饭往安醇手里一塞,转身就走出了屋门,弯下腰催促道:“快走吧,他没事了。”

    “等等!”

    刚刚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安小姐提起尊脚迈出了屋门,他脚上连双袜子都没穿,就这么光着脚踩在冰凉的瓷砖上,神情也不见勉强,反而玩味地笑了笑,问:“不急着走嘛,我还有事要问你呢。”

    大妈和夏燃一起回头看他,安醇很满意她们脸上层次不一的惊讶,嘴角的笑意更深了:“见一面多不容易。”

    大妈虽然有些纳闷,但是还是拖着病腰往前走了一步。

    她为了少疼一点,一直微微地弯着腰,现在腰又酸又疼,十分难受,艰难地抬起头看向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说:“什么事啊安醇,下次想吃什么饭?”

    安醇却根本都不看她,直直地盯着夏燃说:“安德找你有什么事?”

    夏燃一言不发,表情复杂地看着安醇。

    安醇撅起了嘴。他这几天身体虚弱不堪,现在嘴唇都没什么血色,门口昏暗的灯光照下来,在他脸上投下一块块阴影,显得他更加苍白瘦弱。

    他想要勾勾手指头让夏燃过来,但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手伸到一半又放了下去,转为扶着额头,小声说:“头怎么这么晕呢?”

    大妈赶紧说:“准是饿的,快吃饭吧,多吃点,孩子你太瘦了。”

    安醇撇着嘴看看手中的饭,用一根手指头勾起保温桶的提手,说:“我确实太瘦了,太弱了。李阿姨,我明天想吃糖醋鱼。”

    李阿姨轻轻地啊了一声,刚想问怎么突然想吃糖醋鱼了,却被腰间一阵剧痛打断了。

    竟是夏燃拽了她一把,把她拉到了身后,神情还有些惶恐。

    夏燃蹲下身子,再次催促:“快上来,我送你出去,我还有事呢!”

    李阿姨还想说什么,夏燃像是发了火地说:“快点!要不你自己出去!”

    李阿姨尴尬地楞在原地,最后还是趴在了夏燃背上。夏燃立刻站了起来,用胳膊肘撞上电梯的下行键,等着电梯上来。

    就在电梯门开的一瞬间,夏燃回头看了一眼还站在门口的安醇。

    她的视线从他没穿鞋袜的脚上扫过,听不出语气地说:“地上凉,快进去吧。”

    然后都不愿意再看他的脸,径直上了电梯。

    夏燃替李阿姨叫了车,看着车开走了,才拔腿往咖啡馆跑去。

    其实时间还来得及,她慢慢地走过去也不会迟到。

    但是她就是想奔跑,想把缠在心里莫名的烦躁和不安挥走。

    可是安醇那个古怪的笑容却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脑中滚动播出,像一段播放不流畅的视频,越看越觉得诡异。

    夏燃首先想到的不是安醇有问题,而是她自己有问题。

    她问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安醇不是安醇呢?他就在她眼皮子底下尖叫,又抬起头来,说了那么几句让人听了有些不舒服的话。

    难不成有人跟她开了一个玩笑,在她不知情的状况下施展了一次魔术,把安醇换成了别的人吗?

    就像是电视里表演的大变活人,红布一掀,漂亮性感的美女就能变成个男人。

    这也太扯了吧,要是有人敢在她面前玩这个,保证会被她打死。

    夏燃往自己胸口砸了两下,最后还是觉得自己想多了。可能是光线太暗,所以让她产生了错觉。

    她奋力往咖啡馆跑去,经过烧烤店的时候,依旧闻到了肉串炙烤的香味,和混杂着香辛料的爆香味,可是却没什么胃口了。

    算了,等着安德安排完工作再吃吧,正好拎一些回去和奶奶一起吃。

    夏燃进了咖啡馆,刚想找个座位,一个服务员突然走过来,犹犹豫豫地打量了她一番,问:“你是夏燃吧,刚刚安先生说你来了就请你上去。”

    夏燃稍微一愣,便跟着她上了二楼。

    二楼也是待客区,不过分成了许多半开放式的区域,用雕花的镂空红色木格子隔开。

    夏燃一眼扫过去,没看到安德的身影,心里正纳闷着,就见服务员笑着说:“安先生在办公室里呢。”

    她带着夏燃穿过待客区,又经过了吧台,里面有一个用咖啡色布斤包着头发的美女正在磨咖啡。

    夏燃一看到美女就来了灵感:这个咖啡馆没准就是安德开的,万恶的有钱人。

    她们最后走到一处用磨砂玻璃隔开的办公室前,服务员敲了敲门,说:“安先生,夏燃来了。”

    安德走过来开了门,服务员就走了。夏燃走进办公室,一看到地上的东西,立刻吓了一跳,稍后又觉得很可笑,随口调侃道:“怎么这么多书,你还想再上一回学吗?”

    地上有好几个纸箱子,每个箱子里都装了一半的书,还有的书被拿了出来,乱七八糟地铺了一地,几乎没地方下脚,只有办公桌前留着一平米大小的自由活动区域。

    安德迈开长腿,一步跨过地上摊着的书,站在了唯一的空地上。

    他一手扶着桌子往书堆上看了一眼,挑挑眉,淡淡地说:“不是我要看,是你要看。”

    “什么?别别别开玩笑好吗?”

    夏燃踢开脚边的书,眉头几乎皱在了一起。

    “好端端的,让我看书干什么。我他妈连高中都没上过,现在考大学已经来不及了。”

    安德微微一笑:“当然不是为了考大学。你需要多了解一些东西才能更好的照顾安醇。”

    夏燃目瞪口呆。

    现在把钱退回去还来得及吗?

    她眨了眨眼睛,脸上的表情像是被人揍了一拳似的难看。

    夏燃:“不是,这有什么好看的,我一看到书就困,初中毕业以后就没看过书。注意事项你直接告诉我不就得了,说一遍我就能记住,再不济我记到本子上行了吧。”

    安德摇摇头说:“我从商学院毕业,对这些东西也不是很理解,也要学习,要看书。就当我们共同学习吧。”

    夏燃:“……安醇他哥,你不再想想了吗?咱们非得这样吗?”

    安德叹了一口气,望着铺了满地的书,幽幽道:“这些书我本来想跟别人一起看,希望能跟他一起教导安醇。但是安醇不接受,他只接受你。你觉得我该怎么办呢?”

    他抬头看着夏燃,脸上的表情似悲似喜,又说:“你也知道,钱不是那么好赚的,夏燃。”

    夏燃恨恨地看着安德,心里骂道:王八蛋!这是把得不到胡清波的锅甩我身上了啊!你有本事自己把人追回来,欺负我一个穷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安德毫无道德负担地弯下腰,从地上捡了一本书丢给夏燃,夏燃伸手接住了一看,是一本连塑封都没拆的新书,名字还挺个性,叫窗外有阳光。

    夏燃乐了,拎着书的一角说:“这不废话吗,窗外当然有阳光,还有雨,风,大冰雹,现在外面有星星有月亮。啧啧,文化人就是不一样……”

    安德面无表情地打断她怀着偏见和酸味的调侃:“这本书应该讲的是青少年犯罪的实例和分析。你没有任何基础,先把它当故事书看吧。”

    夏燃灰溜溜地拆开了塑封,翻开书一看,好像还真是讲青少年犯罪的。

    不过,让她看这个干吗啊,安醇难不成还是个青少年罪犯吗?进过少改所?娘哎,连她这样的人都没走到那一步,安醇更不至于。

    她一边看一边咋舌,问道:“你打算让我读完这个讲给安醇听吗?我觉得还是别这样了,他估计得吓哭了。”

    安德终于忍不住透露了一句:“安醇和你想的不太一样,他不是个孩子。”

    夏燃:“当然不是孩子了,有快一米九的孩子吗,比我还高那么一头。”

    安德忍无可忍:“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把他当孩子看,他会不高兴的。他希望和你做关系平等的好朋友。”

    夏燃:“哦,那我装作跟他很平等行了吧。但是还是得照顾他。”

    安德听这话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又不能马上挑出错误来,只好另起话题,敲着手底的书说:“这几本书你这个星期就要看完,然后结合你对安醇的了解,每一本书写一篇观后感交给我,我也会把我看书的心得告诉你。安醇这几天还不能出门,你可以在家里看书,不用担心他找你。”

    夏燃差点一头扎进书堆里:“他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跟我那个时候的班主任很像?还写观后感,我会写字就不错了,还写观后感,你太过分了吧!你就不能给我找个别的事干吗,比如安醇想要天上的星星,让我现在想想办法给他弄下来。”

    安德摇了摇头:“no,他不要天上的星星,他也要人间平凡幸福的生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