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易燃易爆易挥发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安右手托着左手,像是掌心有一颗珍贵的宝石,需要小心翼翼地端着走,防止它不小心掉落在地。

    但是他的目光却根本不去看那珍珠一眼,而是像个侦查雷达一样,一边走一边如饥似渴地观察周围的东西,恨不得一下子就把过去近十年失掉的视野全都补回来。

    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宽阔整洁的马路,川流不息的汽车,各色各式的商铺,路人行色匆匆,衣着光鲜,全然没有以前的样子了。

    上一次在夜里惊鸿一瞥,实在匆匆,根本没有时间去观察。此刻他才知道,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毕竟快十年了,他被关在那处黑暗森林中十年了。

    可是安确实太虚弱了,这么走出两条街,已经喘气如牛,脚步虚浮,额头上也挂了一层薄汗。

    于是他不得不向身体妥协,停下来略微歇一歇。

    他偏过头,看到旁边的水果店外,有人拿着手机对着一张奇特的图案照来照去,之后便拎着水果走了。

    安有些惊讶,只是面上不愿表露,慢吞吞地拖着步子往水果店走去。

    忽然,他踩到一块凸起的砖头,身体摇摇欲坠。

    一直跟在他身后默不作声思考的夏燃,快走了几步,赶在安摔倒前,扶住了他的胳膊。

    “想吃水果吗?站在这里不要动,我替你去买。”她说。

    安慢慢地偏过头看了她一眼,对上她关切的眼神。他像是刚刚想起还有这个人,眼神里闪过一丝诧异。

    不过他很快就想起来了,这是夏燃,安醇的相好。

    他的心里忽然涌上一股浓浓的作恶欲,再看看夏燃明媚好看的脸,全身的细胞都兴奋得要命。

    他就着夏燃扶住自己的手,顺理成章地将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就像一株攀援的凌霄花,没有夏燃这棵木棉树,他就站不住。

    夏燃没有任何抵抗,马上就撑住了他,看到他的脸色实在难看,有些担心他的身体状况。她将手放到他的额头上试了试温度,只觉得触手一片凉滑,倒是没有发烧。

    她刚想说送他回去,就听安喘息着说:“我不想吃水果,就想抱着你。”

    他本来就站得歪歪扭扭,把头稍微一低,就靠在夏燃的肩膀上。

    他的眼角飞起一个弧度看着夏燃,带着点小得意。他睫毛纤长,眼眶微红,再配合那句让人浮想联翩的话,空气中顿时弥散着暧昧的味道。

    不过,只是单方面的暧昧而已。

    夏燃的目光早就越过了他,直直地射向不远处贩售中国福利彩票的门店,被它正经严肃的门脸吸引住了。

    她忽然很想进去买一张彩票,因为她感到最近一直走大运,比如白得了一大笔钱。

    她一点也不介意再白得一笔钱,只要来路正。

    安见她丝毫不为所动,不气不馁地再次放出幺蛾子:“我好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夏燃正遥想着买一张好还是两张,听到安这句话,脸上慢慢凝结出见了鬼的表情,她感觉被安醇靠住的半边身子都麻了。

    不过夏燃也没多想,毕竟安醇什么事都能干出来,每当坐上她的电动车,就会搂着她的腰又捏又揉的,把便宜都占尽了。

    所以她就像个现代版的柳下惠,极有操守地推了推安醇,波澜不惊地说:“回去吧,你脸色不好。”

    “不。”安柔柔地说了一声,见夏燃没有义正言辞地拒绝他,就认为她其实并不排斥,便得寸进尺地搂住她的腰,亲昵地在往脖子里蹭了蹭,声音低低地说:“你真好闻,一定很好吃。”

    夏燃本来清心寡欲只想为雇主好好看孩子的心一下子扑腾起来,她目瞪口呆地低头看着安,安歪着脑袋,冲她笑了笑。

    然后夏燃忽然反手一巴掌,把这个作怪的小妖精扇走了。

    她看着自己立了功的手,感觉铁扇公主的芭蕉扇也不过如此了。

    安显然没想到自己会遭到拒绝,他捂住了脸颊,满脸不敢置信。

    但是很快,他就强迫自己压下眼中的恨意,揣摩着安醇那个怂货的德行,带着哭腔说:“为什么?哥哥说你会对我好的。”

    他轻轻地眨了眨眼,模样看起来楚楚可怜。

    夏燃无比严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使出多大力气,就把安拍得原地抖了三抖。

    安茫然不解看着她,她就微微一笑,两手扯着他的脸蛋往两边拉,说:“你是不是跟你哥吵架了?”

    安不满地挣了挣,揉着脸蛋低声说:“没有。”

    “真没有?哎呦小弟弟,别抵赖了,你今天从头到脚都不对劲,你哥还发了短信说你情绪不对,让我好好看着你别乱跑。”夏燃抱起胳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说吧,什么事啊,他不会又想给你找嫂子了吧?”

    安转了转眼珠,扬起一张天真可爱的笑脸说:“没有吵架,他不想让我出门而已。可是现在我不都出来了吗?”

    夏燃扬起眉毛点点头,音调高高地说了一声“哦”,然后拉起安没有受伤的手,说:“你的目的已经达成了,现在可以回家了。”

    “我不回去!”

    安甩了甩手,可是夏燃不打算放开他,他就绝对挣脱不开。

    由此可见,身体好才能做自己的主宰,要不然你只能像条不愿意回家的哈士奇,被主人用绳子在地上拖着走。

    安盯着拉住自己的绳子——夏燃看起来不怎么结实的胳膊,心里萌生出狠狠咬一口的冲动,夏燃霍然回头,打断了他的念头。

    她很耐心地跟他说:“你想出门,要先养好身体,知道吗?等你好了想什么时候出门就什么时候出门,我夏燃随叫随到,随时为你服务。哎,你还生气了?瞅瞅你现在的脸色,跟个鬼一样,手上还有个大口子,你哥不愿意让你出门都是为了你好。现在要不是我站在你身边,你一会儿就被人抓到局子里去了。真不让人省心。”

    安无声地冷笑着,他低着头,看不清什么表情,可声音听起来有些轻飘飘的,说:“那你呢,你对我好吗?”

    夏燃大言不惭地嗯了一声,继续拖着他往前走。

    安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夏燃驴拉磨般哼哧哼哧的背影,说:“有多好,你能为我做到什么程度?”

    夏燃虎躯一震,心里的弦一下子绷了起来:组织对我的考验来了!

    上次安醇问她“不会有人一直陪着我吗”,她没有回答好,害得安醇伤心地哭晕了,这次她一定要想出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回答,让安醇感受到圣光普照大地,希望遍布世间,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然后她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段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话:从青春期起就缺乏关爱和照顾的孩子很容易产生不健康的情绪,干出让人觉得遗憾的事。

    夏燃来不及追本溯源这话到底是从那张嘴里冒出来的,就飞快地盘算着要怎么表达才能让他感受到关爱和照顾。但是她的语文水平向来和兔子的尾巴一样短小精致,搜肠刮肚想了半天,仍是没有个好答案。

    她想的时间太长,虽然脚步未停,甚至有越走越快的趋势,但落在安眼里,明摆着就是迟疑和衡量的表达方式,还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我在你们心里有多重,要好好掂量一下才知道吧?你们这些虚伪做作的人。

    安讥笑着看着她,心思九曲十八弯的拐成了一盘蚊香,在夏燃越来越焦急的步伐中慢慢地燃烧起来。

    突然,夏燃毫无征兆地止步不前,回过头来看着安。

    安软绵绵地撞在她身上,被她捏着肩膀扶了起来。

    夏燃就像一头fa qing的雄性黑猩猩,朝着自己胸口砸了两拳,大义凛然道:“上刀山,下火海,只要你说一声,我就替你闯。”

    然后她充满期待地看着安,自己都被自己的话感动了。

    这世界上或许没有那么容易遇到刀山火海,但是只要你需要,我愿意给你摘天上的星星,毕竟你哥给我那么多钱呢。

    夏燃自我感觉良好地挑起嘴角看着他,冲他挤眉弄眼一阵,心里感叹道:妈的,要是我有个弟弟,肯定都不会这么宠着他。现在这是肥水流到别人田里去了。

    可谁料到,安静静地听完这句话,没有一点感动的情绪,而是用探寻的目光盯着她的脸,说:“是吗?那你陪我去一个地方吧。”...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