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易燃易爆易挥发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凌晨三点,天色昏黑。

    在墙边轮流蹲守的社会不良分子们已经睡得东倒西歪,只有徐向前一个人醒着。

    他现在的姿势也不好睡着,因为他正蹲在墙头,像是正在遭受便秘之苦,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三个字:憋得慌。

    他刚刚透过灵棚和堂屋屋檐的缝隙,看到了屋里发生了一切。

    那个关键的场景没有预备动作地发生时,徐向前全身僵硬如棺材板,三观碎得不能再碎了。

    夏燃这块茅坑里的臭石头怎么会开了窍,她怎么会亲那个病秧子,她还他妈地知道怎么亲别人,她长了这种脑子了吗?再说了,那个病秧子是谁?

    他回头看着站在院门阴影里的王南山,又想,那个硬茬子是哪里来的?夏燃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认识了谁?

    他没还没有来得及找人打听一下,就看到屋里那俩人出来了,一个站着,一个横着。

    夏燃打横抱着安醇,身上就穿了一件黑色套头卫衣,她的棒球衫现在正盖在安醇身上。

    她一步一步迈出堂屋,走过灵棚,步伐沉稳有力,手臂上肌肉绷起,她的臂弯就像是一面铜墙铁壁,抵挡住了带有凉意的晨风,躺在她怀里的安醇睡得安稳极了。

    虽然她双目通红,但是脸上的神情非常平静,傍晚那要杀人的眼神好像是徐向前的错觉。

    又来了,又他妈来了。她又找到一个弱者!

    徐向前愤愤然跳下墙头,挨个把他的手下们踹醒,几个人虎视眈眈地看着夏燃走出院门,往巷子口走去。

    夏燃走出几步,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东张西望起来。她的视线在看到不远处的隐身人王南山时,松了一口气,喊道:“有车吗?”

    她一出声怀里的安醇就打了个寒颤,惊醒了,慢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

    “在路口。”王南山回道。

    安醇艰难地把眼皮撕开一线,看到夏燃正低头看自己,便微微笑了笑,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嘴像是被502黏住似的张不开。

    无法抵御的困意像潮水一般淹没了他,他使劲闭了闭眼,再睁开一条缝,可是仍旧没有多少力气。

    夏燃抱着迷迷糊糊的安醇走到路口,见到停在路边的suv。

    劳拉正站在车边打哆嗦,听到脚步声往路口一看,看到面无表情地抱着安醇的夏燃,顿时惊喜捂住了嘴,那神情都快飙泪了,叫道:“安醇找到你了!太感动了!”

    夏燃撇撇嘴,不明白她那表情是怎么回事,哭笑不得地说:“对,你们真是够了,他哥不管他了吗?得了,先打开车门,他睡着了。”

    “安总知道的。”

    劳拉冲她调皮地眨眨眼,笑着把后车门拉开,想帮夏燃把安醇放进去,夏燃摇摇头示意自己来。

    可是她刚想上车,安醇却奋力睁开了眼睛,嗓子里吐出一个黏黏糊糊的字:“不。”

    夏燃嗤笑一声:“不个屁!都这样了,回家吧,听话啊!”

    她不容拒绝地弯腰上车,把安醇放在宽敞舒适的车座上。安醇抱着她胳膊,含糊道:“别走,别赶我走。”

    夏燃拍拍他的手,回头望去,徐向前和其他几个人已经慢慢围住suv,王南山目光森寒地扫了徐向前一眼,警告意味不言而喻。

    徐向前冷笑道:“别人我不管,反正夏燃不许走。”

    “呵!谁告诉你我要走了?”

    夏燃一手按住安醇,探出头去,轻蔑地看了徐向前一眼,又望着王南山道:“把他送回去吧,别来了。”

    王南山迟疑地看着她,又瞅瞅徐向前。

    夏燃微微一笑,撸着头上还不到半寸长的头发,道:“你把他送回去就成了,剩下的是我自己的事。”

    王南山定定地看了她几秒,答:“好。”

    安醇揉着眉心,挣动着想起身,夏燃重新钻回车里,弯腰半跪在车座上,摸着他的额头见没有发烧,便笑道:“你的任务完成了,小鹌鹑。回家休息去吧。”

    安醇刚想说什么,夏燃忽然俯身亲吻他的额头,堵住了他的千言万语,而是停留了好几秒才移开。

    安醇像是傻了似的,目光追逐着夏燃发着光的眼睛,不敢置信地想,夏燃又亲我了,这次好温柔。

    夏燃拉着他的手贴到自己脸颊上,认真地说:“我答应你,要是我回a市,肯定会找你,给你一个答案。但是现在不行,你得回家。你在这里会让我分心。”

    安醇眼神迷蒙不已,鼻翼翕呼,看起来又要哭。夏燃放下他的手,扯扯他的脸蛋,笑着说:“别哭了,都多大个人了。要解决问题,哭是没用的。乖,听话。困了就睡吧,等你醒的时候可能已经到家了。你哥哥在等你呢。”

    安醇眼帘低垂,眼睫毛均匀地铺了好大一片,轻声道:“我有点没用啊,对不起。你会回去,答应我了,就会做到,对吗?”

    “我尽力,不骗你。”

    安醇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但是他隐隐觉得夏燃还有事要做,况且她奶奶还没有安葬,所以只能见好就收地点点头。

    夏燃舒了一口气,在车上翻找一会儿,找到一个毯子给安醇盖好,又帮他系好安全带,然后郑重其事地对他说:“等我。”

    安醇万分留恋地看了她好大一会儿,眼皮越来越抬不起来,撑着最后的意识点头,点到一半电量告罄,人就睡着了。

    夏燃跳下车,轻轻地关好车门。

    她跟王南山使了一个眼色,王南山便带着劳拉上车,发动车子。

    suv的尾灯像是破开黑暗大海的小船,平稳而迅速地往前驶去。道路尽头的天已经渐渐亮了,地平线上像是大鱼翻了个身露出雪白的肚皮,启明星明亮耀眼,默默注视着不断远去的人们。

    一直到再也看不到车灯,夏燃才叹了一口气,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转身往回走。

    徐向前和其他人亦步亦趋地跟着她,夏燃全然不理会,插着兜脚步轻快地迈过院门,穿过灵棚,刚想迈进屋门,徐向前忽然在她身后喊:“你要是求我原谅你……”

    “做梦。”夏燃嘴角带着丝丝冷笑,头也不回地答。

    她没有再理会徐向前,而是径直走到乔女士的遗照前,双膝跪下。

    须臾,她先是抑制不住地笑了起来,才颤着手换上新香,盯着袅娜四散的烟尘,语气悠长地开了口。

    “奶奶,我想活着,活到没法活不下去了为止。我昨天鬼迷心窍了,您别生气。”

    夏燃俯下身,给奶奶磕了个头,额头紧贴在布满裂痕的石灰地上,冷硬的触感让她觉得踏实而平静。

    我得尽力活着,尽力回去见安醇。如果最后实在活不下来,希望他看到我的骨灰反应别那么大。

    想起安醇,夏燃忍不住又勾起嘴角笑了笑,喃喃道:“安醇,这小兔崽子,真傻。”

    夜即将逝去。

    熬过黎明前的黑暗,五河迎来了清晨的第一抹阳光。乔奶奶的丧礼也正式开始了。

    来送行的人似乎不少,夏燃没心思再分谁和谁,眼睛基本就盯着奶奶的骨灰盒看了。看着入殓,起棺,上车,拉到坟地。

    她一直睁着酸痛的眼睛,不肯让自己闭眼,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后来她想忍住不在这么多人面前哭,也不成了。

    刚开始流出来的还是生理性的泪水,这是人体经过万年进化后的伟大成果,在你眼睛干涩的时候,它自觉很贴心地自动流出泪水,润湿眼球。

    但是对于夏燃来说,它无疑就是一个效力强大的引子。渐渐的,生理泪水就成了酸涩难解的伤心泪,情绪的闸门再一次门户大开,她脸上的悲痛欲绝根本就掩盖不住了。

    她甚至觉得自己走不动了,已经感觉不到腿的存在,可是还得继续抱着遗像,还要扮演好孝子贤孙的角色,拿起铲子第一个填土。

    幸好郝叔及时扶住了她,连说好几个“节哀”。夏燃定了定心神,用袖子蹭掉脸上的泪水,强忍痛意地回:“没事。”

    郝叔一听她那沙哑得都快说不出话的嗓音,心里也难受极了,别过头抹了抹泪。

    棺材放下去后,她拿起铲子填了两下土,接着就有挖坟人来盖土了。

    她眼睁睁地看着奶奶的棺材一点一点被土掩盖,最后连棺材角落都看不到了,一时悲从中来,忍不住腿软地跪下了。

    她知道徐向前他们肯定都在冷眼旁观,看到她这么不夏燃不强横的样子,可是泪水却已经忍不住,哭到坟填完了还止不住,头也阵阵发晕,差点歪倒在坟前。

    “夏燃别哭了,唉,还得回去谢亲戚朋友的帮忙,快起来快起来。”

    郝叔和郝良才连说带拽把她拉起来弄回家,院子门口很快摆好了流水席,夏燃依次道过谢,又看着他们帮忙拆了灵棚,还到租赁处。

    忙活完以后,她头脑已经空空如也,感觉不到累也感觉不到饥渴,茫然地转身回到堂屋,坐下。两腿大刺啦啦地朝前伸展开,后背倚着放过骨灰盒的方桌,一言不发地看着门口。

    她刚坐下不到五分钟,徐向前几个人就推开热热闹闹吃吃喝喝的众人,一脸阴沉地走到屋子中央站住了。

    夏燃支起一条腿,胳膊肘搭在膝盖上,揉了一把脸,道:“这就等不及了,我这里还没开始送客呢。”

    她的嗓音简直像是两块铁片相互摩擦发出来的,嘶哑地让人没法听。

    这种声音勾起了徐向前身体里某根一直没怎么使用的神经,他蓦地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su yang感,心重重一跳,却并没有因此生出些怜惜的意味,反而有个小人在他心里跳着脚地嚷:快打败她!

    “别耍花招,你不是要了结吗,那就快点,地点就在郊外的老地方,咱们不见不散。”

    “好啊,晚上七点。”夏燃无所谓地摸摸后脑勺的头发,新长出来的发茬真是太扎手了。

    徐向前拿出了无ma zui缝针时的毅力,才堪堪忍住这种嗓音这种语气,以及她现在这种姿势的诱惑。

    “要是敢跑……”

    “滚吧,谁跑谁是孙子。”夏燃扬起下巴,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而后两条长腿懒洋洋地伸出去,哼了一声。

    徐向前又看了她一会儿,怒气冲天地扭头走了。

    他们前脚刚走,夏燃都来不及细想怎么对付这几个疯子,就有人进来了。

    这次来的人还不少,足足有十几个,往不怎么宽敞的堂屋一站,连光都被挡住了,而且他们竟然还关上了门。

    哎~仇家多了就是不好,都不让人喘口气就……

    在看到为首那人的脸时,夏燃错愕地张开了嘴。

    面前这人虽然模样稍有变化,脸白了点,胖了点,但她还是能认出来,这是黄静。

    按照这个思路,她很快把剩下的人都叫出了名字,都是她以前的小跟班。

    寻仇?我他妈哪里对不起你们了?

    夏燃狐疑又不善地扶着桌子站起来,晃晃脖子,转转手腕,僵硬的关节被这么强行热身后喀喀作响。

    她朝黄静一挑下巴,挑衅十足地问道:“怎么?你们也等不及了?”

    黄静一听到她开口,不由得退后两步,低下头,食指在鼻下抹了抹,像是想开口,却又不知道怎么说。

    牛犇就站在他后面,一看到他想退缩,赶忙戳了他一下。黄静差点没跳起来,反手就去拉牛犇,强行把他推到前面直面夏燃。

    夏燃看到他们俩拉拉扯扯的样子,不由得哼了一声,心说还是一个比一个没出息。

    她往后一跳,坐上桌子,两条腿晃晃荡荡,道:“还得给你们时间抓阄看看谁先上?”

    “不是!”黄静总算被她逼出一句话来了。

    他也不躲了,转身推门而出,几秒钟后捧着一杯水进来了,递给夏燃道:“老大你先喝点水吧,你嗓子都坏了。”

    夏燃不明所以地盯着水杯看了一会儿,没接。

    黄静眼神无比真挚地瞅着她,把水杯又往前递了递,道:“老大,我们,唉!你先喝点水吧!”

    “别叫我老大,我不是你们老大了。”

    夏燃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接过水,放到唇边抿了一口。

    黄静一看她喝水,松了一大口气,他回头和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见谁都不吱声,最后只得自己硬着头皮上了。

    他挠挠后脑勺,低着头说:“老大,我们前天就想来送送老人的,但是,但是,我们不敢,实在没脸见你。”

    “对。”牛犇低眉臊脸地看了夏燃一眼,赶忙低下头,明明都长成个一米八几的大柱子了,还这么扭扭捏捏。

    夏燃冷笑着,道:“啊,那你们现在来干什么,看我笑话吗?不想打架就滚,还等着我送啊。”

    “不是,老大,我们想帮你啊。徐向前回来找你麻烦了是不是?昨天晚上我们都看到了。”

    夏燃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又看看他身后站着的那些高矮胖瘦的男人们,看到他们脸上如出一辙的担忧和愧疚的表情,这才明白点什么。...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