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万界女神之直播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封天看来,这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只要出动朱迪斯,一切问题都会没有问题,可他没有,不想暴露。

    结果也不错,到底没有泄露出去,而且还抓到了间谍,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只是对秦哲来说,就有些难以接受了,毕竟这事想想都有些冤枉。

    秦老头怒极,反倒是冷静下来,他不在看秦敏,对封天道,“这事……”

    “有上面管着,放心吧!”

    封天道:“其实我觉得吧,这算是一件因祸得福的事情。”

    “怎么说?”秦老头问道。

    秦哲也抬头看了过来。

    “以后我会慢慢的和雷霆科技公司保持距离,”封天道,“就算有新的产品,也必定会是敏感的东西。”

    秦老头皱眉道,“上面的态度呢?”

    “我管不着!”

    封天摇头,“我的重心是在春城和靖江,雷霆科技公司的存在,只是维持我和上面的纽带罢了。”

    秦老头眉头没有松开,一直皱着不说话。

    失去了封天的支持,秦哲的确不如回来,只是秦家为了雷霆科技公司的股份,可是耗费了不小的代价。

    结果,收益远没有达到预期,这不算什么,关键是秦家还没有在京城找到合作伙伴,在金钱之外的人脉关系上,收获基本为零。

    封天可不在乎秦老头的想法,他看向秦哲,“离开京城,你不如趁此机会,好好想想自己未来要做什么,可以到处走走,沉淀一下内心,然后创业也好,混吃等死也罢,总比去京城当孙子强。”

    “我好好想想吧!”

    秦哲点头道。

    秦老头沉默不语,内心有些释然,诚然人脉很重要,但秦家有封天在,就不必过分看重外人。

    抓住封天才是秦家要做的呀!

    有了这个意识,秦老头也就不再多想,也没有教训秦哲的兴趣了!

    同一时间,

    封天的老家。

    封天的伯父终于赶回来了,他和工友们包的活,一直到清明节才做完,结束之后,立马收拾东西回家。

    在火车站接他的是他儿子,开着新车,看起来非常精神。

    父子俩一路畅聊,话里话外都离不开封天,全都感慨莫名。

    抵达县城的时候,大伯没有着急回去,而是来到了县城的监狱里。

    他来看望封天的父亲。

    探望室内,兄弟两人对面而坐。

    两人一时都没有什么话说。

    封天的大伯拿出一根烟递了过去,封父看了一眼,撇撇嘴,嘟囔道,

    “次!”

    “十几块钱的一包烟,你还嫌弃?”

    封伯道,“看来你过的还不错。”

    “托那兔崽子的福,”

    封父叼着烟,冷声哼道,“吃喝不缺,就是不让老子停下来,每天都要工作,让老子踩缝纫机,尼玛!”

    “我看不错!”封伯道。

    封父恼怒的瞪着他。

    “要不是他,你现在已经被打死了,”封伯冷冷地说道,“死在临县,还要劳烦我去帮你收尸。”

    封父脑袋一缩,没有说话。

    “我和小天通了电话,”封父道,“总之,你在里面安分点,逢年过节,我会让人送东西进来,你表现好……”

    “屁的表现,”

    封父怒道,“那兔崽子诚心整我,我都听说了,他捐钱修了个监狱,就是要把老子关一辈子。”

    “不应该吗?”

    封伯哼了一声。

    “我是他老子!”

    封父不满的叫道。

    “打人的时候,你怎么不仅记得是他老子?卖房卖田的时候,怎么不记得自己还有个儿子?”封伯怒道。

    “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

    封父脖子一拧,“他这是不孝,哪有做儿子把老子关起来?兔崽子现在成了富豪也不知道孝敬……”

    “关起来就是对你最好的孝敬!”

    封伯摇头道,“你把他伤的太深了。”

    封父撇撇嘴,依旧不说话。

    “不管怎么样,”封伯道,“总算咱们老封家,出了一条龙。”

    封父扬了扬下巴,有些自得。

    到底是他的种……

    封伯无奈,抓紧时间道,“这次过来见你,是要告诉你,祖祠重新修建,咱们一脉的墓都要重修。”

    “那兔崽子给的钱?”

    “没少你一份,”封伯道,“不过,我可听他说了,你的债,他不还的。”

    “他敢!”

    封父怒吼,大声叫道,“他凭什么不还?老子生他养他……”

    “你养了他几年?”

    封伯淡淡地说道,“你也别怪他,现在也怪不了,总之他没有帮你还债,所以在里面多踩缝纫机,多赚点钱早早的把债务给清了,否则……”

    “否则又怎么样?”

    风父惊怒交加。

    “你的那些债主,不会放过你的,”封伯平淡道,“他们安排人进来,不是一件难事,到时候对你可能会毒打,甚至……”

    封父又惊又怒,“他们敢?”

    “为什么不敢?”

    封伯冷笑道,“那些人是什么样的东西,你心里就没有点数?还有临县那档子事,你要是早点出来,人家会善罢甘休?所以说,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起码吃得饱不愁,否则出来就是个死。”

    封父害怕了!

    糟心是事情,他没少做,大哥说的还是轻的,真要出去了,没有人帮忙说话,恐怕真的要横尸野外。

    “那兔……小子真的不管了?”

    封父不甘心的说道。

    “他亲自和他大伯娘说的,”封伯道,“真的不会管了,你现在就是他的累赘,是污点,是家丑,关起来总比在外面丢人现眼的人强。”

    封父瞬间瘫软,好像老了十岁,感觉精气神都被抽掉了!

    “总之,你在里面好好的干活,争取早点把债给还了,”封伯道,“我家小子要娶媳妇,也没办法帮你,小天也不让,你啊!认命吧!”

    见他一言不发,封伯摇摇头,直接起身离开。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两人是血脉兄弟,但真要说亲情,怕是恨比爱多,这些年过的真糟心。

    离开监狱,封伯上车之后,就给封天打了个电话。

    他这次过来,就是受到封天的嘱托,点破封父的幻想。

    事实证明,这很有必要。

    “会不会太过……”

    封天的堂兄开着车,犹豫的说道,“怎么也是小天的父亲……”

    “生而不养,算什么父亲?”

    封伯道,“想想这些年小天受过的苦,还有什么可怜悯的?”

    “自作自受,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