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时光糖果屋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外面的太阳渐渐地大起来,但是似乎外面的炎阳之气丝毫传不进这家海边小馆,众人坐在小馆内觉得周围都是一些看不见的风口,总有一股阴寒的风从四面八方丝丝渗入,一点点冰封你的心脏。

    古仁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心想:原来这就是听鬼故事的感觉,想必若是晚上听,感觉应该更刺激。

    老板娘接着道:“这说起来还得算是那只鬼眼害的。神婆家世代都是干这一行的,据说他们每一代都得选一个人接这个衣钵,本来呢,到她那一代,应该是由她弟弟接这衣钵,但是她爸不舍得这一个儿子,毕竟干这一行稍微出点差错,容易折阳寿,就由身为长女的她去替代儿子继承衣钵,后来,小神婆就被送去跟着一个老师父修行,老师父开始的时候是不愿意收她的,他说了一句话。”

    蒋茜下意识地抓着坐在旁边一脸淡然的白慕时的衣服,身子往里边缩了缩,可那眼睛像黏在了老板娘身上一样,怎么也移不开。

    老板娘忽然间看向蒋茜,皱着眉头压着声音说道:“他说‘这女娃子不合适,她阴气太重,容易入邪’”。

    蒋茜立刻别开脸,抓着白慕时的手更加用力,这时白慕时也觉察到蒋茜的异样举动,低声说道:“这还没有说到精彩的部分呢,你就害怕了?”

    蒋茜闻言,点了点头,白慕时感到相当诧异,平时要强到撞到胳膊肘麻筋都不哼一声的蒋大小姐居然这么坦诚承认自己害怕听鬼故事,白慕时惊讶地笑了笑。

    蒋茜看见白慕时的笑还是禁不住为自己辩解一下:“这听鬼故事的心理就像是一个吃不了辣的人想吃辣椒那样,虽然受不了,但是很刺激,就那种感觉,你懂吗?”,白慕时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眼中还是泛着掩不住笑意。

    跟白慕时隔了一个座位的林时看见这俩丫头在窃窃私语,蒋茜死死地攥着白慕时的衣服,脸色有点泛白,心里担心白慕时会不会也感到害怕,想要起身去“逼迫”high少换位置,衣袖角却被林雪死死地拽住,林雪打了一下林时胳膊:“别乱走,我害怕,老板娘要讲下去了。”

    林时蔫了蔫,不情不愿地地坐下来。

    老板娘喝了一口柠檬汁,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但她的家人不听劝,老师父无奈,只能收了小神婆,就在一次修行的时候,小神婆犯了个大错”,老板娘变声说道:“那个老师父跟学生说‘今晚会有鬼眼入梦,你们看见鬼眼的时候不要有任何举动,让鬼眼吃掉你们’”。

    “什么?!”林雪叫了出来,被她抓得贴身的林时顿时感到耳膜剧痛,吸了一口凉气。

    老板娘竖起食指示意噤声,继续说道:“那一晚,小神婆果真梦到了一只巨大无比的眼睛,但是小神婆并没有让鬼眼吃掉她。而是她,吃掉了鬼眼!”说到这,老板娘用手做出一口吃的动作,林雪刚要尖叫,被林时及时捂住了嘴巴。

    “吓,后来呢?”出声的是缩在一旁的蒋茜,老板娘看见这些小女生的反应非常的满意,但眼光扫到白慕时的时候,看见白慕时一脸平静,心中有点不爽。

    老板娘讲得更加地眉飞色舞:“你们猜当晚发生什么事?”,众人摇了摇头,“当晚小神婆三更半夜起来跳着非常诡异的舞蹈,嘴里发出很恐怖的咯咯笑声,而且那声音不是小神婆的声音,整张脸笑得扭曲,更可怕的是,老师父赶来的时候,发现小神婆的一只眼睛上噙着满眶的血泪,死死的瞪着,血色浸染了整只眼睛,眼珠子都看不见了,就是滴不出一滴泪,哎呦,那场景真的是吓死人咯!”

    老板娘煞有其事地拍了拍胸口,接着道。

    “老师父赶紧作法,没过多久,眼里头的血泪流了出来,小神婆也醒来了,她一五一十地把在梦里干的事都交代了。老师父忧心得很,果然,天刚亮不久,小神婆家里就传来噩耗”。

    老板娘深呼吸,接下来的情节无论听多少次都觉得寒心,说道:“全家一家七口,包括牲畜在内,除了小神婆,全没了!”

    听到这,白慕时心惊了一下,垂眸屏息,又听见老板娘说道:“在场的人都看见每一具尸体都有一只眼睛流着血泪,那场景,哎哟!不说了不说了”老板娘说得好像她也在场似的,她摆了摆手,准备起身离开。

    “哎哎哎,别啊,老板娘,你说完嘛,最后怎么样了啊?”林雪一手抓着林时,一手拉住老板娘,还不忘用眼睛示意隔了她半个吧台的high少帮腔,high少叹了口气:“对嘛,老板娘,做人要有始有终。”

    被high少说得嘴痒痒,老板娘一副不堪受扰的模样又补充几句:“这么大的灭门惨案能不处理吗?省里都派人下来了,验出全都是心梗死的,这怎么可能嘛!老师父心知肚明,最后就带着小神婆来到这里的雷公庙住下了,后来老师父死后就剩神婆一个人了”。

    老板娘拿抹桌布,收起了刚刚讲故事的神态,边擦桌子边说:“这些都是听我老公说的,我嫁来这里也就五六年,那时候神婆就已经是自己一个人了,这些事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你们也就听听罢了。”

    蒋茜和林雪好像还没有回过神来,两人双眼直愣愣地不知看向什么地方,林时趁机掰开林雪的“魔爪”,跑到白慕时旁边挤开high少,对着白慕时嘘寒问暖的,细心地问有没有担惊受怕。

    被挤到旁边的high少很不满地说道:“开什么国际玩笑,本帅阳气十足,在这保驾护航,慕慕能害怕吗?”,林时忽然想起就是这货抢了他的位子,改变了方向转身和high少扭打在一起。

    扭打得火热的林时high少和木讷的蒋茜林雪形成鲜明的两个区域,古仁看了看外头逐渐热闹起来的海滩,问道:“离回去还有点时间,我们要不要再出去走走呢?”

    老板娘走来说:“要去哪呀?你们是下午三点的车吧,冲浪潜水什么的你们昨儿应该都玩了吧,这儿倒是有个出名的地儿,就对岸的那人鱼洞”,说着老板娘就抬手往大海的一个方向指着,“特适合女孩儿”,老板娘挑了挑眉,眼里闪烁着一种意味不明的光。

    high少觉得那光好像他昨晚见过。

    “50块钱,我替你们找个导游,带路跑腿,聊天解闷,怎么样?”老板娘竖起五根手指,脸上那商业性的笑容越来越浓。

    high少心里一阵苦笑,老板娘果然是做生意的好苗子,他果然没有看走眼。

    昨天送了一整天货的老板被老板娘轻声细语哄醒,说孩子们学习压力大,难得放假来放松一下,但是人生地不熟的,让老板带带他们,绝口没提收了50块钱导游费的的事。

    老板是个热情和善的人,听见是为了孩子,利索地整理好下来了。

    老板并没有想象中的大腹便便的啤酒肚,而是一个带着些许胡渣高高瘦瘦的男人,脸上总是挂着和善平近的笑容。

    老板开着他专属的小游艇,心情非常的好,一路上话语不断,在某方面来说,老板和老板娘是十分相似的,两人一样的热情和善,一样是个话痨,他俩最大的不同是老板是个老实人,老实到甚至不适合当商人。

    老板娘和老板一强一弱,既相似又互补,冥冥中应了那句天生一对。

    蒋茜问道:“人鱼洞……很灵吗?”,说完,蒋茜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古仁,此时古仁也看着她,他脸上挂着淡淡温和的笑容,他笑得越温和,在蒋茜的眼里越是觉得他在讽刺。

    “我只是好奇而已”

    “嗯”

    “.…….”

    蒋茜鼓着腮帮子别过头去,本想要毒舌一下,可对方这个态度根本就下不了口。

    老板笑了笑,说道:“有时候灵,有时候不灵,人鱼洞主要是求姻缘的,可能在求恋爱运势方面会灵一点吧,所以说啊,那里特别适合女孩子”。

    蒋茜脑海里闪过一张清俊又不失阳刚之气的脸,用了好几天平静下来的心原来可以那么轻易地被一丝念想掀起万丈高浪。

    真是没出息。

    “这大概是有一个故事的吧。”声音像清溪撞击光滑的鹅卵石般清脆,如同它的主人一样清泠动人,,女孩娉婷地坐着,海风吹得柔软的发丝恣意飞扬,却没有扰乱她身上的任何一丝气质。

    白慕时的浅眸带着些许笑意。

    老板一开始觉得白慕时是那种文静腼腆的女孩,喜欢躲在人群的角落里,隐藏自己的存在,他每次都很想让白慕时加入到大家一起聊天的氛围里,可这个女孩总是给人很强的距离感,甚至比离他较近的带着一点傲气的丫头还要让人觉得疏离,现在这女孩主动搭话,他感到很惊喜,话语中带着一点积极。

    “是有那么一个故事的”,一听到有故事听,站在船尾打电话的林时草草地跟电话那头说了拜拜就跑到白慕时旁边坐下,白慕时隐隐约约听到电话那头气急败坏的声音。

    蒋茜和古仁的目光都集中在老板的身上,听听话话的,掌着舵的老板微微偏头扫了一眼,不禁有点好笑,小娃儿就是小娃儿,都爱听故事。

    “其实是一个老掉牙的故事,这片海很大,相传以前这里人还没有那么多的时候,是有一群人鱼居住的,那些人鱼可不是你们小时候童话故事里面的漂亮温柔的美人鱼啊,他们面目丑陋,爱食人肉。”

    蒋茜快速站起,连忙抬手:“打住打住!老板……这是一个鬼故事吗?”

    “不,这是一个惊悚故事!”看到蒋茜的娇俏的脸蛋渐渐煞白,老板哈哈大笑起来。

    “老板!不要吓人!”蒋茜扶额,这两天就像犯太岁一样,事事不顺,今天还一天两回吓的,思索着是不是这里的风水和她八字不合,有点后悔昨晚没跟上去找那神婆算算命。

    “哈哈哈哈哈哈,不逗你们了,不是惊悚故事,算得上是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吧”,老板接着故事讲道:“那些人鱼会伪装成漂亮美艳的女人或者英俊帅气的男人去勾引人类,然后趁夜深人静的时候把那些上当的人类吃掉。直到有一天,一个渔民的儿子认识了一个非常清纯漂亮的女孩,但是这个女孩从来没出现过在村民面前,她只和男孩见面,所有的人都认为那是一条人鱼,而男孩回想起女孩的种种异常行为来看,也确定女孩就是人鱼。村民们早就对人鱼怨恨已久,于是和男孩商量好合谋把人鱼骗到一个水洞里,把她杀掉。”

    “男孩很顺利地和女孩在水洞里见了面,收到村民的指令,男孩用事先准备好的bi shou伤了毫无防备的女孩,女孩因为受伤维持不了人类的模样,恢复了人鱼的形态,面目狰狞,口长獠牙,她被惹怒了,发出凄厉的叫声,村民让男孩杀了人鱼,这时候,男孩反悔了,他不仅没有杀人鱼,还不让村民杀人鱼”,说到这,老板顿了顿。

    “那后来怎么样?”蒋茜迫切地问道。

    “后来啊,村民对男孩的背叛感到十分生气,让大火在洞口烧了三天三夜,一起把男孩和人鱼困在里面,三天过后,村民进去发现了人鱼和男孩的尸体,人鱼抱着男孩,而男孩的小腹上插着一把bi shou。”

    “人鱼因为太爱男孩了,接受不了男孩的背叛,所以把男孩杀死了!”林时恍然大悟道。

    “起初大伙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当时一个负责守在洞口的村民听到了里面的真实情况,男孩想让人鱼吃掉自己来疗伤,认为这样人鱼可以多一丝机会逃出去,但是人鱼说什么都不答应,所以男孩就把自己杀死,觉得自己死了,人鱼就不会有所顾忌,但是人鱼最后还是没有吃掉男孩,只是抱着男孩的尸体一直哭,直至死去”

    “好惨哦!但是老板,我妹妹他们已经在港口了,能不能麻烦您再去接她一趟”林时话音刚落,蒋茜白了他一眼,恨恨地说道:“你能不能别破坏气氛!”

    林时吐了吐舌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行,送你们到了洞口,我立马去接他们俩!”老板爽快地答应了。

    和林雪一起站在港口的high少看着大海的远处,心里盘算着:让老板娘知道老板要开两趟船去人鱼洞,估计要加钱吧。

    算了算了,high少甩走了思绪,总感觉自己在和某着名奸商斗智斗勇一样。

    林雪正对着电话那头的林时骂骂咧咧,high少习以为常地在想,这小子又不知道嘴贱贱地说了什么。

    “死猴子,居然敢挂我电话!”林雪骂完了最后一句,气愤地掐断了诺基亚里的“嘟嘟”声,回头看向high少,少年俊美无俦的脸愈发地轮廓深刻,通身的贵气一直以来都是掩不住的,此刻迎着扑面的海风,有着对世界毫不在乎的散漫。

    林雪心里嘀咕着,high少不说话安静的样子是真的好看。

    “看够了没?”

    林雪一怔,不知不觉看得走了神。

    “虽然本帅是很帅,你也不要像一只流口水的癞蛤蟆一样盯着我不放”,high少扬起得意的笑容,一副“天生丽质难自弃”的模样,补充道:“林雪,你这样太不要脸了,会被人笑话的。”

    林雪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但是杀气逼人,“气到极致面无情”大概就是这模样吧

    “我可以送你两个证件,你选一个吧”。

    “…….什么?”

    “残疾证和死亡证,你要哪个?”

    “high少和小雪真的不来了吗?”白慕时看着刚刚挂断电话的林时问道。

    “不来了,好像说high少有点不舒服”林时小心翼翼地捧着从白慕时手上接过的蜡烛,轻轻地放在许愿池里,许愿池是一个规规矩矩的爱心型,像是被人故意雕刻成这样的形状。

    整整齐齐地摆放着许多粉红的蜡烛,都承载着小姑娘们对恋爱的希冀和期许,而最为突兀的是一个米黄色蜡烛,它在一大片的粉红色里面尤为显眼,这种显眼并不是鹤立鸡群的显眼,而是一种相形见绌,小米黄蜡烛烛身颜色要比较黯淡,还有许多坑坑洼洼,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在众多的粉红色蜡烛里,它就像是混迹于白天鹅堆里的丑小鸭。

    卖蜡烛的妇人说女孩都是来求姻缘的,都希望自己的爱情粉粉嫩嫩的,这米黄色看起来营养不良,都怕用它求得一段贫瘠的爱情,所以都没人买米黄色的蜡烛,而且颜色偏白,看起来…..不吉利,这唯一一个米黄色蜡烛在很久之前就在这了,一直没人买,长时间的碰碰撞撞,就变成现在这样残缺不全了。

    这不讨喜的米黄色蜡烛偏偏入了白慕时的眼,妇人都不好意思收白慕时的钱,就干脆送她了。

    林时劝白慕时不如还是花钱买个粉红色的,钱他来出,本来他就没打算让白慕时花钱的,可白慕时像是铁了心一般:“都是用来许愿的,我不信粉红色的会比米黄色的更灵验,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给它一个机会?它等得已经够久了”。

    “慕慕,你是求姻缘的吗?”

    “是”

    “你有……喜欢的人了?”

    “有”

    白慕时的回答简单明了,却每一个回答都能让林时的心提到嗓子眼。

    “那…..可以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

    “你想知道吗?”白慕时认真地看向他

    被白慕时这么盯着,心里没来由下定决心,想要知道答案。

    “我想”

    “以后你就知道了”

    这回答差点让林时吐出一口血,站在旁边偷听的蒋茜和古仁两人也差点站不住了

    她一步步激起林时的好奇心,林时的求知欲已经发挥到了极致,最后就是不告诉你。

    “慕慕!”林时难得有点怒了。

    白慕时促狭地看了林时一眼,终究是松了口:“林时,有些事情都需要契机,有些东西不可随便乱碰,等到我可以碰的时候,或者说我有勇气碰的时候”,白慕时看向正安静燃烧的米黄蜡烛,转而看向林时问道:“你愿意等我吗?”

    白慕时的样子特别认真,认真到她仿佛在等一个至关重要的决定,林时心头一跳。

    “我愿意。”

    他毫不犹豫地说出口。

    林时他一点也听不懂白慕时在讲什么,这个女孩总是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语和情绪,这些一举一动不知道为什么总能牵扯着他的情绪,以至于女孩的任何要求,他都拒绝不了。

    白慕时一手抓起小米黄蜡烛,完全不管火焰烫不烫手,直接用手指把灯掐灭,这一举动吓到在一旁偷听的蒋茜和古仁呆住了,更是把林时吓到了放大了瞳孔,咬着嘴唇狠狠地抓住白慕时的手腕?

    “白慕时你疯了吗?!”

    “我没疯”,白慕时直直地盯着林时慢慢泛红的眼,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愿我不许了,我交给你”。...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