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三国吕布之女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主辱臣死!”陈宫泣道,“宫无面目再活了。”

    “公台快快请起!”吕娴忙双手将他扶了起来。

    陈宫却是真的哭了,哽咽着,对着吕娴,一时哭的不能自已。

    “……”古人可真能哭啊。

    “女公子一言如当头棒喝,宫无地自容,恨不能投柱一死,”陈宫道:“宫无脸再见主公。”

    “公台,可否听我一言。”吕娴道。

    此时陈宫已经心服,道:“女公子请尽言,宫尽听之!”

    “我常读诗书,齐桓公霸,管子功不可没,然,鲍子更是一等一的贤能,其容人之量,无人可比。我父虽有勇无谋,但真的没有容人之量吗?!他是寡断,且十分情绪化,常常抱怨,然而我父对公台,也算一片赤诚之心,他是蠢,可是,却一片真心,虽不敢比其为齐桓公,但真的是一无是处吗?!”吕娴叹了一口气。

    “天下人惧我父之勇,却也轻视我父,公台也心知肚明,我父的缺点甚多,然而唯赤诚之心,天下无人可比!”吕娴道:“而公台,有管子之能,若也有鲍子之贤,包容我父,辅佐我父,包容他麾下之武将能臣贤士,未必不能成就一番霸业,我父以有霸业,公台之才不至埋没,才可能尽其用。齐桓公有齐国,才成就管鲍之名,若无齐国,谁人知晓管鲍?!”

    陈宫如同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有容乃大,海纳百川,”吕娴起身一拜,道:“还请放开心胸,多辅佐我父,包容我父,倘以后我父不重用,公台尽可弃之而去,我必不怨!”

    陈宫又感动,又慌的忙去扶女公子,此时此刻,他早已经忽视了吕娴是女子之身的事实,只是忙去扶起她,道:“女公子万不可如此,可折煞宫了。”

    一面又掩泣哭道:“女公子待宫如此恩遇,宫敢不以死相报!”

    说罢也是一拜。

    “快快请起!”吕娴笑着扶起他,道:“如此甚好。以我之浅见,天下第一的猛将,已拥有天下第一的美人,天下第一的宝马,更当配天下第一的谋臣!”

    陈宫一时又喜又惭道:“宫怎敢当天下第一的称号。可折煞了……”

    “公台一腔抱负与才能,若有天空海阔的胸襟,自是天下第一。公台可莫要谦虚才是。”吕娴笑道:“我父虽然愚钝,但若尽将之能,尽公台之才,他日便可坐阵城中,笑天下所谓英雄不过耳耳!”

    陈宫大笑,道:“女公子当真豪迈,真像主公也!”

    “来,公台喝茶!”吕娴忙拉他重新入坐。

    “宫也有一言想问女公子。”陈宫饮了一杯,笑道。

    “但问无妨。”吕娴道。

    “公台自视甚高,却与所有人一样,难以自视己短,敢问女公子,宫可有短处,宫知女公子志向高远,见识不凡,还请不吝赐教。”陈宫忙拱手道。

    “公台既问,我便脸大说了,”吕娴笑道:“公台文武双全,当世之英才也,只是,眼光不够高远。”

    陈宫一怔。

    “公台别误会,我所说的眼光,是指心胸,不过此事也怨我父,我父驭下乱七八糟,底下人难免有争才嫉能,相互排挤之心,这风气,就是他先带得头,他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吕娴道。

    陈宫哭笑不得,哪有这样黑亲爹的。

    “我所说之眼界,至少要有管鲍之眼界。”吕娴道,“我父无所施展,公台自也无所施展,所以志向这东西可伸可缩,志向也是可以蓄积的。我父无有据地,其志自然不敢比袁术有称帝之心,可若有一天我父有一方天地,而公台也能施展平生之才,志向自然也不是今日可比……”

    陈宫若有所思,叹道:“当年管子恶名于外时,也不曾敢自诩可助明君以成功业。”

    说到点子上了。

    陈宫不是没有志向,只是吕布真的太不成事了。若不然,他未必没有这样的志向,只是压抑着才能一缩再缩,到最后弄成了这个样子,竟有了二心,有了退路。

    其实吕布和陈宫一样,缺的都是这个东西。有了眼界的高远,便有了志豪之气,而眼下的所有,便都不值一提了。

    “听女公子一番言语,心胸顿觉开阔。”陈宫笑道。

    “与女公子倾畅所言,茅塞顿开,”陈宫道:“宫可否也问几个问题。”

    “公台请说。”吕娴道。

    陈宫挺直了背,直视着她的眼睛,道:“敢问女公子之志!敢问当今天下谁为英雄!?”

    吕娴一笑,正想先问他高见,却没来得及说出口,因为门外喧哗之声响起,那声音如同钟声一般响起来,那脚步声更是龙行虎步,二人皆知吕布来了。

    “滚开!”吕布推开众人,怒道:“娴儿,娴儿……”

    他面有怒色,手持画戟,一副怒发冲冠,担心的不得了的忧心之色。

    吕娴顿时露出无奈神色来。

    陈宫见她表情,竟不觉会心一笑。

    两人忙起了身,吕娴忙迎出去阻拦吕布,吕布看到吕娴却先一步抢了过来,将吕娴护到怀里,这才大怒道:“陈宫,布自问待尔不薄,你为何还要为难我儿?!”

    “这……”陈宫语塞。本欲解释,却见吕布身后冒出吕娴的小脑袋来,朝他眨了眨眼睛,古灵精怪的,一时便先笑了。

    “为何发笑?!”吕布脸黑了,道:“公台缘何还要笑我?!”

    “爹!”吕娴笑道:“爹这般冲进来,如此无礼,莫不是想要打杀了陈宫不成?!”

    吕布怔了一下,道:“我是来寻我儿,我儿跑来这里做什么?!好让你娘担心。陈宫自赚你去袁术处,你还要来替父给他道歉不成?!”

    “爹多虑了,”吕娴笑道:“我已经骂过陈宫了,所以爹,你就别骂他了吧。他已经知错了,爹也消消气。”

    “是吗?!”吕布狐疑的扫了一眼陈宫,这才消了气,道:“这倒也罢,以后许我儿以婚姻之事,提也不许再提!”

    陈宫忍俊不禁,笑道:“是。宫再不敢了。”他已心知吕娴怕有两副面孔。刚刚那副眼神和表情,他永不能忘。女公子其志非小。但却并不愿表现出来。

    真是没想到,吕布竟能生出这样的一个女儿来。

    吕布这才笑了,道:“如此,便先归家吧。你娘极为担心。这陈宫,下次再敢赚你去联姻,我定不饶他。你也莫要为父反倒替他道歉。”

    父女二人往外走了。

    陈宫追上去,道:“主公,女公子,何不在宫家中饮宴,宫命人备酒席。”

    吕布道:“不了,吾妻十分担忧,叮嘱要早去早回,下次再喝。”

    说罢扶着吕娴要上马车,吕娴却不依他,只是跑到赤兔面前,意欲摸它,赤兔却撂起了蹄子不让她摸。

    吕布紧张道:“吾儿勿要惹它,它轻易不肯叫旁人摸的。”

    吕娴便笑,道:“我是天下第一英雄之女,你这赤兔竟敢不叫我摸。”

    吕布一怔,哈哈大笑,心花怒放。见爱女如此爱宝骑,立即将女儿亲手抱了上去,道:“吾儿坐好,为父亲自为你牵骑,赤兔不敢再撂你下来!”

    陈宫闻此,竟也会心一笑,脸上的笑竟没有下去过。

    直到吕娴走的远了,还回首冲着陈宫摆了摆手。

    陈宫不知道怎么的,眼眶竟渐渐的润湿了。

    直到人不见了,才回府。

    陈宫夫人来叫人请他,他忙去了,陈宫夫人十分不安,道:“女公子为何而来?!可是为了联姻一事责怪于你?!疏不间亲,姻亲一事若是处不好,怕你会惹怒温侯,反惹不是。”

    “并非为此,你多虑了,女公子已被主公接回去了。”陈宫笑道。

    陈宫夫人面色有难,道:“既不为此,这又是何故?!你且看,若不是怨你犯错,怎么会送你这些东西?以往哪一次温侯赏下,命人送来的不是金帛粮米?这次怎么能是糟与糠呢?!”

    酒糟,米糠……

    陈宫一见,竟是哭了,一手执糟,一手执糠,道:“女公子海量,宫死不敢忘,敢不以死相报主公,誓不为人!今后若是敢再有二心,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陈宫妻道:“好好的赌咒做什么?!”

    “这是告诉我,主公不忘当日我扶持迎吕之事,也提醒我莫忘主公信任之情。”陈宫道:“惭愧呀,主公虽好骂人,但从不疑心于我,绝非那等心中藏奸,怀恨在心之人,这样的主公,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好?!陈宫呀陈宫,你该死,该死呀!当初所看中的不正是主公这片心嘛,为何今日竟也嫌上这个了……”有缺点可以包容呀,只要不像曹贼,这样的小缺点真没啥。

    咦唔唔,好不伤怀感动。

    陈宫妻:……

    且说吕布兴高采烈的为女牵骑,招摇过市的,他牵着马也不歇着,倒骂了陈宫好几句,又劝女儿别担心,以后必不让他赚女儿再去联姻为质,又骂府上下人实在可恨,娇女出门竟也不跟着,又叮嘱她以后要出门,要派兵将护着才是。

    这抱怨嘴碎的样子,令吕娴实在无奈。

    真的没想到,她爹是这样唐僧的吕布。...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