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祖师爷宠妻法则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某日,肖贤收到了修真界的朝廷,中央紫禁宫的密函,请他一聚。

    肖贤回信道:“忙。”

    天尊拿信的手,微微的抖。

    忙是几个意思?!

    中央紫禁宫见魔教如日中天,已然脱离了他们的掌控,天尊更是惧怕肖贤弑神的遮天修为,万一以后他要反,紫禁宫不就是他嘴里的一块小点心?于是他们试图将肖贤招安,和平共存岂不皆大欢喜?但看肖贤的态度,明显是在为难他紫禁宫。

    肖贤给九州带来的恐慌极大,紫禁宫压力更大。不杀他,有损紫禁宫威严。杀他,难啊!难于上青天!

    天尊一咬牙一跺脚,必须除掉那老魔!他不信倾尽九州兵力还对付不了他一个魔修!

    十年,正道布了整整十年的局。

    道修手中三枚铜钱应声落地,六次均为阳爻当位。

    大明终始,六位时成,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天机已至,老魔终究是气数尽了。只道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天道无常好轮回。欠债的将还债,欠命的必偿命。

    遂,中央紫禁宫命九州四御帝君携数百名门正派,前往不周山讨伐魔教!

    暗无天日的七七四十九日后,离恨天鎏金恢宏的大殿已化为一片废墟,擎天断柱上的鲜血已然凝固,摇摇欲坠,贯穿天地的不周山上尸身遍野,魔修和正道的血交织着汇成一大片血河。

    起初,数百门派伤亡惨重,不管压上去多少个人,都丝毫近不了肖贤之身,仅在百米远时便被他的剑气削为碎末。

    四御帝君亲自出战,即便四对一,肖贤丝毫未有败势。

    远处传来低沉的轰鸣声,无数道剑气燃烧着自地狱而来的业火,如流星火雨般从天而降——

    燃烧的火海中,一位女修士瘫倒在地,双眸抖动着惊骇,望向肖贤遥不可及的身影,她痛苦的捂住头,浑身颤栗,在绝望中哭泣道:“这就是魔尊吗,力量悬殊太大了……一切都太遥远了,我们根本没有赢的可能啊!”

    修士们望向被撕裂的天空吓得肝胆俱裂,想逃离战场,却被身后的督战部队一一杀死……

    督战的修士也杀急了眼,“不许后退!叛逃者,死!”

    现在,任谁都没有退路了。

    魔修们看着正道落荒而逃一个个残兵败将的模样,简直大快人心!他们斗志昂扬的高呼着‘无上魔尊’的名号。他们被神明抛弃,魔尊便是他们的神,神是永远不会输的。

    紫禁宫更改战术,打算用车轮战耗死肖贤。但肖贤的元气还未耗尽时,后方补给已然跟不上了。天尊坐在紫禁宫大殿中央,强稳心神,他听着一个又一个惨败的战报,已有撤退之意。

    可最新的战报令他燃起一丝希望——肖贤,走火入魔了。

    四十九日之后,肖贤立于尸山血海之上,左手持剑,右手将妻子的尸体托在臂弯里。腥风烈烈,长发披散,眉间淡漠,殷红似血的泪痣更衬得他清秀的五官有着决绝凛然的凄艳。素日一尘不染的白『色』道袍残破不堪,染透了污血,哪怕身上的百道伤口在汩汩淌血,他持剑的手仍然很稳。身姿依旧清隽似莲,岿然不动,如万山积雪,严寒彻骨,难掩绝世之姿。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宛若战神屹立不倒。

    即便他已功体残败,却无人胆敢上前。

    昆仑派掌门高声道:“诸位同道!老魔已元气溃散,神识不清,仅凭一口魔气吊着,吾等需齐心协力,今日必要将他千刀万剐!”

    一句话掷地有声,瞬间士气大振,呐喊声如汹涌的『潮』水轰隆巨响。

    “老魔!你大限已至!我今日必将替天行道!”

    “你为一己之私,炼制那虚无缥缈的起死回生『药』,将我妻儿凌迟而死——我要让你血债血还!”

    “你这道门之耻,今日贫道便要清理门户!”

    面前,四位帝君的身影不动如山似神祗般屹立,四周,均为势在必得凛然无畏的少年英雄。

    死棋落地,大局已定,风满襟袂,百感成秋。

    英雄末路,转身便是一片苍凉。

    可此时,肖贤竟还有闲心跟某个人隔空传音,“如何,我演的像么。”

    对方:“……还能再惨点。”

    “哦。可他们打不动我。别怪我说他们,平日不好好练功,就知道勾心斗角,遇见强敌便束手无策。”

    “你快些吧,还『操』那闲心。你再不死他们元气便要耗光了。”

    肖贤想了想词儿,神『色』沉静道,“我救人无数,如今让他们换我妻子一命有何不可?”

    这句惨绝人寰的谬论听得众人胆战心惊。

    “老魔!别再抵抗了,你已穷途末路,不是我们的对手!”

    肖贤伸出手,一股力量将那少年吸到他身边,揪着他的衣领将他悬空。那少年瞬时感到一股强大的气场压了过来,自己的身体竟然因为恐惧眼前这人的力量而动弹不得!

    “——你,要替天行道?何为天?何为道?”

    “……”

    少年被吓得失了魂魄,在极度的恐惧下,他的面容忽而狰狞,怒吼道:“天道算什么狗屁!我——只有杀了你!才能扬名立万,居于上位啊!!”

    肖贤闻言,揪住少年的手轻轻一松。少年重重的摔落至地,被肖贤阴翳的身影压得惶恐无措。

    肖贤忽然开心的笑了,而后,他的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他仰天怒吼,悲鸣的喊声响彻天际,周身快速流窜着白光,强劲的气浪一脉又一脉的激『荡』,整座贯穿天地间的苍山都在猛烈的颤栗。

    他的墨发『乱』舞,道衣飒飒飞扬,每一寸肌肤都如月光般皎洁,绝美清冷的容颜流『露』出凛冽决绝的笑意,绽放出夺目的光彩,恍若在刺骨寒风中怒放的雪莲,惊艳得令人心神一颤。

    “诸位当心!他要反扑了!!!”

    众人绷紧心弦,紧攥武器,蓄势待发,生死相搏仅在一瞬。

    四位帝君齐身掠上,身后涌现数百道元气的光芒,轰然一声巨响,数千道元气激烈的冲至那抹身影的瞬间爆燃,利刃般的气体激烈的交织飞旋,灼热的狂风和强劲的黑烟翻绞成漆黑的深渊。

    空气中有轻微断裂的声音,却邪剑在盛放的光芒中分崩离析。

    ——剑毁,人亡。

    阴翳的乌云渐渐散开,一道道清澈的光柱从厚重的云层里倾泻而下,照耀在修士们伤痕累累的身躯上。

    眼前的尸山血海上,那一抹绝世之姿已化为烟尘四散而去了。

    “我们……赢了?”

    “老魔死了……老魔真的死了。”

    “赢了!是我们赢了!”

    胜利者高声呐喊,震彻云霄,一些人不由自主相拥而泣。

    剑仙从此不再有,世间只有绝世名。

    可紫微大帝心里却很清楚,如若肖贤不主动收手,现在不一定谁死谁活。他望了望沉浸在胜利喜悦中的人们,发现并没有人察觉到老魔那一细微的举动。

    紫微大帝很不解,老魔这是一心求死吗?

    一位唐门女弟子道:“魔修终究是歪门邪道,走到尽头便是业魔,失去理智泯灭人『性』,成为丑陋的魔兽,难逃被同道斩杀分食元气的下场。如若不想成为业魔,便要一直吸阴气怨气,夺人功力,纵然他杀的都是罪有应得之人,却也背负了无穷罪孽。”

    一位剑修咄了一口酒:“魔道如万丈深渊,这一脚踩进去,就难以抽身,没有回头路了。”

    “如今我等给他个痛快,算是报了他当初对我的救命之恩。”

    此番讨伐魔尊的战役,潜龙勿用,卧薪尝胆,精心策划,布局十年。

    紫微大帝对封锁肖贤主动收手一事缄口不提,九州各地得到的战报是,无上魔尊终不敌名门正派们的强强联手。

    战役以诛杀魔尊告捷,九州上下举国欢庆,英雄豪杰凯旋而归,一切的流血和牺牲都是值得的。后人只留一句评判:“邪不胜正!”

    以儆效尤。

    山川毓秀,清溪落雁,剔透的光芒将整个世间都披上了一层浅薄的金纱。漫天四散的烟霞里,苍翠欲滴的石崖边,一个仙风道骨的身影正背对着肖贤站在玉树下,玉冠将他的墨发整齐高束,手握拂尘,绣满迤逦花纹的白『色』道袍凭生透出几分雅韵。举止沉稳,可眉间轻佻的笑意却给人几分不靠谱的味道。

    那华贵艳美的道君缓缓回身,持印稽礼。

    “贫道早已恭候尊上多时。”

    肖贤以讨伐自己的战争为局,苦苦鏖战四十九日,佯装走火入魔元气溃散,就是要将此局做得滴水不漏,绝不会有人怀疑他是诈死,只为来见眼前这个白衣道君。

    正道多难啊,为了杀他多费劲啊。倾尽兵力,布了十年大局,最后只是被他将计就计利用了一番。合着紫禁宫忙里忙外,全给肖贤做了嫁衣。

    天尊要是知道真相估计得疯。他只能搁家里祷告,这老魔别哪天一时兴起再回来了,那可是紫禁宫也挽不住的狂澜了。

    “念你尚存一念善心,我将用天道之力将你的妻子起死回生。但此路更为坎坷崎岖,你,做得到吗?”

    他紧紧握住她的手,神情平淡,“即便让我受尽千苦万难,”他语气痛楚却坚定,“亦无怨无悔。”

    白衣道君轻笑道:“倘若你受尽苦难,只换来看她一眼,于你来讲便足矣吗?”

    “足矣。”

    白衣道君挥袖,缕缕光芒从他宽大的袖袍里喷薄而出。

    “起死回生『药』,以心为引,一滴伤心泪,两盏心头血,三寸骨肉,四缕情丝,五分悔过,六处慈悲,七度大愿,八方普渡,历尽九九之难,方知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天机所致,自在流出,终能念念相成。”

    待箴言一出,天机道破,霎时间微风飒起,光芒大盛,紫气东来,瑞霭千条。

    妻子在半空中渐渐消散,化为珠光明灭的粉尘,轻轻洒落。

    他紧握着她的手,一空,心中也顿时被挖空了一大片。

    她结下的粉尘化为一颗小小的种子,飞到肖贤的掌中。

    “好生收着,你需以功德灌溉它,待你三千功满八百行圆,失去的自会回来。贫道需抽走你之三魂两魄,助她重生。”

    一股强劲的力量将他的神识瞬间抽走,薄暮般的光注入到莲花种子里。

    “失去魂魄后,你会神智混沌,记忆颠倒。迟钝善忘,不知归途。”

    肖贤闭上眼睛,身上落满温暖的光华,他气若游丝,嘴角却弯起宁静满足的微笑:“如此一来,甚好。甚好。”

    白衣道君瞧着他似是轻笑了一声。

    光线渐渐宁静下来,肖贤在失去意识之前,听到天际回『荡』的声音——

    “青鸟传书,羽仙清道,天香暗满。桃花千树,准拟问长生路。”

    肖贤从虚境中醒来已是五十年之后,如若庄周的一枕蝴蝶梦。

    江湖依旧风起云涌,厮杀未歇,但许多爱恨情仇早已如黄土白骨随风沙散去。

    听说,人间有一位白衣道君,他道袍残破,白发凌『乱』,总是笑眯眯的模样,和蔼可亲,温润而泽。可他脑子似是有些不好使,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他不记得自己姓甚名谁,总说胡话,颠三倒四,他会痴痴的望着做糖人的铺子,还唤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为娘子。

    众生不知他从何而来,亦不知向哪处去,更没人把这又穷又痴的道士和当年叱咤风云的魔尊混为一谈。他们只知他治病救人从不收钱,他不会武功,能力微薄,却仍旧尽其所能帮助每一个人。

    从此见众生,如重与故人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