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冒充大魔头

365bet体育在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有这份心,我和你嫂子就满足了!行了,赶紧把你身上的纱布拆了,这药味实在受不了!”黑子拍了拍柳无晨的肩膀,赶紧离开房间。首先房间里的药味儿的确难闻,其次是告诉媳妇儿,柳无晨醒了,以及他在柳无晨身上发现的变化。

    柳无晨没有想这些,目送黑子离开房间之后,遂即起身下床,找了更换的衣服前往卫生间。

    而此时,黑子已经将柳无晨身上的变化告诉了张秀珍,并且一口一个奇怪、一口一个奇迹的说着。

    “奇怪、奇迹,你想多了!柳无晨身上的伤,换了别人根本活不了,照我看,他应该是碰到了机缘。黑子,这下发财了。”张秀珍一脸乐呵笑了起来。

    黑子很疑惑。

    发财!

    他并没有看见任何发财的机会。

    黑子的神态,张秀珍看在眼里,戳了黑子的额头一下,碎道“就你那颗笨脑袋瓜,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总之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现在赶紧去买菜,晚上给柳无晨庆祝。有些事我们得告诉他,不能瞒着他。”

    黑子被张秀珍训了一顿,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想想媳妇儿的出生,又感觉有道理。

    人家可是张天师的后人,保不准她们老张家有什么秘密也说不准啊。

    思绪至此,黑子没有再多问,赶紧出门去买菜。

    晌午时分,张秀珍张罗了一桌菜,算是庆祝柳无晨苏醒。

    三人围着饭桌,气氛就像是一家人。

    张秀珍也趁着吃饭的功夫,将所有的事情告诉柳无晨。

    她说的一切,对柳无晨而言,没有多大意思。

    类似欧阳听雨在他住院期间怎么帮忙,他根本不关心,也没有半点感激。

    么倒是因为突然蹦出来的未婚妻,做出的事情感到疑惑。

    难道她的真实目的,也是为了得到地狱泉眼。

    柳无晨听完张秀珍的讲述,心里犯嘀咕。

    但是这样的嘀咕也是疑惑。

    因为他对正常人以外的世界,见闻实在太少了。

    “天上掉馅饼,砸中了该赚,砸不中也没办法!嫂子,你就别着急别家死人了,有那闲功夫,不如想想以后怎么赚钱!”柳无晨感慨说道。

    提到赚钱,张秀珍和黑子立刻就来了精神。

    黑子自然是没有主意的。

    可是张秀珍的经商头脑,那叫一个发达,沉默片刻,整理了一翻思路以后说道“大兄弟,我倒是有个想法,但是不知道你的本事怎样。”

    张秀珍这话问的很有营养。

    她们夫妻和柳无晨合作以来,满打满算,加上柳无晨昏迷的二十七天,尚且不满两个月,是不可能学精龙虎参议、玄庭录、五斗经这三本书的。

    所以柳无晨的本事怎样,她的心里大概有谱。

    但是她却将柳无晨是否具备机缘的契机考虑进去了,那么柳无晨的本事如何,就该重新估量了。

    柳无晨听出了张秀珍话里的含意,顿了顿说道“昏迷这段时间,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龙虎参议、玄庭录、五斗经这三本书,基本上已经弄懂了。看地、发丧、治疑难杂症,绝对没有问题。”

    张秀珍也从柳无晨的话里,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当即说道“我不打算搞丧葬一条龙了,虽然有油水,但是不入流。我打算就在看地和疑难杂症上面下功夫,但是大兄弟需要包装。”

    “包装!”柳无晨一脸惊讶,他从来没有想过包装神棍。

    张秀珍点头说道“俗话说的好,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年头做任何事都需要包装,这件事我去办。但是有件事很麻烦,派出所三天两头来人,要是不能搞定派出所,估计还没开张就被抓了。”

    张秀珍提到的包装,的确很重要,派出所三天两头来人,柳无晨也知道怎么回事。

    肯定是先前伤痕累累被人在公园里发现,影响了社会风气。

    派出所立案侦办,想要平息下来,还真是挺难的。

    思虑间,铺子上传进喊声“有人吗?我们是派出所的。”

    张秀珍闻言,看了柳无晨一眼,赶紧出去迎进俩名派出所的警官。

    俩名警官来到铺子后面的客厅,看见柳无晨已经醒了,立刻要求柳无晨前往派出所录口供。

    柳无晨非常合作,与俩名警官一同前往派出所,说出他记得的一切。

    他是受害人,派出所没有为难他,录完口供就让他走了。

    可是想通过这份口供破案却很难,因为整份口供除了高矮胖瘦和声音特征以外,没有犯罪嫌疑人的任何相貌特征。

    同时派出所早就调查了柳无晨的背景资料和活动圈子,他除了有一个老死不相往来的爸爸以外,并没有任何亲人,也没有任何仇人,相反一些老太太对他的口碑还不错。

    鉴于案件的特殊,派所出只能层层上报,等待高层批复。

    案件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

    柳无晨离开派出所以后,原路返回纸火铺,却在途中偶遇熊浩飞。

    确切的说,应该是熊浩飞在途中等他。

    因为这段时间,熊浩飞都没有闲着。

    他从厉鬼邱艳嘴里知道了一些事情,他不安现状,所以必须找柳无晨谈谈。

    眼见柳无晨坐到副驾位,熊浩飞遂即启动汽车,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行驶,意味悠长说道“想不想知道先前折磨你的是谁?”

    “熊总知道!”柳无晨漫不经心说道。

    熊浩飞闻言,心里为之一震,以前的柳无晨可不敢这样跟他说话,当下瞅了瞅柳无晨,随后说道“即使我告诉你对方是谁,你也未必须有能力斗过对方,我看还是算了吧。”

    “激将法对我不管用,熊总再次找我这个被丢弃的卒子,想必另有深意!别在卖关子了,你累我也累,要说就说,不说拉倒。”柳无晨皮笑肉不笑的还以颜色。

    熊浩飞霎时哑言,只顾着开车,暂时没有说话。

    他的心里很好奇,柳无晨住了一次院,胆子怎么就住肥了。

    要知道,住院以前,柳无里是不敢这样跟他讲话的。

    熊浩飞暂时撇开柳无晨的变化,驾车改变方向驶向家里,意有所指说道“这个世界很简单,也很复杂,除了人和你见过的鬼以外,还有另外一个群体,修真界。”

    “熊总是说上次抓我的人来自修真界。”柳无晨心里极为震悍,但是脸上却显的相当的平和。

    修真界!

    小说里存在的世界。

    没想到世上真有这样的群体。

    熊浩飞眼见柳无晨并没有因为修真界三个字感到震惊,心呼,这个王八蛋到底碰到了什么,这改变也忒大了!心里虽是百般不爽,也不能表现出来,接话说道“五极剑宗薛白林,不过他已经被你杀了。”

    “被我杀了!这,这怎么可能。”柳无晨如遭雷击,失声嚷了出来。

    熊浩飞立刻察觉到柳无晨的异样,心生好奇之余,继续说道“放心,你没有留下任何证剧!我找你也不是想威胁你,而是找你谈生意,谈合作。”

    “我早就加入你的阵营了,还有什么好谈的?”柳无晨笑呵呵说道。

    熊浩飞微微一笑,意味悠长说道“无晨兄弟,我认为你我之间没有必要这样打哑迷。坦白说了吧,我对现状不是很满意。”

    “有钱有房有车,还不满意,难道你还想长生不老?”柳无晨呵呵笑了起来。

    他的确是在打哑迷。

    熊浩飞没有因为柳无晨的态度发怒,并且毫不隐瞒的说道“如果可以长生不老,你想老吗!年轻多好啊!”

    “你凭什么认为我有资格与你合作。”柳无晨话锋突转,笑眯眯说道。

    熊浩飞咂了咂嘴,意味修长说道“因为你变了,难道你没有发现吗?”

    变了!

    有吗!

    柳无晨心里问着自己,但是也没有多想,当即说道“合作不是不行,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你知道的事情比我多,是不是应该表达一下你的诚意呢。”

    柳无晨的回答,让熊浩飞的心里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欢喜。

    他没有立刻回答柳无晨的问题,而是前去卤店买了卤味儿,又去他自己的酒店拿了两瓶茅台,这才驾车回家。

    绿竹弯别墅8号,二楼的客厅里。

    熊浩飞摆好了酒杯,一边啃着卤味,一边喝着酒,一边讲着他的经历。

    他是个勾魂使者。

    可他并不情愿,但是没办法,阴司选定的勾魂使者,本人是没有能力反抗的。

    他从十八岁开始做了勾魂使者,至今已经十二年了。

    曾几何时,他是一个唯唯诺诺的勾魂使者,根本不知道这里面有猫腻。

    然而五年前的一次勾魂命令,让他学会了利用职务之便捞钱的方法。

    那次执行勾魂命令,对方是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当他将老人的灵魂勾离肉身的时候,当地的土地突然出现。

    土地让他放过老人的灵魂,找一个替死鬼。

    当时他不敢这样做,因为放过老人,他自己的小命就没有了。

    土地没有为难他,而是教他怎样找替死鬼,怎样应对接引鬼差,并且为他准备好了一个现成的,让他带回去交差,同时土地还许诺,事成之后会给他一笔丰厚的报酬。

    当时他很彷徨、很害怕。

    可是在具大的利益面前,他选择铤而走险。

    他带着土地交给的文书前去见接引鬼差,按照土地教的说,声称这份文书是从目标身上溢出来的。

    这样的说法让他感到害怕、感到漏洞百出,可是接引鬼差竟然相信了,收下文书以后也没有为难他。

    事后第三天,他就在街上莫名其妙的捡到了一个绿色的玉戒子,找了懂行的朋友估价,这颗绿色的戒子是少有的帝王绿,最低价值八十万。

    当时他被八十万这个数字吓到了。

    可是在具大的利益驱使下,那种害怕很快就消失了。

    从此以后,他和那个土地一直合作,知道的事情也越来越多。即使像邓丰、邱艳这样的厉鬼,也是那个土地引荐给他的。

    然而知道的事情多了,心态也就不同了。

    三年前那个土地招集了一次聚会,那时他才知道,土地不是土地,而是一方城隍。前来参加聚会的,有城隍麾下的土地,有合作关系的勾魂使者,以及修真界七大门派的掌门人。

    那时他才知道,这个世界不是看见的那样,这个世界不简单。

    从此以后,他开始收积各种古董献给城隍,希望能够得到城隍提拔,或者帮他弄两本修真界的典籍也行啊!

    可是城隍拿了东西不办事,四个月前又突然许诺他,找到一只帝王绿的玉箫,就将他引荐给武当派。

    为了这只玉箫,他想尽了办法。

    可是玉箫弄到了,他却不敢献给城隍。

    他怕被骗。

    因为城隍的信用,实在不怎样。

    “你说的玉箫就是游锐从家里拿出的那支?”听着熊浩飞的讲述,柳无晨突然想到了游锐葬礼上看见的一幕,当即打断了熊浩飞的讲述。

    “对!就是那支!”熊浩飞已经有些醉意了!

    “熊总,你实在太看的起我了,城隍是神,我是人,怎么斗。”柳无晨无奈说道。

    “进医院之前,你或许是人,现在嘛,你应该不是人了!。”熊浩飞醉意凸显,意味悠长看着柳无晨,打了一个酒嗝说道“你昏迷的二十七天,邓丰和邱艳一直在暗中监视你。起初他们还敢靠近你,三天前,他们已经不敢接近你了!他们很肯定,你已经不是人了,至于你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熊浩飞的判断让柳无晨心里为之一紧,情不自禁想起了昏睡中的经历。

    不是人!

    难道自己已经变成了地狱泉眼!

    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会变成地狱泉眼呢。

    身体还是以前的身体,记忆也没有任何问题,照样会饿,怎么就不是人了呢。

    柳无晨的心里很疑惑、很失落。

    他不能完全相信熊浩飞,考虑片刻以后说道“合作的事情,三天内给你一个答复,我还有事,你自己慢慢喝吧。”

    柳无晨突然变的很慌张,急急忙忙离开,前往欧阳听雨的住处。...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